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35.

周围的空气好似一瞬便停止流动,遏制住他的呼吸,而那些不知名的情绪正不断冲破他所能承认的理解范围,涣散他的理智,一点点地从心底口盘然而出,绞的他喘不过气。
在感情方面,他一向淡漠。
从小到大,那被搁置的情感此刻好像恢复了电力似的,毫无征兆地亮了起来,顺拐着几丝外漏的电流,攀爬过他心脏的每一根神经,又麻又痛还陌生,格外不舒适。
脸颊极不正常的掩上一层热气,头一遭,他感受到了羞意两字是何意思。
真要命。
没敢多想,更不愿再向下探讨,向来做事武断的他头一回输了气势,立即抽回被抓住的右手,移开视线瓮声道,“今天的事,谢了。”
相较于他有些扭捏的异常神态,王俊凯便显然表现的格外自然,似乎压根就没察觉他俩刚才的举动过于暧昧了些,“自己学医的,有病就得治,有伤就得养,以后三餐要定时,禁辛辣。”王俊凯说完看了他一眼,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过剩下的几板胃药递过去,“也记得去复查。”
这人两年不见的说教属性似乎越发有增长的趋势,王源垂着眼难得安静听他念叨,也许是想到了以前,亦或许是为了掩饰内心复杂的悱恻,他接过胃药,喉结滚动,“我该回去了。”尾音减弱,极为温顺,迅速掀开聚满热气的被褥,他跳下床,扯了扯有些睡皱的上衣,转过身,“你早点休息,明天出发和我联系。”
柔和灯光下,男人纤长的身影被拉长,眉目星辰,唇色嫣然。
“有空记得整理下房间,有点乱。”王俊凯这才移开视线,淡淡道了声,“晚安。”

带着一身扭捏的怪异羞意从那人房中迅速退出,混沌不自知的回到宿舍,身体微微前倾,额前头发掩住一半视线,头顶上方的花洒扫下热水浇遍每寸肌肤,热气腾升,头脑瞬间就被淋的格外清醒,右手被轻捏的触觉似乎还在,扯出几丝愁恼,抬手抹去脸上的水渍,王源睁开眼,那些连同两年前聚集的不知名情绪在王俊凯再次出现后,正如蔓藤般迅速生长起来,渐渐演变成一种连自己都不愿相信的糟糕局面。
洗完澡出来,已经过了凌晨两点,他披着浴巾进了卧室,将手机调成震动,王源顶着一张被热水熏红的脸,眼也不眨地把自己塞进被子里。





诺大的院长办公室在第二日上午8时准点大门敞开,将几位医务部秘书和助手临时打发到大外科进行管理调查,马彪一晚上没睡,他推了几个院部会议,特地把这个时间空了出来,此刻办公室外走廊空荡,他颇感烦躁地从抽屉里拿出包烟,右手娴熟地叼烟低头点火,这戒了半年的烟终是废在成峰上,顿感上瘾的烟气熏入肺内,一下将他体内的惆怅硬生生拽了出来,他靠着椅背叹了口气,这些年一步步从医务部爬到如今现在的院长位置,他花了多少精力时间还有金钱,赔了多少面子应了多少酒局,本想升了职便可高枕无忧万事大吉,顺手提携下成峰,却不曾料想到这人竟给自己捅了不少篓子!

成峰是他亲外甥,打小就看着他长大。
这孩子从小生活优渥,父母亲宠,自己对他也是有求必应,这一点点的便被惯成了一堆破毛病!
嫉妒心极强,眼里容不得沙子,任何他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医学天赋是有的,但太好大喜功,做事浮夸只顾颜面,医德甚少,这些马彪都知道,他起初觉得成峰还小,步入社会后大概会改变,却不曾料想,自己的升职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他的气焰,那些围着他转的医生护士,哪一个不想借助他往上爬,阿谀奉承的多了,虚荣心也更为膨胀,他就在这样的氛围下变得不可一世,直到王俊凯的出现。

王俊凯是上一任院长花了不少精力请来的,他读研究生期间在国外就已获得过好几项优秀科研的论文,手术能力更无需多言,旦凡看过他手术的,都会被他与其年龄不符的强大技术臣服,一举打响知名度的应该还是24岁那年在加拿大参加医学交流赛的那次,现场临时送来重型车祸伤患者,心肺脾躯干受损严重,他竟仅凭一人之手带上随同的两个同学临时进行抢救,临危不惧的处事态度,如帝王般可以操控生死的能力就像变魔术一样将全场的焦点锁定在其身上,那两双手快起来压根无人可以跟上,眼花缭乱的缝合,入刀,令人咋舌!
30分钟,他就花了30分钟,一举把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而那时候,他只有24岁。
自此,知名度大开,唤一句天才也不为过。

