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拯救腐妹

01

05

一个月前王源对王俊凯的印象基本是建立在情敌的视觉上,很简单的仇视,当然还掺杂几分嫉妒在里头,他同程淼是传统的三年同窗情演变成男女情,大一那年,两人自然牵手交往,程淼是典型的江南美人胚子,个高肤白,五官精秀,因其从小涉及舞蹈,她本身的气质就显得格外清雅,大学后,身后的追求者也是从班级排到了校门口,而作为男友角色的王源总是对这事后知后觉,他同程淼在一起的原因并非全在于其本身清丽的外貌,更多的是同她相处时的自在,就像一掊清水淌在全身的舒适感,清爽,宁静。 

两人的热恋不同于现代年轻人的热辣方式,他们喜欢坐在公园的草坪上,执本并肩,相互交流之间对于某部现代文学的见解,两人的亲密交流也仅停留在牵手揽肩执腰上,至于二垒嘛,王媛媛同志露出鄙夷的眼神,深深叹气,“能巴望他俩上二垒,母猪都能上树,我爸年轻时追我妈的那些鬼机灵怎么到了我哥这边就成了文革恋爱法了?”

也许是大学世界看到的拓展视野不同,那些存在于程淼内心的逆感渐渐杂根连长,她在一节舞蹈课后的那个下午,看到了篮球场上的王俊凯,那是不同于王源的帅气,飞扬的墨色短发,还有那阳光下极显冲击感的帅气面庞,沾了汗水的额发杂乱的贴着眉梢,上挑的桃眸止不住深情,他因三分进篮后的胜利笑容在一瞬间如清风般拂过了程淼的心脏,扯起前所未有过的悸动感。

球场内有男生发现了铁栏外看的痴呆的大美女,推搡着同王俊凯一起打球的几个男生,坏笑着吹了几个响哨,“快看,这不是咱学校校花前三的程淼么。”

王俊凯停下手中的运球,习惯性偏头看了过去。

程淼无处安放的双手下意识地捂住发烫的脸,而后如做贼似地逃离了现场。

 

周围人一下哄笑开来,绕着王俊凯打趣道,“老大你艳福不浅啊,程大美女一看到你就红着脸逃走了。”

“那肯定的啊,老大谁啊,多少小姑娘想越过的高墙啊。”另个男生插嘴,“那个程淼听说要多高冷有多高冷,结果到了老大面前,不照样跪倒在他的运动裤下。”

“这程淼还真是不错,脸蛋气质还有那身段真真是极品中的极品,我老早就注意她了。”

“再极品到你手里你也追不上,人家有男朋友的,就是健康管理系的那个王源。”

站在一旁的男生将手肘搭在王俊凯肩上,“王源?就那个长得白白净净比娘们还漂亮的那个?长得是帅,就是太漂亮了,要是个女的,那我肯定追啊,老大你说呢?”

“王源?”王俊凯将肩上的手拿下来,拍了几下篮球,然后一个转身冲篮筐投了过去,动作行云流水,红色抛物线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度,最后正中篮筐,他嘴边轻描淡写地吐出三个字——

“不认识。”

….

 

 

王源接到程淼提出分手电话那天,是他们一周年的前一天,那天早上他还拖着王媛媛把几家银饰坊都逛了,因不善了解女生对于饰品的喜爱程度,故用增加生活费的优厚条件成功把王媛媛带出了家门,在耗时近一个上午后,他终于在一家手工银作坊买到了心仪的礼物,那是条银色精细项链,交错的细致纹理更将这条手工复杂的项链赋予了清雅的美感。

当时王源就觉得,这链子与程淼身上的气质很是相配。

 

但很戏剧性的,当天晚上他就接到了程淼分手的电话。

手机那端传来不间断的对不起,还有清晰的啜泣声,王源那时脑袋是空白的,起初以为对方是同自己开玩笑,尤为不信地笑着说别闹了,但那端长久的沉默,却如一盆凉水将他从头到尾浇了个遍,透心凉,真是个不愉快的惊喜。

 

“王源,对不起。”程淼抹去眼角的泪渍,抽吸着发红的鼻子,“我觉得我们真的只适合做朋友,请原谅我这次的鲁莽和任性。”

….

