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序(章)   01(章)

 

02  魂魄

 

 

大脑陷入深蓝色迷雾,清幽雅香被覆周遭。

这是哪?

微怔一瞬之间,脚底突然一个颠簸,地心腾面而起的白色迷雾环绕于身,俨然反应不过来眼前是何情况的王源下意识想挥去这些恼人的白色障碍,却不知那刚挥开的散雾似被赋魔法般重新融合。

‘你叫什么?’

陌生的低沉嗓音从白雾之间飘散开来,诡异而陌生。

‘谁?出来!”警惕布满双眼,由内腾出隐忍的怒意,杏眼凌厉地扫过一大片白色障碍,眉心微蹙,王源俨然不懂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脑海中依稀残留的记忆告诉他,眼前这情景不是梦。

突然忆起那个神秘的水蓝色衬衫男人,线索登时连线成串。

‘你到底…是谁?”

吐息之间那道白雾从身侧猛然抽离,渐而融合成一道人形,深蓝色迷雾被覆魔法般点缀其上,下一瞬,熟悉的人影顿然投站于前,近看的距离让那五官越发棱角分明,王源不得不承认那长相必然颇受雌性欢迎,他紧皱的眉头微微松开,今天发生的事虽太过玄幻,但不承认这大千世界或许真的存在他一直否定的科学理论,比如眼前的…

鬼?

 

“告诉我,你叫什么?”王俊凯淡淡凝视着他,桃瞳内的视线顺着发丝移至全身,带着意味不明的审视,事实证明,这种可以归为打量的眼神让王源很不舒服,那男人比他高一个人,扑面而来的无形压迫感似是与生俱来,让人抵触,

“王源。”自是不想多和那人绕脑子,直话顺到底或许是为了了解现在一切虚幻起始的最终原因,有些事,不要绕着路解决或许才是真理,“打开天窗说亮话,这里是哪里,你又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太平间?”

“你相信这世界有鬼么?”

“一直否定。”王源细细咀嚼着这话中的意思,下一刻对上那人的视线,“不过现在开始怀疑。”

王俊凯看着他,身侧腾起一丝白雾扑打散在墨色短发边际,让人滋生种莫名的仙气,骨子里却分外诡异,

“你现在看的我只是魂魄。”他顿了下,桃瞳散出一抹无奈,“但我还没死。”

魂魄?没死?

划上不等号的疑惑在王源脑内环体旋转,也许是事情的不可逆发展,亦可能是人性勇于探求神秘的求知欲,他现在能确定的只有,眼前的家伙…真的不是人。

“按照古学来说,魂魄只出现在人死后,可你…”

“这事我以后再告诉你。”王俊凯走到他面前,近距离的对视带出一股冰与火的冲击感,“你是唯一可以看到我魂魄的人。”

王源张口想要提问,却被他下一句话懵掉了脑盘,

“所以,我的魂魄这段时间会共存在你的身体。”

“什…!”

还未反应过来的一瞬间,那道身影顿然腾起一股白雾,混进蓝色迷雾之间,脚底轰然顿裂开黑色巨大缝隙,电光火石之间还来不及偏离这片危地,脚底便腾然一空身子顺着惯性就向那巨大深渊跌落下去,心脏窒息般停在半空,全身血液似乎就此停止流动,

“啊——”

速度非常之快,视野一片白光再也见不到所以…

……

 

“赫!”

一瞬间的翻身而起,惊吓了那头正帮忙拭汗的孙姝,脚下一绊差点摔倒在地上,王源颇显惊吓的盯着远处白墙上的钟头愣了会,呼吸之间还揣着半颗被吊在喉腔之间的心脏,跳的飞快。

“王…王医生你醒了?”

孙姝捡起掉落的毛巾颇显激动的跑到床边,眼底止不住的担心流露出来,“太好了,终于醒了。”

“我…在哪?”

“这里是休息室啊。”孙姝忙担忧的抓住他手腕,“你吓死我了,听说你在太平间昏倒的消息我真的…”她哽咽了下,大眼染上一层雾气,腕上的力度又紧了几分。

似乎被那梨花带雨的摸样吓了下,王源愣了会,知道自己最招架不住女孩子这幅摸样,他忙尴尬的往床旁桌上抽了张纸巾递过去,

“擦擦吧。”

哽咽于喉的担忧在那双杏眼中找到久违的温柔,好似被中药苦酸了舌尖的恶心感被从天而降的奶糖解救了苦涩,甜入于心。

“谢谢。”孙姝红着脸有些青涩的接过那白色薄巾,激动的嘴角上翘。

见她心情稳定下来,王源靠到床壁上盯着身上的白色病床被愣了会,难道…刚刚那个是在做梦?

