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每周不定期更❤️

医魂摆渡10

序章    上一章

 
 
 

10  双王

 
 
 


包厢外传来玻璃砸碎的尖锐声越发驱入耳膜,王俊凯下意识的微皱眉头,双眼凌厉的透过门板扫视外场。

 
 
 

早被血腥画面过度刺激的年轻男女均抱着头四处尖叫流窜,彻底将现场缴入更为混乱的现局,视野所到之处均见众多黑衣男子单手抡斧砍杀人群的血腥身影,喷溅的血液在洋红灯下越发殷红,现场混乱不堪,因此受累的无辜人数正已每分速率增加,而难以预计的死亡指数逐以渐增,长度超过8cm的尖锐刀具足以在几秒以内刺入大动脉造成失血性死亡,更何况长度远超刀具的钢斧,侵入性更强,而死亡率更大…

 
 
 

人的求生欲望很强,包厢内早就哄散成一团的众人也顾不上什么,扯起随身财物就往外跑,试图逃出去,却忘了,外场的狼更多,危险也更大。

 
 
 

 

 
 
 

王源看着身侧那人越发阴沉的表情,沉思了会,随后倾斜着身子坐进沙发里,白皙十指互相交叠,视线落在正前方的半杯红酒上,“说吧,下一步该怎么做。”

 
 
 

王俊凯一愣,偏过头看他,眼底的闪过一丝了然。

 
 
 

“地下帮派之间惯有的斗争,这是动机很明显的砸馆子,不过做的太狠了些。”他顿了下,桃眸若有所思的半眯,“手机还有电吧?”

 
 
 

“报警?”王源转着手中的白色手机有些好笑的斜眼看他,“早说。”随即按下了最熟悉不过的三位数字,拇指却在按下拨出键之际被对方一句话硬生生打断,

 
 
 

“如果报警有用的话,这酒店附近不过100米外的警察局早派人过来潜入救援,事实证明,他们没有。”

 
 
 

 

 
 
 

王源唇角自然地向上一斜与他对视,“所以呢?”

 
 
 

虽猜到那人不会那么愚蠢的去向警察救援,S市的政府早已腐败,与地下党的金钱交易也是人尽皆知,躲着黑帮还来不及,更何况与他们正面交接,但当王俊凯要他拿出手机的时候,他不免对那人的想法衍生出些许疑惑。

 
 
 

如果不是给警察透露消息,那么是给谁的?

 
 
 

“不用猜了,我有我的方法,现在,身体借我一下。”

 
 
 

“什…”似是还未习惯对方那种强迫性惯有入体的行为,王源在被附身之际免不了低咒声愤懑,混蛋!

 
 
 

 

 
 
 

——有些事还是由我出马的好

 
 
 

——哦?所以又是强制性附身?

 
 
 

——我是保护你

 
 
 

——呵…我还要谢谢你是吧

 
 
 

—— 不客气

 
 
 

——…

 
 
 

 

 
 
 

感受到身体产生一股冲击力极强的愤懑气息时,王俊凯淡然的勾起一笑,没有再说一句,要知道过多的灵魂抱怨冲击是会影响双魂附体的,尤其是王源那种容易产生颇深怨气的人。

 
 
 

 

 
 
 

思绪回归到正题上,他拿着手机双眸微沉,看来,得请那人帮忙…

 
 
 

只是成不成功,就看运气了。

 
 
 

王源团坐在体内看着自己的手不受控制的拨出了串陌生的数字,随后便听到自己最熟悉不过的声音扫入大脑。

 
 
 

“喂,我想找…”

 
 
 

他皱起眉,王俊凯这人,到底想干什么?

 
 
 

……

 
 
 

 

 
 
 

“嗯…再…再来一杯吧…小帅哥…嗝…”腿上攀上柔软双臂,鼻息之间涌上一丝酒味,王俊凯刚挂了电话,便颇为无奈的拽起醉熏熏的王玖,这不省心的亲姐似乎醉的还不清,两手正不安分的扫来扫去,醉酒了还不忘揩油,真是…

 
 
 

一点没变。

 
 
 

 

 
 
 

“别闹了。”他半沉着脸,本是温润如玉的面容染上莫名染上一层沉稳气息,浑然变了个人,而那端独有的音嗓声调清晰响起,怀中暇醉嬉笑的王玖被酒精麻痹了一半的神经顿时清醒了几分,只见她身形一顿,嘴角的狐媚笑意渐僵,下一秒,犹如惊愕般仰起头,视线交聚。

 
 
 

那是张清秀俊雅的面容,五官精修,杏眼微沉,无形中散发出与其本身不符的气场,只是…

 
 
