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36.

 

三人刚出办公大楼没多久,韩睿便遣散了身后那批招摇的黑手党手下,“这么一帮人跟着,别到时候还以为我是来医闹的。”说完他还不忘捋了捋垂下的几丝额发,自我夸赞道,“我可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好群众。”

王源想起那扇被踹飞的办公室大门和成峰被打的鼻青眼肿的脸抽了抽眼皮,面无表情地往旁边挪了挪位置。

王俊凯用余光扫到了这幕,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穿过医院的食堂大楼,后方便是门诊大楼,也不过是上午9点,门诊周围的停车场空位已经所剩无几,前方众多汽车堵在一起,汽笛声响个不停,几个穿着制服的保安忙的焦头烂额,这头有人要进来,那边又有人要出去,公立医院的专家号难挂,有人凌晨5点便过来抢号,最后导致一号难求的现状,这便更加加剧了院内医患投诉的问题率,人流穿梭,门诊大厅人头攒动,挂号收费处的六个窗口被全部霸占,一刻都不停歇,现在正是流感旺季,抱着孩子过来就诊的父母更为常见,一般一个孩子四个家属已经是最为常见的现象,大厅随处可见带着口罩的年轻幼童,偶有孩子尖锐的哭喊声,整的门诊大厅一片哄闹声。

医患关系紧张的今天,更多人面临的问题无非——就医难,难就医。

韩睿看着前方堵了不止二十米的挤车盛景,对王俊凯啧了一声,“现在的人活得真矫情,动不动就来医院,我打小到大,打针的次数都不超过三次。”

“那是你皮厚。”

“你咋不说他们身体太虚。”

“因为你不是一般人。”

韩睿嘿了一声,大笑着揽过他的肩膀,“这话我喜欢,老子当然不是一般人,你这脑子撞了一下也挺好的啊,比以前说话好听多了。”

王俊凯嫌弃地拍掉他的手,“说话归说话,别动手动脚。”

“你小子再这样下去,小心以后讨不到老婆,给你们老王家断后你信不信。”韩睿从口袋中掏出一颗奶糖,想也没想地塞到一旁的王源手中,“你说是吧,小帮手?”

王源差点把刚刚喝完的茶水喷出来,莫名其妙被拉到这个话题,他看了眼板着脸的王俊凯,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不自觉挑高了一侧眉,如实道,“嗯…讨不到。”

王俊凯,“……”

韩睿立马捧腹大笑起来,一把揽住他的肩膀,“志同道合志同道合啊,我和你说他就假正经,咱们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他就把隔壁班…”

“韩睿。”王俊凯黑着脸走上来,声音冷静的可怕,“也需要我把你一年级三年级四年级初一初三的那些事说出来吗?嗯?”

“啊……”韩睿拖长了尾音,愤愤抗议,“你这家伙心机太深了。”

“彼此彼此。”王俊凯看了眼王源,随后又拿起手机扫了下时间,“时间还早,带你们去吃个早饭。”说完他便转过身,自动带路。

韩睿冲王源挤了挤眼睛,张了张口型,意思大抵是下次偷偷和他说,王源自动会意,点了点头。

王俊凯带去的早餐店是最近刚开业的新店铺,就开在医院马路正对面,因为路途很近,也比较好找,大抵是新开业菜类丰富,住在医院的很多病患家属都拿着自己带着的空饭盒过来打点清粥小菜回去,店铺挺大,分上下两层,大概是过了清晨高峰期,店内也不算挤,王源因胃病的缘故只选择了碗南瓜粥和两个奶黄包,他已经过了饥饿的节点,现在吃早饭也无非是想让分泌胃酸中和掉一点,他的胃粘膜可禁不起强酸的折腾,王俊凯喜咸所以点了份馄饨和几个煎饺,韩睿不挑食,捻着菜单愣是点了好几个种类的餐种才罢休,他们三人本就长得出挑,在一群中年大妈之间衬得格外扎眼,隔壁几桌年轻的女顾客都忍不住频频回头,就差上来要号码了,过来这桌下单的女服务员愣是红着脸将三人的菜类确认完毕后才羞意地跑开。

 

韩睿是个自来熟,遇到王源这类聪明到通透的便格外欣赏,加上他本来就是个视觉性动物,对于一切漂亮的事物更为上心,刚好这点王源都符合,也不消一会,他便晾着那旁的王俊凯,巴啦啦的揪着王源问个不停。

“小帮手,我看你总和老王一起,你也是手术室的?”

