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每周不定期更❤️

 磁场(上)




 




 




城市叛逆转学生源VS县城腹黑班长凯,三篇完结。




 




 




 




---------------------------------------------------------




 




 




 




欸欸欸,听说了吗?教导处接了个从城里来的转校生!




不是吧,只听过咱县城的学生往城里头跑,还没瞅过从城里往咱这小县城跑的。




听说转校生是被退学的!城里没人要他才来的咱学校!




真的假的?你可别乱说啊!




我也是听我同学传的,貌似性格恶劣,行为蛮横,动不动就打人哩!




啊?好恐怖!




 




 




……




 




 




将口中的棒棒糖单手勾出又重新舔舐,单肩靠于凉亭柱体后的少年伸手拉低帽檐,清澈分明的杏仁大眼四处环顾自身所处的校园内景。




退学?




性格蛮横?




还有,动不动打人?




瑰色唇瓣轻蔑的勾起嘴角,少年瘦弱的躯体内透出一股子的叛逆气息。




呐…这种破地方谁想呆?




县城,浓浓的土味。




 




“啧…吃饱了撑的干嘛把我送这来…”




 




 




“这位是新来的同学,希望新学期大家可以一起努力。”




头顶上方的三叶吊扇在教室内嘎吱嘎吱响起一丝噪音,半开的窗户内输进一股子夏日热风,散座于课堂内的学生们看着讲台桌前的清秀少年兴奋的交头接耳。似乎对于这个传闻中的城市不良转学生的所有谣言都认为是恶意诋毁。




这么好看的男生怎么可能会是个不良学生。




那么细瘦的胳膊怎么可能打的过别人。




诸如此类。




 




戴着金边眼镜的女老师轻轻拍了拍身旁细瘦少年的肩膀,轻声笑道,




 




“来,新同学做个自我介绍。”




 




少年抿着嘴,伸手将头顶上的涂鸦帽撤下,突兀的酒红色发毛下一秒冲击性的闯入所有人眼底,被现实狠狠甩了一巴掌的学生们几乎都僵在座位上,一时间,气氛静的可怕。




“我叫王源” 




少年清亮的嗓音冲荡在教室的每一个角落,孤傲,不羁,叛逆,上扬的索吻唇在感受所有人惊愕视线下满意的继续开了声,




“你们口中的不良少年。”




九月初混着青春荷尔蒙气息的校园内流传着少年独有的酒红色短发之说。




知道吗?




高三二班新来的转校生。




红发,不羁,帅气,活脱脱的世家公子哥。




哟,那校园女神们都要被他勾去了。




那倒不一定。




为啥?




你忘了高三二班因病请假两周的校园男神王俊凯了吗?




 




 




“王源王源,给,今天小卖部最后一个抹茶甜筒!”

刘志宏笑嘻嘻的跑到他跟前朝他招招手,夏日的酷暑外加短距离小跑让他面色潮红,额发混着汗水黏腻腻的贴在额上,




躺在草地上假寐的少年眯起眼,斑驳的树影缝间映衬出他姣好的清秀面容,他微蹙着眉略带不爽地翻身坐起,却在看到眼前有些化了的甜筒微怔了下,周围流动的热波中腾起一丝凉意。




这种天气吃点凉品最好不过了,解渴镇暑。




只是…




他抬起眼皮打量了下眼前的刘志宏,中途放下了打算去接甜筒的手,重新勾起膝盖躺回草地,




“别老跟着我。”




被下逐客令的刘志宏无所谓的笑笑,低头将化到指尖的奶油往身上擦了擦,一屁股坐到他身边,想也没想的将甜筒塞到王源手中,




“我要和你做朋友。”




县城的少年笑的异常灿烂,浅浅的酒窝凹在阳光下带着一股子的单纯。




王源有点愣然,看着手中微化的甜筒下意识的哦了一声。




待他猛的反应过来想要反驳时,那头得逞的刘志宏早伸手递到他面前,笑的像个小孩,




 




“我叫刘志宏,和你同班。”




 




他舔着手中的甜筒,丝丝冰凉滑入腹中,香甜的气息在嘴内扩散开来,酒红色发毛在阳光下显得异常张扬,




 




“哦。”




 




“你不介绍一下自己吗?”




