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每周不定期更❤️

医魂摆渡

序章

24.

王源是被打雷声吵醒的,11月的季节开始进入温差不定的紊乱阶段,他下了床拉开一侧窗帘朝户外瞥了眼,天色灰暗,大雨几乎模糊了所有的景象,只有雨水噼里啪啦砸在窗户上的声音,这种阴冷天气还真想藏在被窝里睡个昏天暗地,王源这样想。

只是现在不行。

他拉上窗帘,抬手开了房灯,房间被照亮,黑与白的视觉冲击倒入瞳低,终究还是没能完全熟悉现在的所处环境,他抓了抓被睡乱的头发叹了口气,拿着手机看了眼时间,这才发现已经8点过,这种天气即便到了中午依旧是昏暗的很,也难怪给他产生了现在还只是凌晨6点的错觉。

“王俊凯?”他闭上眼,慢慢感受身体中存在的另一个灵魂,很奇怪,以往那人进了自己的身体,总会有种强烈的触碰感,但是现在几乎感受不到,鼓膜微微震动,一股微弱的跳动感瞬间平息了他有些紧张的情绪,许久脑海里传来一声清晰的回应。

“嗯。”微弱而简短,却用了不少王俊凯的力气。

王源蹙了蹙眉,“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些不妙,王俊凯灵魂消散的情况现在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尽管对方一直在死撑着,那家伙就算到了要消失的时候也不会同他多说几句安慰话。

智商是他高,话也是他少。

“比昨天又少了条腿。”王俊凯一面抑制着强烈的困意感,一面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怎么不多睡会?”

“别岔开话题。”王源眼也不眨的揭穿了他的目的,“距离手术还有3天,你能不能撑的住?”

王俊凯很明白自己现在的状态已经到了极点,如果没有寄存在对方体内,现在估计已经消失了都有可能,所以当王源甩过来这个问题时,他是不敢随意下定论的,毕竟任何的变数都不是他自己可以控制的。

他这块的沉默不答,已经给了最直接的答复。

“如果快撑不住了一定要说。”王源软下话来,他往床上一躺,看着头顶的水晶吊灯,视线柔和,“手术可以随时提前,你不能死撑。”

脑海中迟迟没有再产生答复,他也无所谓,自言自语继续道,“你要是能在手术台上活下来,等你醒来我肯定先打你一顿。”

不打窝心的很。

脑内传来声低沉的笑意,“能问下原因吗?”

王源没好气的轻哼,“没原因。”

“那我很期待你拳头的滋味。”王俊凯一本正经的继续道,“当然不是以灵魂的方式和你见面。”

他低醇的嗓音在脑海中传开,王源默默别开视线,有几秒钟的空白沉寂,“放心,我拳头不长眼。”

听到他这样说,王俊凯似乎还想说什么,王源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王玖。

“怎么了?”

“原来你醒了啊?”

“嗯。”王源跳下床,往洗手间走,“正要洗脸。”

“吴老师让我和你说下,他刚刚确定了3天后手术团队的名单,9点书房开会。”王玖有些疲倦的捏了捏脖子,不忘嘱咐道,“早餐我已经让厨房阿姨做好了,你记得吃。”

“好,谢谢。”

“那么客气干嘛,俊凯昨晚的情况也不算太稳定,机器警报了好几次,搞得我一晚没敢阖眼,先不说了,我再去盯一会,别又出啥岔子。”

“好。”

挂下电话,王源沉思了会,现在王俊凯的情况越发不稳定,若不是术前需要做的准备很多,他倒是很愿意提前手术,但是周密的计划终归是赶不上变化,这场手术面临的问题太多了。

傻站着想问题终究得不出最后的解决方案,他放下手机转身开了冷水冲了把脸,试图清醒清醒,见他如此烦恼的劲,王俊凯后来的话也再没有说出来,他闭上眼,灵魂现在的虚弱感实在太强了,随着嗜睡感的增强,他现在能用出的力几乎是微分之一,还有3天,他必须保持现有的魂力这样才有机会指导全场手术的进行。

对于未知的结果,与其毫无所觉的消失,他倒是宁愿死在手术台上,也算是给他的一生划上了句号。

...

