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前文链接:序章至11章

12.第一根毒刺

 

反抗无效的第十天,王源在体内散发出的郁躁气息越发强烈,这倒让另一个当事人的唇角不由微微牵了牵,说实话他不是真的不让王源重归躯体,而是附身后灵魂对本体传来吸力的探寻度大大增强,最近更是越发强烈,他几乎能察觉到本体的现所处地距离自己很近,而这不得不逼使他有必要利用王源的身体更加有力的探寻本体的精准位置,当然,不让王源回体还有个原因…

 

嫉妒,成峰的嫉妒。

那次的手术甚至在急诊的天才举动,王源已经受到了各方面人士的关注,褒贬合一,嫉妒远超敬佩,你永远不知道嫉妒带来的负效果有多强,那家伙不是善类,按照王源的性子,即便再不谙世事,那人也会想着法子搅出些风浪,一切的事源由自己而起,他绝不会让任何人有机可乘。

前天,杨兴打过来的一则电话就已经给王俊凯亮了红灯。

‘院领导指示咱们这几个特殊科室推荐几个新进医生去手术室学习麻醉插管,咱们科本来预定张科,不过上头指名让你过去,虽然不知道他们怎么想,不过你小子一定要眼观八方,别被人抓了辫子。’

 

杨兴这人,严格归严格,但为人正直,临床阅历丰富,对于王源他看的出来,那老家伙是寄予厚望的,这倒让王俊凯一瞬间有种回到了生前自己刚到杨兴手下学习的那几个月…

那人是为数不多的好医者,从内而外的正气医德让他敬佩。

最后一句话,摆明暗示着王源进手术室期间一定要小心不法之人投来的毒枝,断不可轻易任为。

看来,成峰是做好了万全准备,就等着王源乖乖上门了…

事因他所起,若不是他的附身王源断不会惹上那么多的潜在后患,王俊凯平静地放下手中的报纸,他侧头看向户外的夜幕,深眸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寒意,既然那人想闹,那么陪他玩的应当是自己才对…

……

 

“王俊凯,放我出来。”体内传出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暗预着暴风雨前的宁静,男人低头倒了杯牛奶,另一手将刚煎好的荷包蛋放入盘内,刀叉优雅配合着进食,

“还不是时候。”垂眸内暗含所思.

如果给他一个躯体,王源恨不得马上附身,然后45度角朝王俊凯的左右侧脸狠狠挥打两拳,然而现实很残酷的告诉他,这不可能…

“你不觉得你有些过了?”喉间溢出的隐忍带着一簇火苗,蜷聚于体内的灵魂都在燃烧着,肆意宣誓着主人的愤怒…

王俊凯扯出张纸巾擦了擦嘴,起身将餐具丢入水槽内,

“手术室不是现在的你可以驾驭的。”

王源一愣,“什么意思?”

将桌上的钥匙和手机全数放入口袋,王俊凯从沙发上勾起一件开衫走向门外,“把某些毒蛇的刺帮你拔了,过两天就给你换过来。”

“……”

王源蹙了蹙眉,表情有些微妙。

 

 

 

入了8月的急诊似乎格外忙碌,急救车的呼啸声刚从耳畔扫过,后一辆120紧追其后,顺着原路往急救通道快速掠过。

“需要多少时间?”

行走的步伐滞然一顿,暑日清晨的阳光将男人修长的身形偷影至水泥平地上,空气中的微热分子酵养着类似于妥协的灵魂声响。

“恩?”

 

王源投散在虚无缥缈的白雾之间,四肢的触感均在全身感应而至,躯体的瞳孔让他可以顺利偷望外界,强制性被禁锢在体内的一周,似乎已经克服了起初的所有不适,存在灵魂体内的所有烦躁如今全数消散,仅存平静,王俊凯的那段话莫名让他潜意识里接受了所有,即便他再拉不下脸,但还是信了,没有原因,只是灵魂内在烦躁的消失在提示他,那个人并非企图霸占他的本体,双灵魂的默契度在不断的摩擦和对撞中开始不断融合…

那就,再信一次.