 




“王源。”




 




“……”




 




一个甜筒换一个朋友.




 




荒诞而好笑。




 




 




 




 




 




王源被停课三天,原因很简单,触犯校规,打架斗殴。




 




张扬的酒红色短发外加不爱搭理人的脾性,往往更会引起不良少年们的注意。




 




青少年的叛逆和好胜最终造成校园轰动的打架事件。




 




被围攻的少年明明是受害者,却在单手撂倒三个糙汉后硬是被转换成了主谋人。




 




“是王源主动过来打我们的!”




“对!他就是看我们不爽!”




 




“老师!你看看我这胳膊,都流血了!”




 




 




反客为主的诉讼,被陷害的少年嘴角挑起一丝轻蔑的讽意,看吧,这个世界的人心多么阴暗。




 




真恶心。




 




 




被下达停课三天的通知时刘志宏也在场,他拽了拽正趴在桌上的王源,




 




“你怎么都不反驳一下,明明那群人是主犯!”




 




他一脸的义愤填膺,为他打抱不平。




 




“无所谓。”少年伸手拨了拨额前的酒红色碎发,“免费的三天假日不休白不休。”




 




“你啊…”深表无奈的刘志宏一屁股坐到他身旁,伸手丢了颗奶糖过去,




 




“这脾性怎么和王俊凯那么像,纯粹的自我主义者。”




 




莫名窜入耳内的陌生姓名让假寐的少年顿了顿,顺手剥了糖纸将奶糖丢入嘴里,一股子浓郁奶味在舌尖扩散开来,




 




“王俊凯是谁?”




刘志宏撇撇嘴,“咱班班长咯,最近生病请假了,和你一样,都是怪物。”




 




他好笑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侧头看着乡间半天际的红云闭上眼,俨然对于王俊凯三字没有了任何兴趣。




 




这年头,怪的人多了去了。




 




 




刘志宏看着他,精致的眉眼在酒红色碎发下淡然的很。




禁不住说,




王源,你好神秘。




 




少年长眉轻挑,




神秘吗?




 




 




热射线在无形中烤炙着,他睁开眼,思绪蔓延。




老头在这给他弄了套房子。




租了2保姆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




然后,




就把他丢这。




 




他什么心思他会不知道?




不过就是找了所监狱把他捆绑起来。




眼不见心为净。




 




嘲讽的冷笑了下。




少年精致的眉眼间淡淡透出一丝孤零感。




心中纵有千般忧,仅是一门锁所有。




他关着心房,冷眼感受。




……




 




 




刚来县城的时候,王源其实挺反感。




经济本就落后的地带,根本就是监狱。




但时间一长,他倒感觉还不赖。




这边的环境不错,夏日的夜晚总能看到满天繁星还有庄稼燃烧稻谷飘来的焦香味。




安神宁静。




 




九月的热季,即便校园的枯燥乏味,却因为县城少年主动靠近变得有些许有趣。




至少,




隔三差五的,他总能拿到刘志宏那家伙塞给自己的抹茶甜筒。




这日子,




也就那么过去吧。




 




 




 




在家不痛不痒的睡了三天后,王源终是单肩背着包慢吞吞的出了门。




 




九月清晨的天说冷不冷说热也不热,他穿着一件淡色薄棉长袖就进了校园,许是太阳出来的早,他走的直冒汗,干脆将长袖挽至手肘之上,以夺得一丝凉意。




校内植树不少,树叶密密匝匝的簇成团,嫩绿的叶瓣在阳光下肆意伸展,看得他心情愉悦,不免慢下了脚步。




细细欣赏。




以至于,




上课迟到。




理所当然的又被请进办公室。




 




“王源,你说说,这是第几次迟到了?嗯?”




年轻的女老师长发披肩,小眼睛在无色框镜下透出一丝愠气。




 




他微垂着头,神色淡然,头顶上空的三叶吊嘎吱嘎吱地转着,带来一丝夏日凉意。




许是见他又默不作声的态度,女老师真的生气了,将手中的红笔猛地往桌上一丢,




“你小小年纪为什么不学好,上课迟到睡觉不说,还成天打架斗殴,染什么头发!你爸妈呢?!都不管你吗?!”




