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序)

  

 

又名:我的老师不是人 

勿上升真人,双医生设定

手术室医生凯VS急诊室医生源

 

序(章)   

 

2015.1.10上午7:30

 

三类手术间 —— 胃大部分切除术(Billroth I式)

 

温度 20 ℃ ,湿度50%

 

乳白色液体推入静脉,处于神经紧绷的病患意识逐渐抽离,电极片传导的心率从140渐缓平稳直达120,药液顺着血液流通全身传达组织,最终达直中枢神经,药效发作,麻醉时间仅30秒,仰卧于手术台面的病患陷入沉睡,大脑清醒的最后一刻,半阖的双眼模糊之间出现一道绿衣,消毒水味下一瞬淹没了所有感知觉…

“进程怎么样?”

“刚麻醉掉喉管还没插,得看下值,估计没啥异常马上就能上台。”女麻醉师冲那头查看进程的主刀医生笑了下,“今天这台不是马医生执刀吗?怎么换成你了?”

“他家里有事,托我帮他上一台。”

“你10点不是有台脑膜肉瘤的手术么?要是这场手术延时和那台撞了怎么办?”

正让巡回护士协助自己穿手术衣的主刀医生看了眼时间,被口罩遮掩了下半张脸的英气透过上梢桃眼散发出来,眼白处的红血丝微微显现,似乎没怎么休息好,大抵是接了太多台手术所致,

“没事。”他边戴手套淡淡道,“2个小时够了。”

麻醉师一怔,那人波澜不惊的处世态度充满着难以言语的自信心,的确如传闻中说的那般带着周身不散而发的气场,她低笑了下,传说中的王牌主刀手果然沉默寡言。

“不过,这台就你一个人上手?助手不是成医生吗?他人呢?”

“不知道,办公室没人。”

没人?

她捻着指尖转了转眼睛,随即将视线扫到那头正在做术前准备工作的王牌主刀…难不成…

那心高气傲的外聘医生因为不满自己不是主刀而旷班?

嗯…倒是有这个可能,天才对天才,谁也不想让自己的头顶光环被人夺走。

罢了罢了,她一麻醉师管这个干什么,那成峰阿谀奉承的滑腻德行着实让她厌恶。

工作工作。

她收回心,高低婉转的检测音敲打着鼓膜,看了眼上头的体征值,抬头冲那头准备下步器械的学生招了下手,

“准备插喉管。”

“好的!”

……

 

确认出刀口,做标,消毒,铺台,排列器械…

台上洗手护士协助主刀医生,台下巡回护士随时待命,麻醉师实时监控患者生命体征,而后观摩手术的新进医生被派遣做临时助手,他双眉紧蹙,全程观战,试图从中学到点什么技巧…

 

 

钢质刀面在肌理条纹表面轻滑出痕绷直的纤维组织自动裂开,而后切面蔓出一条10公分血延,透过无影灯下的内皮组织被暴露于空气之下,乳胶手套染上血色,锋利刀片顺着原有切口再向下剖开,一遍遍的组织纤维分离随着深度的加深血腥味越发浓重,手腕的使力异常平稳,每深入腹腔内部一层却总能点到即止,好似可以看穿皮脂厚层似的精确准度,似乎从未见过如此精湛的执刀手法,站在手术台一旁的新进医生向年轻的主执刀投去膜拜之情,轮转了那么多类别的手术室,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棒的切割手法。

“纱布。”

摊开的血色手掌接过新的白纱,抵拭去切口血液,黄腻脂肪层被破坏,油光沾满刀片在灯光下笼罩一层滑腻。

“电切刀,调幅中档。”男人依旧低着头有条不紊的向内切割,低垂的半翘长睫点缀了有点冷漠的侧脸,裸露的脖颈在灯光下绒毛微现分外养眼,下调的要求马上被接应,组装完成的电切刀被放置眼前,沾满血液和油脂的手术刀放回弯盘转而拿起电切刀,左脚顺着组织深入角度开始轻踩踏板,电光混着锯齿声在切口处燃起血管断面的烧焦味,从而阻滞血管内大量血液的流逝。

最后一道防护线被剖开,腹腔被打开,内在热气混着难闻的肉焦味斥面而来,对面的新进医生难受的有点干呕,见那主刀医生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手头的工作依旧有效率的进行,对他的崇拜和佩服之情又上了个台阶。

“拉钩准备。”

“要几个?大号还是小号?”