“严格来说我是急诊的。”王源似乎心情不错,竟能格外耐心的回答韩睿这类聒噪到无聊的话题,王俊凯拿着水壶的手短暂性停顿了一秒,随后又恢复如常,他瞥了对方一眼,似乎很不明白他今日的不寻常。

韩睿一听开心了,“急诊好啊,我帮里一堆兄弟整天打打杀杀的,受了伤也不去医院,这次我回去和他们打声招呼,下次去你们科创造点业绩量。”

不知为何,围观的女性顾客们脸上挂上一丝惊恐的意味,似乎被刚才听到的那话吓得不轻。

“看来是黑社会的。”女顾客A低着头,对顾客B轻声传达。

顾客B用菜单遮住脸,同样压着声音回应道,“好像里面还有医生。”

“现在医院都和黑社会有联系了啊?”顾客C浓妆艳抹的脸一下顿悟,“难怪现在医院底气那么足,对病人大呼小叫的,原来有后盾呀。”

B赞同地点头,做贼似地抬起头,看了眼前方坐在窗边的三个男人,禁不住感慨,“不过,就算是黑社会我也认啊,太帅了,还有我还没见过那么帅的医生,S市真是藏龙卧虎,咱们旅游还真来对了。”

“不行,我得拍几张照片留个纪念。”顾客A喝掉剩下的半杯豆浆,抬手就掏出手机鬼鬼祟祟地调整焦距,拍照的同时还不忘低声感慨,“太JB帅了。”

 

早餐店的上菜速度格外迅速,不过几分钟三人的餐点就被搬上桌,韩睿杂七杂八的点的多,一张不大的方桌被摆的没有剩下空余地,王俊凯看着眼前的三个麻球,两笼灌汤包还有一叠鸡蛋饼脑壳有点疼,他放下筷子,斜了正低头咬烧饼的韩睿一眼,“你吃的完?”

“吃不完不还有你们么。”韩睿嚼着饼,痞笑着将那叠鸡蛋饼放到王源面前,“小帮手,来,我给你加餐。”

王源舀着南瓜粥的手一顿,“谢谢。”

韩睿大手一挥,“嘿,客气啥。”

王俊凯眉毛一挑,没有说话。

王源喝了半碗粥,一个奶黄包入肚,见眼前那叠金黄色的蛋饼散着葱花的香味,右手自然地拿起筷子便要过去夹,王俊凯的声音便传了过来,“鸡蛋饼太油,对胃不好。”

随后修长的五指端着装了五个馄饨的小碗被推到面前,修剪的格外干净的甲面率先入了眼帘,接着再是肉馅饱满的馄饨,王源抬起眼,这才对上王俊凯那不容拒绝的视线。

甜腻的奶黄香味似乎还在喉间残留,他放下筷子,看了眼那盘早被对方拿走的鸡蛋饼晃了晃神,半响才道,“我不喜欢肉馄饨。”

“那就吃馄饨皮。”

“没味道。”

“那就喝馄饨汤。”

“……”

最后,王源默默喝完了一小碗馄饨汤,韩睿嘴里的灌汤包都快被惊的吐出来,他眼神怪异的看了王俊凯一眼,随后又看了王源一眼,接着又不可思议的转回去看王俊凯,结果被王俊凯冷漠地推开脸,“好好吃你的饭。”

他一口咽下灌汤包,愣是没反应过来,“小帮手,你怎么那么听这家伙的话?你不是放荡不羁爱自由吗?”