 

不知是何时挂的电话,浆糊般的脑袋里似乎只有程淼充满哭腔的对不起对不起,等他意识过来时,手机那端的只是传来挂机的嘟嘟声,他有些迟缓的双眸连眨了几下,似乎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分手整的有些懵逼,茶几上还摆放着包装精美的一周年礼物。

被抛弃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他对程淼不是爱的死去活来的那种感情,但却是愿意同她共度一生的宠溺隐爱,柴米油盐,执手于老。

也许,他没有做到一个合格男友的职责,才让程淼想要离开自己。

真的是,有够失败。

 

正感慨自己情场失败想要借酒消愁时,王媛媛抱着一大桶爆米花就走了进来,她沾着零食碎屑的嘴巴涨的鼓鼓的,像个正在运功的小蛤蟆,许是发现她哥挺尸似瘫在沙发上的异常表现,她支起白嫩嫩的小腿横向放到他大腿上,抓起一把爆米花放到王源面前,“哥,你怎么了?和淼淼姐吵架啦?脸色那么臭,来来来,吃下这口爆米花,麻溜地和人家道歉去。”

虽然不喜欢程淼有些做作的行为,但鉴于自家老哥的喜爱,作为妹妹的王媛媛同志只能举起肉乎乎的白藕手臂,高喊,‘要想零钱高,讨好王大哥,大哥说的是对的,大哥拉的屎是香的,为大哥服务!’

王源斜了眼捣蛋鬼,拿起桌上的银色项链放到她还沾满爆米花碎屑的手心上,“这个给你了,明天要上课,吃好零食就去睡觉,别忘了刷牙。”

王媛媛因吃惊而张开的嘴几乎可以吞下一个鸡蛋,她连眨了几下眼睛,看了看手心的项链又看了看他,而后迅速地将怀中的爆米花桶甩到茶几上,一佛山玉女掌就拍到王源脑门正中央,下秒就听到天崩地裂般的哀嚎声,她呼了呼有些发红的掌心,拧了拧眉,“不是做梦啊?”

“王媛媛!”

“啊!有!”

身体比大脑率先做出反应,她如惊弓之鸟般稍息立正,看着王源铁黑的脸默默吞了吞唾沫,“哥…哥…”她挠了挠后脑勺,忙举起双手缴械投降,“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打你,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就是你干嘛突然给我那个项链啦!好端端的还要送给我,这不是你要送给淼淼姐的礼物嘛!”

她撅着嘴,搅着手指头,眼眶红红似乎就要委屈地哭出来,王源心下一软,适才发现自己刚好像有点严肃过头,脑门被那小妮子整的火辣辣的疼,他叹了口气,软下话来,“你淼淼姐和我分手了,这链子留着没什么用,就送给你了。”

“分…分手?!”王媛媛一惊,忙用拇指抠了抠耳屎,“哥,你和淼淼姐分手了?!真的假的?!”

她因之前还残留的泪花还挂在眼眶内,瞬间给了王源一种小妮子因他分手而同样感到心疼的错觉,他宠溺地叹了口气,揉了把亲妹的大圆后脑,安慰道,“没事,不就是个分手,哥这不是好好的,你家伙有这个为我担心的心,我还是很…”

“牛逼啊!我早就看那程淼不顺眼了,哥啊,你这个榆木脑袋终于开窍了啊!那种女人要了也没用,早该换了!”

王源,“.…..”

 

他换算了下自家公寓10楼的高度,然后盘算着把这小妮子丢出去,世态炎凉啊,这混世小魔王没法正常沟通了

…...

 

 

莫名其妙被提了分手,并没有大程度影响王源的正常生活,就是刘志宏那个守不住秘密的大嘴巴往班级内一传,那些又很三八的女同学再往外班传,得,分手不到48小时,他就成了全系口中史上最悲催系草,恋爱不到一年就遭女友抛弃,自此萎靡不振为依消得人憔悴,校园八卦大刊报上的那一大篇通稿写的那叫一个心酸,母爱泛滥的女性同胞们望着王源的背影都能掐出一波柔情怜悯水光来。

刘志宏自是被王源拖进小黑屋,手脚并用地被进行了一顿德智体美的‘思想教育’,本就主着自强不息的宏哥顶着两熊猫眼和满头包愣是爬了出来的时候,右手高举一块白色抹布自我投降,“源哥万岁万万岁,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真是听者流泪,见者伤心。

 

分手的事虽被系里传的人尽皆知,丢脸也丢到了西班牙,却也是出现了奇怪的现象,王源院内的受女性欢迎程度只增不减,毕竟一个刚恢复单身的儒雅帅哥,一张俊脸让人如浴春风不说,与生俱来的清雅气质更是增添了一丝仙骨气息,上课被堵,吃饭被搭讪,一堆放学路上‘偶遇’的,生活严重受挫,王源头疼地捏了捏眉心。

那段时间,连前桌阿三都向他抛了不下3次的媚眼,吓得他早饭都吃不下。

这下,王源更瘦了。

都是被折腾的!