“一个大号,备好无菌用水。”

“好的。”

 

被拉钩拉开皮肤的腹腔内脏完整的暴露于空气中,随着呼吸而上下升降的膈肌牵带着胃袋,而下环转排列的肠道泛着嫩红,

“无菌用水清洗肠道,胃溃疡穿孔范围不大,备好切刀准备切除胃下部溃疡部分,0号线和1号线常备,盐水纱布保持脏器湿润,引流瓶吸管准备抽吸。”

“嗯,好的。”

温热的无菌用水灌入腹腔,清洗着每一处被损伤的脏器,抽吸管探入腹腔,大量水流被负压排入引流瓶,大抵重复两遍之后脏液排出,接过护士递来的盐水纱布覆盖脏器,男人侧过头,桃眼淡淡扫了眼身旁的助手护士,

“血管钳2把,圆刀一把。”

随即低头继续手头的事务,娴熟地层层剔除网膜组织,粘连的薄膜完整被取下,检查喉管通畅程度的麻醉师抬眼看着那双被乳胶手套覆盖的修长十指灵活剖开脏器,电刀燃起的烧焦味压根影响不了那人,似乎外界的一切已经影响不了他,明明才三十未到,却拥有如此精湛执刀,不论是对脏器的评判定位还是临床应变力都让人由衷折服,这个大概,可以叫做天才了吧。

毕竟…

脑外科手术室的王牌医生竟然全科精通,连胃肠手术都可信手拈来,前途真的不可限量。

世上真的有这么厉害的人?

匪夷所思…

 

血管钳夹闭断离界面,溃疡孔处所处的胃面被电刀和圆刀双重切割,血液一度混淆了视线,桃眼微眯,男人拿起手侧的血管钳往那被破损的细小血管处一夹,阻止了血液的大肆浪费。

 

“嘀—嘀—嘀—”

尖锐的紧报铃打破顺利进行的手术,坐在一侧的麻醉师忙起身查看监护值,舒展的长眉徒然一皱,

“氧饱和度直线下降,血压开始降低,什么情况!”

正忙于缝合的男人指骨一顿,往监护屏看了眼,本就维持在98的饱和度现今降至85,出血了?

他微收下颌,将视线投至腹腔,手中的缝合工作加快进度,“通知输血科,准备A型配型血500cc两袋,胃部没有明显的出血情况,我怀疑他身上别的地方有破裂性出血。”

一室的人俨然被他这一番结论饶了下脑子,但毕竟主刀的这么下达命令,台下的巡回护士想也没想的拨通了血库的电话,那头也没闲下来的麻醉师忙和手下的学生开通了另一个静脉通道,暂时取用平衡盐溶液双管灌注保持血容量正常。

 

术间出现突然情况并不是稀罕事,但还是会给全场医务人员带来非一般的压力,首先你不知道出血点到底在哪,其次,这一重大240斤的庞大身躯肥肉纵横,想要剖来那厚度加倍的肥肉组织也是耗时间的主,最后,也是目前突发情况最棘手的问题,主刀医生只有一个,副刀助手临时旷班,即便有再精湛的手术才能一个人始终忙不过来。

时间的推移,很容易引发患者因大量血液流失直至休克死亡。

 

将滴速调至最快,麻醉师放下有些发烫的手机,冲那头忙活的男人走近几步,“成峰那家伙不接电话,别的副刀都在忙,也调不过来这里,咋办?”

染色的肠线穿过断面组织,男人眼也不眨的打了个结,“随便他。”

“可是…”

“那边的。”男人抬起头,冲帮忙拿拉钩的新进医生眯起眼,“你换个手套,和我一起做手术。”

“我?”俨然受宠若惊的小医生不知所云的指了指自己,“让我做…做手术?!”

以前只是观战的记忆拂来,梦里都是期待自己可以上台,但一般医生都不会冒险让个新手做手术,难以言语的激动和紧张掺杂了他整颗心脏。

“我…”

“这怎么行,他不过是个新进医生,让新手做手术太冒险了!”