 

王玖仅是呆愣了几秒,眼底难掩的光亮也在一瞬间消灭,半刻,她无声低扬了下嘴角,“啊…不是他呢…”

 
 
 

也对…那家伙还躺在医院…她怎么就以为…

 
 
 

果然…喝多了…

 
 
 

 

 
 
 

——你姐似乎差点认出你了

 
 
 

 

 
 
 

王源支着下巴有些敬佩的望了眼王玖,他和王俊凯的嗓音本就不同,但就靠着嗓调也能听出倪端,果然…是亲的…

 
 
 

“她只是喝醉了。”王俊凯并没有回答,揽住醉酒的王玖往包厢内较为隐蔽的半镂空衣物储柜里塞,“外边太危险,只能让她藏在这里。”

 
 
 

王源看着王玖那脚着高跟的纤细体姿被王俊凯硬生生蛮横的塞进柜里莫名有些同情…

 
 
 

 

 
 
 

——你确定把她塞里面她就一定安全?

 
 
 

王俊凯手下一顿,“什么意思?”

 
 
 

——她一醉酒状态,说不准自己脑子不清的大叫大闹,不怕引起外头那些人的注意?

 
 
 

 

 
 
 

王俊凯不声不响地将王玖脚上的高跟丢到垃圾桶内,沉默了会,“那就…”

 
 
 

还未听清后半截话,王源就看到自己不受控制的右手快速在眼前掠过一道影子,下一秒就听到王玖轻声呜咽了声,而后便软趴趴闭上了眼睛。

 
 
 

他倒吸了口凉气,脑中闪过的第一想法是——谋杀?

 
 
 

用的还是他的身体?!

 
 
 

 

 
 
 

——你…

 
 
 

“我还不至于杀我亲姐,只是让她睡一会。”

 
 
 

——……

 
 
 

确定不会造成后颈神经错位?

 
 
 

王源头疼的叹了口气,这家伙总是毫无章序的给他整出些麻烦…

 
 
 

 

 
 
 

将纱帘轻巧掩住储柜,确定王玖安全后,王俊凯刚想再次查看外场情况时,包厢大门便被猛然推开,震耳欲聋的舞音一瞬间闯了进来,本是昏黄的室内,地上扫入的一大块光亮众,映出几个黑长的影子,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王俊凯的视线一点点变得冰冷。

 
 
 

看来,被发现了…

 
 
 

 

 
 
 

王源原先的散漫立马闪为警钟,灵魂的精聚度在一瞬间竟和王俊凯同合了起来…

 
 
 

五个粗犷的男人接二连三地走了进来,为首的身材最为高大,右手钢斧上的血迹似乎还未干涸,地上犹能看到不断滴落的血珠…

 
 
 

“我就知道这里还有人。”男人斜着眼,嘴角嗜血的笑意令人作呕。

 
 
 

“觉得杀人很有征服感是吗?”王俊凯的语气很淡,视线平静的让对方产生一丝浓浓新鲜感,男人的笑在阴影下变得越发瘆人,“你小子挺有胆啊?是不是想找死?”说完侧过头冲身后四人使了使眼色,“你们,再去搜搜王鑫这老王八的身影,看到他就给我绑来,老子撕了他。”

 
 
 

“是!”领首的一人挥着钢斧就带领剩余三人就往别的包厢走。

 
 
 

王源深吸一口气,紧绷的神经有些松缓,一对一,似乎比一对五来的简单些。

 
 
 

但毕竟是以命相搏的事,即便他见多了死亡,转而换到自己身上,也是有忌惮和顾虑的。

 
 
 

要知道碰上王俊凯这遭鬼的魂后,他就没一天安生日子好过过…

 
 
 

不过,现在他没有退路,要活命,看来也只能豁出去了。

 
 
 

—— 距离你上次打架是什么时候?

 
 
 

—— 你问这个干什么

 
 
 

—— 为了我的自身安全

 
 
 

王俊凯没有接话,但是很快理解对方话中的意思,双眼在盯紧对面的同时,还要腾出一些精力和身体里的另一个家伙说话,老实说,王源太会分散他的注意力,当然,他也不知道缘由。

 
 
 

—— 回答我

 
 
 

—— 10多年前

 
 
 

—— ……

 
 
 

逗人玩呢?!

 
 
 

王源愣是憋回了口怨气,半响咬牙狠狠道,“换灵魂,我上场。”

 
 
 

“你确定?”他的语气很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 你说呢?

