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全文     上章

17. 目标

非预料般,王俊凯并没表现出惊讶的神色,寒眸之下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变化,相比之下,王源觉得自己的表现似乎过于激动了点,他掺满兴奋的杏眸慢慢转为尴尬,以不可见的速度躲开王俊凯扫来的视线。

‘你早就察觉到本体在这?’他重归平静的大脑瞬间嗅到此事的不寻常转身望向病床上安静的实体。

相比身侧的魂魄,那具陷入沉睡的肉身显得更为消瘦以及…狼狈…

长期静脉营养的供给暂时让他保持住了身体的基础代谢,原本精健的身体慢慢沦为如今的消瘦不堪,令人生畏的寒眸紧闭着没有了任何攻击力,因为颅脑手术的原因,头发都被剃掉了,而颅顶径那道攀满手术疤痕的狰狞伤口,刺亮了王源的眼,重型颅脑损伤,能维持到现在实属不易。

‘本来打算进屋前和你说,但没来得及。’王俊凯在床沿处停下了脚步,他沉默的望着病床上的自己,眼底有不知名的情绪隐隐闪过。

王源不自主的随他也走近了些,‘要不要试试?’感受到对方朝自己传来的目光,他的喉结动了动,‘你可以试着和实体合体下看看,说不准就可以回去了。’

他深吸一口气,消毒水味斥满了内心隐隐不舍的缝隙,这种感觉让王源很不舒服,上不去下不来,尽管他表面上依旧一副君子淡如水的样子。

王俊凯难以捉摸的幽深目光扫了过去,‘真正的实魂相吸,不需要附身,如果有实体没问题,我的灵魂会自动被吸附过去,还有…’他将视线移到病床上,仿佛不在意地轻声道,‘遇到你也不差。’

王源心中一恸,‘你说什么?’

‘没,只是…’

“王源,你怎么了?”突然插入的第三个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谈话,王玖拉开床旁的椅子坐了上去,她望向王源的眼神带着些笑意,“看到我弟这幅样子吓到了?”

“没。”王源将视线自然的过渡到她身上,“你带我来这不只是单纯看王俊凯吧。”

王玖抿嘴一笑,颇有投降的架势,对于这类脑袋运转快的她倒真是瞒不了多少想法,只得坦白道,“你也知道,我原本打算将他放到本院ICU进行治疗,但现在院内动荡不安,他这样过去,我也不放心,但再过两个月,吴老先生就要过来了,论医疗设备,的确本院的手术室是首选基地。”

“所以?”

“我看了你今天的手术,说实话你的年龄和超凡的手术娴熟度是两个大的极差,但不能否认的是,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我弟的影子。”看着对方微怔的表情,王玖沉思了会,继续道,“我知道你不是他,这家医院有着太多不利因素,王源,如果可以的话,2个月后凯的手术我希望你也能一同参与。”

吴老先生毕竟老了,如果,我是说如果,他在切除颅内异物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很有可能导致这场手术失败

我知道他是站在巅峰时代上的著名医者,但是,这次手术的人是我弟,你也知道,我是不容许有任何意外发生的

王源,不可否认,你的医学天赋无可限量,除了俊凯以外,你是第一个能把手术刀用到如此精准的人,虽然你的入院时间不长,但你的能力我看的出来,也希望这件事,你能考虑下

……

 

从王玖家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晚上8点,婉拒了对方想要接送自己回家的建议,王源摸着早已干瘪的肚皮走在越加热闹的街道,路人行色匆匆,有人急着回家,也有人搭着简陋的小摊开始了夜场工作,时髦的学生成群结队的凑在一次嬉闹着,地球总是连轴地在转,每个人的人生轨道也走的如此不同…他停下毫无目的性的脚步,在一家露天大排档找了个空闲的位置,那里正对马路街头,灯火瞭亮,“老板,一份海鲜面。”

年过50的男老板笑着应了声,日渐宽胖的身形并不影响他手中的速度,他将拿来的一次性碗筷放到王源桌上,浑厚的嗓音稳当当地传进厨房忙活的师傅耳里,“3桌海鲜面!”

