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05

(双医生设定,强强)


 


序章 01 02 03 04


 


 


05       园园 


 


舆论总是带着有毒的刺箭。


上周附身救人一事被全院传的沸沸扬扬,褒贬不一的说法还是给王源带了些麻烦。


对立派说他纯拿病人当出风头的筹码,认为当时抢救时为何不提早一步指明病情有误,进而导致患者死亡,所谓的心机论轮番轰炸。


而另一派则表示新医生能把病患从死亡边缘拉回来,早已奇迹神现,为何还如此纠结于所谓“心机论”?有本事你也去救个死人试试。


在那场手术出尽糗态的成峰自是难掩内心愤怒,一连肆意旷班好几天,整日整夜藏在酒吧疯狂灌酒。


酒精刺激着全身每一根神经,也燃起一丝难以察觉的火苗。


如今升为副院长的马彪自是对这个不成器的侄子操了不少心,手术室救人一事被曝了出来,他又得忙活着向上级解释整个事件的始末,用最好的方法为那不省心的侄子圆满解决这档子破事。


这一路的升职,若不是他在后头推着,这毛孩子就算再有本事也是白搭,如今狂妄不羁的惹事态度越发不可收拾,倒让他愁白了发。


……


 


舆论满天飞的那几天,杨兴把王源单独叫了去,电话端那头传来的声音还是一贯的嘲意十足,不正经的很。


王源一直摸不透杨兴,正如对方摸不透他这个人一样。


但有趣的是,他并不反感杨兴,直觉告诉他那人嘴巴虽毒,但心肠并非顺溜黑到底。


这点,他清楚的很。


 


“做手术的感觉如何?”


“还行。”


“哦?”杨兴慵懒的靠在皮椅上,嘴角似笑非笑颇有种试探的意味,“以前上过台?”


“没。”已然摸透那人接下来会问些什么,王源指尖轻摩着白褂中摆的粗糙感,神色平静。


“厉害啊?我可是连着听了好几个版本的情景重现啊,这都说你手法迅速,缝针绝佳,怎么?还藏着一手?”


“你想多了。”


“那你怎么把人救活的?哈,可别告诉我被人鬼神附身啊,我这老大把年纪可禁不起折腾。”


王源眼底掀起一丝波澜,却意外的没有接话。


“怎么?被我猜对了?”


“对。”他抬起头,眼眸分外黑亮,“还是个医鬼。”


“……”


似乎没想到会是这种回答,杨兴当时愣了会随即轻笑出来,这个年轻新医越发神秘有趣,世上本就没鬼这么应答自己也亏他聪明,罢了罢了,若是那手术间的事没有掺和任何感情色彩,那他可以开始怀疑甚至可以确信王源不仅是块璞玉,还是块质量高等的好玉。


稍加打磨,必成大器。


但很遗憾,他看起来对医学并没有那股热情,眸子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


玉之上乘,必先让其开窍,而王源——依旧纹丝不动。


契机还没出来,只能继续等待。


 


“知道我今天叫你来什么事么?”


王源没接话,只是抬眼看了下墙头上的红色钟摆,一脸平静,“批评,写检讨。”


“我有这么坏?”杨兴嘴角的笑意加深了点,“今天找你聊聊天而已。”


王源的眸色微不可见的波动了下,似乎对这番话颇具怀疑。


 


“你这脾性很像我以前带过的一个学生。”



“不爱说话,但很聪明,基本遇到的病案都能自己处理,或者说,比我都做的精准。”


王源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好似等待着下文,杨兴笑了笑,单手把玩着黑笔杆子,继续道,


“你俩有很多的共通点,但是也不完全相同,他虽好独处不爱说话,但在医学上拥有难得的热情,智慧+热情=王者,那家伙…”他顿了下,眼底腾起一股子骄傲感,“是医学界难得的人才。”


王源眯起眼,似乎对他口中的那个人有种莫名熟悉感,脾性和聪明像极了某个人。


“而你,很聪明也很有天赋。”杨兴放下笔杆子,身子往后一倒轻靠在座椅上,轻吐了口气笑道,“不过,对医学没有热情,只是机械的做着份内的事,嘛…这个对你来说是个可惜之处,毕竟…没有灵魂的热情不能称之为医者,现在的你,燃不起医学热情注定在原地打转,所以,我劝你,尽早顿悟,这样对你甚至你的将来都好。”