可是…那情景真实的太可怕…

虽明白人体睡波率的不同可以影响整个梦境的真实度,但…太真实了…

完全不像是做梦。

“要喝点水吗?”孙姝递来杯温水,“杨医生说你突然晕倒也许是太累,最近天热估计中暑也有可能,来,喝点水补充下水份。”

“嗯?”王源一下反应过来,“我…刚晕倒?”

“是啊,你在太平间突然昏厥,还是里头的潘叔给急诊打的电话,杨医生说你只是过度劳累就把你带到休息室躺着。”孙姝笑着递来只剥好的橘子,“这蜜桔很甜,吃点吧。”

他将水杯放回桌上,思绪乱飞,突然发生的晕厥真的和休息不良有关?眉间的褶皱因为过多的怀疑不断加深,难道那真的是场梦?

“我没事,你吃吧。”

“可…”

“现在几点?”

“4…4点…”

“急诊人多不多?”

“嗯…刚送来了个出车祸的,估计在抢救。”

“就杨医生一个人顶着?”

“啊…还有张医生…”

“我去帮忙。”王源单手掀开身上的被子就从床上跳下来,弯身拿起衣架上的白色大褂就往身上一套。

孙姝被吓了跳,忙紧张的站起来,“王医生你身体还没好。”

“我没事。”

“但是杨医生说让你…”

“已经休息过了。”他侧过头,“之前麻烦你了。”

孙姝还想说什么却发现对方早已开门离去,白色大褂的衣摆淹没在大片强光之中…

……

 

 

 

急诊厅里患者爆满,相较于上午的人流量,下午人数翻倍,刚提溜完两骨折病人的张科抹了把热汗转头就看到从门口走进来的王源,

“欸!你小子慢悠悠的干什么?没看到这边忙的要死?还不过来帮把手!”

几近强制的呵斥让周遭护士滋生不爽,这张医生平时仗着有一年工作经历总是压榨那些新进医生,趾高气昂的脾性也不知从何而起,真不知道他这优越感倒是打哪儿来的?

也是可怜了那年轻的小医生,被他盯上总没好事。

……

 

许是习惯了这类优越性医生的脾性,王源没说什么却也是给面子似的走过去,病人挺多科室内部忙成一团,八成刚送走了个工地坠楼伤者,地上还残留着斑斑血迹,血腥味浓重的很。

 “要我做什么?”

张科没好气的斜了他一眼,“这个病人你负责!我治疗室还有个烧伤的大家伙等着。”

“把情况告诉我。”王源偏头看了眼病床上假寐的老人,从大褂上拿出折叠的听诊器挂上脖,抬头与他对视,“这样比较省时间。”

“诶你…”又被那冷漠的眼神扫的胸腔一顿怒火的张科攥着拳头,喉间的怒骂被硬生生压下去,那家伙虽然行事态度冷漠疏离,但诊断病情的确有点能耐,反正眼前这老头他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些什么,倒不如丢给对方,自己轻松的去治疗室治个外烧伤不是更省事?

不满褪去,他推了推眼镜负手而立,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有点威严,“那老大爷,胸痛无力被他家保姆带来的急诊,半小时前让护士采集了血标本估计急诊结果已经出了,不过现在又说胸不痛,刚睡着,你的任务就是给我找出他疾病的诊断然后早点给予治疗,我看那病情不大,还有那边还有两床病人正在输送路上,也给你负责。”

王源没说话,张科以为他在不满,忙吊着嗓子补充道,“你就荣幸吧,刚进来的医生哪有你这么运气好可以独立治疗患者的?我给你机会锻炼也是下了很大用心的。”

“……”王源淡淡看了他一眼,随后径直越过他往那侧的病床走,“知道了。”

语气不温不淡,眼神依旧冷漠。

 

张科哪禁得住这种态度,再强制压于心的怒火终是爆发出来,脑袋一热就折身冲上前单手狠狠拽过毫无防备的王源,力道之猛愣是可以听到肘间骨传来的嘎嗒声,手腕瞬间就被摩擦出一圈淡痕,双眉不自觉皱紧王源抬起头,对眼前那人的无理取闹颇具无奈,他不动声色地抽出手,

“有什么事?”

