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全文  上章

 

13.全员到齐

“欸,看到今天下午中韩交流会的手术人员名单了没?”

“没啊,怎么了?”                 

“我和你说啊…”正在检查插管器械的年轻麻醉师放下手中的活将一侧的小护士拉到角落,颇为神秘道,“陈浩他今天早上接到上头的电话,说今天手术交流会的名额把他换成了别人。”

“不是吧?!”护士甚是惊讶的瞪大眼,“那可是他争取好久的欸,怎么说换就换?”

“这个谁知道啊,还有啊,替补就算了,关键换他那个位置的是个新医,听说最近才刚来的我们医院。”

“疯了吧!随便拉个新医参加这么重要的交流会?谁不知道这次手术表面宣称是中韩医学交流,实际就是暗里比拼医技,本身对方就占领了这次交流会的主刀优势,现在我们若是连术中助手都换了新人上场,那后果简直堪忧…”

“所以说啊,都不知道那个新医什么来头,医院简直太胡来了。”

“完了完了,前年败北,去年也败北…”大抵是看到了最终末路,护士颇为挫败的垂下眉,“会死的更惨吧…”

“什么死的更惨?”突兀闯入的声音打乱了这场对话,吓得那两人急忙回头,这才看见那头正探着半个身子冲她们笑的王玖。

“是王医生啊…”反应过来的麻醉师忙舒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上头又派人过来巡查工作,欸你那台手术做好了?”

“你说呢?”王玖笑着伸出两还沾着些许水渍的手甩了甩,“欸你们刚说啥呢,也给我听听?”

“还不就是今天学术交流会的黑幕呗。”着实替陈浩感觉不公的小护士一脸的愤愤不平,“换什么样的人不好,偏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医替代浩哥。”她将所有情绪摆在脸上,对于院内腐败的阶级层次表示深深的不满。

早已看透红尘的资深麻醉师轻拉了下她的袖口,有些避讳地往手术间外伸了伸脖子,“你轻点,小心被人听到,医院最近管的很多,别到时候把饭碗丢了,对吧,王医生。”

那头王玖笑着嗯了声,随即拉了把椅子坐在上头,捶了捶有些泛酸的膝盖禁不住好奇,“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医院还这么有能耐随随便把个新医推上交流会的手术台,医院高层的亲戚?”

“负责交流会的是成医师,那能随意调换人的就只有他了。”麻醉师压低了声音,“自从他掌权以后,这手术室就没一天消停过。”

向来以严谨自由著称的顶级S手术室,如今从成峰到来后完完全全改变了原来的轨迹,医者开始为了权位勾心斗角,为达最佳收入医名,大肆胡乱开药,从那些贫苦病患处赢得高额费用,科室月收入是远远超过了以往的3倍有余,赚来的是金钱,输的却是医德。

王玖继续捶着腿,闻言只是微微笑了笑, “替换陈浩的新医叫什么?”

成峰如此心高气傲,就算要抬举熟人,断不会让人参加那么重要的学术交流会,谁不知道韩方临床技术超群,一场交流会百分之八十的胜算率,去了只有败北的固定结局,出风头可不会用这个方法来,反之,让个新医突然替代原有人员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

她的淡色瞳仁隐隐散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寒意,又要动手了?

思想还在这件事上徘徊许久,那头便隐隐传来麻醉师颇为不满的嘟囔声——

“说是叫什么王源来着…真搞不懂怎么会…”

“什么?”

俨然被打断话的麻醉师有些愕然的看向王玖,似搞不清状况的愣了下,“我…”

一反常态的王玖也引来的身侧小护士的注目,“王医生,你难道也对那个王源感兴趣?”

真真切切听到的清楚发音,王玖本为清冷的眼眸渐渐转为惊愕,她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的似的卡片了下,随后倏地起身,精致雀眼闪过一丝难以捕捉的信号…

 

“我要请半天假,今天下午的手术交给你。”不管手机那头控诉等级黑暗的副刀医师,王玖眼也不眨地掐了电话,手机往卦内一丢,转身从那头还反应不过来的小护士手中拿过还未使用过的消毒口罩往自己脸上一戴,“我去观摩观摩。”

她甩下这句话抬脚就走。

后头俨然被她这仗势搞得犯浑的两人只得干愣愣的傻站着。

“我…没听错吧?王医生…要去看交流会?她不是每年都不去看的吗?”

“是啊…这次是怎么了这是…”

 

 

 

茶水室内,王俊凯抿了口手中刚泡好的速溶咖啡,他微蹙了下眉,似乎对那口感不怎么满意,王源戳了戳周围的白色迷雾,好笑道,“手术快开始了,你还有心情喝咖啡?”

“不”王俊凯放下手中的杯子,直眸有些闪动,“我觉得我…”

“嗯?”

对于他的欲言又止,王源似乎很是感兴趣。

默默的将眼前的咖啡杯推开少许距离,他起身倒了杯白开,“想洗胃。”

“……”

的确上辈子是过惯了上等生活的人,基础的速溶咖啡即便不及手工研磨咖啡香浓纯正,但也不至于喝了想洗胃…

那不就意味着,一杯速溶咖啡对于王俊凯来说就等同于一瓶敌敌畏?

