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每周不定期更❤️

医魂摆渡04

双医生设定(强强,我的老师不是人)

序章  01  02  03

 

04 附身 

 

 

手术开始于车祸患者成功麻醉后,导联传递着心脏累弱之后的残波。

无影灯打下一大片光晕,将手术台照的通亮。

器械间的碰声相融在监护声中,手术台周遭配备的各类全新仪器让整个室内看起来格外高大豪华,殊不知,与其说它救了多少人,倒不如问它满足了多少人的虚荣心。

医院本就腐败,金钱与利益,职位与股份,环环相扣,残酷而现实。

……

 

王源曾经跟过几台手术对这流程都有所了解,但由于从未亲自执过刀,外加刚入职时直接被派至急诊任位,对手术该有的该学的,他都忘得七七八八,若要他临时捡起来也是难上加难。

故,对专业的手术医生,他是报以种敬佩精神的。

不经意扫了眼身侧的王俊凯,他的思绪有一小段的抽离,这个年轻的男人…真的在手术上的造诣极至巅峰?

应该…

不会。

世上不会有完美的人,他也是。

 

 

“全身大面积创伤,左腿严重骨折。”成峰站在手术台一侧右手正往左手上戴手套,眼睛在那刚插上喉管的患者身上扫视着,“X片显示心脏严重受损,大面积挤压胸腔极已经造成心肌受损进而出血,大范围积聚在心外膜和堵塞血管,准备开腔手术,排液取栓。”

观望台外的新医们视线紧跟着成峰执握的手术刀在消毒好的皮肤之上轻划刀刃,

血延在崩裂的皮肤肌理之间渗出殷红。

“看起来好棒啊。”

“对啊,执刀的手真好看。”

“果然是手术室王牌,帅翻了!”

“我也好想上台。”

窸窸窣窣的交谈声在外台起的火热,若不是隔音效果颇好,这话被成峰听去又得上升一度的虚荣心。

一年的时间,没有了那碍人的王俊凯,他的前途似乎又一下开阔起来,副位升职,终属于他的王牌职位如今在手心里被拽的死死,如今,再也没有什么人可以从他手里夺去属于自己东西。

至于那个所谓的凯氏执刀,也都只是过去。

那家伙现在估计还在病床上躺着,半死不活,荒度一生。

他说过,夺自己东西的人,定不让他好过。

这年头,要往上爬夺得更多的名誉和声望,凭的不单是技术,更多的…

是脑子。

哦,那人肯定是醒不过来了,毕竟啊…

帮忙做一场颅脑手术,也是件简单的Case.

……

 

 

腕骨随着刀刃切入肉层稍加使力,蔓出一层血液,总得来说成峰执刀不错,但仔细看会发现期间的腕骨用力带着一丝僵硬,切入肌内的深度大不一致,且重要一点,力度掌握过大,很容易致使而下的皮肤组织受到大幅度破损伤害,进而忽略掉些许神经,意外截断也有极大可能。

但那人甚至所有观看人员都没有察觉到这一细微点,与其说不知道,倒不如说他们压根毫无察觉。

好的切入点和力道,会使手术进程中出现的任何意外降至为零,进度缩短。

很遗憾,除了王俊凯,所有人都很难能做到这点。

“电刀,吸引器准备。”

这头成峰指示着下步准备,助手和器械护士双重辅助,那头王源靠在手术室门旁的一侧白墙上,两眼紧盯着显示屏上的近景手术,许是离那大波人群的距离稍显远,他一个人站在角度格外扎眼,观望台上的新医也难免嘲讽了几句,大抵就是说他懒散成性。

也是,如果他们可以看到他身侧还站着个人的话,大概就不会这么认为。

 

“你觉得他做的怎么样?”

“什么?”王源偏过头来,“手术?”

“对。”

他侧回头,视线在前头的显示屏上的映像停留,“还行,如果排液正常…”他顿了会,“可以救活。”

“是吗?”王俊凯嗓音淡漠,眼底有什么轻然扫过。

王源愣了下,他看着那人紧抿的嘴角有些不解,那回答摆明有另一种意思。

话中有话。

……

 

胸腔被顺利开膛的时候,观望台上一票子新医均激动的贴着隔板往外看,被冲洗去满眼赤红的心脏正累弱的搏动着,空气中自是难掩的血腥与肉焦味,兴奋混着期待撤去了生命的危急状值。