 
 
 

那头不再应答,王源刚想开口的时候,自己的虚渺的灵魂一下不受控制的向外扩张,仅一瞬全身的重量全数归位。

 
 
 

—— 别给死了

 
 
 

—— 不用你教导

 
 
 

 

 
 
 

“嘶……”嗜血的笑意在后一秒响起,思绪还未固定之时,那头蓄势待发的男人抡起沾染血渍的钢斧就冲了上来,“让老子好好尝尝你血的味道。”

 
 
 

王源登时侧身躲过,瞥见身后那人又复而追上来的闪影,猛地向后一避,锋利的斧面在白衫上擦过,而后棉质纤维轻而断裂,露出长约8过分左右的破口,所幸运气不错,没有伤及皮肤。

 
 
 

他急促地呼吸了一声,然后缓慢地冷静下来,眼神也比之前警惕了三分。

 
 
 

“小子,有种别老躲着啊。”男人轻蔑的冷笑着,“我会给你留个全尸的。”

 
 
 

“那真是…谢谢了。”他低咬下唇,眼尾扫到酒台桌面的水果短刀,既然硬碰硬,那也就只能试试他这小刀能不能把那把钢斧打压于地,他倏地向左跑去,速度很快,在男人察觉到他的想法之时早已将那白瓷柄短刀拿在手中。

 
 
 

大象之所以会惮怕老鼠,不是因为力量,而是敏捷的身手,在对方措手不及之时给于致命一击是掌控整场胜负的关键点。

 
 
 

现在他手中的刀长约6过分,颈动脉本是最容易令对方致死的位置,大动脉的全层断裂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人致死,但是身高的原因不得不让王源改变进攻的位置,对方很显然要比他高的多,盲目的冲上去只会送死…那么…只能选择那里了…

 
 
 

杏眼微眯,视线内的男人再次采取攻击,他微弯下身猛地冲了过去,却在正面对抗之时身子一偏,快速绕过对方至其身后,一瞬间,手中锋利的短刀刺入强壮的左后背,温热的血液在一瞬间顺着刀口喷溅而出,染红了王源的白色衬衫,对方剧痛的哀嚎,后背放射的偷袭感让他怒火更加燃曳,额面凸起的静脉将整张脸显得越发狰狞而可怕,

 
 
 

“啊!!!”

 
 
 

 

 
 
 

—— 快点躲开!

 
 
 

 

 
 
 

大抵是肌肉的阻碍,让刀尖未能如愿从后背刺入心脏,脑内王俊凯的声音还在徘徊,王源整个人就被一股猛劲掀在地上,他还没来得及闷哼,又被蛮力往墙壁上撞去,全身的骨骼似乎都在一瞬间散架,浑身上下的疼痛如洪水般宣泄,他紧闭着眼,感觉整个人都在痛觉中失去知觉,额角被玻质桌角擦出的伤口正不断的冒血,滑过他的脸颊没入白色衣襟,染红了视野…

 
 
 

愤怒可以掩盖疼痛,将人性的疯狂往不可发展的顶端走去…

 
 
 

怒意的咒骂在头顶响起,伴随着嗜血的危险征兆,王源吃痛的抬起头,便看到钢斧顺着他的头顶就劈下来,身体再无力气挣扎,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身体从未如此轻松的漂浮,他闭着眼,鼻息间的血腥味都消失了…任何感觉都消失了…

 
 
 

自己…死了吗?

 
 
 

 

 
 
 

恐惧,难以言语的恐惧…

 
 
 

男人瞪大着眼睛,手中的钢斧被硬生生停在半空,巨大的力量让他的腕骨有断裂的痛感,他缓缓低下头,瞳孔骤然扩大…

 
 
 

“信不信…我卸了你的手?”一样的声音,一样的面容,一样的人,他第一次在那温沉的嗓音中听到了冷冽到可怕的死亡召唤…

 
 
 

不可能,那个人明明…明明就…

 
 
 

凄烈的惨叫声融入到震耳的舞曲中直至消失,四筋被完美剔除,腕上的血液不足以致死,却已经废了那个人的后半辈子…

 
 
 

王俊凯低头撕下白衫一角,随后往额上伤口上一按,淡吐了口气,

 
 
 

“你死了就太不值了。”

 
 
 

—— 现在,你休息就好,剩下的,我来做

 
 
 

 

 
 
 

……

 
 
 

王源在意识彻底陷入黑暗之际,隐约听到了惨烈的哀嚎,掺杂着舞曲的节律,有节拍的打动着,打动着…

 
 
 


 
 
 

 

 
 
 

—— TBC

下一章(11)

 
 
 

 

 
 
 


 
 
 


 
 
 


评论(205)

热度(940)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