被麻醉师抢先的话语彻底浇灭小医生的雄心抱负,捏紧的拳头又松了开来,他耷拉着头,看起来被那话伤的不轻。

“责任我负。”很清晰的低炮音,男人将切下的坏死组织交给一旁的护士,对上小医生瞪大的双眼,“要不要来?”

“要!”

未曾经过大脑的思考的顾虑,一股子被浇灭的希望又因那四个字燃起希望,男人掩藏在口罩下的唇角微抿,“那还不赶紧去换手套。”

“哦哦哦,我马上就换!”

麻醉师一脸瞠目的看着手术台上的男人,惊愕于他的大胆之余更多的是无奈,真是疯狂的举动,让新手上台,这样…真的可以?

空下的拉钩她让自己的学生帮了把手,随即紧张的站在一侧观看。

 

“缝合组织知道吧?”

“知道。”

“会不会切割?”

“会,但是速度不是很快。”小医生紧张的站在手术台一侧,无影灯下的脏器搏动着,染红的纱布正拭在一侧,真实的很。

“我已经把胃和十二指肠要缝合的双口给你分离好,你要做的就是将这两个口给我完全密封,速度慢没事,但不允许出差错,知道没?”

“知道。”他激动的附和,但爽快回答后脑子一滞,“王医生我要是做缝合,那你做什么?”

接过消毒棉球的主刀医生正精神贯注地双指按压患者起了鸡皮疙瘩的未开腹部,“找出血点。”

 

没有过多话语沟通,小医生咬着下唇肉开始埋头缝合,看了那么多场手术,大大小小又加上空闲时间的缝合锻炼,他的速度虽慢但不是全然不懂,平下心后开始全身心的进入手术进程,虽然只是缝合,却也是一次难得的珍贵体验。

 

分工合作的进程果然要比一人来的快节奏,取血的护士急匆匆的带着两袋血液跑了进来,闲不下来的麻醉师加入这一输血行列,让身后的学生时刻关注监护值情况。
“老师,血压又降了。”

刚帮忙换上的血袋还未进入人体,正埋头检查出血点的男人在重复按压了某处几次后,眉头一紧,

“刀。”

助手护士一愣,见他眉头紧皱,想是找到出血点了,忙将一把全新的手术刀递过去,许是见他额上渗出些许细汗,纠结着要不要帮忙擦拭下,心脏却有些不受控制的慌乱直跳,全院女性为之疯狂的男神的确魅力直逼灵魂,犹豫了会她还是放弃了帮忙擦汗的想法。

王医生洁癖很重,指不定会嫌弃她手中的纱布…还是算了…

 

消毒液擦拭的皮肤染上棕黄色,触及的皮肤被绷直,男人持着手术刀,桃眼专注的盯着消毒处,腕间一个用力,刀面没入皮肤划开大口,一瞬间血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大量涌了出来,染红整个视野。

“天啊,怎么这么多血全积在里头?!”麻醉师简直惊愕的探过身子去看。

“脾脏出血,前几天这个人肯定受到过撞击不过没告诉我们。”男人连拿了两张纱布拭去正不断往外流的血液,“他人比较胖,开腹腔的时候脾脏出血点被肉覆盖,加之它在上头,很隐蔽,我们正好没见到。”

麻醉师会意的点了下头,见他右手灵活的向下剖开组织,而左手尤能接过血管钳向下探入那伤痕累累的脾脏,

“还有多少时间?”

“啊?”

“距离我下场手术的时间。”

“四十分。”

沾满血液的白胶手指轻掰开肉层,男人左右手开始加快速度,无影灯下的桃眼分外专注,

“时间够了。”

 

……

 

 

扩散组织的外输血液进入人体加上被血管钳夹闭的大血管停止出血,监护仪上的报警音开始停止骚扰,逐渐上升的各项生命指标回归正常,双向进行的内脏缝合正在做收尾工作,

“准备关闭体腔,清点器械。”

“哦哦,好的。”台下的护士忙上前与洗手护士两人核对各种器械,生怕有什么落在腹腔内。

“可以了,数量一致。”

男人转了转有些发酸的脖子冲小医生抬了抬下颌,“关体腔会吧?”