 

“拔掉那根毒刺…”王源颇不自然的降低嗓音,“需要多少时间。”

王俊凯滞愣的三秒之后,嘴角的弧度隐隐有上翘的趋势,灵魂重叠的杏眸越加向锐利桃眼虚幻,话中的意思被全数了然,“你信不信…”

“什么…”

“今天就能迎来第一根毒刺。”

温柔杏眼陡然一幻成寒霜遍布桃眸,周身气场瞬间转换,微尘扑散,俨然认真起来。

王源散了散周围飘来的蓝色雾气,七分慵懒,三分认真,唇角上扬,“好好干。”

那家伙预计过的事什么时候出过错?

王俊凯微挑左眉,对方难得顺从说实话的确让他有些小小的不适应,但眼底却反常的透出一丝笑意,“灵魂禁锢的这段时间,你必须学会各项小中等手术,毕竟,手术室是很好的锻炼场所。”

“……”

“没信心?”

“你信不信…”

“嗯?”

“我会打破你的传说。”

时间有一瞬的暂停,几秒后,醇厚的男性嗓音带着蛊惑的笑意扫入体内,

“还早。”

王源突然觉得这句话的信息量有点大。

那家伙…是小看他么?

 

也不过是一年多点的时间,医院内部也没有多大改变,顶多也就是不断更换的主任医师,王俊凯轻车熟路地走出手术室专用电梯,视野所到之处,所有周遭器械都似乎在唤醒着他那些快被遗忘的记忆,身心从未如此舒坦过,带着股类似于兴奋的气息,上眸桃眼终于摒弃了之前的雾霭,倒是多了份更为强大的气场,感受到那人瞬间变幻的心情,王源嘴角微微翘了起来,慵懒地将灵魂翻了个身,

“看来,手术室才是你的主场。”

这话说的随意,却难得带着一丝挑逗。

王俊凯只是风轻云淡地笑了下没有说什么,许是来的早,在手术室外场转了几圈,看到的大抵都是年轻护士和几个见习小医生,若不是昨夜接到胡杰让他今天早点到手术室待命的通知,王俊凯也不会如此早到场,新来的鸟总要被折磨一翻,更何况是王源这么个新人,习惯性转了几圈后,他便向医生更衣室走去,简单找件白大褂穿,省的到时候又被人抓了把柄。

外界的一切透过王俊凯的眼睛都被投映在眼前,好似坐在包场的电影院内,仅差一包爆米花就能看一出戏,大概早已开始习惯,王源所有的精力都跟着王俊凯的眼睛走,他对手术室不熟,那家伙故意多走了几圈,将一至十间普通手术室及都走了个遍,即便什么都没说,王源自己也清楚,王俊凯的用意。

 

衣柜的白大褂和绿服毫无章次的堆在一起,对于有精神洁癖的王俊凯来说着实是种视觉折磨,以前的衣柜早被移除,更何况是他的白褂,没法只能从储衣柜里翻件适合自己的,王源身形修长,即便是脱衣也有料的身体穿上衣服相较于其余人仍显消瘦,

“你平常穿几码?”王俊凯埋头在衣柜间翻看着各件白褂的衣领,试图找到不同尺码的白褂,“S?”

“太短了。”王源在雾间晃了一圈,有些无奈,“给我拿件M码的。”

“你确定?”王俊凯有些好笑地摇了摇手4件白褂,“3件全是L,只有1件S,没有M。”

“那就…”

“S吧。”

王俊凯直接将其余3件折叠好放进衣柜,转身又翻了套M码的绿服,低头就开始换衣,压根没有给对方拒绝的理由。

“诶诶诶,S太短了,给我L。”

“不行。”王俊凯盯着换衣镜里的男人一字一句道,“现在这身体归我管,况且…”他顿了下,颇若有所思地嘴角一翘,“你穿L码,会吓到别人。”

王源愣然,大脑还在那包含别意的话中搜索答案的同时,王俊凯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像奔丧的。”

“……”

王源:想杀人

 

强制性被扒了衣服换了绿服,白褂像风衣一样地套在外头,医院配发的胸牌简单的别在胸前,随身携带的瞳孔笔和黑笔和着手机也被整齐放入褂袋内,很是随意的穿着却在出了更衣室后频频引来不少年轻护士的注意力,王俊凯没说什么,S码的白褂被他当风衣穿,再加上王源的清俊长相,的确站着也拉风。

“以后脱衣服前先说一声。”

王源郁闷地拍打出两阵白雾,他着实感觉到自己被人身侵权了,即便对方也是个男的。

王俊凯摸了下嘴角,无视掉周围火辣辣的视线往前走,“今天才发现…”他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你是害羞了?”

