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07

 (双医生设定,强强)

 

  01 02 03 04 05 06

 

 

 

07 怪癖

 

 

 

王俊凯的确是天之骄子。

 

天赋异禀,记忆超群,在医学上的造诣更是无可限量。

 

但不是所有的天才都无需努力,他也是。

 

成功和智商总是和勤奋挂正等勾。

 

没有人愿意靠着几根少被开发的脑神经洋洋得意,更何况是他。

 

 

 

打小就在医学世家的环境下成长,他童年仅有残缺记忆均与浓药水味挂钩。

 

若说王玖遗传了母亲的外向,那他则秉承了父亲的不善言语。

 

好静,擅独处,所有的脾性都在出生后顺势成长。

 

有位年轻算命师在他7岁时独立排列出人体骨骼标本之际由衷感慨,“生而即为医中王者,生死一劫自是难逃。”

 

 

 

本就不信命卦的王家二老只是拂笑而过,这类算卦当是玩笑就罢,过于担忧则违伦理。

 

平安度过的二十多年本就风平浪静,这一邪卦自是被抛于脑后,却不曾想那生死一卦的确应了灵,灵魂徘徊,性命堪忧。

 

一场车祸阻断的不仅包括他的生命,更是他医学前途。

 

但命运似乎和他开了个荒谬的玩笑,本体未亡,魂魄抽离,半死不活的在世间徘徊,无人可以看到他,就如他触及不了实体事物。

 

一切就如场巨大的迷宫,他在里头寻不到任何出路。

 

 

 

一年多的魂魄无归,他游荡在医院太平间内寻找归魂的方法,却见证了无数个亡魂站在次元空间暗伤哭泣的凄凉摸样。

 

曾经有个10岁鬼魂问他,“为什么你身上的气息和我们的不一样。”

 

“可能我还没死。”

 

但离死亡也只是时间问题。

 

回不去的魂魄,终将会因本体的衰竭而消散。

 

 

 

王源的出现的确给了他希望,也许附体可以帮助他成功救活自己。

 

但事情似乎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对方是个自我主义者,就周边事物似乎都兴致缺缺加之不喜交谈,为人第一印象甚是冷漠,即便他是魂魄的事实那人仅用了半天时间完全消化并表示不想蹚这次浑水。

 

不知为何,他竟觉得在那人身上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

 

王源是个聪明人,脑袋活络,医学潜能巨大,只可惜那人缺了份医学觉悟以致才华不能完全舒展,强扭的瓜不甜,在他本就叹息离开之后的第二个星期,对方的突然造访的确让他颇感吃惊,而更为惊愕的还在后头。

 

“你做我医师,我让你附身帮你解决魂魄问题。”

 

那人似乎很少求人,眼底是无法掩饰的不自然,虽不知他发生了什么,但他似乎可以察觉到那人身上不曾出现的光芒正破势待发。

 

“这个建议你收不收。”

 

“求之不得。”

 

如果有千分之一的希望让命运轴轮归位,那么…

 

他都要试一试。

 

况且,王源是个好苗子,全力培养定成大器,但就眼前看来,他对那个冷漠苗子似乎有些头疼…

 

 

 

 

 

“你确定屋子这么乱可以入睡?”

 

“嗯?”纯色白单下微寐的男人不以为然的翻了个身将脑袋又往被窝里埋进些许,慵懒声隔着被子被压低一个声调,“无所谓。”

 

刚上了一整个夜班,先后连续送来好几个重度刀割伤病人,先不说手头上那几个消化道出血病人,突然增加的病人量的确让王源有些吃力,虽身侧有个万能的医魂但也解决不了整个急诊只有3个医生当值班的现况。

 

夜班人力缺乏是急诊目前最大的问题,仅是新医的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埋头救治就够了。

 

刀割伤先后送来的是对母女,女儿年龄仅16岁,头颅14公分的开放性伤口让人触目惊心,大批血液染红了整张治疗台,来不及通知神经外科会诊杨兴就指名让他直接清创缝合。

 

一个头两个大…

 