少年全身一顿,被触及的底线猛地将他眼中的愤意点燃,他抬起头,视线冷冽, 




“你管得太多了。”




 




对方被他说的面目赤红,坐在椅子上气的说不出话,她不停的喘气,看王源的视线似乎想把他杀了似的。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互相沉默着,少年站在原地,身板挺直,消瘦而不羁。




俨然不为惹怒老师而反思。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检讨明天会自动上交。”




他开了腔,也不顾对方脸色铁青甩了话转身就走。




后方传来一声斥责,他依旧向前走,直接忽视。




说他叛逆的时候,就该料想会有这种结局。




别想,




把他变成乖乖生。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探进一股子的热气,突兀闯入视线的阳光让他眯起眼,模糊之间有人走了进来,




“报告。”




特有磁性的低炮音混着夏日的气息迎面扑来。




他抬起头。




白色衬衫衣襟映入眼底,挡住了一片刺眼。




啧…真高。




 




他有点近视。




半眯的视线里只有那张模糊的人脸和白的发亮的半开衬衫。




脚下的步伐没有停止,他下意识的侧过身准备出去。




酒红色短发依旧张扬的不像话。




 




狭小的空间,难以避免的肢体接触。




不经意间的胳膊碰撞。




他本就没有在意。




却在离开时听到那一声轻微的道歉。




‘不好意思。’




 




字节圆润的腔音,混着一股子低哑嗓音。




他一愣,在走出办公室门外后停下了脚步。




鬼使神差般的,




转过身。




 




是谁?




 




湛黑的杏仁眼半眯着,视线焦距,白衣少年却早已被棕色门板隔挡了所有视线。




 




热季的暖风哗啦啦的从脸颊旁吹着,他站在原地,有一刻的恍惚。




 




“王源~”




突然蹿至面前的刘志宏让他回过神。




他哦了一下转身就往教室走。




 




“诶诶诶,班主任没对你怎么样吧?”




刘志宏跟在他一旁,粘着少许热汗的发丝搭在眉骨边缘。




 




“没。”




少年不紧不慢的走着,突然想起什么,脚步一顿,停在原地。




“对了。”




他侧过头,将视线投于刘志宏身上,




“有个人…”




他说了一半突然停止,伸手摆了摆,




“没什么,走吧,去吃饭。”




 




单手插兜继续往前走,沿途试图偶遇的小女生们又怕又红着脸将视线甩在他身上。




‘好帅~’




窸窸窣窣的崇拜声在后方响起,少年依旧张扬的走着。




那是属于他自己的步调。




不需要别人,




来改变。




 




下午王源几乎是趴在桌子上睡过去的,他天生就是嗜睡的人,特别是天热的时候最容易犯困。

头顶的吊扇远远没有空调来的有凉意,以至于他连睡觉时都是热汗连连,睡的不沉。

迷糊之间有人推了推他的胳膊,他有些不耐烦的蹙起眉,将头转了个方向继续睡。

耳旁悉悉簌簌的声音很杂,他很讨厌,却始终不想睁开眼,懒吧,嗯,懒。

“诶,醒醒。”
说不上的熟悉嗓音在头顶上空传来,胳膊依旧不轻不重地被推摇着。

彻底被打乱午休的他半眯开眼,带着一丝恼怒,周遭的热气和嘈杂都让他的不爽染上些许火苗。




将脑袋从臂弯间抬起,被热汗染湿的脸颊还透着一丝红潮,莫名的逼迫感让周遭的同学几乎消了音。




 




天,要发飙了。




 




“干什么?”还带着一丝不爽的薄荷音从唇边绽开,他侧身往椅子上一靠,然后,抬头。




 




视线瞬间没入一高个白衣少年。




肤色微深,五官却分外立体。




墨黑碎发下的深邃眼眸紧盯着他。




很陌生的脸,好像没见过。




视线微移却在那件白色半开衬衫下顿了下。




这不是…




办公室那个?




 




 




窗户处传进的热气呼啦啦的拍在脸颊,他眯起眼,单手支起脑袋,略有不满,




 




“我不认识你吧?”




 




周遭哗然,连着一旁的刘志宏都差点被他那句话逗得掉到地上。




恨不得马上趴到他跟前,好好介绍一番自家班长。




 




那头沉默的白衣少年突然嘴角扬起,露出抵于淡色唇瓣间的瓷白虎牙尖,很阳光,




“你是王源?”