“得咧!”

别桌又来了几个客源,自是顾暇不得的老板忙着跑去招呼,王源起身去冷饮柜拿了瓶啤酒出来,娴熟的开了瓶盖仰头饮了口,清黄色的酵酒还带着凉意顺入胃袋,将身上残留的盛夏热气散了不少,耳畔有阵凉风吹过,有别于这个季节的酷热,拿着酒瓶的手微微一顿,他将视线放到站在对面的纯蓝魂魄上,“想喝?”

“第一次看你喝酒。”王俊凯淡淡开口,嗓音在如此喧嚣的周遭里显得尤为低沉温和,“稀奇。”

王源露出极浅的笑,澈亮的杏眼在白炽灯下显得很是晶亮,他放下酒瓶,道,“这种酒精含量,我的肝脏还是能轻松代谢的。”

“酒量不错。”

“应该比你好点。”

“所以说…”

“嗯?”

“你在对我挑战?”

王源右手撑着下巴,摆了摆食指,“挑战这种事,等2个月后你醒了再说。”

王俊凯淡淡凝视着他,目光从他的眼睛一直游荡到撑着下巴的修长指尖,“这么有把握把我救醒?”

“我都答应你姐了,况且…”他拿起酒瓶又仰头灌了口,笑了,“这也是我们之前约定好的,所以,明天开始就对我进行强化训练吧,说实话我也不想一直在你的光芒下接受那些不属于我的称赞。”

毕竟从当初的第一次合体手术开始到现在,他的确都是在王俊凯的光芒下完成了那些并不属于自己成功的手术,他只是向对方提供了自己这幅可以灵活使用的身体,并且,接受手术成功后的所有光芒,这不是他想要的,王玖眼底希望的光芒,是让他内心有愧的,毕竟,这莫须有的期望,让他的压力倍增,想努力达到王俊凯手术能力的目标越发清晰起来,所以,他也是时候,独立建造自己的手术领域了。

王俊凯的眼里有些惊愕,他回想起王源这次异常的举动,脸上的了然一闪而过,嘴角的笑意舒展开来,“好,明天就开始。”

他的声音第一次掺杂些类似妥协的意味,王源一丝不明的神色闪过,装作毫不在意地站了起来,“我去催下老板。”

“王源。”

他刚挪动的脚步微微一顿,在满场喧嚣的人群之中听到了心脏长封已久的悸动——

“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

“是真话。”

头顶有细雨隐隐滴落,他转过身,王俊凯沉稳地站在那里,如自己当初第一次见到他一样,依旧耀眼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这个手术室如神袛一样存在的男人,再一次给了他想要变强的坚定想法

妖异的手术刀,被挑起心脏顶端的兴趣还有身为一个医者的——使命感

这一天,王源发现自己的手术领域终于破开了耕耘的第一锄

黎明的起点,照亮了无尽的黑夜

……

 

王源心脏瓣膜手术一事又一次让他荣登院内红人榜,那些最初对他抱有猜忌的医生们在这次事件后也对他有了新的认识,毕竟作为老一辈,手术技能和临床控场能力竟然没有一个新医的十分之一,这是值得自省的,也是多亏了这次手术,让本院挽回了这几年来交流会上的尊严,当然这场交流会没有最后的胜利,毕竟朴植金高超的辨析能力和手术技能与王源不相上下,手术并不是比赛,更不是拿命来博弈。