室外隐隐约约传来救护车到达的声响,似乎来了个危重病人,而室内,一片沉寂。


 


“无所谓。”终是打破沉默的回答让杨兴愣了下,王源面色不改的承接起下句话,“我学医,纯粹养家糊口别无他志,时间不早了,急诊病人有点多我去帮忙。”


他有礼地点头示意了下,随即再也没看杨兴的表情转身离开了房间。


抵在指尖的笔杆子顺着指骨颠簸了下,杨兴若有所思的看着那扇被关上的门,他用指尖敲打桌面,轻摇了摇头,红木非要变朽木,不雕则烂。


“唉,可惜了。”


……


 


 


王源从容的从办公室走出,刚转出走廊就被突然跑出来的孙姝拉到一旁,


“王医生你没事吧?杨医生说你了吗?最近舆论一大堆你可别在意啊,那些人啥都不懂的。”她噼里啪啦扯着他的袖子就是一堆问题,脸蛋有点红,紧张掺杂着担忧。


“我没事。”他将手抽出转而插入兜内,目光落在孙姝脸上,弄的她脸颊越发红嫩两手竟不知该往哪摆。


“王医…”


“今天谁值班?”


“啊?哦哦,柯医生值班。”孙姝笑着显出一酒窝,大眼珠子在廊光下透着亮光,“你放心,张医生今天休息,不会找你麻烦。”


她本就长得温婉秀气,如今面带红晕的俏皮一笑更为动人。


王源看着她,视线有些沉,幽暗的廊道独处的两人,小说中的经典场景通通扫入脑海,孙姝紧张的连连眨眼,指尖不自觉的攥成拳头,心口漫出一股子罗曼史的期待感,就在她觉得这个时候该主动闭眼等待的时候,王源忽然抬起手,指尖越过她的脸颊食指一勾拭去黑丝上的白色碎屑,


“有脏东西。”


一股子期待被登时浇灭,孙姝面色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啊…谢谢。”


“没事。”王源应了一声,然后越过她往急诊大厅走,“最近辛苦了。”


声线平稳音色清亮,却让后方的孙姝染红了脸快了心率。


……


 


下午的急诊病人较前两日要少,外加张科今日调休,王源手头的工作量减了不少,刚送去个肠梗阻病患后便没人进治疗室,一下子闲下来的确让他有些适应不了,单手撤了桌上的治疗巾他用食指关节磨蹭着下颌沉默的盯着窗外思绪有短暂的抽离。


杨兴的那段话说实话对他的触动挺大,但是极致的思想疏导很容易引导自己走上别的路程,这本就和他想法相冲突,若真这么走下去,必然伤痕累累。


伟大抱负不等于人生目标,这一点,他想的很透彻。


那种医学热情,很抱歉,他不存在。


 


“有…有人吗?”门被轻推开传来声稚嫩的童音,那里站着个小女该,正踮着脚尖小细胳膊费力搭在门柄上。


她扎着两高低不平的小辫,耳后乱蓬蓬的冒出一些还未梳起的黑丝,看起来有些凌乱,白嫩小手突然松开门柄,她有些拘谨的走了进来,粉色连衣裙看起来有些脏,王源怔了下,见她有些试探的抬起头来,“叔叔…你可以给我奶奶看…看病吗?”


她仰着小脸,乌黑的大眼睛带着乞求,“奶奶身体不好…给她看病好不好,外头的医生都好忙…奶奶说她难受…”


小孩的眼睛闪了下,似乎有些委屈,脏兮兮的脸蛋还粘着热汗,八成刚跑了不少路,她看起来特别拘谨,两手还不安的扣着裙摆,尤似担心自己会被赶出去。


王源站起身走到她面前,随即单膝压低蹲到和小孩身高平齐的高度,本是冷漠的脸稍渐柔和起来,


“你爸妈呢?”


“我和奶奶过。”小孩眨着大眼睛,纯真的看着眼前的漂亮医生,“没有爸爸妈妈。”


她有些尴尬的垂下头,搅着脏兮兮手指红了眼睛。


已然了解几分情况的王源没有追究下去,只是温柔的张开手臂顺势将小孩抱了起来,她的身子很小又软,垂下来的小辫蹭到他的脸颊,有些软绒绒的痒感,小孩似乎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眨着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王源,却发现这个拥抱来的如此安心和温柔,她舔着唇瓣小声试探,


“叔叔…”


突如其来的拥抱止住了她没有双亲的孤独,多了份温暖。


“嗯。”王源轻柔的抱着她,眼底有些捉摸不透的情感闪现。


“奶奶生病了,我…”


“叔叔替你给奶奶看病。”


“真的吗?”


