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序章     (好吧,我承认我最近很优秀)

20.救援(下)

凌晨天上的乌云又渐渐密集起来,空气越来越变得潮湿和闷热,不出一小时这块区域又即将面临一场暴雨的袭击,那对于现场的营救将带来极大的阻滞。

“大家加快营救速度,轻伤的全部转移到附近的社区医院,重伤和昏迷的全部搬到救援车上!”发话的是一位名叫梁龙的救援队队长,身形高大,头戴黄色救援帽,他衣服上的血液触目可见,估计已经搬运了不少伤患,“看天气等下又会来场暴雨,大家都加把劲把速度提起来!”

他这话一出,原本那些体力有些不支的医务人员顿时像来了劲儿似的,抹把热汗加快了手中的速度,王源和同行过来的几个人被分别派到相对应的地点进行伤患抢救,轻伤患者直接交于社区护士那片进行处理,现场忙的不可开交。

红色SUV主驾驶上的男人和后座上的女人已经被搬运出来,男人神智已经恢复,他面色苍白的瘫在担面上几乎痛晕过去,相较于他双脚的严重受损,满脸是血的女人似乎情况更为严重,因为两人是连续被抬出来的,所以当王源还埋头处理男人双脚粉碎性骨折的时候,女人也是马上就被援助人员抬到了他面前,“王医生!这位女性好像不行了!您快看看!”

那刚被处理好右脚的男人一看到自己满脸是血的妻子被抬到自己身边,几乎嚎叫着想要从担面上爬过去,“秀秀!秀秀!”他整个人完全处于精神崩溃状态,“秀秀你不能死啊!”

“你别动!”王源和救援人员立马按住他,“你先顾好你自己,别忘了你还有2孩子!”男人一听这话,看着不远处那辆被撞的不成型的SUV红了眼眶,喃喃自语,“都是我…都是我的错…医生…医生!”他猛然提高分贝,几乎是绝望的看向王源,“你救救我老婆!救救我孩子!我…我给你磕头了啊…给你磕头给你磕头…”五大三粗的男人哭的像个泪人,在家庭面临死亡之际,内心的恐惧已经到达极限。

“给他左腿消毒,双夹板固定!马上送到救援车那里。”在轻伤和重伤之间,你必须保证在同一时刻优先抢救重患,几乎毫无犹豫地将手中绷带塞到身旁救援人员手中,王源已经冲到了那位陷入昏迷的女人身边,他后背的热汗浸透了八大褂,衣袖上都是干掉的暗色血渍。

“完全处于深昏迷状态!鼻子和耳朵一直有血流出来,血压也降到了52/41!”现场设备有限,护士拿着便携式血压仪立马将界面转到他面前,“心率波形也开始…”

“滴滴滴滴…”毫无预兆的心率警报开始以红色的光色紧急跳动,王源立马睁大了眼睛,几乎是一瞬间的事,身体比大脑率先做出反应,“赶紧开通静脉!去甲静推,呼吸皮囊快点拿过来!快!!”他几乎是吼着冲上去扯开女人的上衣,“心脏骤停,加快速度!CPR!”王俊凯的声音还在脑内徘徊,他的双手掌早已交叠在一起按上了患者的胸廓,开始快速而有效的心脏按压,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记不清是按了几次,湿凉的胸廓被不断按下弹起,苍白的皮肤暴露在斥满血腥味的空气中,王源的双手已经按压到通红麻木,他的气息因为不断按压胸廓而变得急促,一旁的护士已经把针打上,给予持续性补液,也遵循他的医嘱每隔3分钟静推去甲,在时间空余之际本想和他交换按压,持续按压对于他的身体也是极大的负荷,但这位满脸认真严肃的医生依旧坚持自己进行按压,许是考虑到她们护士出现的身体疲惫感已经不在适合做这块高强力性抢救按压,只让她每隔30个心脏按压后进行呼吸皮囊的按压和静脉液体这块的管控。

这样大概持续按压了20分钟,波形紊乱的心电图开始出现变化,“王医生!心率改变了!恢复了!”王源喘着气抬起眼皮,他的额发上的汗水从眉毛上流到眼睛周围,早知失去知觉的右手一把抹去热汗,看着对面监视屏内的心率呈现健康的跳动后全身如解放似的瘫坐在地上,大脑有些缺氧,他舔了下有些干燥的唇,起身脱了自己的白大褂立马盖到女人裸露的上半身,“血压现在多少?补了多少液体?”

“开了双通路,已经滴注了1000ml液体,等下还要再上两袋液体,血压现在68/53,已经上来了。”

“严密监控,和前方救援车联系,先把这位伤患送过去。”他俯身拿瞳孔笔扫了扫女人的眼睛,然后用沾湿的纱布将她脸上的血渍擦拭干净,眯眼查看了鼻腔和耳朵的情况,这两个地方正不断地流出新鲜的血液,他蹙起眉,“有可能是颅底骨折也有可能是颅脑损伤,你赶紧打电话,到了医院赶紧做颅内CT平扫确认情况,别耽误病情,快。”

“好…好的!”护士立马掏出手机联系救援车车援,“喂喂…这里有疑似颅脑损伤的病患,王医生让你们…”

她打完电话一抬头就看见王源早已站了起来,“王医生,你的脸色很差要不要休息一下。”

“没事,这边你负责看管,我…”

“王医生!这里有伤员!”