王源还没咽下的最后一口馄饨汤差点又给呛出来,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王俊凯嘴角微翘,夹起眼前的麻球就往韩睿空了的嘴里塞,“吃个饭话太多小心得结石。”

韩睿,“你他妈是不是要谋杀老子…”

一个早饭的闹剧还没结束,王源便接到了杨兴的专属电话,急诊刚来了批群发伤,抢救室人手又恰好不足,老爷子二话不说便要拉他过去帮忙,王源还挂在脸上的笑意马上归为严肃,“我马上过来。”  

王俊凯往韩睿嘴里塞麻球的手一顿,“急诊?”

“嗯,来了批群发伤。”他站起身,顺势将一旁的风衣外套穿上,“我过去搭把手,你们接着吃,有事手机联系,先走了。”

“要帮忙就说。”

前行的脚步一顿,王源偏过头,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我应付的来。”随后他抬脚便出了早餐店,阳光下离去的纤长身影透出一股桀骜不驯的气息。

“咳咳咳…咳咳咳…”韩睿两手挣扎着狠掐自己的脖子,一张憋的通红,看起来格外难受,王俊凯这才回过神,立马拿起手旁的水杯给他灌了下去,才没给憋死。

黑帮太子爷韩睿同志疲惫地瘫在座位上,颤抖着对王俊凯竖起中指,气息游离,“我ri你妹…”

“我没妹妹。”

韩睿,“……”

 

按理说进入了凉爽的秋季,广大人民群众的肝火应该会比夏天好很多,起码不是一句话就可以吵起架来,但还真有一年四季容易肝火旺盛的人存在,比如这次的群发伤,基本也就是两家邻居为了争夺一块三十平的拆迁地皮而引发的战争,拿菜刀的抡椅子的,应有尽有,参与斗争的三十人口都不同程度的挂了彩,加上打架前喝了不少白酒壮了熊胆,脚腕被砍的一半露了白骨还想爬起来再来几刀的大有人在,酒精的神经麻痹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这次群发伤的救治困难,一个个不配合地大吼大叫,这头护士刚给打了针,那头醉酒的病人就自己拔了针,挣扎着要从急诊床上爬起来,床上地下都是可见的殷红血迹斑斑。

“用防护带把双手双脚都绑起来!”杨兴一把撩起袖子,按下正企图爬起来的醉酒病患,“小平!你去仓库多拿点防护带给这些人都用上,护士们都把手套带上,打针的时候注意安全!”

唤做小平的新手医生忙慌张地哦了好几声,急匆匆地往仓库跑。

这次群发伤,重伤三人,中度情况8人,剩余的都被安置在急诊外科诊室,清创缝合的愣是忙不过来,警察在外进行情况调查,过去帮忙挂号的救护员拿着一叠本子分别做好了标记,抢救室内全是浓浓的酒精味,呕吐物随处可见,化药室一排药液等待配置,资深护士一面取药一面嘱托实习学生赶紧去给病人开通静脉通路,实在忙的焦头烂额。

抢救室三个外科医生,都忙着各自的病患,一刻都不停歇,王源赶到的时候,一号床的病人正因为腹部大动脉破裂休克致死,没能抢救过来,外露的肠还被盐水纱布盖着,护士拉开床帘,记录了最后一组心电图。

“死亡时间,9点58分。”

你在呼吸的每一分钟,其实都在死人。

 

王源扣上白大褂上的最后一个纽扣,马上加入到抢救的队伍之中,抢救室护士见他来了,像是看到了光明似的,原先灰暗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这边的汪勇汪医生动作太慢,做什么事都慢吞吞,那边的徐达徐医生来自台湾刚来急诊没多久,急救原则和大家传统理念中的又不同,隔阂太大,合作中难免会有摩擦,加上超级严厉的杨兴主任,在抢救过程中如果出了什么差错,被骂哭也是常有的事,但王源不同了,为人温沉,做事沉稳,关键临床技术实在过硬,更多的护士其实更愿意做他的助手,王源的实力自从前两天的交流赛后便被所有人肯定,要知道他超强的个人临床辨别力是别人几年都追赶不过来的,杨兴一见他过来,立马丢了副手套过来,“王源你去负责三床,那小子后脑勺被砍了三刀,你给处理下!”