 




王源看着他,眉头微蹙,




“笑什么。”




 




“奥,不好意思。”对方拖过条长椅往他身边一坐,指节分明的麦色手掌就递到他面前,




“我叫王俊凯,这个班的班长。”




 




王源转眉转眼看着眼前的手,面无表情的哦了一句后甩起书包站起身,在众目睽睽之下越过王俊凯就往后门走,




“家里有事,先走了。”




 




王俊凯盯着自己腾出的右手,无奈地摇摇头,眉眼微皱,似乎有些烦恼。




班主任的任务,好像有点困难啊。




城里人,难道…都这样?







 




 




县城高中在九月的某天,出了条奇葩的通知。




为锻炼强健体魄,所有人每日升旗仪式后都要进行晨跑。




这消息一出,所有人嗤之以鼻。




大热天的,中暑了咋整?




 




领导的话,就是铁的纲领。




即便再多反对,也是无济于事。




 




晨跑计划开始运行的第一天,每个年级全都在教室外排了队,依次下楼梯去操场集合。




男生们凑在一团推来推去闹腾着,女生们呢,梳着各式不一的发型,打扮的花枝招展,三三两两的挤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某个心仪的男孩子。




青涩的脸上带着对恋爱的憧憬和快乐。




 




照例不参加升旗仪式的王源依旧拒绝了刘志宏带他去晨跑的意思。




原因很简单,




补觉。




 




他是个独来独往的人,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更对那毫无营养的晨跑规划嗤之以鼻。




 




出去做这些个浪费体力的事,倒不如睡一觉来的更值。




 




刘志宏拗不过他,只得撇撇嘴和大部队走了。




 




 




偌大的教室内,散在桌上的课本哗啦啦在清晨凉风中翻的作响。




半趴在窗户旁的书桌上的少年闭着眼,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




酒红色短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却衬得肤色越发白皙。




 




王俊凯折身回教室的时候,王源睡得正熟,压根没有觉察到有人坐在自己身旁盯着他…




呃…




流口水…




 




无色透明液体亮了一侧瑰色唇角,柔和了整张睡颜。




王俊凯眼角一弯,忍不住觉得有趣。




转学生睡觉还挺小孩子气,少了份跋扈。




看起来没那么讨厌。




 




他其实挺不喜欢城市人,原因很简单。




城里人看不起县城人,以为自己就是高人一等。




这种阶级性认识让他觉得好笑。




更多的,




是看不起。




 




他早在休养期间听说班里转了个城市学生,一头的红头发,喜欢打架斗殴,上课睡觉。




学校收他的原因很简单,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真不假。




 




这个转学生也真是厉害,他还没回学校就收到众多版本的个人辉煌史。




什么吸烟喝酒赌博啊,什么吸毒酒店把妹啊,电视上能看到的都有。




人都有先入为主的观念,王俊凯也是。




那时候他脑海里对王源的形象构思就是一彪悍的胖子,满是肥油还趾高气昂。




 




以至于,他见到真人时,真的有点被吓到。




除了那一头突兀的酒红色短发,少年消瘦的背影和清秀的面容都几乎和他脑海中的形象截然不同。




 




不过…那性格,还真挺难处。




 




本来新生和他没什么干系,他只要好好读自己的书考大学就够了。




熟料,班主任来了一出好戏。




康复回校那天,他被请进办公室,还不小心撞到了个红发男生,现在想想,必定是王源没错。




 




班主任俨然被转校生气的够呛,脸色铁青,以至于自己进去的时候,对方一脸严肃的说是给他个班长任务。




带好新同学。




不要让他打架斗殴,上课迟到,更不要弄得和混混一样。




说实话,他是不乐意的。




毕竟高三了,学业任务繁重,不想把心思放在别的地方。




但终归是班长的职务扣在身上,即便再不愿意也不得不接受。




 




初和王源交谈,他就觉得头很大。




那个转学生,




典型的问题少年。




 




不爱搭理人不说,也不会把人看在眼里。




好像厌恶着整个世界。




与世为敌。




 




热脸贴冷屁股的第一天,好学生王俊凯对新生的印象差到极点。




那种性格,




谅谁都不会喜欢。




 