作为有幸亲身参观手术人员之一的陈波早已瞪大眼看着那颗心脏的起搏,人体的主机,代表生存和死亡的主导脏器,如今正摆在眼前,学医到一定程度,学者不再依据假体来提高知识,更多的是期待见到真实的脏器。

大小肠,骨体,肝肺脏他看的多,自是没了刚开始的新鲜感,如今见到搏动的心脏曝露于空气中,着实在惊讶中混上激动的成分。

很多人都了解,心脏和颅脑相关类手术不是一般复杂,尤以颅脑为一,但现今能看到心脏手术,也着实让陈波向成峰投去难掩的崇拜之意,

“成医生你真的好厉害,开膛的手法简单快速,一下就把心脏弄出来了。”

剔除组织的长手一顿,成峰抬眼看了他一眼,随即轻笑了两声,看起来心情颇好,
“这个多练练就可以了。”

“那不一样,我以前看那视频上教程,还资深手术家,全程做下来简直杂乱无章,哪有成医生你做的好啊!”

陈波这人在血液科挺受欢迎,一是成绩过硬,二是长了张甜嘴,稍稍转下脑子就把周遭一票子医生护士说的飘飘然,所以,在血液科他的口评在所有新医中是最好的。

长了张甜嘴对他来说着实是样拿手筹码,成峰本就被他夸的有些飘飘然,如今再被那甜嘴抹上一层蜜饯,整个人的虚荣心就起了来,眼底是止不住的骄傲。

“看你这么好学的样子,来,给你个学习机会,穿上无菌衣上台做我助手。”

“真…真的吗?!陈波俨然被吓了一大跳,“我…我上台?!”

“对,上来。”成峰微抬下颌冲他肯定,眼角突然扫到那头沉默站在角落的王源,“那头的。”他偏头眯起眼,“是谁?”

视线还在监护仪内越发微弱的生命值上徘徊,就感受到对面扫来的注视,王源侧头对上他的眼,刚想简单给个回复,就被那头的陈波抢了先,

“他是和我一起被抽到的新医,急诊科的,叫王源。”

“哦?急诊的?”成峰挑了下眉,许是见对方安静的过分,忍不住心底腾起的傲气,笑道,“你这么认真的看我做手术,来,给你个任务,有没有看出我的不足?事先说好,别像陈波那么夸我,怪让人笑的。”

只是句变相期待夸耀的话,却让王源微皱了下眉。

按成峰这话中的意思,但凡是个会说话的主都不会真的去指责他的不足,况且对方还是个远近闻名的手术室王牌。

觉得被对方夺去了次多讨好成峰的机会,陈波有股难掩的不爽,啧,那人真是赚到了。

反观那头的欢快氛围,这头王源的脸上有些阴沉,耳畔是监护仪轻幅的警报声,而眼前是条等待救赎的薄弱生命。

他抬起头,终是打破沉默开了口,

“救回了人再说。”

室内一度安静下来,观望台上压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新医明显察觉到成峰的面目表情极其僵硬,似乎听到了什么。

王俊凯斜了眼身侧不看任何人脸色的王源,嘴角有些轻微的扬起。

 

手术室内很久没人说话,所有人均瞠目看向这个直白的新医,陈波默默吞了下唾沫,似乎被王源的话吓的不清,这个人…真的不想混下去了吗?

最为尴尬的非成峰莫属,本想听几句赞美,结果被这么个小蚂蚱丢了次大脸,一股子怒气自是烧到了脑门,执握手术刀的手也因怒意经不住的颤抖。

但又考虑到观望台那么多双视线扫在这,丢次大脸就不好了,双眼不满的扫了王源一眼,他忍着一肚子怒火硬是笑了两声,

“你说的对,先救人。”口罩下的嘴角自是僵硬的很,但又没法宣泄出怒火,只得憋回气冲那头呆愣的陈波瞪了眼,“继续手术!”

被牵扯这场怒火的陈波自是苦着脸,一脸悲天悯人的冲王源扫去怨恨一眼,本来好好的事,你瞎掺和啥啊,害得他现在都被成医生讨厌。

白讨好了。

 

“诶诶诶,怎么回事啊,气氛有些尴尬啊?”

“是啊,你瞅瞅,成医生看起来心情好像很不好。”

“那小子刚说了什么?”

“肯定没什么好话,你瞅陈波那一脸的苦逼样,肯定被坑了。”

“这观望台隔音效果弄那么好干什么。”

“怕什么,待会成医生会开话筒讲解的。”

“哦哦,你不说我差点忘了。”

 

一次尴尬造成的局面就是所有人投入到手术中,这么看也是个不错的局面,起码现在救人至上。

“我开始怀疑。”

“嗯?”王俊凯突然收回散在手术台上的视线,下意识的看向身侧,“什么?”

