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27

无影灯下,王玖在头颅处已经进行了最大范围的消毒和全面铺单,林泽迅速将手中的电凝切割器和吸引器连接完毕,台下徐州正在进行每一段进程的记录,加上王俊凯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他的生命体征其实很不稳定,血压也一直在低数值处徘徊,所以他必须打起十万分精神和乔治共同来完成急救的第一措施预防,颅内手术的步骤尤为复杂,加上之前王俊凯还有过几次颅脑术的既往史,这次的手术危险值更是犹如难以估量,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也没有退缩的后路,这件事王源很清楚,他手里拿着徐州递来的切割器,闭上了眼睛,这是他第一次独自手术,而且还是以主刀者的身份,他很清楚,吴显的临时更换其实在一定意义上是在冒险,自己再厉害也没有能力达到这个大手术的水平,但对方有句话说的很对,他的确对这场手术做了最全面的计划,几天几夜来的钻研和探讨,都是他所有的心血,吴显站在他身旁,缓缓道,“王源,你要相信你自己,相信你天生的能力。”

他深深吸了口气,随后睁开眼,终是镇定了下来,眼底的冷静闪着睿智的光芒,“全员注意,手术开始。”

“器械准备完毕。”

“生命指标较平稳。”

….

 

王源和担任助手的吴显心照不宣的对视了眼,便开始了颅内术,这场手术必须在开颅后,将左脑干部位的血管瘤剔除,加之有些隐蔽的血管内还残留着血液淤堵,也必须做到全方位的清除,而且还不能损伤周围的脑组织,不然这对脑部神经元将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后果难以想象。

但这些,王源什么都没想,只是全身心的投入到手术中,不敢有丝毫的分心,他拿着切割器在做好手术线的头颅上切了开了头皮,速度准确而精准,切开的边缘利落漂亮,只有少许的血液渗了出来,然后用棉布将血液擦拭干净,他的速度快,作为器械护士的林泽必须达到和他一样的同步率,这边王源已经完成了第一步的头皮切开,那头他已经将第二步所需的头皮夹递了过去,王源接了过去,对他点了点头,立即将头皮夹固定切缘,随后他用骨膜剥离器具将每一层脑膜切开,作为助手的王玖也没闲着,她用止血钳将剥开的两侧脑膜翻转夹住,以迅速达到止血的目的,很快,头颅骨很快便暴露在无影灯下,王源将湿盐水纱布包裹住那些翻起的头皮上,并和王玖一同用头皮拉钩固定,暴露手术视野,整个过程很快,随后他和吴显再次将手术区域进行了定位,接着用林泽递来的开颅电钻在定位好的头骨上相应钻了几个孔,他的动作很小心,整个手术室都是电钻发出的声响,钻孔一结束,王玖便将铣刀递到他手里,将用完的电钻拿走交给林泽,王源用铣刀将每个钻好的孔相互连接的切开,他额上已经沁出了一点热汗,刚记好一笔手术进程的徐州一看,从台下拿块干净的棉布伸手替王源擦了擦,以免汗水入了眼影响手术,台上的林泽斜了他一眼,徐州马上看向他,吐了吐舌笑眯眯地退下了。

 

王源是第一次用铣刀,但他对于器械的使用好像真的富有天赋般,竟能熟练地运用自如,吴显赞许的目光从这场手术的开始就没有消失过,他甚至有些难以置信,这孩子的天赋真是越接触越让人惊喜不断,天生医者,说不准,他还真是医疗界未来的曙光。

 

颅骨被顺利打开,王玖将王源切下的头骨用湿盐水纱布包裹起来,放置一旁,打开的颅骨内还附着一层透明硬脑膜,而它里面包裹着的,是王俊凯的大脑组织,那人的喜怒哀乐,那人的天赋异禀,都从这里产生,现在它们隔着这层薄薄的脑膜微微跳动着,等待着最后的营救。

王源吸了口气,这场手术的进程越往后,便越为危险,林泽手脚麻利的递来了下一步他所需要的脑膜剪,他拿着那把精巧的剪子迅速小心翼翼剪开了脑膜,一瞬间,红色血液沾染着的灰白色脑组织终于暴露了出来,它们在空气中微微颤动着,王玖鼻子有点酸,眼睛一热,意识到自己所处的情况时,便硬生生将泪水逼了回去,这场手术她断不可惹出什么麻烦。

“把颅内探视镜都准备好。”吴老爷子转头下了命令,随后他用脚顶了顶王源,示意他接下来的话要好好听,“咱们现在先处理脑干那部上的血管瘤,等下玖儿把脑组织分开,然后我用超声一点点的全面探查,你就负责血管瘤的剔除,你要记住每一刀下去是不会有让你重来的机会的,所以记住,必须谨慎过后再入刀。”

“好。”王源戴着口罩,眼里流露出来的是全数的信任,“我记得上两天我们在检查头颅片的时候锁定的就是左脑干那块,先处理?”