王源有些怨恨道,“洗的是我的胃。”

“不。”似乎对于身体内传来的那股怨念很是满意,王俊凯的嘴角竟微微有些上翘,“是我们的胃。”

“……

王源被这话堵的干在那里,他总觉得王俊凯的智商虽高,但是这情商肯定是负的…他盯着身侧早已变成粉色的雾皱深了眉头。

这都是些什么个玩意…

 

“有参与过相关瓣膜修补术吗?”

王源一愣似乎对于某人的突然提问有些反应不过来,“瓣膜修补术?”

“嗯,我要了解下你对临床手术的认识范围。”

即便两人唯一一次的合体双方感觉都不错,但距离那次手术已经时隔一段时间,难免会生疏不少,毕竟双灵魂感应的能力不能达到共体,即便王俊凯上身支配王源的躯体,在手术技巧上也去比预料的要差上几个点。

王源手部的灵活度还达不到王俊凯生前的程度,所以,一切都要重新开始锻炼和磨合,王俊凯预先的想法是冲着拔‘毒刺’去的,不过他现在又衍生出些许别的想法,也许来手术室呆一段时间也不是坏事,他正好可以趁这段时间好好培训王源。

“曾经实习的时候接触过几例。”

“感觉如何?”

“不知道,即便有想探索的动念,但是谁会放心一个实习生上台亲身体验?”

王源说的是实话,一个实习生要想加入心脏手术阵营简直是天方夜谭,没有真抢实战的临床经验,对于医学的认知仅限于死板的书面知识,任谁也没有胆量盲目的让实习生上台做助手,能亲身在台下观摩就已经是最大的极限。

王俊凯深表赞同,一个刚毕业的医生需要在医院实习一年,取得执业证书,在三到五年内熟悉医院的流程工作,才能做到独当一面,而此后的几年内,要经过不断的考试,临床经验,才有可能升级成主治医师,这仅仅是有可能。

多年的时间才能打造出一个半成品医生,医学人才紧缺的情况却永远改善不了,不会盲目使用实习生已经成为了所有医生的潜在思想,毕竟出了错,受到牵连的总会是自己。

 

现在的医疗制度,在日渐上升整改的时候,条条框框限制了不少人的思想,以至于医疗行业停滞不前,人在改变着社会,社会也在影响着人,各个行业都存在腐败的行政上阶,乌烟瘴气,但并非所有的人都被所谓“新社会”的条款污染着,也有像王源这类干净的白衣存在,不受名誉,地位的引诱,在所谓的黑河医疗中占据着一席清流。

“如果是这样,那我…就更要带你上一次手术台了。”

身侧的白雾瞬间停止浮动,坐于之间的清俊男子难掩眼底惊愕的神情,他看不到说出那句话的男人嘴角上扬的角度,带着坚定的意味。

‘王源,终有一天,你会爱上手术台的。’

那里将会是你以后拼搏的战场…

….

 

 

下午一时,医院的可观摩手术室坐满了医生,所有人似乎对于今天的换单情况持以不满,交头接耳讨论着所谓的“黑幕”。

无论是对成峰的不合理安排还是对被换下台的陈浩来说,所有的矛头都只会朝向王源,一个没名没实力的空降新医,当然这也合理,成峰他们惹不起,陈浩又如此受辱,而眼前这么重要的学术交流会竟让一个三无小医生上台做助手?

简直输在了起跑线上!

韩方代表团很安静的坐在最前排,历年来的胜利造就了他们眼底的不屑,今年交流会还没开始就好像这个冠军早已被他们收入囊中,如此高的优越感并非空穴来风,毕竟担任此次交流会核心手术主刀是现今在韩国医疗行业中占据青年医师榜榜单上第五的朴植金。

这位年轻的青年才俊,年仅28岁时就已占据韩国各大医疗行业版条榜首,他的行业伙伴宣称这位年轻的天才医生已经练就了近乎完美的手术技术!

如今30岁的他带着满身的荣誉和未知的爆发力出战在此,目的只有一个。

胜利。

一个属于国家更能让他更上一层知名度的荣耀。

他的眼里只有胜利,没有失败。

 

所谓的交流会似乎没了最初的寓意,那最为基础的学术合作交流成为了手术刀之间的切磋。

被披露的人性在所谓仁慈外表的掩饰下,开始了最为丑陋的一面。

没有医德,只有功与名…

 

听到那些对于王源的诋毁言论,成峰很是满意,他坐在最前排的观摩台,眼底充满报复后的快感,他要那小子身败名裂,一辈子翻不过身。

论玩,他就把他玩死。

王玖站在观摩台的最后一排,透过巨大的隔音玻璃,安静的望着手术台,精致的雀眼平静无澜,所以,王源,你要如何逃脱这个险境?

