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09

(双医生双强)

 

序—08

 

 

 

 

 

09 急救开启? 

 

 

 

王源持杯的指节有些僵,那头王玖自是早已豪爽地往他身旁一坐,紧身皮裙勾勒出双长细腿的性感曲线,而妩媚桃眼则玩味似的在他身上流转。

 

“你是今年的新医?”

 

“嗯。”自是摒弃心中的一丝不详,他微挑眉尾稍向旁挪了挪位置拉开两人过分挨近的距离,说实话对方身上的香水味较他来说还是过分浓烈了些。

 

“现在在哪个科轮转?嗯?”王玖眼角扫了眼两人拉开的小段距离,轻勾唇角微啜了口红酒,口红在杯缘留下唇印,暗下寻思着这新医还真有点有趣。

 

“急诊。”

 

“在那里很受欢迎吧?比如小护士一把一把的跟在你屁股后跑?”她画了眼线的魅惑桃眼一眨,透出些狡黠,“我那个蠢老弟也是这样过来的。”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她噗嗤一声晃着酒杯就捂嘴笑了出来,红酒自是晃出杯缘些许溅至手背。

 

王源没有说话,倒是偏头看了眼独坐在沙发那头的王俊凯,那人脸上的神情在暗光下看不大明,但能感受到他的视线在身侧这个女人身上流转。

 

他了然似的收回视线,抬手将那红酒杯轻放于桌转而抽了两张纸巾递了过去。

 

正捂嘴含笑的王玖一愣,似乎对突然出现那两张纸巾表示不解,

 

“给我纸巾干什么?”

 

王源指了指她的手背,“红酒,洒出来了。”随即将那两纸巾放到她手心,眼角扫了眼那头和自己对视的王俊凯,

 

‘你姐挺在乎你。’

 

对方没有说话,倒是沉默的撇开头去,他摇了摇头,似乎对那人的行为早已表示见惯不惯,不过换成自己,应该也会表示沉默吧…

 

“你这人看不出来还挺温柔。”王玖低头擦去手背上的酒渍随即伸手掰过他的脸仔细打量,瑰色唇角轻勾,“这样…算是对我有意思么?”

 

她充满魅惑力的勾笑混着酒味扑面拂来,王源蹙起眉,脸色微恙地拿掉王玖的手,“误会了。”

 

果然还是不能用正常逻辑来思考眼前的女人…

 

王俊凯颇为头疼的揉额角,似乎对自家那大胆行风的亲姐也表示招架不住,她这么招摇就不怕被魏那家伙知道?

 

 

 

王玖轻笑着耸了下肩,似乎对刚才的拒绝毫不在意,包厢内的人流逐渐增多,处于暗角落的两人并未引起多少人注意,当摇滚转为爵士乐,她仰头喝掉最后一口红酒,指尖捻着的空酒杯子好似一不在意就会掉到地上,红色灯光转瞬之即移到她身上,微眯的半瞳桃眼散出一股寂寥,王源自始至终保持着沉默,他似乎可以在眼前这个女人身上找出一丝脆弱源,看起来…

 

她并未看起来那般开心

 

“我有个弟弟。”她转过头,身体慵懒地靠在沙发一侧,酒红色刘海散出额眉,“比你大一点,不爱说话,洁癖狂,读书狂,医学狂…明明只是个小屁孩却老喜欢装大人…”她唇角的笑出现了一丝裂痕,“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对不对?”

 

王源微微一愣,想拖借口离开的话堵在喉间,他望了眼同样往这里扫来视线的王俊凯,

 

‘要不要我告诉她你就在这里?’

 

不需要。’

 

‘…’

 

 

 

“那个白痴弟弟啊,真的…特别讨厌…嗝…很讨厌很讨厌…”王玖笑着看向他,两手不受控制的左右摇摆,“你知道吗?那小子都不许我亲他,明明是我弟…怎么咋整的我俩地位就换…嗝…换了个层面…”

 

王俊凯的目光淡淡扫了过来,暗光下的桃眸有几分微沉。

 

 

 

“听起来…”王源微顿了会,眼底一派了然,“你的确挺讨厌他。”

 

王玖看向他,身子又向沙发里陷了一度,她出乎意料的没有马上接话,倒是嘴角的笑逐渐转为若有所思的横度,指尖的空酒杯子被放回桌上,半响,她一脸平静道,“不过现在想讨厌都讨厌不了。”

 

“原因?”

