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序章

22.

屋子里安静的过分,王源握着手机的指节渐渐泛起一丝青白,王俊凯抬起头,看向他,目光平静得看不出丝毫破绽,“接下来你好好听我说。”

王源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最近这段时间,我的灵魂的确出现了异常,会突然的变得虚弱,还有…”王俊凯沉默了下,将右手伸了过去,“魂魄开始变浅。”

“为什么不告诉我?”王源的声音波澜不惊,“是不是我没有发现你就打算这样一直瞒着我?然后哪天消无声息的就没了?”

王俊凯垂下视线,似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该来的挡不住。” 

“我说过…”王源攥紧的手微微松开,他的声音带着沉静的压抑感,“我会帮助你,也会参与你手术的救治,你把这些话当空气?”

王俊凯沉默地看了他一会,道,“别乱想。”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绷不住的弦终于在理智达到极限时断地四分五裂。

“王俊凯,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傻子吗?!”

王俊凯刚要说话,却被王源愤怒的质问打断,“是你招惹的我,现在就要悄无声息的做个好人突然蒸发?”他斥满怒意的杏眼血丝尽显,唇色苍白,“我告诉你,除非你死在手术台上,否则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把你救活!”说完,他拿起手机,站起身,颓然道,“我去王玖那里,你就不用去了。”

王俊凯的眼眸深邃,黑沉的几乎望不到底,“王源…”

显然对方完全没有想要听下去的意向,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啪。”玄关传来刺耳的关门声。

周围刹那间安静了下来…

王俊凯沉默地闭上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随手拦了辆出租车报了目的地,王源将全身的重量靠在椅背上,车窗吹来的冷风终于让他冷静了下来,王源才发现自己刚才的反应可能太过冲动了。

其实早该预料到,那人迟早会离开。

只是听王俊凯分毫不动地说出来时,还是忍不住失了镇定。

他抚上自己的额头,深深叹了口气。

果然这段时间,他都变得不像自己了…

 

赶到王玖处所的时候,那里刚结束一轮抢救,他推门进了王俊凯所处的病房,王玖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哭红了双眼,那个随时随地都喜欢调侃自己的性感女人一直把自己禁锢在女强人的标签下,独立承载了太多压力,也许是听到了开门的声响,她慌忙擦去脸上的泪痕抬起头,精致的面容这次显得格外沧桑,“你来了。”

哭腔音很明显,沙哑到极致。

王源没说话,从病床旁的桌上拿了张纸巾递到她面前,而后转向躺在病床上的男人,他依旧闭着眼,颅脑手术后的伤疤还是那般狰狞可怕,插管的嘴角还残留着刚刚抢救过后未擦拭干净的血液,他更瘦了,宽大的衣口锁骨尽显,也更接近死亡了,那随时进行抢救的肾上腺素放满了整整几大盒,除颤仪放在床的另外一侧,手上,脚上,甚至是脖颈上都插满了管子,旧的血管变硬了,弹性差了,只能选择更好的静脉,但是长时间的营养不良是任何营养液都补不回来的,所以手上的静脉都被扎遍了,然后延伸到了脚背上,最后,粗大的留置针被扎入了脖子上最后稍有弹性的颈静脉。

心电监护上的心率和血压以极其不稳定的状态迅速跳动更改着。

呼吸机进行着最后生命的延续,你永远不知道,如果断了机器的接口,也许1分钟也许30秒,这个男人就会永远离开,真正走向死亡。

走向死亡只需要一步,但阻止死亡却需要无休无止的时间。

很显然,王俊凯步入死亡的脚步加速了,他的心脏已经处于极度衰竭状态,各脏器也在不断代谢中停止了原有的动力,正一点一点的把他推向死亡的终点。

王源拿着瞳孔笔的手有点抖,他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却永远控制不住身体的下意识反应。

瞳孔的对光反应还在,但迟缓的可怕,这副毫无生气的躯体还有重新站起来的机会吗…

这种概率很低,真的太低了…

低到尘埃。

 

“这半个月以来,已经抢救了不下5次。”王玖调整好情绪,走到他身边,“从原先一周出现警报到后来的两天,每一天我都在胆战心惊中度过,生怕一不留神,他就没了…”她哽咽了下,随后深深吸了口气,继续道,“今天,就在我给你打电话的那时候,要不是最后的一下除颤起了效果,现在在这躺着的,就是真的尸体了。”

王源的眼睛忽然微微睁大。

“手术要提前了。”王玖用手指点了点床头上的一个文件袋,“时间有限,就定在5天后,吴显吴老先生明天早上8点的飞机,下午1点开始制定手术计划。”

王源一怔。

“这个手术的风险很高。”王玖的眉心一点点皱了起来,她叹了口气,“但是,我还是想做一把最后的赌注。”

与其毫无意义的抢救,不如彻底主动攻击。

这样存活的希望还能有些盼头。

“当初是我求你参与这次手术的,但如果你现在想改变主意,我不逼你,毕竟这个手术几率是太低了,我…”

“把王俊凯出事后的所有病例资料和手术档案都给我一份。”

王玖颇为震惊的看向他,她是断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王源还愿意接下这么棘手的手术。

“你为什么…”

“我从不欠人情债。”王源别开头,打开文件袋将里面的文件拿了出来,“特别是王俊凯的。”