“对。”吴显朝身后正摊开放置的颅脑CT眯了眯眼,随后开始分布指示,“玖儿,你先将这块的脑组织分开,切记,一定要小心,我负责颅内探入查看,王源根据颅内显示的情况来进行手术剔除。”

两人点头表示了解,他们协作的速度很快,王玖在吴显的指示下迅速将脑组织轻轻分开探寻,她的动作很轻柔,这娇嫩的大脑组织犹如新鲜产出的豆腐块,生怕一不小心就将它弄碎了,吴显看到组织暴露到目标部位,便指示王玖停下来,他接过颅内探测仪,一点点娴熟的将精小的探管深入到复杂紊乱的脑组织内,探视屏内马上就将颅内的情况显现出来,那被放大的脑组织攀爬着大大小小的血管和神经,犹如一个巨大的迷宫线路,随着吴显的进一步探入,他们在大脑颞上回和中央旁小叶交界的组织深处终于找到了原先CT片上显示的那小块阴影,当倍镜的不断放大,血管瘤的真面目终于显示了出来,准备器械的林泽突然看到王源三人看着显示屏那里不由自主的顿住了,他有些预感不好的看了眼显示屏,也就是这一眼,也把他看懵了。

乖乖,这可麻烦了。

本来只以为脑干部位存在着一个危险的血管瘤,但是探视仪扫出来的竟然是三个紧凑在一起聚合而成的畸形血管瘤!它们微微融合,呈现一个倒三角的形态紧紧贴附在左脑干附近的脑血管上,而这更为严重的是在它们占领的这块区域内,几根脑神经穿插在三个小型瘤肿之间还未完全闭合的空隙内!而现在它们的迅速增大已经将脑干的承受范围逼至绝境!不难想象也许就是这块连CT都只能扫出一小块阴影就是造成王俊凯现在昏迷不醒的最终原因,它压迫的脑组织太多了,而在之前的颅脑手术中这块定时炸弹竟没被任何人发现!可相知而,它的生长速度有多可怕,丰富的脑部供血,但由于这块畸形瘤肿的存在,它不断汲取脑干血管带来的营养而快速成长,压迫脑干处重要的几个血管分支,进而脑神经传导受阻,导致一系列病症产生,呼吸抑制,昏迷不醒,甚至血管瘤爆裂,颅内出血致死….

其他几个手术室的人,一个个看的后背直冒冷汗,本来这场颅脑手术的成功率虽然不高,但起码还有20%的希望,可现在怕是连1%的希望都没有了!这样粘连如此严重的畸型血管瘤如果要全部清除完毕,不仅会伤到大量脑神经更会不小心引起大血管爆裂出血…非死即残…

接下来,该怎么办?立即终止手术吗?还是继续?

他们望向手术台上的王源,这位年轻的主刀医生该如何抉择。

上前一步是悬崖,后退一步是深渊。

 

手术台上,王源紧紧皱起了眉,手术进行到这里一直都很顺利,但畸形瘤的出现的确给了他一顿闷击,好像你刚从死神手里将那人抢下来,阎王也迫不及待的要过来抢人。

王俊凯啊王俊凯,你连死都那么受欢迎…

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所列的术中发生的特殊情况竟都没有涉及到这块,但时间在不断过去,王俊凯的生命指征也平稳不了多久…

 

“王源,这样太冒险了,算了吧。”吴显深深叹了口气,脸上的愁绪没比他少多少,“硬生生做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王玖显然没了之前的慌乱无措,她安静的看向王源,等待这人做出的选择,在任何场面前,王源的应急反应比任何人都做的要好,所以这次,无论他做出了什么选择,她都会支持,无条件信任。

也许,在潜移默化中,在她眼里,王源已经成了自己的另一个弟弟。

她信任他,支持他,他的出现,也许就是王俊凯生的奇迹。

即便失败,也不遗憾。

 

王源一动不动的看着打开的颅腔,生与死都掌握在自己手里,他拿着刀柄的手紧紧攥紧,换成那人,他会怎么做…他闭上眼,王俊凯…你可真厉害,给我出了个这么大的难题…

年终考核的难度还真是有点高。

他无奈的嘴角划出一丝笑意,脑袋里突然记起那人曾说的一句话,如点开了全身的任督二脉,顿时一阵清醒,倏地睁开眼,他右手执刀的方式微微向内收,眼底再无波澜,冷静的像换了个人,周身是难以言语的气场,既然技术都是那人交的,那就用那人的技术来救他…