晨跑计划实行的这天,王源又没下来。




作为班长的他,自然被派遣过去叫人。




头有点疼。




那么难处的人,怎么给他摊上了。




起初上楼叫人的时候,王俊凯是很矛盾的,不知道该怎么劝对方下去晨跑。




弄不好,又是热脸贴冷屁股的下场。




却没有想到,




对方趴在桌上睡得正熟。




微启的嘴角还挂着一丝透明液体。




彻底颠覆以往桀骜不驯的形象…




 




有点惊讶,有些好笑。




他坐在一旁安静的旁观。




半开的窗户流动着九月清晨的凉意,远远的还能听见操场处传来的音乐,教室空旷的可以。




他突然回过神来。




哦…




差点忘正事了。




低头瞅了点手表,他抬头犹豫了会,伸手轻轻推了推王源的肩膀。




“诶,王源,醒醒。”




被叫醒的少年蹙眉竖起眼梢,带着强烈的冷冽和怒意,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王俊凯拧起眉,这人说话就不能这么冲么,伸手从口袋处掏出一包纸巾,从中抽了一张递了过去。




王源只看到王俊凯骨节硬气的手指夹着白色纸巾停在自己眼前,有点恼火,




“干什么?”




刚醒的人顶着一头乱蓬蓬的红发,即便瞪着眉,但嘴角的透明液体瞬间将他的气势减少了一半。




王俊凯摸了摸鼻子忍不住觉得有趣,将纸巾塞到王源手中,笑着站起身离去,




“擦下口水,明天开始晨跑吧,省的被人看到你的…睡相…”




呆滞在后方的少年僵硬着,俨然因惊讶而半开的唇瓣微启,有一瞬间的呆萌。




时间沉寂的半分钟后,教室内砰的激爆出铁质桌椅翻倒在地的尖锐声,带着始作俑者的满腔怒意。




 




正下楼梯的王俊凯听到那一声响,眼梢舒展,松了口气忍不住扬起嘴角。




嗯…转学生脾气真心暴躁…




 




 




晨跑计划实施的第二天,照例下楼去操场集合的大部队热闹地往操场赶。
高三二班因晨间讲课而稍有迟到,以至于最后到达操场,王源吊在队末的小尾巴上面无表情地往前走,却着实引来了周遭一片不小的唏嘘声。




万年不参加晨练的孤僻转学生今儿个怎么破天荒来了这一出?




中邪了?




 




刘志宏咧着嘴黏在王源身侧,好奇地拿小手指捣了捣他手臂,




“你怎么突然打算晨跑了?转性子了?”




 




“你觉得我像么?”王源从牙缝里挤出一丝怒意,青春期少年的叛逆味正全数酝酿在心底,半眯的杏仁深瞳死死盯着前方的带队的高个白衣背影。




怨念极深。




“走着瞧。”




 




卷在风中的轻声不满散飞在高空中。




一旁不知所情的酒窝少年歪着头,满是懵懂而不知所情。




又是哪个不要命的捅了这么棘手的马蜂窝?




 




王俊凯察觉到身后一道火辣辣的炙人视线。




没由得嘴角上扬,素色衬衫在风中扬起,带着青春的朝气。




他好像把新同学惹到了啊…




 




喏,九月底,负极与负极的磁场带着一股子强势的排斥感。




 




 




 




 




十月初,校园社会实践活动开展了。




带着秋季的瑟瑟凉意。




 




班主任站在讲台桌上宣告这一消息后。




台下爆发出意料中的欢呼声。




学业繁重的高三期,偶尔来场三天两夜的社会实践再好不过。




 




在所有人激动地想把屋顶掀了的同时,半靠在南边窗户旁的王源冷冷的看着周遭。




完全不理解,一个社会实践能好玩到哪里去。




 




前头的刘志宏顶着利落的新发型转了过来,激动地拿手中的黑笔敲了敲他干净的作业本,




“诶诶诶,王源,咱们组一队吧!”




 




当事人完全一脸不感兴趣的瞥了他一眼,支起下巴顿了顿,




“可以不参加吗?”




