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03

双医生设定 ( 强强,我的老师不是人)


 


前文戳这:  序(章)     01      02


 


 


03  胜算率 


 


‘双灵魂占用共体不会对你造成损伤。’


‘什么意思?’


‘你之所以可以看到我,大概就是我的灵魂与你身体在一定程度上达到契合,也就是…我的灵魂可以在80%的几率上主导你的身体,但不会占领你的意识,简单来说…如果你的潜意识里没有强烈的应激反应,我可以在你有意识的状态下使用你的身体。’


‘也就是你附魂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的意识不会丧失?’


‘没错。’


‘事先说好,我只答应给你一天时间,之后…’


‘我会离开。’


‘好。’


……


 


王源不知道自己是被哪扇大门给挤兑了脑子,竟那么轻松就答应被对方附身一天的请求。


这社会多的是心存杂念的人,他不知道这‘一日借用’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那之后会发生什么反效效应,如果王俊凯存了什么私心灵魂占用他身体后会不会就此撕破一日协议,从此侵占他的躯体,而他,就从身体主权者转为排遗物,说不准下回在太平间游荡的魂魄就是他。


到底是什么让他头脑一热就接下这档子麻烦事?


啧…


 


从小到大他就是个聪明人,不争不抢,他知道怎么在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用保护色遮掩自己的锋芒亦知晓哪些事他可以做而哪些事他不能做,没有目标的生活固然乏味但过的也算简单安逸,但该来的总是得来,即便做好了万全准备但也没能阻止王俊凯带来的一切继发效应…


所以,也不管是不是脑袋出了什么岔,这一日契约是铁铮铮的现实。


毕竟,答应了人总得遵守承诺。


 


王源住在医院提供的职工公寓楼里,按照医生级别和工龄划等级分配他能住的单人公寓应该算是所有等级中的末层,一室一厅一卫,面积不大但也好打理,许是去年刚建的新大楼,17楼的住客其实也不多,相较楼下的热闹他这一楼倒安静的可以,晚上若是摸黑走估计也能吓死一票女性同志,本来王俊凯没出现以前他对鬼魂之类的嗤之以鼻,如今自个身后跟着个实打实的鬼魂着实是给他来了个铁铮铮的大巴掌。


“你确定要一直跟着我?”


“明天以前暂时就是这样。”


“我不习惯屋子里有第二个人存在。”


“我是魂魄。”


“……”


“事先说好,半夜的时候不要飘来飘去。”王源掏出钥匙往门孔里一插,“我心脏不好。”


王俊凯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我不会飘。”


“……”


王源觉得那些传媒小说到底将鬼的形象扭曲了多少?


 


推开门一室的黑暗,他打开大灯头也不回的就往屋里走,“帮忙关下门。”


王俊凯盯着身后的大门长眉细微一皱,安静的站在原地。


王源颇感奇怪地回头,就看见对方眉心拧结的用手在门板之间轻松穿过,半响,那人看着丝毫未动的大门侧过头来,长睫在灯光下柔和了冷漠的气息,


“关不了。”


“……”


这鬼到底能用来做什么…


无奈的抚额,王源折身在王俊凯的注视下单手关了门,刚打的空调让闷热的屋子凉爽不少他拿起件换洗衣物就往浴室走,俨然不想和某只鬼魂多说两句,熟料刚解了两衬衫扣子,王俊凯顶着万年冰山脸透过门板就穿了进来,整得他一个手抖愣是扯掉了颗白色搭扣,


“我在洗澡。”接二连三被对方折腾了一天不算,现在更是连个澡都难上加难,感觉自己有些濒临爆发,他忙吐口气镇定了下情绪,“有什么事等我洗好再说,现在,请从门板穿回去。”


“等会再洗。”王俊凯的语气颇为平静,本就轮廓分明的五官在仰视的角度下越发吸人目光,“我想试试看附身。”末了他指了指门板又补充了句,“客厅有些乱需要整理。”


“……”


“整理和附身等我洗好再说。”王源捡起地上的纽扣,伸出食指单手指门对他一字一顿道,“现在,马上,穿回去。”


“知道了。”对方回答的很简洁,他愣是按着太阳穴看着王俊凯穿门离开的背影无奈到极点。




 


 


在浴室冲了个简单的澡,被搅乱的心情有平缓了些许,王源沓着拖鞋出来的时候头发还在滴水,水渍染深了灰色短袖晕出深色斑点,单手取了块干毛巾往头顶随意擦拭,眼角就扫到那头站在窗边的高个背影。


大概是听到了声响,对方转过身来,深眸内看不出任何情绪。


王源拿毛巾擦了下脸颊残留的水珠,折身坐到沙发上,


“你不怕光?”