“你说呢?”不满掺杂着火苗在胸口作祟,张科停顿了片刻,目光犀利地看着他,“你真的…拽翻天了啊,真以为我那么好欺负?”

周遭已有好事的患者家属看热闹的似的围了上来,似乎是感受到了这方的硝烟味,头靠着头小声的咬耳朵。

医患关系紧张的现在,若是再爆发出医生间的争斗,估摸着明早得闹到院内高层。

自是不想将事情闹大的王源当然不想和对方多做无意义解释,他抬头刚想回答,张科的拳头就挥了过来,速度很快,下意识的刚想回避,但看到那拳头竟然在眼前停滞下来,他一愣,顺着拳头向对方看去,却发现那人脸上的表情滞然惊恐。

 

暮然闪现的凌厉视线在对侧扑面而来,带着不寒而栗的寒气滕然而升,张科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一股无形大力阻滞于空中,惊愕闪现之际他分明在对上那双杏眼的同时见到了眼眶的变幻,眼角即幻向前拉长,眼尾向后延勾上稍,黑瞳有一瞬间变成了另外一种姿态——桃眼…

混着凌厉的冷漠在那瞬间镇住了他,惊恐袭上心房,难以言语的寒意让他几乎背过气去,他喘息着刚想使力打下去,耳侧突然俯下一阵凉意,

 ‘适可而止。’

天生就带着压迫的嗓调在耳畔响起,肆意将心底的恐惧扩大化。

 

“谁…谁?!”张科猛地捂住双耳却脚步一个踉跄摔倒于地,他抖着淡唇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王源,眼睛却惊恐地一点点瞪大,“王…王…王…”

瘆人的惨叫打乱急诊的氛围,呼吸在一瞬间几乎停滞,张科张嘴大口喘气,面色惨白。

他刚刚…看到了什么?!

为…为什么那个小医生…突然变成了——王俊凯!

那个天生就带着强大气场的男人,拥有庞大的医学领域的王牌天才…可…可…那家伙不是…

不是死了吗?!

 

“没事吧?”

“你…你…你别过来!”张科俨然被吓的不清,抖着手臂连连后退,他慌乱地忙揉了揉眼试图看的更清楚些,却发现站在眼前的只有王源一人…

幻觉?!

周遭看热闹的人群越发增多,俨然打乱了急诊正常的就诊秩序,那头发觉情况有些严峻的女护士忙冲王源挤眼睛,大抵是在提醒他赶紧搞定这事。

张科那家伙就是嫌急诊的事不够多,医生惹得祸到头来还不得全砸她们这些护士头上,到时候上头怪罪下来还不是她们这些底层人民来扛,这个月的奖金又得贬值。

 

自是会意的王源并未多言,只是张科之前见到自己所露出的惊恐摸样着实疑点重重,那眼底分明显露的惊吓不像是装出来的,自己脸上是有什么东西不成?

思绪回归,他走到张科处弯身拉他的胳膊,“现在是上班时间,有什么事去办公室说。”

“我和你没什么…好…好谈的!”对方惊慌的甩开他的手起身就往外跑,连着之前的恩怨都抛到脑后。

见那闹事的主儿逃跑了,后方的女护士们扯着嗓门就冲那些好事的家属吆喝,“散了散了,没什么好看的。”围了半天还没瞅到什么大事件发生的人群自是咂着嘴摆手散开,似乎对这结局表示不满,啥啊,看了半天连个屁都没有,浪费时间。

 

 

王源盯着张科仓皇逃跑的背影眯起眼,一股子说不出的诡异感在心底作祟,好似从太平间回来后周围一切似乎都发生了些微妙的改变。本想追上去详细追问,却不曾被病床上那七旬老人的哀求声阻止下来,

“医…医生…我…我好难…难过啊…救…救救我…”

那老人骨瘦如柴,本就黝黑的脸庞此时看起来异常虚弱,他躺在病床上两手难受的颤抖抬起,眼神极其悲悯的看着他,眼角还残留着白色浊液显得分外可怜。

 

自是救人至上的王源立马放弃了原有计划折身走到老人身侧,单手将其平躺于床面之上,

“哪里不舒服?”

