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每周不定期更❤️

医魂摆渡

25.

鼓膜的鸣响似乎从未如此安静过,他喘息着,胸前一阵发凉,冷风大片大片灌进衣口似乎要将他投入冰窖内,生平第一次如此懊悔自己的无能,他就不该在这关键时刻放松警惕,为什么不呆在那人身边为什么要出去?!明知道明知道…

王源的手指一点点变得冰冷。

 

少有人烟的街头小巷漆黑寂静,头顶的路灯散着昏黄的灯光,没顶的绝望几乎快要将他吞噬,喉腔传来血腥的气息,心脏贲跳加速,脚下的速度却越发增快,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回去,必须把那人救回来!捷径的小巷即将抵达出口,很快,他应该可以赶得上,出了小巷就能到达王玖住所,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昏暗路灯下的巷子出口突然拐进几个黑色身影,堵住了他的去路,领头的肌肉男朝他吹了声口哨,伴随着一声轻蔑的冷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王源警惕地站住了,向后退后了一步,他蹙起眉,很明显这群人是冲着他来的。

“你是王源吧。”粗砺沙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男人掐了手里的烟蒂丢到他脚边,一脸嘲讽,“哥几个最近手头紧得狠,偏偏有人给我报价二十万教训教训你,你说…”他冷笑了一声,一把抓住王源刚想闪躲的左臂一个扭动,几乎让人昏厥的剧痛从关节处冲到头顶,王源闷哼一声,额头沁出冷汗,“我们是接还是不接呢?”

后边几人哄笑着俨然一派看好戏的模样。

“滚!”王源忍痛迅速用膝盖顶开那人的手,他止不住的怒意从眼底全数显现出来,“要打架就赶紧上,别耽误我时间。”

在这多耽搁一分钟,王俊凯的处境便更为危险。

他现在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和这群人消耗了,逃是逃不出去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哈,你小子骨气的很啊。”男人揉着微微发麻的手腕,眼底的杀意微微尽显,“你看我们四个人把你手腕脚腕都拗断怎么样?”他嗜血的笑意从嘴角抽离,“你不是医生吗?嗯?”

被灌注的刺骨凉意从头淋至脚,这是场精心安排的计策,虽不知道幕后推手是谁,但很清楚对方的目的就是要干扰王俊凯的手术,那么…他瞪大眼,搭着左臂的指节瞬间变得青白,声音冷静的可怕,“你们要对吴显做什么?!”

男人吹了声口哨,冷笑道,“与其关心那个糟老头,你还不如多担心担心你自己。”他抬手冲身后几人施布了指令,自己则退至一旁点了根烟悠哉地准备看好戏。

似乎在这场博弈中,他就是个观摩的角色。

 

下达的指令马上被回应,三个男人从不同面将他围起来,王源深吸一口气,左肩估计脱臼了,他忍着痛让全身骨骼紧绷,开始应战,再也没时间去考虑王俊凯现在的情况如何,他只想立刻马上解决这些破事,然后马上去见那个人。

只能豁出去了。

 

显少有人经过的小巷昏暗湿冷,在巷道的远处传来几声闷沉的搏击声掺杂着喘息,惊动了几只深夜觅食的野猫,如诡异的叫声渐渐掩埋在这片黑暗中。

右手手刀出击,弯身躲过拳头的袭击,迅猛的身手让人始料不及,喉间的血腥味快要漫上嘴角,王源喘着气,他的身上已经有了不少被搏击后的伤口,三个男人也被他以不同程度的回击挂上了彩,他的头刚被一拳打到太阳穴,空洞的耳鸣还在嗡嗡作响,外界的声音像是被蒙上了一块隔离板,虚无而渺茫,他神经迟缓地动了一下脑袋,估算着还需要多久才能搞定这些人,似乎再也看不去这群酒囊饭袋被一人耍的团团转,吸完烟的男人忽然站起来,一脚踹飞地上的空啤酒瓶,完全不耐烦地走过去,“我来。”