王俊凯淡淡看了他一眼,返身从窗边走了回来,“不怕。”


“鬼不是不能见光?”


“我还没死,只是出于昏迷状态。”


“但是你魂魄出来了。”


对面突然沉默下来。


“你…”王源放下毛巾靠着抱枕看向他,“既然没有死,为什么不回本体去?”


“回不去。”王俊凯回的很简洁。


王源愣了下,似乎对于这一回答抱以不解,既然没死又能和附体,那为何不能重回本体?


违背科学的鬼魂论的确在某些方面提起了他的探索精神。


“为什么?”


王俊凯闻言侧头看他,平静的深眸眨了下,整个人沉稳的不行,


“我曾在某个时间段失去各项生命体征从而导致灵魂和躯体分离,即便通过外在除颤和CPR使我的心率回归,但我的灵魂依旧无法与躯体再次重合。”


“问题出在哪里?”


“颅脑。”


“什么意思?”


“车祸导致我的脑部严重受挫,内部脑神经和脑内组织受到相应冲击性刺激,外加颅脑补救手术的不成熟使脑内受挫部位未得到充分补救,机体与灵魂就像钥匙与锁,锁内齿轮如果受损,那钥匙肯定解不开,同理,当我的脑组织没有得到原有正常补救,所属灵魂是无法与机体得到重合的契机。”


“如果你的颅脑得到完善补救,是不是就可以代表…”王源站了起来,走到他的面前,“你可以重回躯体?”


王俊凯直视着王源的眼睛,沉默了片刻,“希望只有10%,我的本体还在美国治疗,如果早有所疗效,我也不会在这。”


当初灵魂从自己身体上分离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重回躯体的几率很低,也许不会死亡,但这辈子不出意外的话,他那副年轻的躯体要在药物和营养液的补助下度过余后几十年,一辈子闭眼到生命波律调频成零。


希望终为失望。


一直以来,他知道自己注定要以一副透明魂魄游荡于世,直到遇到眼前这个可以看到他魂样的人,一切相遇必有其中的契机,事实证明,王源的身体和他很契合,两魂共体应该没问题。


但很遗憾,那人仅答应给他一天时间。


如果真的只有一天可以用正常躯体去做些事,那么至少让他再去见一个人。


最后一面也好。


……


 


答应王俊凯附身那天王源适逢休假,所以无需再麻烦调班。


想起前晚半夜起床上厕所经过客厅的时候,那人站在半开窗户前的背影显得异常孤零,他不是好事之人,对那人的遭遇只是感慨天才薄命,王俊凯在医学上的知识领域他已经领略过一番,无可否认那人是个天才,只是运气不好。


人一出生,生命的长短早被规划,飞来横祸,也是命中一劫。


何需同情。


他收回视线沉默的转身离开,有些事,还是不管的好。


盲目同情和帮助,只会害自己多趟浑水,何必。


人活着,就要学点自私和傻,那样…才能长命。


 


 


“说吧,去哪?”


王源从纸袋中捻出一烫手的小笼包边走边往嘴里送,肉香隔着包子皮都能溢出来,那味道似乎不错,他吃的眼尾微翘,颇为享受。


也许是发现对方除了冷淡以外的另一幅摸样,王俊凯深深看了他一眼,之后慢慢移开视线,朝前头的公交站走去。


“嘴角的油滴下了。”


捻着包子的手微顿了下,王源反应过来,指尖顺着嘴角向内唇一擦,拭去一小滴油腻珠子,连吃了三个觉得有些饱,他拎着纸袋子跟上去,恢复了平日的表情。


早上起的有些早,车站站点的人流还很少,空气更是少有的清新。


 


“我们去纪世花港。”


“老年乐园?”王源偏头看了他一眼。


“对。”王俊凯盯着马路简单应了声。


见人这么回答,王源也不再多问,闲事还是少管的好。


 


公交车过来的时候王源正和最后两包子做争斗,右手刚塞了一个进去,唇角还覆着些许油光,整的饱满唇线越发清晰,意识到自己再也塞不下最后一个包子的时候,他低头看了眼袋子里最后的包子,扔了浪费,不扔又吃不下,前方已经有两个女乘客上车,站在自己身后的王俊凯自是跟了上去,他嚼着嘴里还未咽下的包子抬手就走到对方面前,


“吃不吃包子?”