老人像是见到救命稻草似得抓住他手腕,掌心凉腻,许是出了不少冷汗。

“胸口疼…还很闷…”

“心脏?”

“对…对…特别疼…救救我…医生…”

王源没有说话,只是安抚性的拍了拍老人手背随即单手招来C区负责的女护士,

“这个病人的血检出了没?”

“24床的?应该出了,我记得我是半小时前给他抽的血。”资深女护士点头看了眼老人一眼,随即看向他,“这老大爷有什么问题吗?外头那么热,张医生刚推测他是热射病,问题应该不大。”

“不是…”

‘不是热射病。’

惊愕随着那声突然闯入谈话的陌生嗓音转为愕然,王源在看到身侧突然出现的高人身影时懵了一会儿。

瞠目的杏仁眼眸内映出那身着水蓝色衬衫的男人,那淡然的桃眼星眸他还不至于会这么快忘记,那个突然出现又瞬间消失的——神秘人?!

王源连眨了两下眼,他什么时候出现的?!

“你什么时…”

“王医生你怎么了?”护士一脸不解的看着他,忍不住好笑道,“怎么对着块白墙一脸自言自语啊?”这新医生看起来还挺有趣,盯着块白墙还能自说自话,看起来也并非大家所传的那般不近人情。

“白墙?”惊愕在眼底一瞬即逝,他偏头对上那男人传来的视线,难道…

‘只有我能看到你?出现在我梦里的也真是你?’

‘对。’

‘本体真的是魂魄?’

‘是。’

‘为什么是我?’

‘我也不知道。’

‘你到底是谁?’

那头突然沉默,王源眉间的褶皱又多了层,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和那人用眼神交谈,无需语言更无需肢体活动的表述,这情景诡异的好像自己在和另一个自己讲话,不同的却是——对方是个他未曾见过的陌生人。

眼前这情况俨然已经超过现代化所谓科学的领域,那种小说甚至奇幻电视剧的情景被活生生搬到现实生活中,着实让人猝不及防。

‘王俊凯。’

一下沉默的男人突然开口,瞬间打乱他的思绪。

‘什么?’

对方看了他一眼,面容依旧冷峻,‘我名字,王俊凯。’

王源一愣,觉得这名耳熟的很,好像在哪听过,脑内突然想到了什么瞬间反应过来,

‘本院手术室的王牌执刀人?’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孙姝之前说的那个天才应该就是叫这个名字。

王俊凯俨然顿了下,抿唇看向他,

‘你知道我?’

‘听人说过,可你…’

王源满脑子全是疑问,这玄幻的事压根就不符合科学逻辑,才刚开口,肩膀就被那女护士推了两把,

“王医生?王医生你没事吧?”他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侧头回道,“没事,你帮我去拉张血检单子,我要看下。”

对方看了他几眼,确定没事后便应声折回去取单子。

 

说实话任王源自己怎么看眼前的王俊凯,他都觉得那是个活生生的人,无论从肤色,衣着甚至谈吐都不像是个魂魄应有的姿态,但事实证明他在第三次用手顺利穿过对方的身体后,不得不接受那家伙的确不是人,用老祖宗的话来描述那就是“鬼”,但若要更精准的来描述他的话,那就是个‘学医精湛的鬼’。

 

彼时那人正站在自己身侧盯着他手中的检查单仔细查看,王源也不想管他,只觉得自己活了那么多年第一次遇到那么离奇的事也不知是好还是坏,他骨子里本就是那种不好闲事的性格,如今身侧突然冒出个说要和他共处一段时间的鬼魂,说实话,他挺抵触。

原因很简单,他向来习惯了独来独往,多年来不曾更改的生活习惯若是被一稀里糊涂找上自己的鬼魂打乱平静的话,他大概会用拒绝来阻止这一切糟糕麻烦事的到来。

不该蹚的浑水,最好连一个念头都不要滋生。

即便——对方不是人

不过眼前最需要解决的,还是那生病的老人。

 

“按你要求做了心电图的单子在这,还有这个常规血检查单也给你。”

“谢谢。”王源接过那头还有些发烫的检查单,白纸上的心电波率被勾勒的很清楚,以至于在看到其中两段异常波形后杏眼微挑,似是发觉了破绽点他刚要再次核对上一张血检单之际,站在一侧沉默许久的男人将目光停留在检查单的最后几行,半晌,他眯起了眼,

‘心梗。’

拿着纸张一角的指节微曲,王源有些诧异地侧过头,80%认为的是最终诊断的结论被对方抢先一步察觉,的确让他有一瞬的挫败感,

‘你也这么觉得?’