“那个人…”王源沉思着道,“医德不行。”

王俊凯没说话,只是双手环肘的继续观看手术进程。

对那家伙而言,应该早就没医德了。

 

心脏外包膜被清晰分层后,成峰直起身冲台下的巡回护士下了指令,“开广播,我要现场讲解。”

丢的脸总要用更精确的讲解彻底掩盖。

 

广播口‘刺啦‘传来些尖锐的杂音,音量有些高倒让外围的新医们捂住了耳朵,

“如你们所见,心脏现处于淤血栓塞状态,临床上因为重大撞击或挤压导致心肌破裂受损导致内在淤血及鲜血积累在大血管和心外膜内,造成心脏贲血障碍,组织缺氧,照这位患者的情况来看,受损面积比较大,救活的几率很低,但生命面前我们不能放弃,要坚持到最后一刻。”

 

很有感染力的一段话,无知新医们均被那话说的满腔热血,忍不住为成峰鼓起掌来,真不愧是手术室的王牌医生,医德真的很好啊。

 

一次面子上的光彩重回,成峰心情缓和了些许,执着手术刀指着那搏动的心脏继续侃侃而谈,“要解决淤血堵塞情况,我们要采取的做法就是切开心肌受损的部位,然后将里头的淤血排出来,以保证血液的正常运行,但此法危险度极高,容易外伤其余血管或神经,所有一定要仔细。”他将手术刀往心脏上指了指,“从X线上可明显看到心房部淤血堵塞,我们一般从这上面切口,然后排液。”

新医们看的认真,两眼盯着显示屏一动不动,届时,对成峰的崇拜又上了一层。

 

而站在角落的王源仅是盯着监护仪上越发薄弱的生命值一言不发。

血库突然来了电话,说是手术病人的配型血到了,让护士去外边去,恰巧那台下护士来了例假,正是腹痛难忍之际,让她去取实在颇不为人道。

成峰侧了下眼,抬手就指名让王源去取,谁让这小子惹他心情不好,如今又像木头人似的站在角落一动不动的看他手术,小蚂蚱有空就多出去跑跑腿,没事别站在他视线里乱晃,碍眼的很。

 

大概是播音外放的缘故,成峰指名要王源去跑腿取血的事让外场众人暗自嘲笑不已,互咬着耳朵一脸看好戏摸样。

看啊,成医生都不喜欢那急诊的耶。

 

王源没说话,表情自若的在所有人几近看好戏的注视下站起来,两手插兜的走了出去。

独留那一票子得逞坏笑的医学者们。

 

 

“你跟出来干什么?”

“散心。”

“……”王源斜了身侧的王俊凯一眼,随即从容的继续往前走。

这家伙也是异类,低头看了眼手表,他微皱了下眉头,

“现在三点半,手术做完要是晚了,我们就打的去老年乐园。”

王俊凯顿了下脚步,似乎对于他还记得去那边的事愣了一下,然后“嗯”了声算是答复。

两人再无对话的继续往外走,而对内场手术选择性的避开不言,刚一开门,就看到送血的工作人员正站在手术室大门外等候,还没和对方开始交接核对,外头座椅上等候的八旬老人忙踉跄地冲到他面前,沧桑的手掌紧缠住他的手臂颤抖着,

“医生,医生,医生我求求你,救救我家孙儿吧!救救我家子成!”王源浑身好似被霍然定住,那是个满泪纵横的老人,早已苍白的发丝蓬乱的散开耳际,直不起的腰际因为一度祈求几乎要向他跪下,哭声凄烈,眼角红肿,皱纹遍布的脸被泪水糊湿一遍,她的深色布质薄衫被泪水砸出深渍点点,嗓音早已哭哑,眼底满是绝望无助。

那双黑色布鞋上沾满了黄色泥土,脚踝处还沾着青草,相必是在农田劳务的时候得到自家孙儿出事的消息,蹒跚着脚步乘车赶过来的。

 

“啊呀,大娘,不要那么哭啊,医生肯定会尽全力的。”送血的小伙子俨然有些动容,眼底闪过不忍,随即抬头对上王源的视线,

“这大妈打我来这以前就在那边哭,也是可怜,儿子得癌死了,孙儿又出车祸。一波又一波的,也不知遭了什么孽。”

 

“医生,我…求求你了,我家子成那么乖,不能死啊不能死啊!”她几乎整个人跪倒地面上,绝望的双眼看着他,泪水长链般砸落于地,溅起心灵上最具冲击性的道德。

 

王源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视线里是绝望的老人,而听觉内满是环荡的凄烈哭声,时间有一瞬间的静止。

医德的底线是什么?