听出他话中的怒意,挂彩的三人立马停下来,一脸悻悻地退到旁边。

完全没了之前的嚣张。

 

大幅度地主动攻击已经增加了身体的负荷,体力即将达到上限,王源喘息着,呼吸之间返上浓重的血腥味,两腿竟有些不稳的肌肉颤抖,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你小子有种,不过惹到我算你倒霉。”男人狰狞的面容混着怒意,似乎不打算给他任何喘息的时间,王源往后退了两步,对方的拳头已经飞了过来,速度快地不像话,即便他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进行闪躲但还是慢了一拍,左腹被狠狠击中,他被掀翻倒地,内脏似乎被震开到错位,巨大的痛感几乎将他脸上的所有血色抽干,他痛苦地蜷缩在地,猛烈的反呕感从胃内传来,呕出一堆胃酸,指尖发白,只觉得眼前景象开始变得模糊,眼皮加重,头顶传来如同梦靥般的冷笑声,心脏一沉,他还没来得及逃脱,就被攥起后领狠狠撞在青苔墙壁上,后脑发出撞击的声响,只觉得整个头颅都在嗡嗡发响,大脑一片空白,泄愤的拳头如雨水般砸了下来,浑身上下分不清疼痛聚集在哪个地方,王源第一次觉得自己快要走向死亡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喉间发不出任何一个音节,黑色瞳孔如同死亡般涣散无神…

“老大,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 

地上散出一大片血渍,有些焦急的手下忙上前阻止,肌肉男在打出最后一拳后才得以泄愤,他嗜血的嘴角似乎得到了满足,左手一收,王源身体像失重了一般,狠狠摔到了地上。

身体软绵绵的,如同残喘着最后一口气。

“给我把刀去拿来。”

“老大,不能再打了,咱好不容易刚出来。”

“你他妈是不是也要被我打一顿?”男人不耐烦地挥了一拳过去,“再不去老子第一个杀了你。”

被打翻在地的手下捂着被打肿的脸,害怕的再不敢多说一句话,只得慌忙起身跑去拿刀。

男人啐了口唾沫点了根烟,他深深吸了一口,然后转向剩下的两个手下,“等下你俩去巷口给我看着,老子要剁了他的手筋。”他吐了口烟,斜了眼倒在地上的王源,“小子,别怪我太狠,谁让对方非要你这两手残疾。”

他转回身,白色烟雾消失在黑暗中。

 

全身的痛楚如洪水般刺激着大脑,王源浮沉的意识一点点被剥离,他似乎只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咚咚…咚咚….’快速地跳动着,身体开始变轻,浑身上下的痛楚渐渐消散,恍惚之间他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

“王源,别睡过去。”

他神经迟缓地摇了摇头,费力地睁开了眼睛。

一张脸渐渐浮现在眼前,上扬的黑色桃眸深邃的望不到底,他依旧穿着那件蓝色衬衫,身材欣长,抽离的意识迅速回位。

“王俊凯?”

周围的蓝色烟雾弥漫,他们面对面站着,如同初见时那般,身上的痛感几乎消失了,王源看了看自己的手和身体,几乎冲上去,“我叫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回答我?”他有些颤抖的音腔从喉间传出,“你现在和我回去,你姐电话过来了,说你情况不对,我们现在就回去做手术。”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绵长的沉默。

王源一愣,看向他,“你怎么不说话?”
“王源。”王俊凯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不及了。”

王源的神经一下紧绷起来,“什么意思?”脑海里突然闪到不敢碰触的那面真相,他有点慌,“什么…来不及了?”

“你听我说。”王俊凯走近他,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忍,“你现在的情况很危险,那群人要毁了你的手,我的灵魂是在出事的时候突然抽离的,即便我听到了你的声音,但是我这块的回应你听不到。”

“那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不是出现了吗?”王源完全没明白他在说什么,脸色发白,“我也听到了你的声音。”

“因为我用了最后一份魂力,生的魂力。”王俊凯望向他,眼底的温柔显现,“我不能置你于生死不顾,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必须由我出马才行,那应该是我最后一次附身了。”

“不行。”王源连退了两步,几乎是反对地吼道,“你他妈做什么好人!我告诉你我不答应!就差最后一步了,他们不敢杀我的!”