王源滞愣,周遭的白色雾气渐渐有变红的趋势…
无法反驳…

 

 

上午9时整

 

8号间最早的一台甲状腺切除术在主刀医师出现后拉开了一天忙碌的序幕,之后陆陆续续不少主刀医师也进了手术室,各自有序的开始了手术,王俊凯站在护士站旁,接受着不同医生传来的审视视线,蔑视的,嘲讽的,又或者是目中无人的…

稀稀疏疏的谈论声还会顺着空气流通传入鼓膜,

“这就是那个和成峰抬杠的小医生?”

“上回手术室那么胡来也是服了他,完全没有无菌观念。”

“太锋芒毕露了。”

“感觉过两天就会被辞退。”

……

 

评头论足的那些医生王俊凯都认识,还有几个是曾经自己带过的学生,只是一年不见,所谓的地位的提升亦或者是自傲的熏陶将他们本性所谓的虚荣心和才傲都展露的一丝无遗,他冷冷的回应着那些嘲讽,桃眸里掺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凌厉,让人不寒而栗。

医疗界之所以腐败,不单是金钱的贯通,更多的是人心不正,一颗老鼠屎会坏了一口粥,更何况上梁不正的医师会带出怎样的新医下梁,耳濡会目染,没有言传身教,整日活在金钱和虚荣间,谈何清廉?

医院不乏人才,只是打压的人多了,人才也就寥寥无几。

对王源和王俊凯来说,像成峰这类的医师,就是典型医德败坏的老鼠屎,在本质上都一样,医术再高依旧没有医德,追求名,追求利,最后,往往会死在自己手上。

 

 

成峰和胡杰进入手术室转角的时候就看到王源那分外拉风的背影,成峰眼底闪过一丝厌恶,随即对胡杰使了使眼色,转而换脸一笑,向着王源的方向走过去。

“哟,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急诊科的‘天才’新医啊?叫什么来着?嗯?”成峰拍着王源的肩膀,低头扫了眼他的胸牌,颇玩味地嘲讽一笑,“啊…王源?哈…怎么?你爸叫王扁么?”

成峰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充满所有的不屑,那次手术室的账他倒要好好和这家伙算一算才行。

王俊凯看清来人以后,将成峰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不动声色地拉下去,然后慢条斯理地整了整白褂,上挑桃眸隐隐露出一丝冷冽,周身强大的气场一瞬间将要呼之欲出,

“有什么问题?”

不掺杂任何恃怕的沉稳嗓音,将视线对上之际,成峰上回的感觉又回来了,那种难以言语的不寒而栗在后背隐隐升起,他甚至在和王源对上视线不到5秒之际下意识慌忙别开视线。

“你,你…咳……”他慌忙挺直背脊,眼底的怒火蹿起,自己刚那没出息的样子八成被那人看到,不知为何,眼前的王源让他往往有种错乱的认知,眼神甚至言语,都和那家伙有八成相似,真是可恶,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新医,难不成那家伙还投胎转世不成,本想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新医挖苦一番,却不慎被对方反将了一军!