胡杰在那天交流会后自动向成峰提交辞退自己在手术室的主任一职,这场手术让他认清了自己的内心,也许就如王源所言,他的不自信和犹豫险些让一条鲜活的生命面临死亡,这些年来,他只关注如何讨好上级,努力提高院内段位受到众人尊敬,但他却迷失了作为一个医生应有的方向,他扎实的手术基础在纸醉金迷的生活中已经渐渐瓦解,新一代的已经走入了这个曾经让他自傲的医疗界,然后慢慢的取缔了他,曾几何时,他也会因为一条生命的离去而懊悔不已,然后渐渐的他麻痹了,他忘了他的初衷,忘了那些自己曾经无法挽救的鲜活生命…

王源的出现突然让他这个自傲的医者羞愧难以,他不过是个刚入医院的新人,却用那把富有灵魂的妖异手术刀一下就剖开了他的内心,那些所谓的医德,所谓的地位,所谓的金钱,都在刀刃下暴露无遗,让他自愧,让他自省…

这一切源自生活的附加诱惑,终于散开了,他看清了眼前的路,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没了所谓领导帽子的重担,胡杰突然觉得一切的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他会重新振作,然后一步步再次走向自己的医学巅峰,他转过身,眼睛也不斜的走出了成峰办公室。

 

暗自攥紧隐忍的拳头重重的砸在办公桌上,邻近的几份文件散落于地,成峰早已扭曲的脸在隐暗的灯光下显得异常狰狞,一个砸碎新医倒是有两把刷子,要是做个会讨好的狗他倒还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很明显,这条一来就目中无人的狗杂碎一来就给他下马威,让他一次又一次的收到耻辱,他一定会把前几次受到的羞辱加倍地还过去!

“小子,你嚣张不了多久…”

 

 

王源忙碌了一个上午,交流会的事难免让他成为了众人的焦点,但他依旧像个没事人似的做着自己的底层工作,有些人想让他参与自己的心脏手术,但是上头成峰秘密传了话,说是大型手术均不许王源参与,只许观摩禁止上台,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成峰铁定把王源当做了眼中钉,但手里端着这碗饭,他们也不能因为一个新人把这饭碗丢了,便也只是私下抱怨几句就过去了。

这件事胡杰同他说了,万分叮嘱他小心成峰这个人,在手术室断不可与他相冲,王源不用猜也知道,这次交流会的事就是成峰搞得鬼,也就这种无聊的人会做出那种毫无水准的事,他没说什么,只是简单应了句知道了就过去了,然后埋头准备当日的第三台跟台手术,王俊凯根据王源的自身情况为他制定了一套教学计划,对于手术技术的娴熟程度要根据学者自身对于手腕肌肉和神经的掌控力和灵活力,王源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开发手部的灵活程度,虽然他的天赋高,但没有扎实的基础压根无法控制手部的协调性,所以他必须学会思维与身体保持一致性,休息空隙被王俊凯逼着去了趟院内的小型超市买了套针线装备和几块碎花布,回到家后又被要求缝合这几块碎花布还有练习打结,刚开始的那几天,王源平均会被针尖扎的满手痛,碎布之间的缝合也是参差不齐地挂在上头,至于收尾的打结更是没法看,有的过松有的过紧,王俊凯也是毫不客气地开出严厉要求,像个冷面教官站在他面前全程教导,如同地狱炼狱般的折磨就这么出现了。

 

“缝合线间距平均都要控制在5mm,重来。”

“错了,缝合线这样绕过去很容易受到污染,重来。”

“不要用手臂控制针线,而是手腕,重来。”

“打结力道不均匀,重来。”

“重来。”

“重来。”

“重来。”

……

 

这像噩梦一样的两个字愣是折磨了王源近半个月,他白天工作忙没有额外的时间去练习基本功,只有在下班后才能开始基础功的练习,面对完美主义精神洁癖的铁面王俊凯,王源也只能盯着疲累的黑眼圈拧眉在昏黄的灯下穿针引线,然后扎到手指麻痹,练到视线犯浑,最后精力透支不知何时趴在桌上沉沉睡去,但是奇怪的是他每早醒来时都会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前一晚绣好的碎布也是被拆解的四分五裂明晃晃的放在桌上,而始作俑者永远都是像个地狱阎王似的站在他面前,然后清冷寡淡说一句“昨天的任务没有完成,今天晚上加倍。”

“不是吧?!”