第一次上台的小医生已经完全沉浸在这种手术氛围中,再加之自己完美缝合的两个内脏的连接自信心俨然增长不少,虽仍然紧张但已经能自我控制手中那把刀的走向,“会。”

上台的感觉真的太好。

男人看了他一眼,取过护士备好的器械,复低下头,“那边交给你了。”

“好的!”

关体腔也是种技巧,腕部对于缝合力度很重要,男人口罩下的双唇紧抿,淡然的桃眼依旧专注认真。

“0号线。”

沾满血液的指尖正对那长条切割开的两片断截面渐渐被长线缝合,交叉的线路攀爬在皮肤上,看起来异常工整细致,反观后方小医生那处的缝合点,线间隙时大时小,尖勾刺穿皮肤的深度不同,虽缝合的紧密但卖相着实不太入眼,好在病患是个三大五粗的男人,也不在乎皮肤上出现什么丑陋的痕迹,若是女性,术后大抵会拿着把菜刀闹到医院上层,不给个解释不罢休。

 

全程看下来的女麻醉师听到自家学生暗暗赞叹手术医生医术了得的同时舒了口气,

“这王俊凯的大胆行风我算是领略到了一回。”
胆够大,脑袋灵活,执刀技术绝佳,紧急状况更是冷静的可怕。

这个人…

以后不得了啊…

 

剪断多出来的缝线,沾染血迹的长条缝合伤口整齐的攀爬在皮肤之上,用消毒棉球将其上沾染的血迹擦拭干净,做完最后的消毒步骤后,男人走下台,已然血迹斑斑的手术衣染在上头,颇为扎眼,

“麻醉清醒后就可以了。”

手术衣被帮忙取下,他低头脱下白胶手套随即单手撤了被呼吸染湿的口罩,刚毅带着柔和的脸盘轮廓登时曝露于空气中,而上的上梢桃眼目光深邃,眼角浓翘的长睫拉出一条天然眼线,英气逼人的摸样不知迷倒了多少各龄女性,被推选为全院最想嫁的黄金单身汉也是情理之中。

30出头的女麻醉师看的有点呆,更何况那头停下手中事务红脸偷瞟的女护士。

“我去准备下个手术。”自然摒弃周遭视线的王俊凯刚走两步就停了下来,“对了。”他转过身看向那头的小医生,“缝合的力道需要多加锻炼,今天做的不错。”

对方俨然怔忡的僵在原地,王俊凯未再多言,转身开了手术室的门,走了出去。

小医生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半天才眨了一下眼睛。

“我…我…我被表扬了…没做梦吧…”他傻乎乎地拿手掐了下自己的脸颊,而后吃痛的嗷了声,“真的耶!”

“是真的,瞧你开心的。”麻醉师笑着拍了下他的肩膀,“不过你今天的确帮了他的大忙,小年轻,好好干啊。”

王俊凯这个决定起的的确惊险,对方若是个纸上谈兵之人,那这手术可就险了…

说到底…他的自信心到底从何而来?

真是谜一样的人。

 

 

“成峰,你今天旷什么班!耍什么脾气?!”

甩在桌上的文件拍起一阵刺激声响,已然无法克制住内心怒气的马彪看着那头不成器的侄子,“王俊凯今天一个人主刀,要不是那新进医生会点缝合帮忙分担了下,不然今天你早被人家属拖出去打了!”

坐在办公桌对面的年轻男人眼神一贯桀骜不驯,嘴角冷冷的挑起一笑,带了些不明的意味,“他不是厉害么,我给他施展执刀技术的机会不好么,再说…”他收回笑,轻佻的眼神徒然转为凌厉,“不是主刀的活我不接。”

“你!”恨铁不成钢的马彪被气的全身发颤,从小宠到大的亲侄子被养成这副坏脾性,选什么都是要最上层的,学历和手术技能虽和王俊凯不分上下,但是脾气鲁莽,性格恶劣且极度高傲,这让他着实头疼,本以为这孩子跟着王俊凯可以学习点沉静和谦虚,却不曾将其内心极端的嫉妒心放大倍数,

“你这么下去,一辈子都比不过王俊凯!人光是医学态度就比你高好几个档次!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说我比不上他?!”