对于成峰,王源也是一脸鄙夷,那人就是医疗界的毒虫一枚,和这种人生气简直损耗他的寿命,不理也罢。

 

看着眼前的两人,胡杰也是心中有所了然,成峰就是看不惯王源这个新医,存心想给人家一个下马威,但人对方看起来也不是吃素的,看来,老杨的得意门生的确是与众不同,身为手术室的副主任,他也不能站在王源的那方为人说话,成峰在上头压着,即便他再正义也不能把饭碗丢咯,这趟浑水,他不想沾却又不得不沾。

那个人,要是能醒来就好了…

起码,

手术室不是现在这种状况。

 

“咳…成主任,今天还有韩国博恒医院著名心胸外科专家来我们科学术交流,我们…是不是要去迎接下…”胡杰有些忐忑地搓了搓手掌,年纪几乎快大成峰一轮的他却如此卑躬屈膝,着实有些不协调。

王俊凯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要是换在以前,成峰断不会给王源一个台阶下,但今天,时机确实有些不对,恰巧遇到韩院学术交流,肚子里的气着实没地撒,况且他也咽不下这口气。

将王源调到手术室进修学习1月的事是他安排的,没有什么别的理由,他就是想好好招待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熟料还没教训就被人反将一军,的确让他心里不好受的很。

学术交流会…

大脑突然闪过的这几个字,登时让他眼睛一亮,嘴角划出诡异的笑意。

他想到如何修理那家伙了。

那就一辈子,让你翻不了身…

“王源,这次算你运气好。”成峰皮笑肉不笑地看向那头的王俊凯,冷冰冰地斜了他一眼,“不过,下次就不知道了。”说完,伸出食指戳了戳王俊凯的胸口,随后便转身趾高气昂地走了。

 

望着那端离去的身影,胡杰摇了摇头颇感无奈,他有种隐隐的不安,成峰不像是吃了亏就逃的人,难道…他有些担忧的看向王源,犹豫了会,

“王源啊,今天手术室不忙,要不你今天先回去吧,我给你开一天休假。”

好歹是老杨的学生,他总得给人留条活路。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在他的印象中胡杰是个老实人,懂巴结但人不坏,起码,在今天这句话说出后,他对胡杰的印象有了些提高,那人知道成峰要对他不利,竟让他回家,也算在保护他。

 

但是,既然那人已经摆了毒刺等着自己,那么…

他得好好拔才对,不是么?

 

“谢谢,不过今天难得有韩院学术交流会,我也得留下来学点什么才行。”王俊凯礼貌性地微颔首,“既然来这里进修1月,那请安排点我工作。”

 

简直太冒险了…

胡杰一脸震惊的看着他,这个年轻人怎么这么顽固,竟如此坚定要留下,真是…

“你确定?”

“嗯。”

“那…好吧…”既是已定的意愿,他胡杰也没法改变,只是可惜了这么个人才,成峰做事向来凶狠,虎口下的牲畜,能有几个可以活的下来…

“也没有特别的工作限定,我们这有十间普通手术间,楼上是各间观赏手术台,基本最新器材都在那里,你这几天先熟悉台下,各个手术间你想看就去看,然后有机会的话我让几个医生带你上个台,试试手感。”

“谢谢。”王俊凯点了下头算是回应,随即便往手术室各间走去。

胡杰看着前方修长的背影,重重叹了口气。

“真是…太可惜了…”

 

 

“那人还不错。”王源盯着前方的景象,皱了皱眉,“起码,还会让我小心成峰。”

“嗯。”王俊凯眯眼站在第一间观赏手术室场外,有些沉思,“王源。”

“嗯?”

“看来今天成峰是想投第一根毒刺过来了。”

“什……”

眼前的镜像转向手术间外斜对口外的提示牌——

瞳孔骤然顿缩!

 

中韩交流‘心脏瓣膜术’

时间:13:00

主刀:朴植金

副刀:胡杰

助手:韩智爱,王源

麻醉师:陈洁,张伟

器械护士:宁柔

巡回护士:程辉

 

王源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镜像,保持呆滞的姿势足有1分多余,脑子里都是自己的名字…

“王俊凯…”

“嗯。”

“这不是普通的…”

“我知道,不过…”感受到身体内另一人的心境,王俊凯盯着那指示牌缓缓说道,“有我在,况且你的能力…完全足以胜任,你负责看和剖析其中的脉络,而我动手就好。”

那人独有的激励方式的确与众不同,王源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周遭的白雾轻轻散开,下一瞬,清亮嗓音随着镇定一同响起,

“那就…请指教…”

……

 

 

——TBC——

13章链接: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AAAqIRGuCjsb6dKA0c-6IQ 密码:5B6Q

 

评论(131)

热度(939)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