 

“我弟啊…出了点事…”王玖再无笑意,单是盯着上空眯起眼,“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种情况下的他…”

 

肢体瘫软,血迹殷红,生命几乎陷入死亡,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她可不承认抢救室内的那个人是她亲弟,那个经常不叫她姐的小狼犊子…

 

前脚才去相亲,后脚就迫不及待的去见阎王…这对她,简直就是天大的玩笑…

 

“你说那家伙从小学的交通准则是当屁嘣了吗?红灯停绿灯行黄灯让你醒一醒,这小屁孩都懂的事他怎么就那么蠢,亏救了那么多人,怎么就救不了自己。”

 

王源顿了下,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天生就不是会安慰人的性子,生老病死本就是铁定的律条,况且…他用眼角扫了眼那头的‘鬼魂’,这魂还在也不是完全死了…

 

他又将视线落到王玖身上,觉得似乎不说点什么也说不过去,下意识就说,“要不要…喝点水?”

 

王玖侧了侧脖子看向他的眼神微滞了下,“不要。”随即就从沙发中坐起,在他还没反应之际忽然弯下身去,昏黄的灯芒在不大的沙发角缘洒下光影,只感觉香水混着酒味从上方笼罩下来,瑰色红唇饶有性感的贴了上来,王源警觉性地下意识往身后一挪,被覆期待的吻就这么生生落了空。

 

王玖似乎颇为不满的撅起嘴,“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抱着我让我亲一口吗?”她扫兴般地重新往沙发上一躺,“唉,我这么个柔弱女子…”

 

王源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眼角微抽了下。

 

她真的和王俊凯…是亲姐弟?

 

 

 

“我发现…”王玖换了个坐姿,脸朝向他,“你真的很像我弟。”

 

“我妈只生了我一个。”

 

“啊…说不准你妈和我爸…”

 

“我妈是RH阴性,不会冒险生第二胎。”

 

“Soga…啊!”王玖忙反应过来,“那就是你爸和我妈他们…”

 

“你电视剧看多了。”王源说话的嘴角有些僵,他已经充分领略了狗血苦情剧对女性的残害程度有多深…

 

王玖噗嗤就笑了出来,还算大的漂亮桃眼一笑就弯成了缝,“小帅哥你这人挺有趣的,等我弟醒来我就把你介绍给他认识,你还可以向他探讨医学问题。”

 

已经认识了…

 

王源低头喝了口冷饮,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向那头的王俊凯,那人正望着前头的白色屏幕不知在看什么,

 

‘你说你有察觉到本体移动对吧?’

 

王俊凯半斜的身子微浮于半空,修长十指正交叠在一起,他偏过头来,

 

‘对,很强烈。’

 

‘那就对了…’

 

‘什么?’

 

‘你姐应该知道你的本体现在在哪。’

 

‘你是说…’

 

‘没错。’王源唇角自然地向上一斜,‘有些事问问就知道了。’

 

王俊凯颇为意外地滞愣了会,没有说话。

 

 

 

“我发现啊…”王玖的嗓音在红酒过滤过后越发清酥,只字片语之间还掺杂着些许暗哑,很入耳的嗓调,“你很喜欢发呆是不是?怎么老往那边的墙看?有美女?”

 

“没有。”

 

王玖看着他,沉思了会,片刻眨眨眼,“我后天就回医院上班,中午有空找你吃饭可以不?”

 

“急诊比较忙。”

 

“我会在你闲的时候找你。”

 

“食堂过了点会没饭。”

 

“没事,我带盒饭给你。”

 

“……”王源脸上的表情有些僵。

 

“姐姐是不是特别贤惠啊?”她嗤笑着又倒了杯红酒,两坨微红的脸颊透出些可爱,“可别爱上我哦~,哦不,一定要爱上我哟~”

 

“……”

 

交流不是一般困难…

 

 

 

“能问下…”

 

“嗯?什么?”

 

“不知可不可以和你弟见一面,如果没有猜错,他应该就是…”王源顿了下,眼底的眸色在灯光下微动,“手术室曾经的王牌执刀手—王俊凯。”

 

王玖拿着高脚杯的手微顿了下,她看着王源脸上的表情,沉思了会,“你看起来知道的挺多。”

 

“一点点。”

 

“为什么想见我弟?”

 

“没有猜错的话,他在一年前出了车祸,之后的日子基本都在国外进行专业治疗。”

 

“对。”王玖仰头将杯中最后一半的红酒饮入腹中,随即将那空杯往桌上一摊,“重度颅脑损伤,现在还在治疗。”

 

“所以说他现在回国治疗了?”

 

王玖侧头看向他,嘴角一点点向上勾起,“你对我弟…挺上心?”