 

 

上午九点整,安排在书房的会议正式开始。

吴显是个急性子,两小时前刚确定好手术人员名单,现在就聚集了这些人进行了会议。

颅脑手术是个大工程,哪怕他吴显有再好的技术再好的助手也不能独立完成这场手术,个人的能力更多体现在团队的综合实力,一场手术中团队成员间的默契配合是引导这场手术走向成功的必经之道。

说白了,人多力量大。

吴显刚组建的手术团队共有6位,除了自己和王源外,麻醉师乔治是随同他一起来的S市, 这位45岁顶尖的白人麻醉师好友曾与他合作过不下百次手术,是吴显再信任不过的最佳搭档,技术过硬的人无需置疑,除麻醉师外,两位男性护士引起了王源的注意,应该说两人的反差感比较有视觉冲击,个子高点的器械护士叫林泽,皮肤偏黑,面容冷峻,从会议开始就安静的坐在一旁,几乎没有说话,而位于他身旁个子稍矮的洗手护士徐州明显和他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他的身形纤细,皮肤白净,长着一副笑眼,看起来格外亲切。

那两人关系似乎挺不错,矮点的护士一直笑脸盈盈的同林泽说话,一点也不在意对方是否回应自己的话题,格外自娱自乐。

一般来说在男护士比较稀缺,传统思想里很多人对于男护士都存在一种误解和抵制感,其实不然,在医院男护士是格外吃香的,主要集中在手术室急诊室和重症监护室,作为工作强度最大的三大科室,女护士工作细腻但综合体力总体来说的确稍逊一筹,男护士不论在体力耐力还是心理承受上都有一定的优势,颅脑手术的工作强度大,吴显一下就选了两个男护士的确是最佳的选择,男性心理素质承受能力大,在思考和器材选用方面格外严格的吴显面前,容易更大的掌握和使用。

这两人比较面生,王源可以确定他俩并非本院人士,但能被吴显选入的,能力不会太差,反而,会让人出乎意料也说不准。

手术团队的最后一人,王源在看到王玖最后进来的时候已经彻底明白,不说他还差点忘了,这个在妇产科被誉为恶魔之手的女人也是个可怕的厉害角色,对于王玖的真正实力王源是一概不知的,不过从吴显对她的态度上可以看出王玖的综合实力不会差到哪里去,他很清楚,王玖的手术领域定不会只局限于妇产科那块,她只是选择的专业不同,但却不影响手术的全面性发展,就如王俊凯虽然是脑外科医生,但是他可以涉及的手术领域却可以全面性覆盖。

强大的手术能力。

很显然,王玖在此次手术中担任的职位是和自己一样,都作为吴显的助手,双向合作,大幅度提高手术效率,但作为王俊凯的亲人来说,王玖能否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被手术走势引导又是另一方面,不过王源觉得王玖既然能主动要求参与手术这事,在某方面来说她已经调整好了心态。

 

对于这个为颅脑手术而临时组建的手术团队,每个人的实力都被保存着,从未合作过的团队,真正的默契度还有待讲究,不过王源能肯定的是吴老先生此次的开会目的应该不单单只是大家相互介绍而已,事实证明他的直觉很准。

精明的老先生在所有人做完简单自我介绍后亮出了真实目的。

“我们来进行一次模拟手术。”吴显轻描淡写地抛出了想法,“手术讲究的是团队的协作性,所以,直接来场手术模拟来看下默契性如何?”

姜果然是老的辣。

不过吴显的提议的确是最直接简单的方法,一个新组成团队的真实实力用手术就能一目了然。

下达的提议马上得到了大家的同意,毕竟知根知底才能百战百胜。

 

空置的手术台,无影灯下,一切的质疑和隔阂被专注力消除,团队的相互揣测和磨合才刚开始。

手术是吴显临时提出的,王玖在最快的时间内让人送来了实验对象,一只硕大的灰色兔子。

模拟的题型——心脏瓣膜修补术,吴显坐在手术台后仔细观摩,这场手术他并不参与,因为需要迅速磨合的是这群新鲜的血液,默契度有时候也是看缘分。

乔治修长的十指率先抽吸出一定剂量的麻醉液,作为洗手护士的徐州在台下开始手术记录以及迅速地给王源和王玖穿上手术衣,步骤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乳胶手套套入十指,王源上了台,毫无疑问作为全新面孔的他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毕竟大名鼎鼎的吴显老先生竟然指名让这个年轻的医生作为助手,按照惯性思想,这么年轻的新医是基本上不了手术台的,而且是作为高难度颅脑神经重组手术主刀医生的助手,很显然,他现在正遭受着所有人的质疑。

 