18个炸弹都比不过王源接近抓狂的沸点。

他这漫长的医生之路,有一半的开始是被王俊凯逼出来的。

 

地狱式的折磨,还是有了些成果,王源的缝针技术以可见的速度上去了,缝合线之间也保持住了标准的间隔,而最后的收结也是以松紧适宜的状态完美结束,很显然,他现在的缝合水平已经达到一位临床手术医生的正常水准。

半个月前,他将3块碎布按照王俊凯的要求需要花费2小时,而现在,他却只需要半小时就能完成任务,同时,不断提升的速度也保证了原有的质量要求。

三块碎布之间的完美缝线没有一丝凹凸的不雅,平整的线路像是机器打造出来的原始路线,细验成果的王俊凯没有说话,用指尖顺着线路一条条严密排查,那双寒冰似的瞳眼似乎就能在一瞬间发现问题的所在,王源对于王俊凯这样要求到鸡蛋找缝的精神洁癖已经免疫,那家伙能不说重来两字,就已经是最大的夸奖了,所以也就一脸无畏地躺在沙发内边啃苹果边看电视,荧幕那头还放着热门选秀歌手综艺节目的现场直播,女歌手正喳喳咕咕唱着,如同行走的催眠曲绕着大脑连轴转,连日来的疲倦感袭上越感沉重的眼皮,他打了个哈欠翻身换了个姿势,吃了一半的苹果在地毯上轱辘辘地翻了几个圈,他却像失去意识般沉沉睡了过去。

沙发比较小,王源睡觉不太踏实,总是变着姿势翻来翻去,一米78的个子蜷缩着,像是条不断蠕动的巨型毛毛虫,朦胧之间,他有些发冷的身体被盖上层薄绒毯,而适时周遭传来些窸窣声响,生性敏感的他下意识地睁开眼,才发现客厅的灯和电视已经被关了,唯一的光源只来自于餐桌上的一盏节能小台灯,昏暗的光晕下,近忽透明的王俊凯依旧如石像般低头看着桌上的那块缝合布料,王源清醒了些,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才发现已经睡了一个小时,突然来了点精神,他从沙发上坐起,盯着身上多出的薄毯愣了下,许是听到这头的声响,王俊凯抬起眼皮,深色的眸子在黑暗中看向他,“醒了?”

“嗯。”有些慵懒的音调从喉间漫出,客厅的空调已经由原先的20度被调至25度,王源抱着薄毯跳下沙发坐到餐桌对面的位置上,倒了杯凉白开,“你一直在看这块布?”他一脸无奈的看着王俊凯,颇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没法,只得先站出一步接着道,“说吧,我这次哪里需要改进,我重新缝。”

对方似乎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依旧看着那块碎布。

他皱起眉,看着那张扑克脸,“我说你这人…”

“不错,有进步。”王俊凯突然抬头开口,半路截住了他的话。

王源愣怔,颇感意外地张了张嘴,“啊?”

“我仔细排查了你所有的缝线,这次可以算是你所有的成果中发挥最好的一次。”王俊凯留在他身上的目光没有停留多久,便收了回来,“外科手术水平成功的高低,很大一部分源自于你自己本身的基础功,还有手术时的临常应变能力,所有的手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但凡出现一些意外,都要靠你自己的脑还有你的技术力,只有你让自己的身体的每一块肌肉和每一束神经都记住你手术的去向,这场手术才能取得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手术刀每个医生都会,但是为什么总会有人入刀精准,执刀稳当?原因很简单,每个人身体对于手术的习惯感,你的契合度越高,身体给予手术刀的反应就越是不同,说到底就是天赋和后天努力的成果,懂?”