他的手指微动了下,指骨带动着十指向掌心攥紧,随后又渐渐松开,掩盖于口罩之下的大半张脸布满严肃。

站在一侧的王俊凯没有说话,视线在王源那双掩藏颇多情感的杏眼中察觉到了什么。

是要认真面对了么?

……

 

生命,岂是你一言就可绝判的儿戏。

 

 

 

王源拿着血袋回到手术室的时候,那监护仪上的警报声刺耳而尖锐,室内的情况有些紧急,巡回护士一把抢过他手中的血袋,折身准备进行输体,无奈是因为在冷藏库内刚拿出的缘故,血液温度太低不能直接输入人体,只能焦急的暂时用大量林格液进行最常规的容量补充。

 

他的眉头紧皱起来,视线在那显示屏上的画面定格。

心脏淤血处被划出了道口子,而手术台上的成峰俨然不被检测仪上的生命值所动,依旧拿着排液管,边教授边排出脏器内的血液。

心脏搏动的节律越发微弱,而那人依旧不慌不乱,放眼整个观望台上的新医们,脸上哪有紧张的神情,有的只是对那实验般的躯体勾起的好奇心,眼底全是激动和探索。

殊不知,自己正看着一具鲜活的生命濒临死亡,而手术室外有位老人正用泪洗面的磕求着生命的留存。

那些口中的拯救,只是为实验打下的谎言。

 

“血压现在58/34了!血氧65!”助手喊了出来,紧张的看向台上的成峰,排液管还在不断抽取血液,他忙测过头,才有些紧张道,

“去甲肾上腺素静推!提高呼吸机吸氧浓度!”

“是!”

药液被快速输入体内,血压也只是被轻微提高了20mmhg之后,最后如濒临爆发的灾难似的直线下降。

“脉搏微弱!”

“继续推药!”

“可是…”

“赶紧推!”

“好!”

……

 

忙乱的抢救,即便再快速的输血和推药升压,终是被那声宣告死亡的波律阻挠下来,

“嘀——”监测系统最为决断的将这一生命划上句号。

“已经心跳停止。”手中还拿着另一袋输液准备换上的女护士喘着气,可惜的看着监护仪上的三道直线。

“噹”的将手术刀往弯盘上一丢,成峰在数十人的注视下跳下手术台,两手撤了口罩,对着所有新医的面舒了口气,“大家都已经看到,因为患者本身还遭受到其他重创,我在对他进行开胸前,他本身的体值都已经降到最低,所以,即便我用了最快速度对他进行排液,也无法阻止他的离开,严格来说,如果他仔坚持十分钟,生命就可延续,但很遗憾,我的排液疏通手术很成功,但病人却因其他重创离开人世,你们看了一整场的手术,学了更多的知识,这位病人也算是做了他最后的贡献,让我们,给他最后的掌声。”

他说的抑扬顿挫,连连将外场的新医们说的眼睛通红,噼里啪啦的掌声如洪水般就响了起来,所有人都认为成峰尽力了,他是个好医生,对他的崇拜又升了。

这掌声哪是给的病人,而是给的他自己。

看啊,成医生多伟大啊。

 

自是调节好氛围的成峰扭头就冲台上的助手抬了抬下颌,“给他缝合吧,手术结束,等会去外面告诉家属死亡消息。”

“好的。”

“今天真是累坏了,晚上叫上老徐喝一杯,你们也一起来吧。”前头还在伤感的天才医生如今正背对着那副身体调侃着年轻护士,轻笑声简直刺耳的很。

陈波又开启了拍马屁模式,黏在成峰屁股后连连夸赞,全然忘了那副傀儡般的冰冷躯体。

 

所有人都在忙活,只有一个人站在角落,许是被前头的仪器遮盖了光源,黑色阴影下的表情几乎看不清楚,直立的倒影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如果是你,他会不会死?”

“不至于,你的气波很不稳,有怒意。”

“被察觉了?”
“可以感知到。”

我,无法承认那个医生。”

想挽回生命么?”

“什么意思?”

