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26

徐州至今无法估量一个人在面对伤损足以摧毁躯体承受力时的忍耐力到底有多强,起码在他以往的工作经历来说,他见过无数地震重症灾区的父母将孩子紧紧保护在怀里,被碎石掩埋于地,他们在死亡来临之际做出的原始反应用自己换来孩子生命的延续,这是血浓于水无法剥离的亲情。

来自人的本性,爱的驱使。

但现在,王源刷新了他对这个疑问的高度。

王俊凯和王源无论是在时间线还是在徐州的认知中,几乎没有任何的交集,几年前王俊凯出事时,他也从未在所有探望人中见过王源这号人物的存在,在这个临时手术团队刚组建时,起初他以为王源只是王玖请来的手术外援,他经常出入重症监护室也大概只是为了观察病情,可现在王源扛着一身重伤几近疯狂地要求林泽带他去监护室的焦急摸样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那人遇事平稳不躁的摸样似乎在一瞬间荡然无存。

他们之间,到底存在着哪层关系…

 

王玖再次见到王源是在王俊凯突然出现连续性室颤后的第三次抢救,那时的她已经进行了近二十分钟的胸外按压,她几近疯狂地按压,按压的时间超过了她自身能力的负荷,却依旧拒绝了所有想要和她替换按压的急救人员,吴显在暗袭中伤到了右手,右手腕上几近四公分的伤痕,触目惊心的皮肉外翻,若不是林泽出现的及时,对方的力道还没下到最深度,不然,他这手就该废了,赶到病房的第一时间,王玖已经在接近疯狂地进行胸外按压,而周围不知所措的急救人员正慌忙的无人指挥,原地踌躇,老爷子眉头一深,“所有人听我指挥!”在各类危急警报响声中,吴显的命令依旧是那样的沉稳而清晰,无可抗拒的严肃传到了现场所有人的耳朵里,“全速进入抢救状态!”

“去甲!”

“除颤仪功率调试!”

“开始除颤,全员后退!”

…..

一系列的命令传达下去,现场的混乱这才开始进入抢救的正常状态,眼看抢救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吴显眉间的愁雾越发增多,王源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怕是遭到了伏击也说不准,正打算让徐州派人去周边搜索,房门突然打开,只见林泽扶着一身狼狈的王源就闯了进来,他一惊忙上前扶住王源的另一个胳膊,“怎么弄得一身伤?你果然也被袭击了?!”

几乎是无暇顾及其他,王源全身是血的站在距离王俊凯病床的一米外,呆滞了几秒,恍惚的大脑依稀还残留着那人消失前嘴角最后的一抹温柔笑意,刺耳的警报声响突然传入耳内将他一下拉回现实,他瞪着发红的眼睛冲上前去,一把拦下已经筋疲力尽的王玖,“我来。”

他的双手沾满了血液和沙石,浑身上下都显得那么狼狈不堪,他喘息着,两手交叠贴上那人冰凉的胸廓,然后一下又一下的快速按压,王俊凯的瞳孔已经在渐渐扩散,体温逐渐剥离,心电监护上依旧是毫无波澜的室颤波律,王玖颤抖着用手捂住嘴,全身瘫痪地倒在床边,泪水如泉水般涌出来,在死亡面前,他们就像是无用的跳梁小丑,不断的挑战然后不断的的失败,直至死亡的最后通告来临,吴显深深叹了一口气,他看了眼监护仪,上面的数值已经清晰的告诉他们现在所做的努力都已无济于事,他走上前,抬手拍了拍王源的肩膀,试图让他停下这种无意义的挣扎,“已经没有用了,除颤三次都没有见到任何效果,他的情况已经不能挽回了。”

“再来一次。”王源也不理他,按压的速度越发加速,“给我准备除颤仪!他还有的救!”

“王源!你这是何必!他已经没得救了!你…”

“我不管!除非他王俊凯死透了!否则我不会停下来!给我除颤仪!”王源几乎是咆哮地抬起头,他的双目通红,眼底的疯狂让吴显一滞,林泽忙上前扶住他,“主任,就随他吧。”

吴显长叹一声,对几个面露难色的急救人员挥了下手,“给他准备除颤仪吧。”

“我来拿…我来拿…”王玖踉跄地起身,她抹了把脸上的泪痕,从另一名人手上接过装有除颤仪的推车,她知道在这场抢救的博弈中,她和王源都疯了,疯到试图将一个濒临死亡的人解救回来,但是任何的希望她都想要试一试,哪怕前方都是悬崖,哪怕会摔得粉身碎骨,都无所谓。

“林泽,等下如果除颤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就让他们停止抢救,那样强度的按压,估计肋骨已经断了好几根,这样的抢救毫无意义,就算是把他俩打昏也好,决不能让他们胡来,我出去和王家二老打个电话,好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俊凯这孩子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只是…”吴显极为惋惜的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病房,“天妒英才,天妒英才啊…”

林泽看着他落寞离去的背影,也没有多说,只是回头看向病床。

“除颤仪已就位。”

“我来。”

“360J能量调整。”

“全员退开!”

…..

这般的疯狂,他不是第一次见到,只是,头一回觉得那么可惜。

这个世界上又要消无声息的消失掉一个人,在接近凌晨的这个夜晚…

….

 

“志毅啊,你多开导开导小刘,我知道这种事对你们来说很难接受,你放心,玖儿我会给你照顾好,俊凯这事你们也别太难受,尤其是小刘这病拖着你一个人来国内我也不放心,这样,到时候我把俊凯的尸身给你….”

