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序章

23.

接到吴老先生顺利到达S市的消息时,王源心头上的一块大石算是落了地,在这关键时刻最怕哪个环节掉链子,更别说是这场手术的主刀人出了什么事,吴显到达S市机场的消息现在被全面紧闭,看来王玖在这块下了不少功夫,这位被上世纪被誉为医疗界之光的男人是真真实实踏上了这片土地,即将上台拯救那个生存几率只为百分之二十的颅脑手术。

和王玖再次确定了见面的时间,王源挂了电话,他将自己所列出的颅脑手术方案笔记再次进行了核查,而这块方案他并没有向王俊凯探讨,一方面对方现在的魂魄异常薄弱,身上的映像正一点点的消失扩散,而另一方面他更多的是想以自己的见解与吴老先生进行这场颅脑手术的预想设案。

颅内神经重组即将面临的问题有很多,而更多的是那些你无法预测的未来风险。

百分之20的生存几率中又有多少的几率能让王俊凯恢复车祸前的神智?

那些像是缠在一起永远解不开的毛球线堆堵在王源心里,他越是烦躁却越冷静,列起手术方案时几乎是将自己所有能设想的风险都放了进去,尽管王俊凯说他会陪同参与这场手术,但他不得不做好术中那人随时消失的准备,一切以风险概率提出的手术设想都是需要全面化的,所以他必须在这最后的几天内迅速强大起来,不靠那人的指导学会独当一面。

过去2个多月的学习,他从那人学会的不单单是技术,更多的是作为一名医者必须认清的一件事。

尽你毕生所学,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乱情绪乱思绪乱阵脚,即便手术失败,也要无愧你手上的那把手术刀。

它将是你一生成功和失败的唯一见证。

将最后一排手术方案浏览完毕,他放下原子笔,换了身衣服拿着文件袋就出了房门,听到这边的声响,被勒令要求待在客厅的王俊凯转过头来,面色平静,“要出发了?”

“恩。”王源从冰箱内拿了瓶矿泉水,边拧瓶盖边回应他,“吴老先生已经到了机场,我现在要去你姐那和他汇合。”

“你还没吃饭。”

王源拿着水瓶的手一顿,“先不吃了,现在不饿。”他擦掉嘴角的水渍,撇了眼时钟,起身就往玄关走,“不说了,我得过去了,你这段时间待在家就不用和我过去了。”

“要去。”王俊凯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继他左手消失后,他的右脚也有隐隐消失的趋势,“呆在家等消失么?”

大抵是猜到了这人的反应,王源只是有些头疼的接受了这个现实,他拿起文件袋刚走到玄关处突然停下了脚步,“你现在…”他转过头,“是不能附身了?”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对,魂魄消散快,是不能控制你身体的。”

“那你如果只是待在我体内而不附身,是不是魂魄消散的速度会变慢?”

王俊凯一愣,没回话,王源又道,“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到既然我和你的灵魂很契合那说明我的身体是个很好的器皿,对于你灵魂的寄住是个很好的修养地。”他别开视线,“上回格斗,我的灵魂就被你困在体内,那几天魂魄的修复特别快,虽然你现在是因为实体情况引起的消散,但待在我体内对你来说有益无害。”

“没事。”王俊凯嘴角露出一丝隐隐笑意,“还是不进来了,你嫌我烦,和以前一样,这样挺好的。”

王源平静地转回身,打开了房门,抬脚就走了出去,他这反常的不说话,王俊凯也没多问,尾随走了不到几步,就听到王源的声音传了过来。

“赶紧给我进去!”声调压抑着怒火,有那么点咄咄逼人的意味。

“…”王俊凯彻底安静了。

 

 

到达王玖住所时,王源手里还有半个大饼没吃完,这几天他实在没食欲花在吃上面,但实在受不了王俊凯在自己体内不断催促吃饭的唠叨劲,只得抱着文件袋顺手买了个大饼敷衍了事。

意识到自己实在吃不下了,他将剩下的半个饼撕成碎末给了周边的流浪小猫小狗,起身掸了掸裤上的饼屑,拿着文件袋按下了门铃。

 