小孩睁大了眼睛,奶音有些不确定,嘴角却激动的张成圆形。


“真的,你叫什么?”


“谢谢医生叔叔!我叫园园。”小孩俨然激动笑了出来,抓着他肩膀衣服上的小爪子又攥紧了几分。


王源轻柔的露出一笑,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眼底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也许只有在纯真面前,他才能展露最温柔的自己。


“走吧,给你奶奶看病。”



 


 


“只是过度劳累导致的昏迷。”将手中的检验单子放下,王源转向那头的女护士,“给这个老人开通静脉通道,挂点葡盐水补充下体力。”


“可是…”那女护士脸色有些尴尬,“她们都没挂号,这…”


“算我账上。”似乎颇惊讶于他的举动,对方怔了片刻才点着头离开。


一向冷漠的新医今日怎么变得如此热情?


“谢谢叔叔。”园园趴在老人病床一侧,满脸都是感激。


王源温柔的弯了眉眼,摸了摸小孩的头。


“你奶奶没事,等会就会醒。”


小孩乖巧的点头,两嫩手抓着老人枯槁的手掌紧紧不放,这个世上,也许只有这么个爱她的亲人了吧。


王源勾了下嘴角随即恢复平日的摸样,转身就往治疗室走,里头还有个骨折病人等着,不能拖着。


“叔叔!”


身后传来蹭蹭蹭的小跑声,小孩晃着两小马尾眉眼弯弯地跑到他面前,王源愣了下,似乎对她这一举动有些不解。


“怎么了?”


小孩仰头踮起脚尖,伸手抓住他的袖子,咬着下唇的摸样有些紧张,半响,软糯的奶音透出些试探,


“叔叔有女朋友吗?”


王源呆了下,随即嘴角轻勾,看着她摇了摇头,“没有。”


“那我以后做你女朋友好不好?”


小孩很激动,拽着他的衣袖跳来跳去,咯咯咯的笑声如风铃般扫过耳帘。


王源抬手顺了下她的头发,唇角露出笑意,“等你长大再说。”


“园园已经是大人了!”


“是是是,不过现在得好好看着奶奶。”


小孩愣了下,咬着下唇看了眼身后的病床思索了会,“那好吧,等奶奶病好了,我再来做你的女朋友!”


“好。”


王源轻摇了摇头,似乎对一个7,8岁的小孩有些招架不住。


眼底却满是温柔。


……


 


傍晚时分,红霞染红了半片天空,急救车刺耳的呼叫声成功抹杀了王源打算收摊下班的想法。


时间总是掐在下班点又适逢柯医生临时出门,交班医生似乎因为交通原因还堵在马路边,整个急诊能叫的只有王源一人。


已然面对事实的王源重披上白大褂,抬脚就往急诊大厅走,早已采取最先急救的护士忙冲到他面前汇报病情,


“倒车引起的碾压事故,就在医院外的超市门口。”女护士擦了把额头,走在王源前头带路,“伤者是个小孩,全身多处骨折,心跳呼吸骤停现在正在做最基础的心肺复苏!”


自感情况紧急的王源抬脚就冲进抢救室内,高低笛叫的心电监护刺满了双耳,淡黄色厚帷幕拉起的那一瞬间,便被眼前的情景刺红了双眼。


沾满血迹的粉色连衣裙被残忍的撕剪开,稚嫩的躯体被大大小小的电极导联占满领地,那是个小孩,梳着高低不平的两角小辫,血液不断的从鼻孔和口唇间溢出,蜷缩无力的柔嫩小手苍白着,掌心一片灰蒙…


恍然期间,身侧扫入一道蹒跚身影,届时一顿凄惨哀嚎冲破大脑的极限承受能力,


“园园!”


 


“叔叔有女朋友吗?”


“没有。”


“那我以后做你女朋友好不好?”


“等你长大再说。”


“园园已经是大人了!”


“是是是,不过现在得好好看着奶奶。”


“那好吧,等奶奶病好了,我再来做你的女朋友!”


“好。”


……


 


开…什么玩笑…


为什么…


是那个孩子…


 


 


 


—TBC—


06(下章)戳这


 


 


 

评论(71)

热度(980)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