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每周不定期更❤️

医魂摆渡

序章

19.救援(上)

近一个月,王源的手术技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强大起来,他手中的柳叶刀越发熟练入手,连切开的猪肉组织都被他拿来练习缝合和打结,缝合之处精致优良,收口稳固细致,可怕的学习能力都被王俊凯收入眼底,很显然,他的进步已经远远超出自己最先的预料,估计不出几个月,这个颇具天赋的男人很快就能跟上自己的步伐…

私下的训练已经没有太大的临床意义,现在是时候去接触下真人真体,看看这近2个月来的训练成果到底如何,王俊凯从思绪中脱离出来,他望着不远处弯身专注手中缝合的背影低声道,“也该开始让你自己独当一面了。”

要成为强大的医者,无非取决于三个方面,一是娴熟的手术技巧,二则是强大的理论知识,各种疾病的症状,血液指标,心律波律,药物运用都缺一不可,而最后一个,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方面,则是这个医者的心理素质和临床应变能力是否强大,这块的因素直接取决患者的生命是死是留。

如果有朝一日王源取代了他,王俊凯微微眯起眼,透过映出自己灵魂的玻璃,看向夜幕下灯色霓虹的城市,目光微闪。

那家伙可以的。

可以完全的取代他。

即便他再也不存在这个世上…

 

10月初,急诊手术率打破往年最高纪录,凌晨3点半,王源被杨兴的夺命来电吵醒,浑浑噩噩中开了接听键,电话那端的急救车警报声率先入耳,而后就听到杨兴浑厚的嗓音传了过来,“王源,急诊刚接到通知榭山高架路段发生5车连发追尾事故,你现在马上到急诊来和120去现场支援!手术室和急诊腾不出人手,只能派你和几个有能力的新医过去支援,5分钟内马上给我到抢救室集合!”

这话一出,王源的睡意彻底没了,他迅速打开房灯眯着眼就冲进了洗手间,5车连发追尾…不难想象现场是该多糟糕,把脸扎入自来水下彻底清醒脑子,他一面拿毛巾擦脸一面换好了衣服,刚要冲出房门,好像永远都不需要睡觉的王俊凯早就在站在玄关处等了他一段时间,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下。

王源抹去额头的水渍,“5车连发追尾。”

王俊凯一脸了然,“那出发吧。”

“嗯。”

……

 

医院一共派去了包括王源在内的4个新进医生和5个护士,这次多车追尾具体有多严重还不知道,但是对于医院一口气就派这么多人过去帮忙,王源心里也有了一些底,派去的120有3车,医生一车,护士一车,最后一车都是医疗救助物品,所以当他最后一个乘上120车厢看到剩余3个新进医生时也不觉得奇怪,他拎着简易医疗箱随意找了个空位,完全忽视掉朝自己传来的3道视线。

“我天…你是不是那个…前阵子学术交流会的那个那个…那个王源…”作为这次医生援救团队中唯一的女性,李玲几乎呈激动状冲到王源面前,“我的天,你上回真的是太厉害了,特别难想象你竟然和我们一样都是新医,差点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李玲,来自骨三科!”王源朝眼前这个白白胖胖嘴角还带梨涡的短发小医生点了点头,礼貌地回复,“谢谢,王源,手术室。”

简短而富有绅士的回复让李玲内心的激动又上了两分,天知道这王源现在在新进医生圈里知名度有多火爆,她今儿还真是捡着大宝藏了,竟然见到了新进医生中的大神,原先被领导拉去现场抢救的郁闷心瞬间烟消云散,这下可是和大神一起去现场救人啊,说出去要被多少人羡慕啊!

“又不是明星,那么激动至于么。”

“就是,比他厉害的人多了去了,井底之蛙。”

这突然冒进来的一唱一和,自然是来自另外两个人,王源抬起眼皮扫了对面俩翘着二郎腿的家伙,嗯,眼熟。

“看什么看。”张科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要不是急诊现在人手不够,杨兴那个老狐狸才不会叫我过去!”他越说越心虚,但内心的不甘心却越来越明显,他张科自打见到那王源开始运势就连连不顺,那家伙第一次就给他个下马威,还敢在所有医护人员面前质问自己,现在想想这股气还没消掉!偏偏这次外出援救又遇到这个灾星,他越想越气,自然没给他啥好脸色。

同样没给王源好脸色的还有来自血液科的陈江,上次要不是他王源搅局,他早就抱上成峰的大腿,哪还需要在血液科摸爬滚打到现在,他下意识别开脸冷哼了声。

王源盯着他俩的脸,许久才冒出一句话,“你们谁?”

张科:……

陈江:……

这家伙百分百故意的!