 

一个星期后的某天,程淼在球场向检验系系草王俊凯表白的事传到了他耳里。

刘志宏捏着手里咬了只剩一半果肉的苹果,弱弱道,“源哥,你确定不去球场看看?我就说她突然和你分手肯定是因为别的男人,这不球场好几十号人正在看她表白呢。”

王源左手撑着脑袋,右手把玩着手上的黑色水笔,挑起一条眉,“不去。”

刘志宏狐疑地看着他挑起青筋的右手背,“你确定?”说着探过头凑到他面前,神秘道,“源哥,你真的不好奇把你女人抢走的那个王俊凯长得什么样?真的不好奇,他比你好在哪里让程淼如此痴迷而狠心和你分手?”

“不想知道。”指尖旋转的黑笔却失误般掉到桌面。

“确定不去?人程淼现在还在表白,阿三发来前线消息。”刘志宏摇了摇手机,“听说那系草眼睛斜都不斜一眼。”

王源把玩黑笔的手停了下来,脸上的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神情。

刘志宏挑了挑兴奋的眉毛,有戏。

急忙补充道,“你不去的话,我去看了啊,到底是个何方神圣把程淼迷得那叫一个团~团~转~啊~”

“啪”

黑色笔杆被拍在桌面上,王源从桌位上站了起来,他双手插兜,右脚踢翻了正前方的木质座椅,眼底掺杂难掩的熊熊烈火,“刘志宏。”

“到!”

“带路。”

“遵命!”

 

篮球场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大美女程淼向检验系系草王俊凯现场表白的空降消息瞬间引起全院轰动,几十号人浩浩荡荡都不嫌事多的往球场跑,院内贴吧的头条消息也在此瞬间诞生。

作为篮球队队长的王俊凯自然是没预料到程淼这一出空降表白的戏码,他如同往日般带领篮球队队员在球场进行常规训练,正低头调试三分线外投篮的线路时,队员们推搡的笑声就传了过来,“队长,有美女找你欸~”

他奇怪地回头,就见程淼穿着条灰色长款修身背心裙站在那里,她过肩的长发随意披着,今日又特地化了个淡妆,着实养眼,队员坏笑地冲她吹了个口哨,她因紧张搅在一起的双手更是下意识捏红了白色皮肤,王俊凯斜了眼那群不怀好意的队员们,刚要说各自去练习,程淼有些颤抖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那…那个….学长…你方便…过来下吗?”

“老大,人家大美女叫你过去啊~”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就是我们篮球队队长的魅力啊!”总是不嫌事多的队员们哄笑着,见那头程淼越发涨红的脸蛋,笑声更是大了几个分贝,也不知是谁泄露了这事,球场外不到几分钟内就聚集了不少人,各个拿着手机看戏似的往里瞅,王俊凯微皱了下眉,偏头斜了那几个不嫌事多的队员一眼,“操场10圈。”

“不要吧,老大,你看那…”

“20”

“别啊别啊,队长,我们错…”

“30”

“.….”

自知收不住场的几个队员赶紧捂住了求饶的嘴,认命地一个个往跑道上开始了30圈的惩罚,这年头没什么比王俊凯的冷暴力更残忍的了,看来队长大人的玩笑真的不能多开。

 

“有什么事?”

低醇的嗓音在头顶上方传来,程淼几乎在一瞬间抬起了头,王俊凯不知是何时过来的,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掺满冷漠的目光在抬头的一瞬就撞进了她的心脏,下意识地后退半步,“我…我….” 

近距离的这张脸俊美的让她窒息,但那从未预料的冷漠疏远感让程淼的心一下就被架到高空中,不知如何是好。

球场外圈一堆看热闹的,数十双眼睛盯的她越发紧张不安,之前想好的话如今怎么也塞不回脑子里,只得傻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开口。

 

王源赶到操场的时候,篮球场外黑压压的一片,三分之一是男性,剩下的几乎都是女性,人手一手机各种地法子的往里挤,刘志宏一只手搭到他肩上,感慨道,“你看看,你看看,我们来晚了吧,这下都进不去了,这一堵墙大炮都轰不掉。”

王源拍掉刘志宏的手,眯眼往球场里扫了眼,依稀能看到人缝间程淼熟悉的背影,他没说话,径直往前走,拉开了几个正往里挤的女生,那几个身形偏壮的女生转过头来,脸上很是不耐烦,刚想破开大骂,“谁啊,有没有点素….”她的尾音一颤,紧皱的眉头瞬地舒展开来,激动地拽住身旁同行女生的胳膊,压低声音兴奋道,“天啊,王源啊!”