那头还有哇哇大叫主诉腹痛的病人,这边护士都帮他备好清创包等他尽快动手,没办法,即便对缝合略不上手,但就现状来看,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不过也是庆幸,身侧还有个医学能者,王俊凯全程口头教导倒是让他有了些底气,虽很少缝合,但那人总是悄无声息附上他的身,动用他的肢体快速教学,大脑映射的都是缝合技巧,

 

“速度要快但不能盲目使力,需要转用手腕,就像这样。”

 

那人用着他的双手,骨节分明的指骨在探照灯下灵活跳动,14公分的伤口在不到一分钟的情况下被快速缝合至10公分左右,针线所到之处精致无比,线间隔的精准比例让一旁的女护士都傻了眼,谁能设想一年轻新医会有如此精湛缝合技巧,已然习惯这种类似崇拜的视线,王源有些头疼,毕竟动手的不是他自己,王俊凯也不是傻子,指尖在缝合至10公分的时候自动退出王源的身子,长眉微挑,

 

“剩下的4公分你来。”

 

“……”

 

事实证明,那14公分的缝合伤口因为最后4公分颇显拙劣的缝合曲线影响了整个美感。

 

王俊凯沉着脸,视线在那歪歪扭扭的4公分缝合点定了定,终是动了下唇瓣得出结论,“每天开始练习缝合。”

 

王源的眉毛细微的皱了皱…

 

那家伙…是完美主义者吧?

 

 

 

倒班的坏处就犯困加之一晚的忙碌更让王源的嗜睡分子涨了一倍,回到公寓外套都来不及脱沾着枕头倒头就睡,俨然刷新了王俊凯的世界观。

 

他眯眼环顾了下室内,空气中有股说不清的气味让他皱起了眉,王源是个随性子,对屋子的清洁打扫并没有多大要求,以至于那一室乱七八糟的情景在王俊凯面前呈放大版出现的时候,他差点没僵在门口,衣服鞋子散在各地,书桌上除了一大摞散开的医学书外还有几盒速食泡面碗放在一旁,换下的衣物还半挂在洗衣机外头…

 

‘真干净’…

 

王俊凯捏了捏眉心,似乎对冷漠分子王源的认识又上了一个层次。

 

 

 

“王源起来。”

 

“……”

 

“屋子太脏了,需要打扫。”

 

“……”

 

“窗子应该通通风。”

 

“……”

 

早被睡意折磨几近疯狂的王源压根听不进去,他烦躁地撩起被单往脑门一盖,直接选择性耳聋,他虽是那种不把事儿放心上的性子,但一触及睡觉这事,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

 

本打算睡他饱,却不曾身子顿然一颤,一股子强大凉意从脚底蹿至脑门,紧闭的双眼不受控制的睁开,脑袋发懵的同时王俊凯的声音就穿透了他的鼓膜直达神经中枢,

 

“干完活再睡。”

 

“王俊凯你…”

 

难以掩饰的怒意刚要濒临爆发,王源犹处于惺忪的杏眼突然扩瞳,身子就不受控制自我控制地跳下床,沓着拖鞋就往卫生间拿出一清洁拖把直冲客厅走。

 

“王俊凯你给我出去。”

 

“不要,房子太乱,需要打扫。”

 

“你没有征得我同意就随意附身是不是过分了点?”

 

“那你让我在满屋子都是毒气的环境下呆着也是不是过分了点?”

 

王源被一股子力量困在体内无法动弹,对方的回击把他说的哑口无言,他突然有一万分的后悔把这个大神请来。

 

许是身体共用,王俊凯察觉到了他的想法,嘴角不自觉轻扬了下,他支着拖把柄慢悠悠补充了句,

 

“请神容易,送神难。”

 

“……”

 

感受到肢体被那人控制着弯身干活,王源只得睁着眼睛让对方瞎折腾,王俊凯有洁癖对屋子的清洁要求非常高,所以这一打扫愣是花了整整一个上午,污水连换了好几桶,恰逢午间断电,本是凉意簌簌的屋子没了空调的冷气室温逐增,到王俊凯把屋子里的每个角落都打扫的一尘不染的时候,王源整个人就跟刚从水缸里爬出来似的,浑身是汗。

 

“打扫完了?可以出去了没?”