“吴老师已经在书房了,我现在带你过去。”王玖将一杯白开递到王源手上,笑了笑,“从昨儿到现在,俊凯的生命体征还算稳定了点,希望能安全撑到手术那天。”

王源拿着水杯,目光平静,“会的。”

他依旧精简的回答让王玖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些,没办法,她在这人身上总能看到自家弟弟的影子。

她带着王源上了二楼监控室旁的一间书房,轻轻敲了敲门,在听到里面传来的‘进来’后,才推开了门,那是间比较大的书房,陈列成好几排书柜,而上排满了各类书籍,而紧靠落地纱窗旁的书桌上有位带着眼镜的老人正执笔低头翻阅着手中的病例书,专注的很。

“玖儿啊,俊凯去年的手术记录…”那人边说边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了正对面的王玖和王源两人,他一愣,话锋一转,“诶?这位小伙子是…”

“吴老师,这位就是我之前和您说过的王源。”王玖忙拉过他,“也希望在这次手术中他能助您一臂之力”

“哦!就是你啊!”吴显在仔细打量了王源后,笑道,“能被玖儿一直念叨到现在的年轻人果然精神气十足。”

而这时王源也彻底看清了这个医疗界中的神人,书桌前的是个六十岁出头的老人,岁数虽然大了自己好几轮,但是挺拔的身躯足足将他的视觉年龄拉回到五十岁,也不难让人惊讶,那副老花眼镜后的眼睛中依旧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他的声音浑厚,骨子里透出的精气神不比年轻人,“江山果然代有人才出,我这个糟老头子也快被你们追赶上了。”

王源礼貌性向他微微鞠了下躬,笑道,“吴老师夸大了,我也只是个新医,能和老师完成难度极高的颅脑手术对我来说也是个巨大挑战。”说着他将文件袋双手递了过去,“老师,我这块也不想多浪费时间,也就直接和您进入正题了,这些是我根据王俊凯车祸后的相关病例整合出的颅脑手术方案,想让您给审核一下,看看能不能在颅脑手术上有相关帮助。”

吴显笑着点了点头,接过文件袋,直接抽了几张简单看了下,他细细的眼睛突然亮了下,而后热情地把他拉到书桌旁的空位上坐下,惊喜道,“王源啊,你的手术方案很新颖。”说完,他转向一旁的王玖,眼底的光芒显而易见,“玖儿,这孩子不简单啊,他所列的手术方案完全打翻了以往的颅脑手术案例,而且这大胆的方案倒是给了我一个很好对我启发,他提出的术中风险和处理方式都很有见地,哈哈,果然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王玖惊讶的看向王源,起初她看中的是这人冷静的控场能力和扎实的手术技能,可断没有想到这人竟然可以在不到一日内提出让吴显都惊叹不已的手术方案,她很久没看到能让吴显如此激动的人,要知道上一次看到他那么激动的时候还是10年前,面对还在读书的王俊凯那眼底难掩的光芒和不住的惊叹—

‘天才,天才啊,这孩子是未来医疗界不可限量的宝藏啊!’

她眼底的惊讶随后转变为笑意,望向王源的眼神还带着些许赞扬,“我从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这人非常特别。”

非常的具有天赋。

面对两人的轮番的赞许,王源没有说话,只是礼貌性微笑着,等待和吴显下一步对颅脑手术方案的正式确定。

要知道,现在存在于他体内的那个灵魂正一点一点地消失。

时间,快来不及了。

 

自然懂得时间不容等待的王玖不再进行打扰,她按照吴显的指示上了两杯白茶后安静地退出了书房,在手术方案完全制定下来之前,她必须严密监查王俊凯的生命指标,这场颅脑手术的战场才刚开始。

此时,距离手术还有4天。

 