王源回身一看,立马跑过去帮忙,他走之前还不忘和护士叮嘱,“密切监控生命体征,不要离开!”

“好的,您放心!”

 

救援人员又从大巴车上搬过来了几位外伤患者,因惯性撞击的原因,大量的玻璃碎片造成多人划伤,创伤面积比较大,但外伤远比内伤好太多,送来的5个人神智都是清醒的,只是被伤口的疼痛增加了恐惧感,换上新的乳胶手套,王源立马埋头进行伤口处理,嵌顿在皮肉内的玻璃渣狰狞的可怕,怕痛的女性颤抖着身体一面将受伤的胳膊伸过去,一面别开面痛苦的抓着衣服,“玻璃嵌顿的比较多,伤口还好,麻醉药现在存货不多,刚拿去给比较危重的患者用了,你能忍的话就先忍一下,如果真不行我再给你上麻药。”王源边说边用镊子夹出玻璃渣,而后迅速用消毒水进行彻底清洗,那个女患者哭哭噎噎的忍着痛,“没事,我能忍的,相较于那些没能抢救过来的,我已经很幸运了,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红着眼再也忍不住泪水奔涌,哭了出来,“被车甩出去当场就死亡了啊…”

她奔溃大哭的时候,那辆位于红色SUV车副驾驶上的孩子终于被抱了出来,只是…太晚了…那身着粉色衬衫的13岁少女在车祸中直接撞击栏杆,巨大的冲击力没有安全气囊的防护,稚嫩的脏器破裂出血,半截身体被车身卡在最里面直接耽误了最有效的救治…

这个现场每隔几分钟就会被抬出无效救治的尸体,触目惊心的伤亡,这对于王源来说是最为冲击心灵的,无论他怎么加快速度,还是没能在患者咽气之前赶到援救,伤患太多了,但是他却没有发现,在别人花10分钟处理患者伤口的同时,他的10分钟可以直接处理掉3个病患,迅速的临床应变能力,娴熟的清创缝合,以及缝合处的各种处理都在各个方面高于别人,不是他的能力不行,速度不行,只是伤员太多,一双手的能力太有限了。

这一切,王俊凯全部看在眼底,只是他没有出手,现在的王源是需要这样的情景来历练的,现场的实地教学远比在家切猪肉来的更有提升空间,即便他能附身进入王源的身体,帮助他来解救人群,那这样,只会举步不前,有害无益,况且,这么严重的车祸现场,他即便有个三头六臂也不能保证所有人都得到有效救治,除非…

他回到自己的身体,以真人的状态与王源站在一起,团队合作远比个人单干效率更高,只是,他垂目看着自己最近越发虚弱的魂魄捏紧了拳头,时间不多了…

他的魂魄现在正以急速衰弱的状态接近消失,实体的病情看来不能再拖了,他看着王源埋头娴熟清创的身影轻轻叹了气,‘罢了,也值了。’

王源为最后一个伤员做好清创缝合后,车祸现场的伤患终于全部都被转移到完全的地段,他直起腰站起来,天上开始淅淅沥沥的飘起了细雨。

“大家辛苦了,后期的事情就都交给我们警察吧,你们赶紧回去休息。”负责救援这块的梁龙在警察说完这些话后,立马安排了辆大巴车,叮嘱司机将所有医生护士带回相应的医院,撤去最后一双沾血的乳胶手套,王源一头倒入大巴的最后座,他的白大褂因为之前拿去给女性遮盖上身用了,所以导致他自己的衣服上全是斑斑点点的血渍还有碘伏消毒水的污渍,其余那几个参与救援的更别说了,一上车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直接趴在椅背上睡觉,虚的不行,倒是李玲还有点精神,本想再去王源那里慰问两句,但看他疲惫靠在椅背上的摸样又不敢继续打扰只得考虑等到医院了再要个微信,灰溜溜的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小憩会。

王源开了车窗,任凭细雨混着风灌入他的肺内,他额前的碎发被吹开露出光洁的额头,王俊凯坐在他身旁的位置上,静静的不说话。

“王俊凯。”

“嗯?”

王源望着窗外一瞬而过的风景,喃喃道,“你赶紧给我好起来。”

王俊凯颇为意外地眨了一下眼,没有回答。

“今天这情况,要是你也在。”王源道,“我们应该可以救更多的人,所以…”他转过头来,和他平视,“我会好好学技术,你也得给我争气点。”

王俊凯默不作声,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半晌,他开口道,“嗯,我知道了。”

王源没有说话,将脸别开重新望向车窗的方向,车子颠簸了下,把他嘴角的笑意扩散了好几圈。

大巴车开了好久,车窗不知是什么时候关住的,王源靠在椅背上沉沉的陷入睡眠。

……

许久的许久,身侧的蓝色魂魄颜色渐渐变浅变白…

“我可能快要消失了。”王俊凯突然开口,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大巴有条不紊地行驶着,“不过我也会努把力。”  

努力…不消失…

 

—TBC

 下章链接

评论(58)

热度(720)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