 

手术室很安静,伴着一声几声心电监护声,男人冷漠到难以拒绝的命令终于下达,“继续手术。”

他和王俊凯,本来就是一体的,即便那人不在,他也可以变成他。

因为那人说过,一切不尽力的抢救是对生命的亵渎。

那人也说过,永远都不要质疑自己的能力,失败源于内心。

他,再无迷茫和举足无措。

无形之间,在这个存在着无数立体断层的空间内,那人必然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安静的注视着他,报以百分百的信任。

自己又怎能,让他失望?

 

“王源,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吴显在一旁焦急地想要阻止,他说出了手术室大部分人的心里话,“你一刀下去俊凯的生命可真的就危险了!”

“吴老师。”王源极其冷静的与他对视,他眼底的从容不迫带着难以言语的疏冷感,“我只知道,我这一刀不下去,他会死的更快。”

“你…”吴显还想说什么,便被王玖阻止了。

“老师,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推荐王源给你吗?”

吴显一愣,似乎对于这个问题有点匪夷所思,“玖儿,我知道王源能力很强,但是他…”

“不是的,老师。”王玖看了眼王源,随后笑着转向他,“不瞒您说,在他身上,有太多俊凯的影子,他的能力和技术,是我们远远不能想象的,您对他的印象太局限化了,还有现在临床上太多病人的死亡和我们不敢尝试有关,我们不敢冒险的去试一试,那些人走向死亡的步伐就会越快,老师,我没有指责您的意思,但是保守不进攻这样的态度,不像是老师您当年年轻时会做出的选择。”

要知道,吴显年轻时可是被手术界统称的吴疯子,手术方式极其疯癫大胆。

至于到了老年,为何会变成现在这块如此保守,大抵和他几年前突然退出医疗界有关,但这些也只是后话了。

王玖的无条件信任让王源很意外,这位当初脾气火爆的性感尤物也在王俊凯手术这件事上慢慢变得成熟。

 

吴显似乎在王玖这番话后变得沉默起来,他似乎是想到了以往什么痛苦的回忆,眉头紧皱,在台下的乔治急得差点想要拖着自己的老朋友马上就走,这些年轻的后辈压根不知道他以前经历过什么,颅脑里那么大的一个畸形瘤就算让二十年前的吴显出马,估计也够呛!就在他下定决心刚迈出一只脚的瞬间,吴显有些苍白的声音响起,“如果你们做好了让王俊凯死亡的准备,那就继续开始吧。”

手术室充满了紧张的气氛,王源站在无影灯下对上吴显的视线,他变得心如止水般,从容不迫的冷静回应,“我会让他活过来,以我的职业生涯担保。”

全场哗然,吴显断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番话。

看来,他是没能力阻止这场手术了。

“你比我年轻时更疯。”吴显看着他,再无阻止的意思,左手一挥,“所有人继续手术。”

年轻人没有点惨痛的教育,是不会成长的。

 

当确定了这场手术需要继续下去,其余人尽管再有阻止之意,也只能埋头进入手术状态,大概在他们眼里,手术台上的王源真的已经疯了。

疯的无可救药。

 

一切回到手术进程,吴显将探测器精准的对齐颅内那块三角畸形血管瘤,显示屏上将那瘤肿清晰的显示出来。

剩下的,就看王源要怎么处理这个定时炸弹了。

 

这下难倒了林泽,以往他只要根据医生的手术进程立即给予相应的器械,但现在,他完全不能预估王源接下来需要什么器械,正当他有点纠结时,这位年轻的医生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安静的开了口,“血管钳两把。”

林泽一怔,看着眼前他摊开的右手,立马将备好的血管钳递了过去,他短暂的失神并没有拖延手术进程,但是林泽很清楚,手术这下才刚开始,他必须跟上王源的节奏!