 




“NO,NO,NO~作为坚决拥护你的小跟班要告诉你,这种活动一定要参加,不然啊…”




 




“会被退学。”




口中的半截尾话顺利被完美接上,坐在后头的王俊凯探着半个身子,皮笑肉不笑地凑了上来,俊朗的脸上带着一丝戏谑。




 




王源皱着眉直起背,瞬间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离我远点。”言行举止间满是抵触。




不易察觉的微蹙起眉,刘志宏后怕地将自己的椅子往前挪了挪,天,班长要发飙了。




 




熟料,王俊凯舒展开眉,换上笑脸依旧像个没事人样拍了拍王源的肩膀,




“我怎么离你远点?班主任让我坐你后头我也没办法,有本事…”他的声音很轻,周围嘈杂,王源却听的分分明明,




“你叫她别让我管你啊,反正我也不想管。”




 




这家伙!
瞬间一股子的怒意冲上脑门。 
纤细的前臂上青筋直鼓。
满含愤怒的拳头正要挥出去,王俊凯却已迅速的扬起笑容,压根不在意他眼中的怒意,起身抱着一叠厚厚的作业本,迈着长腿就往外走,经过刘志宏一侧时,他顿下脚步,眼角微梢笑意满满,“组队的话,加我一个。” 




刘志宏脑袋一阵发懵,看着自家班长脸上的笑后背直发毛,
“……啊….好….好…..好的….” 
“嗯,麻烦了。”




王源咬牙看着那远去的白色背影,气的差点想掀桌砸过去。




用舌尖抵住唇上泛开的血腥,红色额发下的深瞳泛着凉意、
很好。 




硬碰硬是吧?




所谓的班长,




也只是个空囊。




伪君子一个。




 




 




社会实践的地点是北部县城边上的偏僻农村。




说是要学生体会农民翻身把歌唱那个旧时代的艰辛生活体验。




王源靠在墙上冷笑了声,




敢情还有比这破县城生活环境还要差的?




 




出发当天,学校花了大价钱租了几辆大巴。




兴奋的学生们拿着大包小包簇在一起,看见班级所属的大巴后,早提着背包就往里头挤,生怕心仪的位置被人抢了先。




 




王源拎着黑色书包上去的时候,车里头黑压压的,所有的位置似乎都被沾满。




本就只有48个座位的大巴,如今却难以为第49个学生提供空位。




周遭所有人的视线打在他身上,窸窸窣窣的还有些许讨论声。




女生们红着脸,商量着要不叫没有位置坐的王源和她们挤一挤,但又碍于面子,你推我挤的不敢说出口。




男生们呢,嘴里叼着笑围着前一晚的动漫聊得正火热,都没有把视线移到王源身上。




一旁的司机催促着他,说要出发了,赶紧和人挤一挤。




他蹙着眉,一脸的不情愿。




单手将手中的黑色背包往肩上一甩,他转身就想离开。




却被突然伸出的手握住了手腕,




“诶,一起挤挤吧。”




很好听的声音,带着暗哑的磁性。




 




他停下脚步,转身便看到王俊凯嘴角带笑的脸。




“刘志宏昨天掉水塘发烧了,来不了,托我照顾你。”




 




王源蹙着眉,将手腕从对方手掌中抽离开来,侧头看了眼正坐在王俊凯身旁的四眼田鸡,沉默半响,




“怎么挤?”




清凉的薄荷音中带着一丝妥协。




 




王俊凯低低笑起来,将身子往车窗边挪了挪,伸手指了指四眼田鸡与自己之间的空位,




“就坐中间吧。”




 




王源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正靠在椅背上打盹的四眼田鸡,伸手将肩上的背包往胸前一带起身就坐了进去。




他本身就瘦,那硬是挤出的空档正正好填补上他,狭小的空间,难以避免的肩膀紧密碰触,王源不易察觉地瞟了眼一旁的王俊凯。




对方正低头翻书看着,秋日的阳光很好,透过车窗洒在他素色挽袖衬衫上,让人有种朦胧的恍惚感。




 




“有事?”