“但是他们会毁了你的手!你知道这双手意味着什么?!是你的一生!你这双手可以救更多的人!你是我的学生我必须为你负责!”这般如此生气的王俊凯是第一次看到,王源颤抖着手沉默,许久他抬起头,眼底的决意已然,“废了就废了,我也要救你!”

桃眸微微睁大,王俊凯攥紧的手松开了,他沉默着走过去突然抓住了对方颤抖的右手,在王源震惊之际将他整个人揽入怀内,微凉的怀抱散着淡淡香气,平息了一切怒意。

“别闹,听话。”泛凉的气息似乎散在脖颈,王源被紧紧箍在怀里,低醇的嗓音带着一丝安慰,“王源,你记住,不论我在不在,你都要做到最好,还有…”一阵短暂的静默,耳边传来温柔的暖意,“你是我最骄傲的存在。”

心脏猛地一坠,似乎发现了这话中的异常,王源慌忙想要环上那人的腰际,却落了空…他怔忡地看着王俊凯在蓝色烟雾中开始消散,片刻,立刻回过神,挣扎着想要抓住他,“王俊凯我不许你去!你回来!回来!”但无论他怎么拉住那抹灵魂,却再也抓不住了,好似刚才的拥抱只是个幻觉,只是精神错乱出现的幻象…

“不许走!我不许你走!”

他嘶吼的挽留还在白色烟雾中徘徊,但那人还是消失了…

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

 

浮沉的意识在白色烟雾中渐渐苏醒,朦胧中隐约听见一声熟悉到可怕的冷冽警告,而后在众多惨叫声中睁开了眼睛,王源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倚在墙壁上坐着,右手握着把带血的短刀,而躺在不远处的四个男人正痛苦的哀嚎着,地上的血迹斑斑,他喘息着扶墙起来,吃力地走过去,正攀爬在地上无法起来的肌肉男全身都是伤,他趴在地上低声哀嚎,旁边还吐了一地反呕物,摊开两手腕均可见清晰的两道血痕,精细的切口,毫不掩饰地割断了他的手筋,看到王源朝自己走来,他眼底的惊恐像是看到了噩梦一般,求生般地往后爬,嘴里不断的乞求,“不…不要…不要….”

 

王源松开短刀,安静的巷道传来金属落地的清楚声响,他大概猜到在他意识抽离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哪些事,他痛苦地咳嗽了几声,然后捡起的手机着急地往巷道门口跑,哪怕是一切已知的结局摆在面前,他也要赶过去。

必须赶过去。

 

….

 

林泽和徐州是在王玖家门口发现王源的,那时候的他带着一身重伤摔倒在门口,呜咽着想要爬起来,徐州几乎是惊呼着上去扶起他,“天!王源!是谁把你打成这样!”

王源猛烈的咳嗽了好几声,着急地攥紧他的手臂,情绪激动道,“吴老师有没有被暗伤?!王俊凯现在情况怎么样?!”

“嗯,老师遭到了袭击,不过还好林泽赶过去的及时,不然他的手当场就废了,现在在里面包扎,至于王俊凯…”徐州有些支支吾吾,王源心下一沉,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他怎么样了?!你说啊!”

“我…他…”

“还在抢救,除颤了三次,心跳停了两次,情况不乐观。”林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的,王源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扛起他的右臂把他扶了起来,“进去再说。”

王源毫无血色的唇微微颤抖,“你实话告诉我,情况不乐观到哪种地步。”

林泽沉默了一下,许久才回应道,“濒临死亡。”

王源眼前出现一阵发黑的晕眩…

 

….

 

----  TBC

 

母亲节快乐❤

 

 

评论(122)

热度(577)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