“我们…可以试一试。”

“你…”

……

 

空气间的微尘在一瞬间发生了些许移位,一股冷风随之散了开来。

 

“诶诶诶,你看那急诊医生还呆站在耶。”

“不会是被成医生的医技惊吓到了吧?”

“啊哈哈,有可能有可能,自信心受损。”

“哎哟,真是可怜的人,你瞅成医生摆明就喜欢陈波,对这家伙…诶诶诶,快看!他动了!”

 

 

‘记住,成峰关于心栓塞的诊断是没有错,不过这个诊断要打开心脏才会知道最致命的地方在哪里,但是栓塞就导致病情极具陷入危重情境,这是不科学的。’

‘你怀疑什么?’

‘我怀疑的,就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你都要仔细看清楚。’

‘肯定。’

 

修长十指没入无菌手套内,紧闭的双眸倏地睁开,光晕的探照下,杏眼登时发生眼眶变幻,较之前更为冷冽的的视线扫视着手术台,上头的小助手正埋头将心脏切口的最后一步进行缝补。

‘准备好了?’

‘嗯。’

‘那…开始了。’

 

成峰刚调侃完那女护士,折身就要出去告知病患死亡通知。

却见王源阴沉着脸走上来,他稍抬了下眼,视线相融,熟悉的冷漠感登时让成峰全身一僵。

很凌厉的视线,却难掩眼底的冷静。

这股子似曾相识的讨厌感从心底蹿升,让他下意识害怕的想要躲避。

成峰脑中一下浮现出王俊凯上手术台的场景,浑身就被定在原地,惊愕的察觉眼前的王源和那人的颜神重合起来。

思绪还在愕然中飘荡,王源抬脚就越过他,嘴唇轻动了两下,却让呆站原地的成峰瞪大了眼珠,

“看清楚了再救人。”

 

王源(王俊凯)抬脚跨上手术台,正准备散场的众人都被他的临时出现打住了脚步。

“欸,你没看到我正缝…”

“所有人都给我看清楚了。”他迅速抬起右手,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挥动胳膊,修长五指探入还未关闭的胸腔,指尖一顿收缩手掌一把抓住失去搏动的心脏。

这一举动让全场所有人震惊的瞪大了眼珠。

“一切不尽力的抢救是对生命的亵渎,现在,开始最简单的心脏按压。”

紧攥的五指倏地张开,又紧攥住,微弱的心脏在掌心中承受着最原始的挤压抢救。

“你到底在干什么!”

成峰被他的举动成功惹火,暴怒的嘶吼俨然又将周遭人群吓个半死。

王源(王俊凯)抬起头来,周遭尽是难掩的强大气场,那人弃去了全身懒散,如今单是一个视线都让人惊愕的说不出话。

好像…变了个人…

 

‘王源,你听好,单是心肌损伤后的排液而导致生命体征直线向下最后快速死亡,这是不可能的。’

被寄居的脑海中传来那人低沉的声音,安静闭眼的王源清晰的看着脑海中映出的所有情景,眼底也是难掩的惊愕,

‘所以,你想说明什么?’

‘你仔细看那颗被挤压的心脏,发现了什么?’

杏眼微眨了下,将那颗红色心脏定定看着,突然他睁大了眼睛,

‘这…’

匪夷所思…

 

 

五指规律的朝心脏挤压,王源(王俊凯)的长骨指节正整个将那心脏包裹其中,轻使的力逐渐加深,而伴随他举动而一张一缩的心脏突然从某个地方崩出一条丝状血溅,所有人都被这情景震惊着两眼不眨。

“所有人都看好了,造成心跳骤停的不全是栓塞,而是心脏本身发生了心肌穿孔,属锐性损伤,这个伤口才是导致心脏急促出血而骤停的主要原因。”

清亮薄荷音混着独特的低沉,带着极致的警示和教授。

 

“逐渐加压,长指堵住伤口防止血液再次外流,同时施以最大挤压。”

他微垂着头,视线在那颗心脏上扫视,掌心陡然一个使力,瞬间收到心脏回弹的自由阻力。

——该回来了。

 

“嘀——”

清脆的生命波律在黄色直线上发生了奇迹,蜿蜒起伏的波动让全场所有人闷头一击。

天啊,发生了什么。

 

自是预料了这结局,王源(王俊凯)直起身,双眼直视那头呆滞在台面上的小助手,

“心跳恢复,给我0号线。”

“好…好。”

哑然的小助手惊吓的连连点头,两手仍颤抖不止,这人…怎么变了个似得…

那眼神,是让人百分百可以相信的肯定。

气场简直就在成医生之上,真的…

可信吗?