没有预料的意外,翻阅书籍的王俊凯侧过头看着他,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让人捉摸不定。




 




王源尴尬地收回视线,不耐烦的吭声,




“没看你。”




“我又没有说你看我。”




“……”




恼羞成怒,他冷哼一声抱着黑色背包就偏头假寐。




却没发现,耳尖开始泛红。




 




王俊凯脖子低回,从侧面看见他泛红的耳根,眼梢一展,瓷白虎牙就暴露在空气中。




嗯…




城市人,也没那么讨厌了。




 




 




大巴行驶在路面不平的环形山路上颠簸前进着,早已闹腾疯后的学生们靠在背椅上睡得昏昏沉沉。




没有坐过如此颠簸的路程,王源蹙着眉脸色有点怪异,一股子的恶心和头晕劲在密不透风的车厢内上了劲头。




他难受的捂着嘴,腹中的食物好像一不注意就会顺着食道逆流而上。




一想起泛着腐味的酸辣食物滑过食道他就一顿焦躁。




他低头翻找着有没有干净的塑料袋备着,难保自己一忍不住就给吐了出来。




那样…




就太丢人了…




 




捣腾了半天的背包愣是没见到个好的容纳袋。




正难受的恶心想吐,眼光却瞅到一旁正闭眼午休的王俊凯。




想也没想地伸手拽住对方裸露的前臂死死的摇。




被猛地惊醒的王俊凯有点反应不过来,只知道自己胳膊快被人摇没了。




定了定神,适才发现王源惨白着脸左手捂着嘴,右手拼命朝他比划着。




他愣了愣,




“你…内急?”




王源被逼的急了,忙摇头,用右手在空中画了圈示意。




不断反流上来的食物弄得他冷汗直冒。




 




王俊凯一愣,忙反应过来,




“你晕车?!要吐啊?”




他一听狂点头,整个人早就急的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立不安,试图寻找可以吐泻的容纳物。




有洁癖症的王俊凯给他弄怕了,忙起身帮忙找塑料袋,




“你…你…你别吐这啊!我给你找袋子,忍着点!”




 




王源难受的憋着脸,车子的颠簸还在继续,恶心感一波又一波地上了来,突然瞅着王俊凯放在一旁的午饭盒,两眼发光地就扑了上去。




 




“诶诶诶!别别别别!别吐我饭盒!”




眼尖的王俊凯马上弯下身单手捂住王源的嘴巴将他往自己身上一带,突然想到什么,侧身迅速开了车窗,一股子的冷风就灌了进来,




“吐窗外!吐窗外!”




王源忙起头,腰际猛地被人环住一股重力就将他半抱起拉向车窗处,他也顾不上什么,头一仰探出窗户外释放所有的恶心感,




“呕…呕…咳咳…呕…”




王俊凯双手死死环着王源的腰部,将他整个人固定在自己身上,就怕对方被甩出车窗外。




纤瘦的腰部让他环着有种异样感,白色卫衣上还泛着一丝莫名的清香,他侧头看着正趴窗口吐得瘫软无力的王源。




左手轻轻使力环着他的腰际就将人拉回座位上。




车子突然出现的一个颠簸,重心不稳的两人被震了个正着。




脸颊贴着脸颊就抱在了一起。




俩人白痴似的瞪大了眼睛,




空气中,有一瞬心脏的停滞。




……




 




大巴在植被满布的地皮上平行行驶着,小开的车窗内输进一股子秋凉,好像呼吸里全是泥土翻着青草的气息。




僵硬坐在车窗边的两个少年尴尬地别开头。




脸颊绯红。




 




“喏,擦…擦擦吧。”王俊凯不自然的别开头,伸手递了张纸巾过去,




“吐了那么多,感…感觉怎么样?”




 




王源偏着头,抬眼看了他下,沉默地伸手接过纸巾后清咳一声别开视线,




“没事。”




吐过的嗓子被胃酸刺激的有点哑,干干的,嘴里都是一股子的酸味。




下一秒那双指节分明的手就递了瓶矿泉水过来,他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身旁的人。




“你…”




“水带的有点多,喝不了,给你一瓶。”




“哦…”




“……”




“那个…”




“啊?”




王俊凯眼神闪着,浑身不自然。




空气凝滞。




王源别扭的别开头,




“谢…谢了…”




他有点结巴,看不见面目的侧脸泛着一丝红晕。




王俊凯一愣,侧头看着他,眼底满是惊愕。




嘴角不自觉上扬,




他眼尾吊梢的桃花眼中泛起一丝笑意。




嗯,没关系。




举手之劳。




 




磁场(中):http://3743740071.lofter.com/post/4713c4_6802cce




 




 




 




 




 




 

评论(28)

热度(818)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