王俊凯安静地呆在王源体内,现在的他是完全掌控不了王源的身体的,也是因为魂魄的虚弱,导致他处于异常不稳定的状态,也许王源让他进入体内是对的选择,起码他的灵魂不会像之前那样迅速消失瓦解,灵魂虽然虚弱,但都是因为本体才引起的这些反应,他现在躲入王源的体内,灵魂的抵抗力倒是坚固了很多,只是大量的魂魄消散,导致他现在有些昏昏欲睡,灵魂周围依旧萦绕着白色的淡雾,他看着眼前浮出王源和吴显讨论手术方案的认真摸样嘴角轻勾,这还是第一次放手让那人独自进行术前方案定制。

王源的能力和天赋不容置疑,他现在的水平完全没有精准的说辞来定义,毕竟连王俊凯自己都不知道王源现在真正的潜在实力到底有多少,他能确定的只有一件事,王源将来会是个潜力无限的医者。

他必将在这斥满金钱腐败利益的医学社会中杀出一条血路,大放光彩。

 

书桌上的两杯白茶已经凉透,正不断交流的两人初步确定了手术的原始方案,吴显拿起手边的杯子抿了口白茶,“俊凯车祸后共进行过多次颅脑手术,但是效果都很不佳。”他将从抽屉里拿出一张CT片递到王源面前,“这是他这两天刚拍的片,你和以往的片子对比下,可以从中发现点什么?”

王源一怔,忙将片子放置到白板上,而后依序将之前的几张片子也放了上去,接着打开白板灯,他眯起眼细细观察每张片子之间的区别,视线在经过最新一张片子时,他漂亮的杏眼微微睁大,似乎有些不可思议的喃呢道,“脑挫裂除了最先的脑组织和颅脑神经错乱压迫外,还存在大面积的颅内淤血,虽然之前的手术已经尽量将淤血排除,但是颅内的损伤估计远远没有想的那么简单,我没看错的话,现在左脑干部位血管上的黑色阴影是血管瘤?”

大约1公分,不像是最近才长出来的。

王源蹙了蹙眉,这个隐藏极深的血管瘤又给了他增添了不少压力。

吴显似乎很满意他敏捷的观察力,扶了扶镜框,“所以我们必须在手术中分工合作,虽然风险很大,但是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手术的顺利进行。”他站起身,用手指着片子上的黑色阴影,“不拿掉它,后期很有可能血管破裂,那就危险了。”

王源沉默地点了点头,他关掉白板灯,迅速走回书桌拿起原子笔,“老师,关于这个血管瘤我们也需要定制下手术方案和风险评估。”

吴显镜片下的眼睛闪过一丝欣赏,“好小子。”他放下手中的茶杯,转身坐回了椅子上,就着手术方案又开始了下一部讨论。

这一讨论就是一整天。

手术的定位,入刀的位置,切除的顺序…很多很多,这些能涉及的范围全都过了一遍。

当所有的手术预案被敲定后,王玖的夜宵同时被端了上来。

老先生胃不大好,平时吃的比较清淡,王玖这次也是特地吩咐了厨房炖了一锅海鲜粥上来,清淡养胃,对于一天也没怎么吃饭的王源来说应该也是不错的选择。

所以当一大锅热气腾腾的海鲜粥被端上餐桌后,吴老爷子心情颇好地连喝了两碗,这胃口也着实出乎了王玖的预料,要知道老爷子挑起嘴来那是油盐不沾的,今儿怕是手术预案比预期设想的要好,这才胃口大开的连喝两碗,也是让人惊奇的很,对比吴老爷子,王源喝的不多,但也不算少,胃口明显是好了点,比前几日的饭量多了不少,王玖看着见底的碗,笑着问他要不要再来一碗,王源摆摆手表示拒绝了加碗,这几日比较特殊,加上王俊凯病情的不稳定性,所以在手术前的这几日,王源便暂住在王玖处,一来可以随时监测王俊凯病情,二是方便和吴老先生进行手术探讨,甚至于,如果王俊凯没能撑到手术那天,起码他们能在出现病情骤变的第一时间进行急救手术。

吃完夜宵已经过了晚上十点,老先生的生物钟很准时,他洗了澡便回房休息了,上楼前还不忘和王玖感慨了两句,意思大抵是在夸王源聪明,有天赋,王俊凯的手术也是有成功的希望等等,王玖噙着笑,搀扶着他上了搂后聊了半小时才下来。