王俊凯一动不动的低头看他,“你以后还是少吃点肉包比较好。”


王源短暂的愣了下,“为什么?”


“油脂类多吃会影响智力。”王俊凯转身朝公车方向走,醇沉嗓音很平稳的传了过来,“我是魂魄吃不了包子。”


王源站在后头,拿着纸袋的手顿了下,他似乎是消化了下对方这话中的意思,脸色有些阴沉。


那家伙…


……


 


 


老年乐园是这班车的倒数第三站,车内人比较少基本都是早起买菜的老年人,两三人拎着个环保编织袋凑在一起聊着家常,王源掩嘴打了个哈欠,眼角轻扫了下坐在窗边的王俊凯,那人总是喜欢沉默的往窗户外思考人生,这倒给了他一种老年人即视感。


刚收回视线打算眯下眼,杨兴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而那手机铃成功引来了那头王俊凯的视线,他看了看手机屏,确定没有看错来电人后这才接通了电话,


“上午9点有个急诊-手术室联合举行的参观交流会,我看你今天休息就帮你把名字报了上去,你记得参加,手术室难得开次内部学习大会,你过去看看也算是学习,到时候写份感想给我。”


王源拿着手机和王俊凯对视了一眼,随即偏开视线,“我在外面。”


“怎么?陪女朋友?约会?”杨兴在那头凉凉笑道,“是急诊室那个年轻的小护士?”


“没。”


“小年轻果然有空就喜欢外出玩啊。”那端的声音带着些许嘲意,“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巴不得多学点,果然时代在变化啊。”


“……”


“随你吧,要是你不去呢,20个科室代表就会缺一个,丢的反正是急诊的脸,也怪不到你身上去,你自个定夺。”


王源靠在座椅上,双眸淡淡扫向窗外,半响道,“知道了。”


“9点,手术室内的护士站前集合,多学点。”


杨兴甩下这句话便掐了手机,这年头再厉害的小孩子在他面前也是小蚂蚱,还需要好好培养啊。


 


“要开会?”


“嗯。”王源依旧不着急的点开手机网页,查看上头的新闻内容,神色平静,“这会可以选择不去,不碍事。”


王俊凯看着他的侧脸,突然站起身来,“去开会吧。”


王源停顿片刻,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你说什么?”


“一个会议花不了多少时间,先去开会。”


“确定?”


“嗯。”


“知道了。”王源站起身,嘴角有一些些扬起,“我倒省了份自我检讨。”


“……”


王俊凯的眼皮在不经意间微挑了下。


他好像,有点小看这个人了…


 


 


下车再转车到达医院的时候时间凑的刚好,从更衣室换好衣服到达护士站的时候就看到一小片各科新医代表凑在一起交头接耳,聊得似乎都很欢,王源走队列末尾安静的站在角落,这头早已过了九点整,而那个传说中的总领导貌似还没来,这医院的效率问题的确比出席频率问题来的严峻的多。


官大果然可以任性的很。


王源把玩着手中的口罩,偏头看了眼站在自己身侧的王俊凯,那人正两眼环视着手术室周围,眸底带着些许异样情感。


哦,差点忘记了。


“你之前一直在这里工作?”


“嗯。”


“所以手术室王牌执刀说的就是你?”


“他们虚夸了。”


王俊凯淡淡看着周遭摆设,这里,一点都没变。


王源抿了会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前头嘈杂的声响渐渐缓了下来,继而就听到话筒放大的女声传了下来,


“各科室的新医代表安静一下,今天的学习观摩会议由咱们手术室的王牌医生成峰成医生来做主领导,大家记得好好学。”


话音刚落,大波掌声随着一个高个身影的出现而越发响亮。


王源透过人群间的缝隙眯眼看了下,这才看清那来头迅猛的主领导,个子挺高,五官端正,就是觉得有些邪气,前头有几个女医生红着脸互咬耳朵,好似对这年轻的主领导颇感兴趣。


也对,年轻有为。


突然想起那人是现在手术室的王牌医生,他偏头看了眼身侧的王俊凯,却发现对方正沉默的盯着台上的成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感受到身侧有两道视线往自己身上飘,王源斜眼往旁边看了了,适才发现有两女医生两眼发光的看着他,慢慢收回视线,他抬手就戴上了口罩,只留出两好看的杏仁大眼,特别传神。


 


这次交流学习无非就是带着一窝子人在手术室内转悠,专门介绍里头的器械和高能设备,既是科普又像是炫耀,王源是这么想的,前头的人挺积极的拿着笔记边走边记,还有部分胆大的直拍那主领导的马屁,夸的那人还真笑声连连,自是跟在队列末尾的王源两手插兜的和王俊凯并排走着,


“你认识这个成峰?”