王源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听王俊凯的这番话,更没想到会从他嘴里听到类似夸奖的话语,他甚至都觉得这样的夸奖都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有些不自然的别开视线,敷衍的应了声,又自觉燥热的喝了口水,王俊凯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十指交叉继续道,“第一阶段的训练完成,明天进入第二阶段,这段时间对你来说会比较辛苦,但也只有这样,你才能在短暂时间内得到大的提升。”

“第二阶段?”王源一杯下肚的白开似乎在胃内溅起了一波水花,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这些天被针尖刺出无数个红点的食指,后背有些隐隐发毛,这一动作没能逃过王俊凯的眼,他眯着眼睛,颔首道,“你似乎有什么问题?”

王源心下一惊,忙摆手道,“啊,没没没…”

他有些下意识的惊慌回应让王俊凯滞愣了几秒,随后那双深不可测的眸眼内隐约闪现出几分温柔笑意,“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面上不知何时泛上的热潮隐没在黑暗里,王源回过神来时,客厅只剩自己一人,他看着手中的空玻璃杯,喃呢自语,“我没喝酒啊?”

怎么会热燥不安,心率加快?

 

 

第二天早晨六点,王源反常地睁开了眼,夏季的清晨在这个点早已天空大亮,好在灼日还未出现,这时的风还是习人的很,按照以往他都是翻身再睡,但今天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在床上躺了近10分钟后,他还是跳下了床,去浴室刷牙洗脸,套了件白色短袖和牛仔直裤就出了房门。

客厅空荡荡的,隔壁空房的房门还是紧闭着,思忖着王俊凯应该还没这么早醒,他便决定下楼去附近的早餐摊买点吃的,往日他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但今日起的早反倒觉得腹中有些酸饿,倒也是个下楼锻炼吃早点的好机会,随手捎上几张零钱和手机钥匙便出了门。

 

结果刚下电梯一楼,便看到个淡蓝色修长魂影背对着他,王源还在转着钥匙串的手指猛然一顿,那钥匙像是条刹不住的抛物线离开了他的食指,而后哐当一声掉在了王俊凯的脚边。

 

王俊凯转过身,微微眯起眼,“起这么早?”

“饿了,下来买点早餐。”王源不自在地捡起地上的钥匙串,假装咳嗽了下,“别告诉我你每天都很早起来。”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双手交叉环着,扫了眼目前为止还显得尤为空荡的路道,“我受本体影响,休眠时间本来就短,倒是挺羡慕你能睡到日上三竿,雷打不动的境界。”

终究是听不出这人是在夸还是损,王源倒也是不在意的撇撇嘴,扯着脸皮往上一拉当做是夸奖笑笑就过了。

“我去买早餐,你去不去?”

“去哪儿。”

“前面路道右拐弯50米处有个早餐摊,那里的豆浆油条味道还是很地道的。”

“那边附近有没有菜场?”

“菜场?你问这个干嘛?”

“有还是没有?”

王源有些摸不清头绪,“有是有,就是规模…”

“那走吧,陪你去买早餐。”

不明分说的又掐断了他的话,王源看着前面自动带队的王俊凯有些头疼。

这家伙,能不能让他把一句话正常说完?

 

早餐摊是一对中年夫妇在早先年前开设的,因这一带都是医院附近的区域,加上两夫妻做早点的技术是在过硬,生意也是红火的很,所以这附近的几家早餐店陆续关门搬迁也在情理之中,今日去的早,早餐摊上没有多少人,王源坐在不怎么大的折叠桌前,吸了口现做的热豆浆,两手娴熟地将油条对折包进同样对折的大饼里面,而后毫无形象地张开嘴咬了一大口,芝麻的香,油条酥而不腻,再配上大饼内馅的鲜美葱香,满满的一口在舌尖激活了每一颗味蕾,他吃的很尽兴,坐在对面的王俊凯似乎看得也很尽兴。

“你这人看起来无欲无求的,但是在吃方面特别有需求。”

“有吗?”王源嚼着嘴里还未咽下的食物拿起桌上的豆浆杯,看了他一眼,而后吸了几口豆浆,“这家做的真心不错,我吃过很多早点,唯独这家做的最地道,你以前有吃早餐的习惯吗?”