这才刚下楼,就看到王源正埋头洗着刚喝过粥的碗,她忙叫了保姆把洗碗的活抢了过去,拿了块干毛巾递给王源,“在我家这么客气做什么,还给我洗碗啊。”

对方笑了笑,擦了擦湿漉漉的双手,“习惯性。”

“这几天你呀就只负责和吴老先生研究手术的事,其余的我都会安排好。”王玖走到沙发旁,招呼着让他坐下,“老先生对你很满意,说真的,我还是挺少能看到他这么夸人的样子。”

王源靠在沙发中央,有些疲惫地伸了伸腰,苦笑了一下,“他过奖了。”

王玖笑着没接话,只是从桌上拿了个橘子,低头剥了皮而后分了一半给递给他,“房间我给你腾了一个出来,就在二楼书房拐角的第三个位置,那里是我弟以前住的,换洗的睡衣我让保姆给你放床上了,衣柜里的衣服你随意穿,可能会比较大,明天我让管家拿两套合身的过来。”

“没事。”王源接过橘子,撕下一瓣放入嘴里,瞥了眼墙上的时钟,“时间不早了,你也快去休息。”

王玖摇了摇自己的手机,笑着站起身,“该快点去休息的人是你吧,都11点了,我可不想手术前看到你睡眠不足的样子。”她捋了捋耳旁的碎发,“明天我会把几位也要参加手术的护士和麻醉师带来给你们相互认识,去睡吧,明儿还有很多事等着你。”

王源认同地点了点头,将剩下的橘子丢入嘴内同她道了声早点休息便上了楼。

他的确是有些累了,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他打开了王俊凯的房间。

很简洁的黑白装修风格,就像那人性格一般,纯色的墙,黑色的两排书柜放满了医学书籍,灰色大床平铺着,床尾还放着一套全新的黑色缎面睡衣,王源走到书桌前坐下,桌子的左上角是台全屏电脑,右上角摆放几本心胸外科教学书和一个放满笔的白藤笔筒,桌面没有灰尘,可见王玖每隔一段时间便会让保姆定期过来清扫,而作为这间房唯一能证明原主人是谁的咖色相框正摆放在电脑一旁,那是张被抓拍的单人毕业照,相片上的是一张王俊凯的侧脸,恰到好处的阳光打在他棱角分明的轮廓上,睫毛很长瞳眸深邃鼻梁细挺,唇色淡而薄,不过那抹眼底难以掩盖的沉肃气息依旧熟悉不过,这人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怕是一直都是这么个冷漠样吧。

王源拿着相框不自觉的笑了。

“我有那么好笑?”

脑袋里冷不丁蹿入低醇的熟悉嗓音,王源嘴角的笑容一僵,立马将相框放回桌上。

“没有。”

回答的非常果断。

王俊凯在一片白雾中笑了,掺杂着极度温柔的笑意。

凌晨20分,王源在最后一道哈欠后陷入了睡眠。

此时,距离手术还有3天。

 

凌晨的街头漆黑寂静,窗外的路灯散着昏暗的灯光。

“嗡…嗡…嗡…”被调至震动的手机在黑暗中照亮了一片视野,右手执烟的男人靠在沙发上,脚边无数的酒瓶散发着浓浓的酒精味,他掀起眼皮,重重吸了口烟再吐出白色烟雾,而后拿起手机按了接听键,几乎不给对方任何谈话的多余时间,“说…”他眼底的戾气淹没在黑暗中。

电话端传来急促的声响,隐约传出几个关键词,男人嘴角的笑越发冷冽。

“呵,吴显都请来了。”男人掐掉烟蒂,将手边的空酒瓶狠狠砸向地面,刺耳的玻碎声在地面炸开,伴随着一声轻蔑的冷笑,“那我得好好招待下他,哦,还有个王源,那就一并办了…”

 

 

—TBC

下章

评论(56)

热度(683)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