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准备好了吗,开始了)

序章

18. 五花肉

无需过多摸索那人的想法,王源在收到需要购买三斤猪肉及一些内脏的指示之后就明白的一清二楚,缝合的技术算是过了关,紧接着面对的第二道难题就是实战操练,又不可能说跑去太平间捡个尸身搬来练习,这医院的道儿门门都是监控,况且人体死亡后细胞萎缩,尸斑纵横,极不利于练习,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肉质厚腻的新鲜动物肉块,而最适合的也就只剩下猪肉,无论是内脏还是表皮肉质,都是近乎于新鲜尸体的首选标本。

两手颠颠地拎着近10斤的实验品,他裤兜里也只剩下3个硬币,这钱也真是经不住花,正打算朝菜场出口处走,却又被某人叫住了脚步。

‘等等。’

王源拧着细长的眉转过身,抬了抬装满猪肉的大塑料袋,‘只有3个钢镚。’

意思很明确,没钱再买东西。

大抵是他眼里投射出的不满太过明显,王俊凯嘴角那抹不易察觉的笑意荡出丝狡黠的意味,‘再买些那个,3块够了。’修长的手指向左60度的方向,王源挑高了一侧眉。

那是菜场承包下的一个小菜摊,上面摆满了各类绿色蔬菜,相较于隔壁的肉摊,它那边的人流寥寥无几,生意显得颇为惨淡。

‘买菜?’

‘对。’

‘3块钱能买到什么?’ 娃娃菜都买不起

‘葱姜蒜。’

王源:…

他实在搞不懂,第二阶段训练和葱姜蒜有什么联系,总不能说真的要教他做菜?

当兜里的3个钢镚变成一小袋红红绿绿的辅菜后,他终于在众阿姨的诧异围观色下扛着一堆‘练习素材’出了菜场。

“这小伙子可真能吃啊,老陈家刚到的猪肉最好的部位都被他买走了。”卷发阿姨择着芹菜叶神色古怪的对买菜的老太太说道,“而且啊,刚他对着空气说话指划呢,莫不是脑袋有问题吧。”

刚称了几个番茄的老太太一脸不可信地说不会吧,小伙子长得那么标致,比她家孙女贴在墙上的大明星海报都好看,怎么脑袋不好使哟,语罢还一脸惋惜的看了眼前方离去的高个身影。

可惜,可惜哟。

浑然不觉的王源猛打了两个喷嚏,他吸了吸鼻子接着往前走。

“等下回宿舍后你去趟手术室。”王俊凯环着双臂与他并行,“有些工具要拿。”

“不会被排查到?”他将右手的一大袋肥肉换至左手,有些费力的喘了口气,“器械室没那么容易进去吧。”

“没事,就去那里。”王俊凯将视线从他的脸上移至两手满当当的食材,顿了会,“很重?”

手中的肉食的确有些超出王源的意料,着实是有些吃力,但碍于自尊心,他将左手的肉袋提了提,压着气故作轻松,“没,不重。”额发间却滑下滴不易察觉的热汗。

王俊凯高深莫测地挑高了眉,随后不动声响地嗯了声抬脚继续走,“既然不重那我们加紧时间走快点。”

看着眼前大步拉开距离的背影,王源脸上的冷静瞬间崩的七零八碎,狠狠喘了两口气,他抡了把热汗,额头青筋突突跳地太阳穴生疼,要人命了,他咽了口唾沫,咬牙拎起两大袋菜袋一口气往上赶。

“这家伙就是故意的。”

 

回到医院公寓时已经过了8点,将手中的‘实验品’丢进厨房,也按照某人的指示将猪肉和猪内脏各取1块冲洗干净后放入圆盘后晾干,随后根据命令去了趟手术室,在器械室脸不红气不喘地拎了套新器械回来,顺利的简直可怕,器械室的负责人小孙今年刚满30,心性浮躁,对于器械室过于沉闷呆板的工作流程总是耐不下心来,排查器械总是多一套少一套,得亏他爹后台过硬,不然这位置他也不能坐到现在,王源看着全新的器械盒,突然有点失笑,怎么偷个东西他还觉得心安理得,完全没有负罪感。

长期在布上练习缝合虽能锻炼腕部的熟练度,但换在真人操作上,不论是入针感还是组织牵引力上都是完全两个层面,所以王源很清楚,他接下来的训练难度估计是之前难度的两倍,夏日的阳光越发毒辣,密不透风的公寓房门紧缩,空调制冷的寒意弥漫到了房子的每个角落,灯光明亮的餐桌上整齐排列了金属光亮的各式手术器械,白色瓷盘上的猪肉透着被照得发白,十指没入乳胶手套,锋利的柳叶刀在光下锐利闪现,厚实发白的猪皮肉一下就被划了道长口。

“持刀姿势过于僵硬,你还没找到最舒适的持刀方式,还有入刀的时候一定要用手腕的力量,别用蛮力,皮下血管和神经遍布,切入口没找好很容易造成二次伤害,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拿刀的感觉,多试几次。”王俊凯的声音还在脑内回荡,王源手中的柳叶刀已经在下一刻划了下去,他现在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一个一般医生的水平,所以不能放弃任何能训练拿刀的时间。