他的出现无疑对成峰来说是个巨大的压力。
原本马彪希望成峰能多从他身上汲取自己现在所欠缺的,却不料,一点点增加了他对王俊凯的妒忌与恨意,乃至于牵扯出王俊凯后期所经历的一系列事件,尽管昨日成峰的极力否认,死不认罪,但王俊凯的那句‘证据已经掌握,随时可以对峙’,还是很大程度上给了他一击有力回应,成峰是他看着长大的,这孩子从小眼珠子转一转他就能猜到他想的,昨天王俊凯说完那话,他双眼一闪而过的难以置信还是被出卖了他的谎言,马彪心里一沉,四年前王俊凯车祸一事和成峰绝对脱不了干系!

灰白色烟灰失了火焰一点点散落到红木办公桌上,遗下苍点灰尘,似昙花一现,再无璀璨,他深深叹了口气,抚额头痛,王家在医疗界名声显赫,王志毅虽在42岁后便退出了医疗圈,但人脉广阔,地位颇高,如不是王俊凯做事低调显少提到自家情况,成峰也不会不顾对方家世胡来,要是王志毅知道车祸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不单是成峰,包括他马彪在内,最后都得完蛋!
如果能预料到今日这般情景,他大抵连叫成峰踏入医疗圈的心思都不会有!
但终究还是晚了,晚了啊,茶杯内的水已经见底,他刚要起身倒点热水,一抬眼便见成峰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叔,王俊凯的鬼话你也信?他出车祸的事哪能怪在我身上?!”
“你闭嘴!”马彪正气的没地撒,一把掀了茶杯,“你知不知道你捅了多大的篓子!别以为证据消灭了你就死不承认,我告诉你,王俊凯昨日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他有证据!”
茶杯清脆的破碎声在地面炸开,散了一地泡发的茶叶,成峰愣了愣,“叔……”
“你别叫我!我怎么有你这么个外甥!你知不知道你做了这种事是要坐牢的!”马彪气的面目赤红,身体颤抖,“你要我怎么和你爸妈交代?!让我怎么在医院混下去!成峰啊成峰,你真是糊涂!”
“我糊涂什么了?!王俊凯这人不把我放在眼里在先!还有他不是没死透么,四年前的事他能抓到我什么证据!”成峰压制在心底的不甘一瞬间爆发出来,四年前那场车祸就是他做的,嫉妒和恨意蒙蔽了他的双眼,看着王俊凯倒在血泊中他当时的心情竟突然大好,心口的那股恨意一下消散,车祸后的第一次颅脑手术也是他做了手段,他就是不想这人再醒来,重型颅脑损伤昏迷那么多年他怎么可能醒过来!两年前王玖竟然找到了吴显那个老家伙,还叫上王源那小子要给王俊凯再次手术,他花了重金找人截胡,顺便想废了王源的那双手,结果不曾想被他们顺利逃出,再不久就是王俊凯依旧昏迷着被送出了国,那人,他当时就觉得肯定醒不来了,留着那条命苟延残喘也无所谓。
却从未意料到,他醒了,还是带着一身更为精湛的手术技术重新出现,一下碾碎了他的美梦。


“混账!”马彪气地胸口起伏,他从未料想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竟变成了这幅冥顽不化的模样!
“你是要把我活活气死!”
成峰不甘地与他对视,“如果不是你非要把我和他凑在同个手术室,我会这样?!”
“你!”马彪脑袋一片混乱,成峰的话和针刺似地扎到他心里,揪心的痛,“我是想让你和他学点技术,不要老是把心里放在争名逐利上!”
“学习技术?”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成峰冷哼一声,一脚踹翻了了旁边的座椅,“我为什么需要他来教?!凭什么你们都觉得我不如他!”


“4年前你需要面对的,是你自身的问题。”穿插进来的冷冽嗓音在外头响起,王俊凯协同王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没有人说你不如我,嫉妒源于你自己。”

四目相对,成峰先是一怔随后冷笑起来,“嫉妒?”他对上王俊凯的视线,眼底的恨意一点点显露出来,“我打小就没嫉妒过谁,嫉妒你?你脸呢?”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王俊凯的脸上没有表情,成峰的身体微微一僵。

一旁的马彪忙上前劝导,“人都齐了,就坐下来说吧。”说完他急忙给成峰一个眼色,示意他少说话,他转回头,“俊凯啊,你和王源要喝什么,我去倒。”

成峰气愤的冷哼一声,拉过脚边的椅子便坐了下来。

“不用了。”王俊凯淡淡回应,“进入正题吧。”