王俊凯看着他,嘴角有些看不大明的笑意,“水煮蛋。”

“蛋?”王源顿了下,有些迟疑,“你每天的早餐就是水煮蛋?”

“水煮蛋的蛋白质和脂类含量不需要我多说吧?一般来说它对于我身体早餐摄入量已经差不多足够。”

王源挑高了一侧眉,吃蛋做早餐的原因确定不是因为懒?

想归想,他还是没有把这话说出来,只是将手中还有大半个的大饼油条放到王俊凯面前,“吃没吃过这个?”

“太油腻。”

“那就是没吃过。”

“……”

“要不要试试?给你附身你也吃几口。”

“没有必要。”

“做了那么久的鬼魂,估计你连鸡蛋的味道都不记得了,这个你不吃就可惜了。”王源又咬了口大饼,在王俊凯下句拒绝之前开了口,“都那么熟了,你就算板着脸我也知道你怎么想的,确定不要?”他摇了摇手中的大饼油条,挑起一丝得逞的笑意,“10,9,8,7,6,5,4…”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

“过期不候啊,3,2…”

“……”

‘哐当’一阵大劲凉风将早餐摊前的一把塑料凳椅吹翻在地,女老板起身将那凳椅放回原位,冲丈夫嘀咕了句,“也是怪了,这么好的天气哪来这么大的风啊。”那头正忙着擀面的男老板笑着催促她,“这种天有点风才叫好,快点过来帮忙,过一会人就多了。”

“欸欸,好嘞。”

……

 

掌心还有些油腻,桌上的半个大饼油条已经不知踪迹,只剩下两个油光光的透明塑料袋,豆浆已经见底,只剩下最后的一些沉渣。

重重地打了个饱嗝,王源捂着快被撑爆的肚皮看向对面一脸满意的王俊凯,“你吃就吃,但是不能附身的时候把我灵魂封印,我又不会说你。”胃袋满满当当的装着食物,他扯了张纸巾擦了下掌心,“还有,你到底吃了多少?这不是一个大饼油条的量吧?”

王俊凯斯文地咳了一声,然后别开他的视线,嘴角的弧度有些不受控的向上延伸,“不多,2个。”

“2个?!”

“再加了杯豆脑,挺不错,下次可以再来。”

“……”

王源如感天崩地裂似的抓着脑袋,突然觉得对方是不是故意和自己对着干,活了那么多年,还没有被一顿早餐撑地走不动路过,本想坑人结果被人坑,真是造孽。

结款离开时,女老板还特地关照他,“小伙子,能吃真是好事,我还没见过你这么能吃的客户,工作再累也要注意身体,不要暴饮暴食啊,这样不好。”

暴饮暴食…

暴饮…

暴食…

暴…

他应该永远都忘不了,王俊凯转身离开时嘴角那抹得逞的笑是什么意思,王源似乎很想做出爆发的表情,但是又很节制的忍住了

行,这局他输了

输的连肚皮都贡献出去了

刚收回思绪,就听到前头王俊凯的声音冷冰冰地响了起来,“跟上,现在要去菜场买些东西。”

“买什么?”王源微皱眉,又打了个饱嗝。

“第二阶段训练的必需品。”

“什么?”他似乎极为诧异地看向王俊凯,然后在刹那间又转为疑惑,“难道你是想…”

“猜到了就别浪费时间,跟上,还有…”王俊凯转过身,声音有些沉,而后对上他的目光,“带上钱。”

“……”

王源:神经病

 

 

 

­-TBC

  

 

 

前几天小家伙做手术,忙了一段时间,好在明天可以出院了,今天就把文发了,我知道你们想打死我的心都有,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19)

热度(875)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