附近的一行人因为她的一声惊呼偏过头来,激动地将手机的摄像头转到他身上,“卧槽,王源都来了!”

“真的好帅啊!”

“学长你是来抢程淼的吗?”

“程淼真的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

自动摒弃周围火光四射的目光,王源皱了下眉,在所有人怔愣的视线内径直往球场里面走,他挤开最前排的人群,终于看到了程淼清晰的背影以及刘志宏嘴里那个大名鼎鼎的王俊凯。

那人目测比自己高那么一点,穿着篮球服,面容被程淼的背影挡住了一部分视线,只是那双垂目的桃眼着实是让王源愣滞了会,因为他在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看到了些不耐烦,以及…
与生俱来的冷漠感。

程淼喜欢这样的?

 

王源的第一直觉,就是这人不好相处。

但偏偏他的前女友,因为这么个男人,和他分了。

荒诞的不可思议。

王源突然有点怀疑自己的魅力,这年头女性都喜欢那种浑身上下都散发你欠我二百五的拽逼劲家伙?

不能理解,更无法理解。

 

他现在就站在程淼不到10米远的球场线外,她背对着自己,如此精细的装扮是王源很少能看到的,恍惚之间刘志宏用手肘顶了顶他,“源哥,我还是第一次看程淼穿这么女人的衣服啊。”

他闷声敷衍地嗯了声,插在兜内的双手却浑不自知地慢慢攥紧了拳头,“挺好看。”

视线随着程淼被风吹起几捋黑发浮动,他清晰地听到了那端程淼熟悉的声音。

 

“学长你好,初次见面,我叫程淼。”程淼努力让自己嘴角的笑显示的自然些,“其实我,注意你很久了。”她与王俊凯对视的眼睛却总是止不住紧张而慌张闪躲,也知道周围有很多人在看她的笑话,也知道这种接近疯狂的表白是个人生尝试,但是她看着眼前接近完美的王俊凯却总是抑制不住内心不断起伏地爱慕,然后一次又一次的挑战自己的底线。

她觉得自己也是疯魔到无可救药了。

 

对面的王俊凯沉默着,视线冷淡地从她脸上划过,似乎一眼就看穿了她假装镇定的伪相,这样的事他接触的很多,也习惯到无语。

“然后?”

很显然,他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程淼脸一热,好不容易装出的镇定瞬间乱了盘,“我…我…”她搅着着手指,眼神慌乱地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好,但又瞥见王俊凯有些类似于不耐烦的眼神出现,心下一急,下意识扯着嗓子大声道,“我喜欢你,可以的话能不能留个微信!”

程大美女向来以端庄清冷闻名,但今天这一举动完全推翻了众人对她的原有印象,王源也是,所以当所有人都起哄“在一起”“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只是自嘲的笑了下,程淼会如此反常的表白,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男性自尊原有的不甘也在这声表白后销声匿迹。

周围都被一群女性尖锐的起哄声包围,他捡起地上的一只篮球转身就走,刘志宏捂着受损的耳朵,对他张了张嘴,“诶你干啥啊?怎么就走啊?”

他扬了扬手中的篮球,“这儿没我们的事了,走,去旧操场打篮球。”

这头摸不着头脑的刘志宏歪了歪脑袋,看了眼身后被众人团团围住的才子佳人,又瞅了瞅王源寂寥的背影,揪着眉头嘀咕道,“这都啥情况啊这。”

跟着王源没走出人群多远,身后一堆起哄声就像被熄了火似的瞬间安静下来,刘志宏这好事的二世祖就和装了雷达似地扭头就往球场上看,而后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拽着王源的手折身就往人群里挤。

“刘志宏你想死啊,他们的事我不想参与。”

“源哥,我这是给你机会英雄救美啊。”

“救你个鬼啊!”王源忍住想要痛扁这闹事主的冲动,一下挣开他的手臂,“你这家伙还真是欠揍,小心我…”

“刚王俊凯把程淼拒绝了!那程淼还在人群里面。”

 

 