俩人刚要起身反击,那头的李玲看不下去了,立马反唇相讥道,“你俩是要去救人还是来打架的啊,救人的本事没有只知道逞口舌之快,你们有实力就多就几个人回来,别特么站着茅坑不拉屎,多大的人了,还那么幼稚。”

她这话一出,那两人的脸瞬间变成猪肝色,一脸气愤地坐回位置上再也不说话了。

王源前天刚上了个夜班,今儿睡眠时差还没倒过来,凌晨3点多又被杨兴叫去参与救援,车子在颠簸的路上行驶,他靠在椅背上有些疲倦,没一会就歪着头靠在椅背上睡着了,王俊凯环着手臂就那么呆在他旁边,凌厉的双眸一直盯着前面那两个好事的主儿。

榭山高架路段是个比较偏的地段,从人民医院过去,大约半小时路程,前线刚接到通知,榭山唯一一家社区医院已经出动全部医务人员进行初步援救,以免耽误最佳抢救。

凌晨4点08分,120到达事故发生地,车子停下来,睡得正熟的王源被王俊凯叫醒,他眯着眼捏了捏发酸的脖子,听到车外传来的嘈杂声音才瞬间清醒。

‘情况看起来挺严重。’王俊凯看着窗外一片狼藉的事故发生地,眉头紧皱。

王源顺着他的视线往外一看,头皮发麻,立马拎起急救箱推开车门冲了出去。

车门被猛然打开刺耳声响立马也吵醒了另外3个人,那几人直到下车后才瞬间被眼前的情形吓到神智完全清醒。

是要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这样的事故现场,五车连环追尾,一辆50人座的旅游大巴此刻正被一辆货运大卡车撞地车身侧翻倒地,车身凹陷不一,地上遍地可见的玻璃碎片,充满血腥味的哀嚎声此刻正不断的从四面八方传来,货运大卡车下卡着一辆银灰色跑车,车身已经变形,破碎的副驾驶窗口正探出一只沾满血液的手臂,那是属于女人的手,此刻正如暴风雨中毫无反抗之力的树叶般摇摇欲坠,一辆红色SUV正撞翻在护栏边缘,车头受损严重,车后尾传来一阵阵微弱的婴儿哭泣声,位于货物卡车的后面有个浑身是血的女性附身躺着,她的头部着地,左手臂正以畸形的姿势从后背压至右胸下方,她左脚的高跟鞋被甩至10米开外,右脚布满鲜血,估计是在事故发生时被甩出车外的,而位于她的右前方有一辆车身完全变形的黑色小轿车被掀翻在地,车子外边散落着一张张被雨水和血液沾染的办公文件,事故发生的时候预计正在下暴雨,货运大卡车轮胎打滑进而引起连环汽车追尾…

凌晨4点的天空阴沉的可怕,细雨又开始绵绵下落,交警和警察第一时间到达现场,立即封堵了这段高架桥,而后社区医院立即参与了这片区域的抢救,直到王源这批到达现场后,现场营救的人数已达22人,但听到现场估算后的总人数后,所有人的脸上都挂满了愁绪。

现场交警估算的总人数大约62人,现已营救22人轻伤患者,而死亡人数也累积到了6人之多,也就是说现在整个现场起码还有34人等待营救!

3辆搬运车也在随后立即赶往现场,那辆还卡在货运车下的银色跑车正如风中的红烛,一起风就该灭了…

王源刚冲出车厢还没完全看清车祸现场时就被社区护士的一声“快来人,这里有伤员!”唤了过去。

位于护栏口的红色SUV,后座的两户车窗被全部撞碎,车身毁损严重,主驾驶的男人正被卡在安全气囊和驾驶座之间,他双眼紧闭,估计被当时的巨大冲击力撞至昏迷,救援员现在正在撬车门,副驾驶方位是主要撞上护栏的方位,那里毁损最为严重,透过驾驶座可以隐约看到一块裸粉色的衣料卡在间隙中,率先撬开的后车门,立马被抱出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儿正嗓音虚弱的哭着。

“快,快救人!”高扎马尾的社区女护士一见王源出现,立马抱着孩子送到他面前,她有些哭腔的嗓音跑了出来,“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快救救她,她妈妈为了救她现在还卡在车里等待救援!”

“冷静点。”王源立马从急救箱内拿了块垫布放在地上,然后小心接过护士怀中的孩子放在垫布上,右手直接用纱布将孩子脸上的血渍擦拭掉,而后娴熟地拿出瞳孔笔仔细探照了婴儿的双眼,然后扒开孩子的衣服一一排查,四肢活动度好,瞳孔反射正常,心肺无异常,右额2公分皮肤擦伤,一轮下来他紧吊的心脏一下就回归到正常位置,他收回瞳孔笔,用碘伏棉签在擦伤的皮肤周围进行了简单的消毒,婴儿怕痛,哭哭闹闹的不可配合,小脸蛋哭的通红,王源立马把她抱起来轻轻拍怕她的后背,安抚似的平息了孩子哭闹,他转过身将孩子递到护士怀中,“初步检查没什么问题,只是受了惊讶,头上的外伤简单处理过了,你抱着孩子去安静点的地方,给她弄点奶粉,这些救援车上都有。”

“好的好的。”护士像松了口气似的,立马抱着孩子往救援车处跑。

那么严重的追尾,这么小的孩子只是受了轻伤,可见那位母亲是用了多大的劲才把她护在怀里,将伤害降低最低,那些血,应该都是她的吧…王源将视线转到刚被救援员从后座扛出来的女性身上。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王源将视线转到王俊凯身上,他的声线有些颤,“这样的现场你以前遇到过吗?”

王俊凯静静地看着他,眼底的平静一览无遗,“王源,放轻松,不能被周遭的环境影响了你的情绪,记住,他们的生命取决于你的冷静,还有…”那双无波澜的桃眸隐隐泛上温柔,“不用担心,我随时都在。”

心脏强而有力跳快一拍,王源一不小心落入了那双盛满温柔的漂亮桃眸内…

 

—TBC

下章

评论(53)

热度(514)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