王玖看他的目光变得若有所思,半响释然一笑,“虽然不知道你俩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是…谢谢。”

王源翻文件的动作微微一僵,目光微沉,“我欠他的。”

 

王源提前给手术室打了电话,说要请一周的病假,对方起初死都不答应,只允许2天假期,死咬着他不给放假的原因很简单,手术室最近排期满,流动人手不够,恨不得拉他多上几台小手术减轻工作负担,王源二话不说掐了电话,直接给杨兴拨了电话,然后切入正题说让他帮忙搞定这个病假,对方起初假不正经的开玩笑说这可不属于他管辖的范围。

王源这回显然没空和他瞎耗时间,认真道,“老师。”

杨兴嘴角戏谑的笑意一下就消失了,王源这声老师叫的格外不寻常,他透过镜片后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小子,欠我个人情啊。”

 

也不知道杨兴是怎么搞定了这事,总之王源在接到手术室电话后,对方让他自己上电脑OA系统写好请假申请的语气还带着愤懑和不甘,但可以确定的是,请假这事算是成功了。

王玖将所有病例及手术档案都备了一份给王源,厚厚的一份文件夹,王源在病房翻资料,简单了解了王俊凯出事后颅脑体征,眼看夜幕降临,王玖见他看了近好几个小时的资料,转身让厨师做了点吃的送了过去,王源吃了没几口就不吃了,继续看手中的资料,压根没有任何空闲的时间用来休息。

回去的时候已经过了晚上9点,他拎着一堆文件再次婉拒了王玖留他住下的好意,只是告知对方明天中午他会到这里和吴老医生会和,然后制定手术方案,说完便转身走了。

他凌晨抢救回来的这一身狼狈样成了街上群众围观的异型生物,上面的血渍已经干涸变成了暗红色,混着点点黄色的碘伏攀爬在上头,裤子和鞋子上也都沾上了干掉的血液,不吸引注意都难,随后拦了辆出租车,他又去了趟图书馆,租借了几本关于颅内手术相关的医学书,最后捧着这堆书籍和资料回到了公寓。

 

屋子很安静,他开了灯。

明亮的光照亮了整个房间,家具依旧整齐的摆放着,餐桌上的手术器械和缝合包也被归类到一起,原本应该靠在沙发一端朝他看的那人却不见了,王源放下手中的书籍,敏锐地回头,扫视了一周,并没有发现任何动静。

“王俊凯?”

没人回应。

“王俊凯。”

他加重了音调,可四周依旧安静的可怕。

“王俊凯。”

他走进卧室和厨房,边找边唤,可回应他的依旧是时钟摆进的声响。

滴答滴答滴答…

安静极了。

 

王源脑袋一片空白,几乎是颤抖着给王玖打了电话,电话那端刚接通,他就听到自己有些急迫的声音率先说了出去,“王俊凯现在情况怎么样?!”

正低头记录心率数值的王玖被他弄的一愣,她看了眼身旁安静躺着的王俊凯,不明所以,“现在还算稳定,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事了。”颓然地掐掉手机,他一下瘫倒在沙发上,用手臂遮住了眼睛,声音压抑着低沉,“混蛋…” 

语音刚落,身后传来了一些声响,王俊凯站在沙发后面,淡薄色的魂魄已经近趋纯色,左手臂几乎已经消失,残缺的魂魄正一点点接近消失,他淡淡直视着王源,目光沉静如水。

王源脊背微微一震,诧异地回过头,眼睛一点点睁大,“王俊凯…”

“怎么那么晚回来。”王俊凯顿了顿,低声道,“快去洗澡,早点睡。”

他冷峻面容抚上的温柔,带着点耐心。

王源被压在肺内的郁气一点点消散,“你的手术定在五天后,明天我要去见吴老医生,和他制定你的手术方案。”他努力保持着冷静,视线在眼前人已经消失的左手上停留,“你这样也熬不了多久,手术也许还有一点希望。”

王俊凯朝他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下来,嗓音温醇,“如果是你的决定…”,目光交替,他将最后的生命权全数交了过去,“我会全部支持。”

王源一怔。

“灵魂消散的速度很快,我现在的状态已经不能附身了,不过我会撑过这几天,尽量指导你手术。”

沉寂又持续了片刻,王源出乎意料地回答了,他尴尬的拉开两人的距离,别开视线,“事先说好,我只是不想欠你人情。”

王俊凯看了他一会,低声应道,“我知道。”

 

第二日早上凌晨5点,王源被闹铃叫醒,他挣扎地从被子里爬出来,枕头旁还摊开着王俊凯的病案资料,疲倦的在洗手间冲了把脸,他打开书桌上的台灯,继续研究前一晚的手术方案,手中的原子笔被流利的转了好几圈…

客厅内,王俊凯的声音在安静的黑暗中低低响起,“傻子。”

 

 

—TBC

 下章

最后劝一句,学医很苦的,走了这条路就不能回头了,所以妹妹们不要盲目从医,乖,之所以有这么多医疗情节,我是想把整个医疗系统真实的写出来,杨兴是真实存在的人物,只是给他匿名化了,很多人问我是不是医院的,对,我在急诊和手术室工作好几年,所以你们在文中看到的事故绝大部份都是真实存在,我尽量把医学术语写的简单化,也谢谢你们从15年到18年的不离不弃❤️

评论(101)

热度(929)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