“有合作过几回。”


“后悔么?”


“嗯?”


“王牌执刀的称号被他拿走。”


王俊凯没有说话,视线在前头的成峰身上收了回来,淡淡道,“那些本就是虚名。”


他不需要。


一大波人狂遍了所有手术间也研究和详解了各项操作器械的的功能,一半课程结束的时候已过饭点。


“好,今天上午的就讲到这里,按照惯例我们下午可以到参观手术的围观室内观看成医生下午的手术,其中要在你们之间抽取两名医生在手术室内近距离观看。”


这话一出下边的新医们开始躁动起来,两眼发光的希望自己可以成为那两个幸运儿之间的一个。


将最后一排听讲报告打上句号,王源揉了下有点发酸的脖子舒了口气,趁着空档用手机打了篇报告,到时候敷衍下杨兴就可以,本盘算着看场手术后可以离开,熟料稀里糊涂之间就听到上头传来自己的名字,


“我们随便抽了其中两个,血液科的陈江和急诊科王源这两名新医下午准备一下,好好观摩成医生做手术哦。”


周遭登时一片叹息声轰散开来,颇带满满的失望感。


 


王源平静的将手机放回口袋内,面朝王俊凯,


“你刚听到了什么。”


对方正环着手肘将视线从墙上的无菌准则撤回到他脸上,眼也不眨的回答,


“下午让你到手术室观摩。”


“你赶不赶时间。”


“还好。”


“那就看场手术再走。”


“好。”


王俊凯闭上眼,他好像…很久…没上台了…


 


……


 


 


吃饭加午休耗了一小时半,下午1点整一台行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即将作为观摩交流的教学内容,谁料中间出了差错,急诊突然送来个交通意外的病人,情况不太客观,送来的时候已经处于休克状态,而恰巧那台行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的病人临时胆怯,不想上台,手头又没有什么可以作为讲解的案例,没法只能把那车祸病人拉入手术室当临时替补。


伤者是个外地打工仔,下班回家时被一辆豪车撞飞在地当即被民众送了过来。


提前被叫去准备的王源和另一个新医生陈江一同去了准备室,刚好碰到成峰拿着那伤者的X片看的仔细,双眼微眯,翘着二郎腿坐在办公椅上,


“啧…心脏都伤成这样,再怎么做都没用,百分之八十得死掉,算了,反正也就一打工仔,在手术台作为解剖观赏也算是件好事。”


成峰的声音很亮,言语之间带着狂妄不羁,完全没有上午那副儒雅面相,而他的那段话让王源的眉心微不可见的皱了起来,身侧的王俊凯眯眼亦沉默着。


“对,我也这么觉得,都伤成这样还怎么修补啊。”急着拍马屁的陈江附和,倒让成峰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


“小伙子有出息,等会多学点。”


“好的好的!谢谢成医生!”


“行了,把病人推过去吧,咱们走个场。”成峰放下片起身就往外走,后头的陈江狗腿的也跟了上去。


王源是最后一个出准备室的,他拿起桌上的X片,杏眼凌厉的扫过每一处检查。


“心脏受损很严重。”


“恐怕有栓塞形成。”王俊凯站在一侧桃眼半眯,“更甚者,心肌破损导致穿孔也说不定。”


“喂。”


“嗯?”


“如果你做这场手术的话。”王源放下片子,抬头对上他的视线,“胜算率多大?”


王俊凯似乎沉思了一会儿,目光落在那张X片上,语气平稳道,


“这要做了才知道。”


……


 


手术围观室坐满了人,熙熙攘攘的男女人群透过透明玻璃把手术台看的清清楚楚。


“真是幸运啊,可以跟着上台观看。”


“这样也不差嘛,看的也很清楚。”


“血液科的陈江我知道,听说是学霸,被抽到是妥妥的,倒是那个…急诊的什么什么源?听都没听说过,到时候可别丢了人成医生的脸才好。”


“哈哈,你就是嫉妒。”


“切…我是为了病人好,话说,急诊室那个长的什么样啊?”


“你管他长啥样,反正等着看笑话就好了。”


“是是是,可怜的小医生啊!”


……


看吧,等会就有好戏看了……


 


 


 


—TBC—


 04戳这里


 


 

评论(63)

热度(936)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