一个休息日,2块猪肉皮上刀口纵横肆虐,还不包括那3个钢镚换来的葱姜蒜,小葱切段,要求速度快,入刀准,段距相同,生姜大蒜切丝,要求细如1至2mm…一天下来,王源可以明显感觉他的右手所承载的泛酸能度已经达到极限,即便如此,王俊凯望着满盘的作品依旧蹙眉摇头,“不及格,你还没找到感觉。”

那就接着再努力吧,王源拧着眉刚想再拿块猪肉练练手,肚子倒是很‘争气’的响了两声,他拿着柳叶刀的手微微一滞,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天只吃了顿早餐,而午餐和晚餐已经被他忽略到现在。

“饿了?”王俊凯从猪肉皮上收回视线,转过来,“要吃饭吗?”

王源扫了眼时间,正好晚上8点过,在练习和吃饭之间犹豫了会,最后他放下手中的刀,脱了乳胶手套,“嗯,医院小食堂应该还在营业,我过去买点。”

“那么麻烦做什么。”王俊凯指了指桌上的满目狼藉,“直接就地取材。”

王源突然觉得后背一毛。

 

相较于吃饭和工作,王源这人没有涉及的领域估计就是做饭了,但是对于同样懒到没时间去做饭的医疗界大神王俊凯来说,他只是单纯的懒和没时间,而不是不擅长。

这种本质的差别很明显就在厨房给了王源重头一击。

他可从来没见过自己那么顺溜地就抄起手术刀将那3块肆虐纵横的猪肉歘歘歘就切成了大小相似间距相同的五花肉,也没见过自己那么潇洒地下油爆炒葱姜蒜,一块块白嫩的五花肉唰地一下锅,金黄色的肉汁在料酒的融合下马上就散发出食物的香味,然后他看着自己右手的铲子娴熟地在锅中翻炒,咔地一下倒入酱油,哐地一下撒上3颗冰糖,最后撒上几颗葱花起锅翻炒倒入白瓷盘内,一道色香味均全的炒五花肉就被摆上了桌。

闻闻,感觉还不错。

尝尝,肉香味在舌尖蔓开,王源的眉毛微微一挑,他又夹了块肉往嘴里送,看向王俊凯的眼神有了一丝佩服的意味,“看不出来啊,做菜技术不赖。”

王俊凯看着他被肉汁沾的份外饱满的双唇,毫不谦虚地点头接受,“以前经常这么做,练完手还能做菜。”

“嗯,厉害了。”那头的人边吃边附和,夹菜的动作直到盘中的肉被扫荡完毕后才停下,满足地揉了揉肚皮,他才把餐具丢进洗手池,“看来以后我这不愁饿死了。”

王俊凯把玩着柳叶刀的手微微一顿,漂亮的桃眼露出一丝狡黠,“你确定?”

王源完全没听出这话中的意思,一边洗碗一边点头,“对啊,顿顿有肉吃挺好的。”

“哦。”男人挑起嘴边一笑,“那以后天天做肉吃。”

 

之后的半个月,王源被五花肉支配的恐惧越来越明显。

在这段痛苦的回忆中,最先的缘由是从王俊凯提出切坏多少猪肉就得吃掉多少五花肉的提案开始的,头两天,王源还是很能接受的,毕竟五花肉的味道真让人欲罢不能,而后来…天天五花肉,顿顿五花肉,以至于他看到猪肉就想吐,也是很神奇的是他为了不吃五花肉,练柳叶刀的勤奋劲儿越发强烈,吃饭在练,洗澡在练,睡觉也练,以至于看到一大块猪肉放在面前时,一边按捺住自己想反呕的胃,一边眼睛眨也不眨地直接入刀,快,准,狠,王俊凯的眼睛突然一亮,随后嘴角的笑意止不住的从眼里都晕染开来,“看来进步了很多,晚上奖励你炖五花肉怎么样?”

王源哐当放下柳叶刀,一把抓起桌上的猪肉往冰箱里扔,一面捂住自己的嘴巴,咬牙切齿,“王俊凯你TM够狠。”

随后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公寓,今儿他一定要去食堂吃饭。

心情颇好的冲进食堂,却在看到满窗口清一色的青椒五花肉,粉条炖五花肉,炖猪蹄,红烧猪脚后彻底奔溃,王俊凯慢悠悠地出现在他身边,凉凉地叹了口气,“看完这些,你确定不回宿舍吃我做的?”

王源斜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宁可不吃。”

“哦?”王俊凯挑高了眉,高深莫测道, “我本来想做意面的。”

王源下意识竖起了耳朵,“真假?”

“嗯。”

“那回去吃饭吧。”

王俊凯:???

还真…爽快…

当天晚上,王源终于解放了连吃半个月五花肉的恐怖回忆,盘中的意大利面一点肉酱都没留下。

——TBC

 下章链接

评论(75)

热度(704)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