‘不是觉得,是确认。’王俊凯嗓音微沉,桃眸对上他的目光,‘临床上多数心梗的表现比较具有辨别性,高温,发病前剧烈心绞痛甚至严重心律失常都可以成为很简单的引路指标,但也不是所有心梗都会有这么明显的前驱表现,像这病人就是很好的例子,只是简单的胸痛胸闷,加之暑气入院患者人数增多,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简单的热射病,不过…’

‘不过心电图的Q波和ST段异常改变证明了它是心梗。’

王源分析的承接很正确,王俊凯点了下头表示赞同,‘还有个确准依据在血检值,很明显的CK-MB数值增高,目前按所处值来看已经在持续增高状态,心梗范围还在继续扩散,我看他血压已经处于持续下降状态…’四周好似安静下来,那嗓音带着低沉的暗哑在停顿片刻后又响了起来,‘情况不乐观。’

 

王源没有说话,下一瞬在对方沉静的注视中转过身,将手中的病例塞到那头等待指令的女护士手中,对方自是被他吓了一跳,这小医生也真是发起呆来就盯着堵白墙一动不动,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和鬼子进村了似的那么吓人,刚想问需要什么帮忙,结果就被对方抢先发了话,

“急性心梗,情况比较严重赶紧准备好溶栓治疗,尿激酶150万-200万U半小时内静滴,持续吸氧外加阿司匹林嚼服,速度快,我怀疑梗死范围已经扩大,再不处理情况不善。”

女护士听到心梗,整个人就是一惊随即紧张地就往化药室冲,乖乖,这病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是梗死范围增扩导致患者在自己的主班上死亡,这后果真的…

不堪设想。

迅速启动的急救措施,两个护士外加王源联合抢救,许是及时发现在梗死最佳溶栓的时间段内进行对症治疗,老人暂时度过危险期转而收入心内科做进一步治疗。

病案解决完临近下班点,将手中的危重病例口述于交班医生后,王源颇显疲倦的洗手下班,刚撤去白色大褂,眼角一瞥这才发现身侧还站了个形影不离的王俊凯,

一声不吭的看着他。

眉角随着惊吓长挑了下,他揉着眉心轻吐了口气,也就只有这个时候,那家伙看起来的确很像鬼,来无影去无踪的。

 

更衣室除了他俩外没有别人,王源拉过把座椅弯身而坐,他觉得有必要和这家伙说清楚。

“如果你需要帮助,我可以帮你联系相关研究鬼神的专业人士。”

“他们看不到我。”

“OK,我也许需要问你几个问题。”

王俊凯没有说话,双眼示意他继续讲下去,王源抿了口凉开,头顶的凉气吹的他有点冷,

“你找上我不单是因为我能看到你,对不对?”

“对。”

“你肯定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没错。”

王俊凯回答的很干脆,精致脸盘在灯光下透出种冷漠气息。

“说实话,我这个人不喜欢被人钓着走,所以…”王源后背靠在椅架上,很自然的看向他,“不好意思,我没有帮人忙的习惯。”许是见对方没有回话,他站起身拿起桌上的黑色背包往肩上一丢,“世上没有百分之一的绝对概率,而我也不可能是你寻求帮助的绝对值,可能还会有人看的到你,Good luck,走了。”

想说的都已说完王源看也没看王俊凯的脸上的表情,扭头就往外走,刚要走出门,却被那沉寂许久的低炮嗓音阻绊下来,

“一天。”

“什么?”他回过身,抬眼对上那双冷漠的上梢桃眼。

“我需要你的身体。”王俊凯淡淡凝视着他,没有乞求的低姿态,那是属于一个男人眼底的认真和期望,在凝视的焦距上散出最后的希望,“我完成那些事后,会自动离开。”

王源站在原地,目光直愣的看向他。

 

用他的身体…

一天吗?

 

 

—TBC

03章链接: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nu5ccixeshFyyAQbbTSiyw 密码:F3a9

 

 

 

 

 

评论(44)

热度(1029)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