“吴老师!”红木精雕房门被猝然推开,白炽的灯光如洪水般照入昏暗的房间,林泽冲了进来,他难掩眼底的激动,“除颤成功了!”

吴显惊愕的瞪大双眼,也不管电话那头王志毅激动的疑问声,一把掐了电话,两手颤巍地从座椅上站起来,“快,快带我去看看!”

如此渺茫的几率竟然在最后一刻出现了新的希望,这样的奇迹怕是在他一生的从医经历中都也只是屈指可数,但室颤的消失也并不能代表它不会再次出现,临床上太多短暂性室颤消失的案例又将他的忧虑提高了一些。

几乎是被林泽搀着冲进的病房,王玖脸上的泪痕已经消失,她正积极的调动人员进行药物的快速滴入,那些原先有点疲惫的急救人员似乎因为除颤成功的原因而变得尤为主动,王源在他进来的第一时刻就迎了过来,他之前的疯狂已经归于平静,但眼底难掩的那股子倔强在此时此刻便显得尤为明显,“吴老师,时间紧急,我这边就长话短说了,我和王玖希望您能同意王俊凯的颅脑手术现在就进行。”

吴显一听,简直是匪夷所思的大斥,“什么?他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可以进行手术?!”

王俊凯的病情很不稳定,随时就有可能心跳骤停,他们这么做,无疑会害死他!

“我知道这个要求对您来说太过于荒诞,但是…”

“闭嘴!”吴显愤怒的瞪了他一眼,“王源啊王源,你聪明一时糊涂一世!你要知道这种情况下做手术简直就是把他往鬼门关处拉你知不知道!”

“但是什么都不做,只是一味的用药除颤监护,他还是会死。”王源几乎下定了非要手术的决心,坚定的眼神让吴显气的全身发抖,连连怒骂三声,“庸才!庸才!庸才!”

林泽忙扶住他有些支撑不稳的身体,对王源使了使眼色,意思让他别在说了,但对方毫无畏惧的眼神让他有点左右为难。

“与其什么都不做让俊凯走向死亡,我宁愿他死在手术台上。”王玖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她握住吴显的手,几近于恳求道,“老师,所有的后果我来承担,我爸妈那里我会进行解释,只希望,您能答应我,好吗?时间真的不多了,老师,求求你了…”

“你这孩子真是太胡来了,你…”吴显上半段刚要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王源当着自己的面跪了下来,这个沉默寡言的年轻医生的举动引起了全场人员的注目,“求您,答应手术。”宁可放弃尊严的朝人下跪,这样的举动不仅惊到了吴显,更让王玖瞪大了双眼。

她从不知道,为了王俊凯他竟能做到如此地步。

这样的举动让吴显深深叹了一口气,原先的愤怒正一点点的被消耗殆尽,许久,他有些头疼的妥协道,“行了,起来吧,我同意手术。”

 

王源颇为意外的抬起头,似乎老先生刚说的话只是他一时出现的耳内幻听,好在王玖激动地把他拉起来,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听到的的确是真的,他起初想过,以吴显这样的年资定是死都不会愿意同意手术的进行,说服他肯定需要很多的时间,但现在,大抵是自己和王玖的举动让他心软才这么快同意下来。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看着吴显,硬生生的挤出谢谢两个字。

老爷子有些没好气的嗯了声,随即招呼了王玖和几个急救人员将王俊凯推入手术室,而之前组建的手术团队人员也都到齐了。

 

一切的准备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为了预防手术中出现心脏骤停的现象,所有的抢救仪器也被一并搬入了手术室,这个临时组建的手术团队随时都准备面临术中出现的任何风险,当麻醉液输入完毕后的那一刻,整个安静的手术室传来乔治惊呼的洋式中文,“哦,老吴,你的右手!”

所有人紧张的视线转到吴显被纱布简单包扎的右手上,大抵是之前他穿的是长袖麻棉衬衣,恰好遮住了右手手腕的伤口,而现在,换上短袖手术衣的他,被纱布缠绕的伤口一下就被眼尖的乔治发现,王源也是一愣,他倒是差点忘了吴显在之前的突袭中右手受了伤,虽未伤及筋骨,但是颅脑手术的精细标准是最考验手腕灵活度的,终归是受了伤,手腕无论是内收还是外展都会牵动伤口,这对于一点分毫都不能有偏差的颅脑手术,是个让人担心的地方。

似乎早有预料会被发现的吴老爷子点了点头,抬起右手,“这就是我接下来要和大家说的事,我的右手实在不适合在这种情况下做主刀这个位置,所以….”他转过头,对上王源的视线,“这次由王源负责主刀,我做助手,在旁协助。”

王源对于这个临时决定有些惊愕不已,倒是在场的其他人也只是惊讶了下随后便默认了这个临时更换主刀的大决定,他们自己心理都很清楚对于王源技术的肯定,虽然他很年轻,但上一次的模拟手术实在太过精彩,让人不得不承认他的天赋,况且还有吴老先生在旁指导,他们也无需担心在术中出现任何的情况。

“王源,你就按照自己的方式来,我知道你在这场手术的预计划上已经做了不少术前功夫了。”吴显拍了拍他的肩膀,将所有的信任都托付出去,“时间紧急,我们开始吧。”

王源没有说什么,当他穿好手术服走上手术台的那一刻,这场只有他自己一人主场的手术终于开始了,无影灯下的王俊凯安静的睡着,器械护士林泽准确地递来手术刀,王源毫无犹豫地接了过去,他被口罩掩盖的嘴角微微张了张,发出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喂,验收成果的时候到了。”

 

等我。

…..



27章已出

评论(103)

热度(751)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