吴显透过镜片的细眼看不出任何情绪,他两手环胸看向手术台,的确今日手术模拟他有部分个人想法在里面,除了想看团队默契度外,他更想了解下王源的真实实力,这个有天赋的年轻人总是在不断地给他惊喜,在某种程度上,他是很欣赏王源的,但是手术台上真正的实力也得等他看完再下定夺。

 

灵魂消散的速度有点缓解,王俊凯睁开眼,外界所发生的任何事他都知道,这场手术他本就无需担心,如果换在以前,王源需要依靠自己的话,那现在,他强大的医学天赋已经可以被他灵活运用到手术中,湛黑桃眸看向那人熟悉的执刀手势,眼底的骄傲微微闪现,王源下刀时的那一刻,他只说了一句话。

“别给我丢脸。”

 

王源的眉微微扬了扬,柳叶刀划出完美的直线,打开胸腔,剖开心脏,他的动作速度极快,手术刀闪着妖异的光芒,年轻的面容可怕的手术技能在一瞬间获得了全场人的震惊目光,修长的十指灵活的运用着手术刀,他处事不惊的双眸专注着眼前的手术,思绪只是一瞬的呆滞,意识自己还在手术的其余人立马跟上他的速度,林泽的器械配合毫无疑问对王源来说是非常合拍的,这位不善言语的器械护士的确能力深厚,他对于下步手术的预读能力很强,可以准确无误的将器械提前送到自己面前,大大缩短了手术的时间,提高了精准率,另一方面,作为助手的王玖,王源是这回是真正看到她的实力,很强,她的速度很快,用刀柄分离心肌神经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协助到自己找到模拟肿块的存在位置,双向协作配合极其流畅,兔子手术也不过是个演练,王源快速在心脏内取下一片瓣膜后再快速进行修补,交缠的胶线像是魔法般被他全数掌握在手中,最后同王玖一起缝合。

整个过程不过四十分钟,手术很完美,实验的灰色兔子指标都很正常,只是还没醒来,这次模拟术让整个团队都得到了检验,吴显很是满意地起身鼓掌,这些互不认识的年轻人竟然第一次配合就有这样高超的程度,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

王源摘掉口罩,脱了手术衣,徐州早已笑脸盈盈地走到他面前,几乎是感慨道,“我总算知道吴老师为什么让你做助手了,起初我和阿泽还挺不看好你的,哈哈,果然是我眼光太狭隘了,对吧,阿泽…”他忙拉过刚处理好器械的林泽,一脸兴奋,林泽先是被他拉的一愣,随后点了点头,“嗯,很强。”

“谢谢。”王源也以礼貌的回应,“你们也很强。”

“是吧是吧,我们王源很强吧,果然我没选错人。”王玖心情颇好的插进话来,她把手搭在王源肩上,眼底的骄傲都快溢出来了,“不过你们也很厉害,这个团队的默契度看来是不用担心了。”

第一次感受到团队协作如此默契的王源也是难得笑了笑,很显然对于这次手术模拟他是非常满意的,应该说是享受,享受在一个团队下的手术氛围中,他感觉自己快对这种氛围上瘾了,由此看来,一场手术的成功的确取决于团队的默契度。

显然也被王源技术惊艳的乔治用着美式中文对吴显表达赞扬,“真是一个厉害的年轻人,他真的只有二十六岁吗?”

真的不是长得嫩吗?

吴显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乔治,认清现实吧,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什么钱什么狼?”

“哈哈…”

 

之后的两天,吴显带着这群新组的团队开始了颅脑手术的术前方案讲解,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所有人开始了紧张的术前探讨…

手术前一晚,吴显邀请这个团队的成员在附近酒店吃饭。

美名约为明日的手术进行最后的聚餐,希望第二日手术大获成功。

而就在当天晚上十一点二十分,王玖突来的紧急电话将一切的顺利计划陷入前所未有的黑暗中。

“不好了!俊凯现在不行了!”

伴随着她嘶吼的奔溃声音,王源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冲出去的,只记得那天晚上风很大,他全身的血液几乎褪至到苍白。

“王俊凯!王俊凯!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可是回应他的只有耳边交织的风声和自己心脏停摆的瞬间…

他…

消失了?

……

 

风声肆虐的夜晚,黑暗中尾随的几个危险身影正渐渐靠近

……

 

此时,距离手术倒计时还剩1天

 

 

——TBC

评论(59)

热度(507)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