那人…一下就把死人救活了…

 

王源(王俊凯)快速接过那缝合针,双眼微眯,即便是换了个身体,但那契合度就像是在本体上毫无差异,更精密来说,也许,王源本身就是个可以被培养的手术天才。

如果他想学,缺的只是时间问题。

五指轻松执起那血管钳,下一秒娴熟的缝合技术登时就将所有人的天才观打破,那是行云流水般的缝合,一针一线间隔适当,破损的血管组织上竟能被连着间隔缝合十针以上,紧密而整齐,而那修长五指就像被覆神力般快速的缝合住所有心脏缺口,速度很快,缝合口紧密而整齐。

“纯化水冲洗。”

“哦…哦…”

“吸引管。”

“在这!”

早已跟着他思维走的小助手俨然被带着又上了场手术台,而这次台上的他心服口服。

“准备人工心肺。”

“好了。”

“开始检测,汇报数值。”

“血压88/55,血氧升至80,心率55,呼吸19,均逐步上升!”

“抢救成功,关体腔。”

……

 

全程下来,所有对王源持所有偏见的新医,打心底的震惊于他的才能,一颗医者之心好像在他面前显得格外懦弱,就如他所说的一样。

一切不尽力的抢救是对生命的亵渎…

 

这个人…到底是谁。

单用一次现实性抢救就颠覆了他们所有的思维。

 

将最后一针穿过皮肤,手腕轻使力简单结扎完毕后,王源直起身,顶着所有人的惊愕视线走下台,单手撤了血色手套,额上有些热汗,也是被口罩闷得慌,下意识地扯下口罩,当即一张清俊的脸投入所有人视线。

冷漠的视线压根不在任何地方停留,他离开的时候就留下了一句话,却让所有人陷入沉默,

“口口声声说要救人的时候,你们在做什么?”

随即,转身离开。

……

 

 

“你什么时候察觉到病情的?”

“生命标值下降的那刻。”

王源坐在台阶上,拿起冷饮仰头灌了几口,被解润的喉咙登时舒畅无比。

王俊凯沉默的坐在他一侧,视线望着爬满蜘蛛网的白色墙角,思绪放空。

“走吧。”王源站起身,笔直长腿在光线下异常好看。

王俊凯一愣,“去哪?”

“老年乐园,现在赶过去还有车。”

“不用了。”

“什么?”

王俊凯的目光落在他脸上,有些微沉,晚间的霞光透过玻璃的折射到他细碎的柔顺刘海,清俊的面容本就给人种如沐春风的即视感,长得很清爽,就是和他一样有个相通点,不爱说话。

“我已经附身过了。”他站起身,右手搭在扶梯上,“你让我上了次手术台,也足够,至于老年乐园。”他顿了下,“不去或许更好。”
王源没说话,沉默的看着他。

“按照一日契约,我也该走了。”王俊凯抬起手,嘴角微挑了下,“你很有天赋,好好学,这两天打扰了。”

“没事。”王源语气依旧冷静,却压下了份难以察觉的挽留,撇开视线。

事实证明,他很欣赏王俊凯的才能,一切缘自于那场几乎全程由自己身体主宰的手术。

尽管他只是看着,但足够让他震惊。

那个人,才是名副其实的王牌天才。

只是,命不该绝。

一码归一码,他虽有动摇要不要帮助那人,但大脑却持一半反对。

“你也许会再遇到一个可以看到你的人。”

“借你吉言,再见。”王俊凯看了他一眼,随即抬脚踩着阶梯渐渐离开。

王源见那前方的魂魄在晚霞下透出彩色光芒,遮掩了那一份孤零,他张了张嘴,却只能尴尬的发现自己说不出任何话语。

一切闹剧终将消失,他也能重归正常生活。

是啊…没错…

王源很快调解好了心理疏导,两手轻掸了下屁股后的灰尘,随即拎起地上的半瓶冷饮反方向离开。

说他有天赋么?

他顿下脚步,侧头望向窗外,晚风将他柔软的额发吹散,嘴角渐渐向上划出半弧,要不要…

也学着做做手术?

感觉…

还不赖。

 

至于王俊凯,他们…

以后应该没有什么交集了吧…

嗯。

 

 

 

—TBC

05链接: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UG6-WvVri23S9Uiv7A-gBg 密码:588Et


 

 

评论(137)

热度(1086)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