 

所有人都在等待王源的下步做法,他们几乎已经在担心等下的抢救,王俊凯的血压已经在持续下降,王源知道留给自己手术的时间不多了,他接过血管钳,看了眼显示屏,双眼凌厉的好似没有任何温度,随后在所有人没有反应之际,右手带着血管钳进入颅内,速度很快,吴显只看到一道金属光亮在自己眼前闪过,随后便在显示屏上看到,王源灵巧的手带着血管钳小心地将畸形血管瘤的主血管进行了双向结扎,他结扎的动作很轻柔,但速度却分外迅猛,看的全场人心惊胆战。

生怕一不小心,这瘤肿就破裂了。

 

接下来应该是需要进行切除瘤体,这个近两公分的瘤体占地特殊,要想切除,绝非易事,换成别人,那便是无从下手。

王源没有说话,他冷静的不像话,聪明的林泽似乎看懂了他下一步的需要,抬手将器械台上最小的手术刀递了过去,王源眼也不眨地接了过来,他看着这把手术刀突然想起昏暗的台灯下那人认真指导的摸样,眼角的冷漠泛上一丝温柔,手起手落,他在所有人还没反应时,翻转手术刀,用刀柄拨开脑组织,左手撑开内部组织,进行畸形胎的探查,尖锐的刀口不知是什么时候翻转回来的,泛着冰凉的冷意,吴显被他这举动吓得不轻,愣是不敢喘一口气,可下一秒王源的举动就只能让他剩下震惊了。

对于倒三角形还没完全融合的畸胎瘤,含着冷意的锋利刀口丝毫没有犹豫的意思,灵活的手腕只是那么一勾,刀刃便锋利地划破最左边的瘤肿,所有人倒吸了口凉气,而后在三个瘤肿的缝隙中,王源一刀下去,避开了空隙中的神经血管,他沿着管壁没有任何停留地将左上的瘤肿快速剥离,几丝血液从管壁微微渗出,量却不大,很快,他便将第一个瘤块取了出来,耗时仅5分钟,所有人的嘴里几乎可以吞下一个鸡蛋,王玖应该是接受能力最强的一位,但王源刚才的举动也把她吓个不轻。

吴显似乎可以明白王玖刚所说的那话,王源的手术大胆果断绝不拖泥带水,他看着被放入弯盘内的一小块畸胎瘤久久沉思,切面光滑无搓痕,出血量极少…

手术技术在中上水平都怕评估低了,吴显看了眼王源,看来,他要重新审视这位年轻的天才医生了。

 

一般切除畸胎瘤都是整个切除,但现在王源采取了分体式摘除,如果将脑干部的肿瘤一起摘除,那伤害血管和神经的几率便将大大增大,而现在单个摘除就显得尤为保险,起码是将危险率降低了一倍,但这个分体式摘除是非常考验手术者刀工技术的,一旦不注意,空隙中的脑神经一旦被误伤,后续问题就会更多,危险率便又会上升一倍,但现在,王源精湛的手术技巧完全克服了之前所有人的质疑,这场手术的难度实在是太难了。

 

几乎是不给任何喘息的机会,王源在剔除完第一个瘤肿后,立马开始了第二波剔除,他手中这把妖异的手术刀像是随了他身上的冷静,散发着的妖异光芒,只是沾染了一点血液的刀刃立马进入颅内,开刀的瞬间,他的眼神依旧犀利无比,不掺杂任何杂念般,转动手腕,手术刀下的右上畸瘤迅速被摘除,留下血管壁上微微流出的一丝血液,凌厉的刀锋向下一转,将最下的畸瘤也一并切除下来,下刀精准,利落干脆,台下的徐州被他的手术刀闪的晃眼,他原先拿来给王源擦汗的纱布早已被他拿来塞自己合不上的嘴了,王源的技术超出了他的所有想象,他还从没看到过这样有魄力的年轻医生,怕是年资几十年的老专家都没他这般技术,导致最后他不得不感慨一声,这人的实力真的是太强了。

“帮我准备缝合线。”王源在手术的同时一直在计算时间,生怕王俊凯在此过程中出现什么别的反应,林泽准备器械的速度总是那么及时,很快他便将缝合线穿上针备用好,王源接过持针器对王玖示意了下,“帮我拨开脑组织。”

他现在需要将血管壁进行修补,单手是完不成的,王玖明白他的意思,立马上手协助他,切口修补需要严密精准,要确保没有任何漏洞残留,尤其是这根血管,作为脑干附近的主血管,它的修补容不得一点马虎,但是这根脑血管很细,对缝合的要求便更高了。

王源的手指都比这血管粗好几倍,但是他像是不担心似的,凌厉的双眼专注抽不出任何心思胡思乱想,他拿着持针器迅速入针,针头穿过血管壁,可吸收的锋线将破损的血管壁重新进行修补,针线像是被赋灵魂般,走针游刃有余,可刚缝到一半,警报器猝不及防地就响起来了,这场术中意外还是来了!