 

王源微微一愣,

 

“只是一名后来医者对天才医生的敬佩。”

 

王玖了然的勾唇一笑,“我弟的忠实粉丝?”

 

“忠实说不上。”他调整了下坐姿,“只是敬佩。”

 

说实话,他很少能见到那么厉害的执刀手了,即便只是那一场上台经历,却分外,让他惊艳。

 

王俊凯于他,是医生道路上避不开的岩石,至于石头里是炸弹还是宝藏,那还得再慢慢研磨。

 

一切都是未知谜团…

 

 

 

王玖微微笑了笑,目不转睛看着他“我弟下周会转入本院私人ICU室进行下一步治疗,说实话国外的一年治疗对他的脑损伤有一定效应,但至于这次转过来的真实原因是因为吴老医生。”

 

“吴老…”颇显平静的杏眸在那熟悉名号之下顿起波澜,“你说的是脑科传奇人物吴显吴老先生?他不是已经消失快10年了吗?”

 

他在谈及吴显的时候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而同样表示惊讶的还有处于另一头的王俊凯。

 

 

 

在医行界叱咤风云的四大名医之一的脑神经科传奇人物吴显吴老先生几乎达到了神人地步,但凡接手的脑神经科手术成功率都在98%以上,剩下的2%几乎是处于脑死亡的无愈病患,可以说,他创造了脑神经科在中内外最高手术成功率,但早在10年前他突然宣布退出医疗界,自此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内,如今这被传闻甚奇的名医再次出现,王源这般激动也不是没有道理。

 

 

 

王玖唇角露出点饶有兴味的笑意,“请他出山的原因自然不能和你说,不过有他在,我弟的苏醒的几率可以提增50%。”

 

“听起来的确可以。”

 

王源眉心微不可见地动了动,随即面色不变地望向王俊凯,

 

‘看起来,有吴老先生出手,你治愈的几率大大可以提升。’

 

王俊凯没有说话,倒是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半响,

 

‘即便如此…’

 

‘什么?’

 

他侧过头,对上王源的眼睛,上稍桃眼在暗光下透出一股子英气,

 

‘我还是有责任培养你成为一名全科医生,所以…’他顿了下,周遭一曲终了的爵士在余音消散之际留下微尘扑散,

 

‘我还是希望你能上台,即便是做吴老先生的副助手。’

 

王源搭在沙发上的手指渐渐收紧,神色有一瞬的不自然闪过,大脑好似过了很久,身侧王玖推着他肩膀“喂”了好几声,他才有些慢半拍似的回过神来,

 

“我没事。”

 

昏色暗光下的杏眼第一次破除冷漠露出些不自然,红色霓灯在转到他脸上的时候恰好照亮那一侧耳垂的微红。

 

‘你一本正经的讲这些的确有些怪。’

 

‘我本来就很一本正经。’

 

‘你…’

 

 

 

前方人群发出一阵惊恐性尖叫,还未说完的话语被戛在半空之际就听到更为尖锐的呼救音混着人群快速毫无章法的攒动响起,

 

“杀人了!快救救我妈和老婆!”

 

“啊啊啊!”

 

“有人拿刀乱砍人啊!快逃啊!”

 

“救…救…救命啊!”

 

……

 

愈发尖锐的惊恐声掺杂着血腥味触染神经,玻璃瓷器尤为冲击性的砸至地板,一切乱战才刚开始。

 

王俊凯蹙眉看着前头混乱的人群,

 

‘看来这里出事了。’

 

王源看了他一眼,颇为无奈的拉起身侧的王玖,

 

‘和你在一起总没好事发生。’

 

那人偏头对上他的视线,唇角一点点向上倾斜,

 

‘怕什么,大不了附身合体。’

 

他颇感无语的摇了摇头,嘴角似乎露出了一点笑意,

 

‘你只能做手术,哪能对付杀人犯。’

 

‘哦?’王俊凯微起一侧眉角,‘打架,我还是会的。’

 

他挑衅似的回以一眼,

 

‘你当我不会?’

 

 

 

王俊凯第一次觉得王源这人,挺有趣。

 

至少在笑着的时候。

 

 

 

‘你要逃命还是留下来练习急救。’

 

‘你说呢。’

 

‘把我姐安置好。’

 

‘你不说我也知道。’

 

‘那么…开始吧。’

 

‘喂。’

 

‘什么?’

 

‘你的颅脑手术,我一定会上台。’

 

‘就这么说好了。’

 

 

 

周围人声嘈杂,一切生命正在等待救赎…

 


 

 

 

 

 

 

 

—TBC—

 下一章10


 

 

 

 

评论(119)

热度(1111)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