王源抬手关了办公室大门,这种事开着门说总归影响不好,将门带上锁,他折身回到王俊凯旁边的座位上,没有说话。

办公室内气氛降到冰点,马彪抹去额上渗出的热汗,下意识搓了搓手,尝试劝说,“俊凯,你看这件事…”

“马院长。”王俊凯平静的开了口,“有些事总归要查明白。”

马彪一怔,见这事没法再劝下去,只得识相地点头不再多说。

“怎么?两手空空的就来说你有证据?开玩笑?”安静不过几秒的成峰又换上不嫌事大的摸样,翘着二郎腿冷笑,“王俊凯,诽谤别人也是可以判罪的。”

“是么?”王俊凯似乎并不想和他绕圈子,直接切入正题,眼底一派了然,“四年前的车祸,苏葵是你故意找人假扮的吧?”

成峰嘴角一僵,“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脑瘤患者苏葵,当年是我的病人。”王俊凯看向他,“车祸发生的前一年,你和我共同参与过她的手术,那年她家因经费不足突然消失,这些你都知道。”

“那又怎样?当时参与手术的可不止我一个。”

“很遗憾,那位假扮苏葵的女士我已经找到。”

成峰立马脱口道,“不可能!”

他刚说完,先一愣,见王俊凯得逞的嘴角微微扬起后,气地立马站起来,“王俊凯你…”

“你激动什么?”王俊凯斜了他一眼,完全无视他濒临极点的暴躁,“心虚?”

男人风轻云淡的展开攻击,成峰被他绕的团团转,脸上显而易见的怒意却被怼的说不出话,马彪站在一旁急的热汗岑岑,倒是坐在最外边的王源就像看戏似的,安静的听着,神色极其平静。

“你不要以为这样就能从我嘴里套出话!没有实质性证据你就别乱扯!”  成峰终是被逼的急了,面红耳赤。

王俊凯冷漠的看着他,似乎料到了成峰会说这话,“好,我就应你所求。” 他拿起一旁的手机,有准备似的按了联系人上的一串号码,王源挑起眉,似乎来了点兴趣,电话连线嘟了三声,很快被接通,王俊凯率先开了口,“进来吧。”

手机那端传来一声低沉的骂意,随后掺杂几声嘈杂的脚步音,这端还没听清楚,办公室大门上的门把被转动,有人在外面,王源刚想起身去开门锁便被王俊凯按住了肩膀,外头的人显然没有那么好的耐性,只听得一声震耳的破门声,紧闭的大门轰然倒地,门外左右整齐地站了两排人,那些人都穿着一身西装,恭敬的低着头,而刚踹掉大门的男人站在中间,嘴里叼着根棒棒糖,一脸的不耐烦。

王源眯起眼,这才在飞扬的木屑下看清了这人的样子。

男人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野兽的危险气息,五官锋利无比,棕色深眸内显露出一丝狂傲,那被梳向脑后的刘海被简单扎成一股,额前掉下几股碎发却毫不影响他的帅气,棕色夹克随意搭在身上,深色牛仔束脚裤将他的腿形勾勒出来,黑色短款软牛皮革马丁靴将裤脚包裹,张扬的不可一世。

他侧过头,朝跟随的人员下了命令,“你们都在外面呆着。”

“是!”整齐的回应声顿时响起,无人反抗。

韩睿吐掉糖果棒,两手插兜,一脚踩上门板朝办公室内走,他一进门便对上了王源的视线,大抵是想到什么,朝他勾起嘴角,流里流气调侃道,“嘶…终于见面了啊,小帮手?”

王源大抵是没明白他口中的小帮手是何意思,蹙了蹙眉。

“睿。”王俊凯开了声,“别闹他。”

韩睿偏过头看他,没好气道,“你就护着吧你,老子像狗似的在门口等你指挥,就为了你这一堆破事。”

马彪看着自己那扇被踹翻的办公室大门半天没缓过劲来,他朝眼前浑身上下都是不好惹的男人咽了咽唾沫,哆哆嗦嗦地挪到王俊凯处,“俊凯啊…这位是?”

王俊凯站起身,冷淡回应,“我朋友,证据的提供者。”

“呵…”成峰冷笑着抬了抬腿,一脸嘲讽,“也不知道从哪儿拉来的人就说是证据的提…”

眼前忽然挥过一阵风,身体一下被狠狠撂倒在地面,吃痛感从头传到尾,待他反应过来时,两颗牙齿伴着血腥味从嘴里被生生打出,满嘴都是血,他呜咽一声,痛的直不起身,韩睿一脚踩着他的后背,满眼戾气,“整个黑帮看到我都要绕着走,你他妈找死?!”他加重了脚上的力道,成峰硬是痛苦的惨叫了一声,马彪一看急了,想上去帮忙,但见王俊凯一副无所谓的摸样,更不敢贸然上前,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小子搞车撞王俊凯,挺有胆啊!”韩睿一把抓起他的头发,甩了一巴掌过去,“你拽啊,你他妈给我拽啊!我韩睿黑白两道横着走,你有本事搞我试试!”