 

接受此次手术的病人是个10岁的孩子,严重的室间隔缺损伴二尖瓣关闭不全,如此的双病症很少见,手术难度自然高。

 

接受手术的孩子穿着肥大的手术衣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没有人可以预料他是否有机会再次睁开眼,一半的生存几率,手术成功,他会获得重生,手术失败,他将永远沉睡…

 

手术准备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紧闭的手术门缓缓打开,率先跃入所有人眼球的朴植金走了进来,他带着口罩,狭长细眼似鹰般锋利,全身散发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在他身上停留,眼底虽为不甘但不得不承认,这个韩国的医学天才有着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在他之后进来的是本场担任副刀的胡杰,这个几乎可以代表第一附属医院与朴植金相对抗的王牌,很多新人觉得他是一个善于拍马溜须的投机之徒,从他跟着成峰的那天起就深深给大部分新人留下来了这个印象,但更多的人知道眼前这个男人远没有流言中那般不堪,毕竟能连续3年拿下全国心胸术第一的男人不会只是绣花枕头一个,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存方式,胡杰也是,技术高是一回事,要在医院稳固地位又是一回事,他会奉承成峰的原因不可知,但可以知道的是,他的心脏手术不会差于朴植金!

45岁的胡杰换上手术衣俨然变成了另一个人,背板挺直,眼神坚定,丝毫不输于朴植金,毕竟是代表医院的荣誉出战,在场的本院观摩医务人员都认为他和朴植金不相上下!

当大部分人的视线还在胡杰身上徘徊的时候,手术室内走进一位身材高挑的女人,许是走的快,她还没来得及戴口罩,精致的面容将外围所有男性的视线都聚集了起来,不可否认,她很漂亮,简直就像画报里走出来的超级明星,不过她身上的手术衣可以很明确的证明,她可不是一名戏子,韩智爱,朴金植的未婚妻,同样在本土颇为有名的心胸科美女医生,要知道一个美貌与技术共存的助手,可是会提高手术效率的,不得不说,朴植金羡煞了众多人!

韩智爱有条不紊的带上口罩,站在朴金植身侧,简直将一场手术的视觉冲击感大大提升。

“完了,人家那么个俊男靓女,咱们就一个老男人,光阵势就输了!”

人群中有个医生嚷了声,似乎颇为泄气。

“是么?”站在最后排的王玖挑了眉,她盯着最后缓缓入场的那道绿衣勾起了神秘一笑。

来了…

 

王俊凯身穿手术衣,双手放在胸前走了进来,王源的身形偏瘦,身上的手术衣偏宽大了点,但不影响他的行动,经过一个晚上的默和度,他已经基本可以灵活运用王源的身体,许是他的姗姗而来,人群中有人叫了一声,“王源?!”

所有人的目光移动到那有些消瘦的身影上。

 

很多人开始察觉,今天的王源有些不一样,他毫无波澜的杏眼蒙上一层冷漠,面对如此重大的手术交流会竟没有显示出任何紧张!他熟练地带上橡胶手套,被掩盖的大半张脸看不出任何情绪,无影灯下的将他的严肃更提亮几分,站在对面的朴植金看了他一眼,术前被临时换上场的新医就是他?

为何能如此沉稳的上台,这简直不像是个新人应有的作风,难道是他故作镇静?

不知为何,朴植金总觉得有股强大的压迫感正压着自己。

明显察觉到他异常的韩智爱用手肘轻顶了顶他的手臂,示意他集中注意力,朴植金瞬间会意,抛开思绪,将所有心思集中起来,放心,眼前的那个家伙只是做戏,论技术,还没几个能超过他朴植金!

“你就不该答应上台。”胡杰轻声的对站在身侧的王源说道。

如此重大的手术交流真不是他这么个新医可以参与的,但凡做的不好,定会身败名裂,以后将无法在医院立足!

王俊凯没有说话,只是做着手头上的准备,自讨没趣的胡杰叹了口气,孺子不可教也。

这年头的新医真是太过妄自菲薄了!

 

‘王源,今天我们是助手,但是要学的也有很多,比如不出错。’

王俊凯低醇的嗓音环绕在身侧,精神高度集中的王源自然顺从性的点头,王俊凯的能力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人,如今他用内音和自己交流,也就意味着他的精神必须在临床手术和教学上同时使用。

‘你说,我会跟着你操作练习。’

‘好。’

身侧的白色迷雾渐渐隐退,王源盯着眼前的投像集中了十分精神,也许双病症这个手术很难,但他可以的肯定,王俊凯一个人就可以完美的完成这项手术,身体那股血流比以往都要迅猛,那是王俊凯的心情,即便他掩饰的再怎么好,王源还是发现了,王俊凯那对于可以上手术台的渴望在演变成兴奋,对于这个神秘到强大的男人,他第一次觉得能一起合体做手术还真不错,他相信他,就如他手下的柳叶刀如有灵魂般的跳动。

 

“中低温全身麻醉!”

主刀朴植金下达了初级指令…

 

终于,

开始了....

 

 

14章链接戳这

评论(161)

热度(899)

  1. 喜欢哈哈哈坏人。 转载了此文字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