“谢谢厚爱,不过我最近暂时没恋爱的想法。”王俊凯的回绝一向以快准狠著称,惨遭拒绝的程淼似乎也给自己打了剂预防针,但是也没有想到,听到这样一句不冷不淡的拒绝打心底还是难受和不甘的,这段时间她打破了太多顾忌,像个新时代女性争取爱情那般奋不顾身,只是没有预料到,自己所引以为傲的条件,在对方面前依旧渺小的如同尘埃,原先的那些紧张荡然无存,她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吐息,仰头笑了笑,“虽然被拒绝了,但是我还是想谢谢学长,暗恋你的这段时间我觉得很开心,今天突然打扰是在抱歉。” 

恋爱催熟的思想打破了她原先生活的所有框架,她像个同龄女性把暗恋中的女生所有类似傻瓜的举动都依次做了个遍,这是荷尔蒙的馈赠,结局虽然不圆满,但是过程还是很值得回忆。

她释然的莞尔一笑,没有以往女性的不甘和纠缠,反而让人觉得这姑娘心智成熟的非一般稳定,后来的王俊凯曾经这样谈到程淼,如果当时没有王源的出现,他也许就会被这样的清冷的程淼吸引。

不过这也只是后话。

 

王源再次回到球场内场的时候,看到的是程淼被拒绝后转身离开的背影,她的右手下意识攥着,脑袋微微向下垂,这个举动他最清楚不过,那是程淼难受时下意识的身体习惯,球场外看热闹的人流少了很多,只剩下一群王俊凯的死忠粉拿着个破手机一个劲的拍,被讹令跑操场的几个队员看情况差不多又偷偷溜回了球场,按理说他们老大说归说,但跑30圈这种高强度任务也只是吓唬吓唬他们。

王源看着程淼的背影从一个小灰点直至消失后才将视线收回到球场内的王俊凯,他也终于看清了那人的容貌,长得是可以,脸盘小,方下巴,棱角分明,五官精致,只是那双眼睛所投射的冷意,王源是反感的,加之程淼还被这家伙拒绝,他内心那股无名的怒火更是无处发泄,王源冷脸沉默的时候,全身上下散发的是生人勿进的寒意,平时说话的时候都还好,一旦沉默眼睛一眨都不眨的时候,刘志宏就知道这家伙要发大招了,他看了看球场内又重新练习三分投球的王俊凯,又看了看王源越来越冷的寒意,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地往后退“源…源哥…”

这个哥字还没发音完全,王源手里的篮球就已经呈抛物线的形式朝场内飞去,刘志宏有些下垂的眼角倏地变圆,“我—的—天—啊——”

 

王源手中的篮球飞去的时候,王俊凯在同一时间抛了颗三分球,红色的圆球准确无误地出现在篮筐正上方的那瞬间,一颗速度迅猛的篮球猝不及防地出现,一下将那颗篮球踢出框外,而后正中框内,得分。

两个篮球一快一慢地弹到地上,王俊凯慢慢转过身,黑沉的双眸奇怪地看向场外身着白衫的男人,那人身形偏消瘦,五官却极为好看,像是一块突降的冰雹砸在他的脑袋上,却一点都察觉不到任何痛感,反而让人分外清醒,他的视线像是停摆的时钟,不由得有些分神。

“不好意思,打错了。”王源挑起一侧眉,语气温沉,却丝毫没有所谓的歉意在里面,他眉目中的寒意,像是挑衅般看着他,似有万般仇恨卷成一股怨念在里面。

王俊凯怔忡了片刻,随后对上他的视线,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这家伙的脾气好像不怎么好?

“那个你….”

“校队队长的投篮技术也不怎样。”王源唇角一点点扬起,那笑容掺杂着嘲讽,但却分外好看,王俊凯被这笑恍空了脑袋,待他反应过来时,那人早已转身离去,他后边还跟着个缩头缩脑的家伙。

直至王源的身影消失在操场的尾端,王俊凯有些飘忽的思绪终于落到了身后那几个吃瓜群众队员身上。

“我靠,这王源还真是拽啊,说什么老大技术不行,哎哟我这暴脾气。”

“不过他篮球技术还真可以啊,刚那边距离篮筐估计都有近10米了。”

“你还真别说,这王源的性格还真和他的脸呈反差啊,脾气那么拽,都快赶上咱老大了。”

“貌似还挺痴心啊,程淼都和他分手了。”

….

“你们说…”那几人聊得甚在上头,忽然发现这突降的声音异常低沉,几人瞬间闭上嘴,转头看向那头的王俊凯,“刚才那人叫什么?”

“啊?他啊,他就是王源,就是程淼的前男友,健康管理系的系草。”

哦….王源?

王俊凯漂亮的黑色眸子亮了亮。

 

 

——TBC

 

评论(83)

热度(515)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