熟练地带上手套,王源走向三号床,受伤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体型肥硕,后脑勺的血将脖子上的皮肤都染成了刺眼的红,大抵喝了不少酒他正大吼着要从床上爬起来,一旁的两个护士正奋力按着他不让他起来,急诊床咯吱咯吱地响个不停,好像随时就要承受不了重量,即将面临崩塌,酒精混着血腥隔着口罩传入肺内,王源眼也不眨地拿起一旁的防护带走过去,“把他压住。”

那两护士一看他来了,立马像是看到救星似的来了力气,狠狠压着病人试图让他安分下来,王源动作利落地抓过这人手腕然后贴紧床栏,右手立马将防护带给他死死扎上,随后将另一手也固定住,“把他的腿给我按住。”

“好…好的!”

挑出最大的两人防护带,他一把脱了病人的鞋子,对方肥壮有力的脚踝明显有点难控制,王源蹙着眉,左手死死拽住他的脚踝,试图将他拉至床尾固定,但对方像是明显不适地突然发力,一脚猛地缩回去,事情发生的突然,王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惯性猛地拽了过去,腰间突然被环上一只手他刚被拽去的身体又被紧紧拉了回来,随后撞入宽阔的怀内,“看来你还是应付不来。”

王俊凯温沉的声音在后脑处响起,王源一怔,这才转过头,对上了那双漂亮的桃花眸,“你…”

“我来吧。”王俊凯松开手,拿过他手中的防护带,在对面两护士震惊的视线下,一把拧过病人的脚,也不管对方怎么挣扎动作利索地就进行加固,他抬起眼,对护士道,“去准备下清创包,精神那么好也不会危险到哪里去。”

那护士先是一愣随后震惊到不可思议的红了脸,“我我我我…我马上去!”

重出江湖的手术室大神竟然破天荒的来急诊了,颜值赛高,技术暴击败一万点啊!

王俊凯如同威慑的强大气场一下将所有人的目光引了过去,杨兴正忙着处理手里的缝合,见是他来了,先是一愣随后高声笑道,“俊凯你竟然来了那就和王源一起给我搭把手,你两默契战打的很不错,正好给这群小实习生们看看他们和你们的差距,挫挫他们的锐气。”

一排无辜的小实习生们,“……”

他们不想比,他们气势上就输了。

王俊凯看了他们一眼,“好。”

小实习生们,“! ! !”

……

 

护士很快便将清创包准备完毕,王俊凯拧开双氧水一面将病人的头往一侧按住,一面娴熟地往后脑的几道狰狞的伤口上倒,刺啦刺啦的白色泡沫立马响起,痛的那人哀嚎不断,王源将碘伏水递过去,“你怎么过来了?韩睿呢?”

“帮里有事,吃了饭就走了。”王俊凯结果碘伏水,二话不说就着刚才的伤口又冲洗一遍,那人疼的已经说不出话来,“反正没事,就顺路过来帮把手。”

王源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你很闲?”

王俊凯拿手肘顶了他肩膀一下,“行了王助手,铺巾麻药都给我准备一下,早点忙好你得和我去趟商场。”

“去那干什么?”王源越听越糊涂,拧着眉铺上无菌布,只把后脑勺的伤口露出来,随后将一只利多卡因的针剂递过去。

王俊凯娴熟地接过针,将针头倾斜着刺入伤口之下,药液被充分打入皮下,涌出一些血液,“我姐明天生日,买个礼物。”

王源一怔,愣是没反应过来,“今天几号?”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11月7号,忙傻了?”

王源眼皮一抽,还真…

都凑那天去了。

 

TBC

临时出差了几天,抱歉抱歉

评论(78)

热度(835)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