 

即便灵魂被制动在躯体内部,肢体的疲倦感依旧可以顺着神经传至全身,王源皱着眉,似乎对热气的感知越发强烈。

 

王俊凯抡起胳膊抹去脸上的汗,折身将最后一桶污水倒掉后走进浴室,眯眼盯着那钢制淋浴花伞沉思片刻,

 

“要不要我帮你把澡也一并洗了?”

 

“不牢挂心…”王源阴沉着脸,眼角微抽了下,牙尖抵磨着暗火,“赶紧给我出去!”

 

“……”

 

感受到躯体内部那灵魂传来的暴怒,王俊凯低头轻勾了下嘴角,似乎对他的不淡定觉得新奇…

 

体内腾然一空,禁锢的灵魂瞬间夺回躯体,还未舒展下肢体,一股子酸痛疲倦感就给传至全身,王源下意识嘶了声随即伸手擦去额角的汗,颇为不满的看向浮在半空中的王俊凯,

 

“你是把拿我的身体做苦力?”

 

王俊凯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抱着肘子答道,“你太缺少运动,偶尔打扫房间有益身心。”

 

“……”王源挑了下眼角,“所以我还要谢谢你?”

 

“不客气。”

 

王源攥成拳头的指节有点青。

 

他是不是该买几道鬼符来镇一镇这个妖孽…

 

全身被热汗黏腻的触感覆盖着,他蹙眉扯了扯领口,折身就往浴室走,“我去洗澡,你安分点。”:

 

王俊凯拨了拨额发,盯着他的背影杵了片刻,这家伙,是不是忘了什么?

 

 

 

天气炎热自是直接摒弃热水的王源仰头就任由凉水冲刷,全身汗水被肆意灌洗,热气登时被解救,舒适的让他轻吐了口气,水渍顺着指尖滴落,闭眼自然的往左手边的浴架台上拿沐浴露,轻挤压出白色乳液随之往身上开始推抹,柠檬清香舒缓着每根神经让疲累感得以减轻些许,他正洗的出神,连突然从门板穿进来的王俊凯都没注意到。

 

挥手抹去脸上的水渍,紧闭的杏眼倏地展开,半垂水渍顺着墨湿长睫微斜抖落,侧身转向后方探取毛巾之际,眼角扫到那一抹熟悉蓝影,纯白方巾在掌心翻了面随之掉落于地…

 

水声刷响着整个浴室,气氛僵硬的可以。

 

 

 

许久,王俊凯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你没拿换洗衣物。”

 

他的视线定定扫在王源身上,透明玻璃隔板里的裸色毫无遮掩的展露,本是共种体样却在随意扫视之际染上一丝尴尬,也许是灯光太亮,亦可能是魂魄过弱,桃眼在某一瞬间出现闪躲,好似做错了什么坏事。

 

“……”王源脸上第一次露出那么不自在的神色,他蹙着眉气氛有些阴沉,“我和你说过不要动不动穿进来。”

 

“我有在门外叫你。”

 

“……”

 

“但是你没回应。”

 

“我…”

 

“还有,客厅电话响了两次。”

 

王俊凯背过身,深色桃眸在灯光下连眨了两下,“我说完了,走了。”他抬起脚下一瞬就透过棕色门板没了人影。

 

“……”

 

王源直直地盯着那扇门,被麻木的神经舒缓了一刻,接着又继续盯着那门发憷,让那家伙老是穿来穿去的总不是办法…

 

还有,那人在这到底呆了多久…

 

 

 

洗完澡出来已经下午一点多,王源穿好衣物就往沙发上一躺,脸色有些疲倦,大抵是困意来袭他歪着脑袋靠在沙发边就闭上眼,呼吸渐渐平稳,似乎已经入睡。

 

王俊凯从阳台走到沙发旁的时候停下了脚步,那人轻闭着眼,长睫垂着,本就清俊的五官在暗色屋内摈弃了冷漠之后,似乎更加真实。

 

他直起身,侧头看了眼沙发另一头的薄被,沉思片刻后长手往半空一挥,凉风从地面腾起半圈之际,纯色薄毯变魔法似的平稳盖在王源身上。

 

王俊凯看了眼掌心,又看了看睡得平稳的王源,然后悄无声息地往阳台走去。

 

 

 

他的本体,该回来了吧…

 

 

 

 

 

 

—TBC

08

 

 

 

 

评论(62)

热度(1094)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