成峰眸色暮然一沉,十指紧攥成拳头,双眼阴狠地瞪着马彪,血丝遍布通红,

“那个杂牌医生我一个脚也能踩死他!”

椅子尖锐的擦过地面,他站起身,面部狰狞,“总有一天你会后悔说这一句话。”

“你…”

“我走了,不想再听你说教!”

办公室大门被猛地一甩,马彪看着负气而去的侄子叹了口气,

“都是我给惯的!”

 

暗黑的楼道里,男人攥着怒火未消的拳头,半眯的瞳眼透出戾气,

“王俊凯…你给我等着…”

夺我的风头,抢我的主刀…这笔账,总得有人来还…

 

 

“王医生,你今天的脑瘤手术切除的太棒了。”

“对啊,一刀一割简直黄金角度。”

结束一天的手术的王俊凯有些疲倦的脱着手套,淡淡看了眼前头正一脸崇拜看着自己的新进医生,他微点了下头,有些冷淡的扯下口罩,

“下班吧。”

说完,他绕过那些鲜嫩嫩的女医生径直出了手术室。

忙碌一天的繁重公务终于结束,满脑子就是回家洗澡然后睡觉补充精力,他不说话只是觉得手术室细菌满满,呼吸之间说不准整个肺都是细菌,在这方面,他的精神洁癖已经达到王玖的所不能忍受的地步。

 

“老弟!”刚换好衣服准备离开的身影一僵,而后沉机追上来的短发高个女性揽住他的脖子就往自己怀中靠,像是抚摸大型犬似的揉乱了他的头发,“今天妈给你安排了相亲,格兰云天12号餐桌,现在就过去。”

王俊凯皱起眉,抬起长手就把王玖的手从自己脑门上拿开,有些无奈的直起身拉开两人的距离,

“不去。”

“干什么不去?”王玖嗤笑着捏了下他的脸颊,“你就学我走个场不就行了,妈的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都没看到她脑门的皱纹都多了三层,被咱们俩给气的,噗哈哈哈哈,你啥也别说,就当过去吃个饭嘛。”她撅嘴扯了扯自家弟弟的衣摆,稍显撒娇道,“去嘛去嘛,你不去妈又得烦我了,你都不知道我今天上个台她就连打了我三电话,都是催你过去相亲的。”

王俊凯眉尖的川字越来越深,想要转身离开,胳膊却被王玖拽的死紧,颇有种你不去我就不放松的英勇姿态,拗不过这麻烦的亲姐,他万分不乐意的叹了口气,

“知道了。”

“卧槽!我爱死你了!”王玖激动地挂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就想狠狠赏他一口,王俊凯眼也不眨的拿手拍开她的脸颊,

“你消毒了没?”

“………”

曾经有一段时间,王玖被王俊凯的精神洁癖折磨到发疯。

现在有愈加增值的趋势。

 

 

拒绝了王玖陪自己过去的王俊凯走出医院大门,傍晚的天还残留着凉意,他看了下手表,知道格兰云天就在医院附近便决定走过去,将手中的医学资料放入车厢,他锁上车门转身往马路口走,临近下班高潮的马路口车辆流窜,路灯已经开启,路人行色匆匆的走在人行道上,他抬脚走了出去,正顺着人行道往前走,眼睛却突然瞥见远处人群中一熟悉的女子背影,及腰的如墨长发让他一怔,苏葵?!

三年前突然消失的脑瘤病人?!

他想都没想地就追了上去,经过第二个马路口的时候,绿灯切换为红灯,鼓膜内闯入各种鸣笛,风声交织着呼吸,脚下的速度越发加快,突然听见一声刺耳的急促刹车声,王俊凯的身体已经呈抛物线飞了出去,灼热的刺痛染满全身,四周安静的过分,再也听不见任何汽笛,耳内刺裂的痛炸碎了脑神经,呼吸变缓,眼睛不受控制的阖眼时他分明看清了那辆疾驰而去的黑色奥迪Q7,好熟悉…

随之大脑陷入瘫痪,他闭上了眼,生命的脉率陷入徘徊。

......

 

 

—TBC—

第一章戳这里!

 

评论(127)

热度(1940)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