男人斥满血腥的警告在脑内嗡嗡作响,成峰左半边脸被打的火辣辣的疼,他喘息着,神色惊恐,完全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

“现在怕了?早干嘛去了?”韩睿冷笑一声,甩手又挥了一拳过去,打的成峰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你不是要证据么?老子为了搞你这些证据忙的全帮一阵没休息,你小子拽啊,奥迪开的很溜啊,以为叫叫人把监控删了就万事了?啊?王俊凯那脑子是你能撞的啊?!”他一脚踩着他的脊梁骨狠狠用力,“能动他手指的只有我!老子都没动他脑子呢,你他妈就给我动了,找死啊!”

王俊凯,“……”

王源,“……”


成峰实在受不住,嘴里吐着血连连求饶,“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吧…是我做的是我做的…我错了我错了…”

马彪实在看不下去,拽住王俊凯的衣服连连求助,“俊凯啊,你让你朋友收手吧,我就算求你了,阿峰已经招了,你就放过他吧!”终归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亲眼看着被打成那样,马彪真于心不忍,他双目通红,就差给王俊凯跪下了。

王俊凯冷冷的斜了成峰一眼,沉呤道,“睿。”

韩睿打的实在不过瘾,但听出了王俊凯的意思,他极为不满地松开手,“便宜你小子了。”最后忍不住还是又踹了成峰一脚,疼的对方蜷缩成一团直冒冷汗,马彪忙上前扶起他,伸手替他擦嘴边的血。

“把东西给他。”王俊凯看了韩睿一眼,“省的事后又翻脸不认人。”

韩睿捏了捏拳头,一脸没打够地从衣袋内捞出一个U盘,丢到成峰面前,冷冷道,“这里面记录了四年前你的所有犯罪证据,租赁的奥迪车仿制的车牌还有试图删除现场监控,所有能指控你的都在里面,这玩意你就算毁了我还有备份,这么喜欢做领导,那就去监狱蹲一辈子。”

一听监狱,马彪当场就急了,抱着已经说不出话的成峰朝王俊凯跪了下来,老泪纵横,“俊凯,老成家现在就他一个儿子啊,不能坐牢啊,我替成峰给你赔不是,让你吃了那么多苦,只要不坐牢,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啊,我求求你,求求你啊!”

马彪这一生除了成峰这个污点,在医疗行业干的还算兢兢业业,虽有抱负往上爬,虚荣心也不至于害人,医院发展这块也算下了不少心血,很多院内福利也是他提议的,若真将成峰送了进去,也难保一生无子的他过分煎熬,身心俱疲。

但不能轻易就原谅成峰。

王俊凯的身体上还残留着无数道手术疤痕,那是一辈子都抹不掉的痕迹。

韩睿低声啐了声,似乎压根就不想听这老头哭哭戚戚。

“我今天要收到成峰被辞退的消息。”王俊凯的声音很平静,“从今以后他不得踏入医疗圈,玷污这个圈,否则…”音调急转,陡然降下几个度,令人颤意丛生,“不单是坐牢那么简单。”

成峰浑身一震,脸色白了白,说不出任何话。

见他放了一条活路,马彪激动地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连连道谢,“俊凯谢谢!真的谢谢你!你放心我马上处理这些事,以后阿峰不会再出现医疗圈,我保证…”

再也没耐性听完后面的话,王俊凯一脸平静的转过身朝屋外走,临走前他斜了韩睿一眼,“门记得给补上。”

王源看了眼被自己踩着的红木大门,抽了抽太阳穴,真是怪物。

“是不是在说我坏话,小帮手?”肩膀一沉,韩睿勾着嘴角的脸便凑了过来,“比照片里长得更好看,王俊凯那家伙…”

后领猛地一紧,王俊凯冷着脸一把将他拽了下来,“少说点话。”

“王俊凯你给老子松开!这衣服限量版!”

“你话太多了。”

“你他妈是不是要打架!给你找了证据你他娘的一声感谢都没有!”

“让你三招。”

“老子不稀罕!”

王源高深莫测地挑高了眉,忽觉得这两人都有点弱智。

小帮手?

他皱了皱眉,自己何时来的这个称号?

……

 

TBC

 

温馨提示:小帮手和韩睿建议翻阅医魂摆渡第11章,接下来要进军全国医疗圈了哦,热血UPUP起来,感情线即将大幅度上涨,做好准备吧,慢热的两人要摩擦摩擦,前阵特殊期废了几天,总算更了一章

评论(127)

热度(927)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