“血压下去了,心率完全不稳!”麻醉师刚从王源精湛技术中脱离出来,他有点焦急地看着心电监护,口音越发说不标准,“怕是要室颤了!”

王源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吴显二话不说的让徐州赶紧备好抢救药物,王玖有点急,求助似的看向王源,“怎么办,要是出现室颤,这边必须除颤,但你现在的情况压根不能停下来。”

“先用药。”王源紧蹙眉头,额上沁出一片冷汗,除颤是个大问题,他现在的缝合才进行了一半,是绝对不能松手中途放弃的,但是室颤一旦出现,不及时进行抢救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他知道,这场分秒必争的手术中他必须做好所有准备,如果不采取一些非正常手段,王俊凯就危险了!

看来,只能用那个办法了!

“吴老师,麻烦你立即给王俊凯进行开胸!”王源果断地下了命令,吴显完全没有时间用来惊讶,他的潜意识已经完全信任王源,至于他开胸的目的不容得自己多想,立刻执行命令。

无影灯下,裸露的胸廓涂上消毒水,漂亮的手术刀在警报声中又绽开了妖艳血花。

 

这端吴显正以最快的速度开胸,那端王源马上摒除杂念,专注手中的缝合,王玖的心脏随着警报器的声音越发增快。

“放轻松。”王源缝着手中的线,眼睛一眨也不眨地专注血管,“会没事的。”

王玖愣愣看着他埋头缝线的摸样,眼睛红了一角,“嗯。”

王源手下的针线一直没停下来过,这时乔治又喊了起来。

“脉搏下降!”徐州紧张的看向台上

“呼吸也下降!”王源的速度有条不紊地依旧进行着,而此刻血管还未缝合完毕,那头的吴显也不知道进程如何,他只知道自己现在缝合的是王俊凯苏醒的希望,一点都不能马虎!

“心率完全紊乱了!”这下换林泽紧张了,他焦急的看着王源像是在变魔术的手,那一条条沾染血液的线缠在他自己心口,生命在危急时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最后一针下去的时候,吴显的声音伴着乔治几乎奔溃的大烟嗓一同响了起来。

“开胸完成!”

“室颤了!”

心脏跳到了嗓子眼!连林泽都禁不住脱口道,“怎么办?!”

而在这时,王源完成了最后的收尾,他将手中的针线交给林泽,立马冲到吴显处,“老师,颅脑后续你帮我处理,我负责这里!”

吴显二话不说和他交替相换位置,而此时室颤的警报将所有人的心都塞到了嗓子眼,王源喘着气,脑袋里再也想不到其他,他看了眼心电监护,又看着无影灯下羸弱的心脏,咬牙一横,在所有人的惊呼中,伸手就握了上去。

这个手法是那人教自己的,若不是情况紧急他也不会出此下策,希望有用,手动贲血希望能解除室颤,五指规律地朝心脏进行持续性加压,他不敢看心电监护仪上的心率反应,额上的汗水沾湿了他的额发,他皱着眉掌心陡然用力——回来吧!

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

 

警报器声响突然消失…

“天!室颤消失了!”乔治按捺住惊喜的心情,激动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原先还波律紊乱的心率竟然在瞬间恢复正常波律,这种按压方式还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看来他得对这位年轻的小伙子致以全新的看法,他之前对他的一些见解简直是自己砸自己的脚,这位年轻人的潜力实在是太强了!

 

王源疲惫的喘息,他掌心温热的心脏一收一缩地跳动着,用力地按照他的期盼开始全身供血,他笑了,这一次,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台下的徐州激动地大喊,“太不可思议了!”

吴显虽然伤了右手,但王源已经将最主要的畸形瘤切除,他也不需要多大的切割技术,在王玖的协助下,他又将颅脑内存在的陈旧性淤血也进行了清理,他的速度不减当年,精湛的技术也是让林泽眼前一亮,而后方的王源也迅速地关闭胸腔,尽量将手术时间缩短,随后他指示徐州多给王俊凯加注几袋液体以提高血压。

吴显很快便将颅脑内的所有淤血都清理干净,王源走上前,换了双新的乳胶手套,同吴显对视了几秒,两人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

“颅脑内我已经清理干净,没问题的话,可以关闭颅腔了。”吴显看着他,笑了笑,“你这心肺复苏手法可真是冒险。”

“也是某个人给我的启发,吴老师…”王源显得非常疲惫,“关闭颅腔的事就麻烦你做一下。”

吴显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点了点头,“好,你先休息一下。”

王源点了点头,刚走了两步眼前便突然一片黑晕,倒在了手术台下,他疲惫的听觉神经似乎在意识丧失前,听到乔治和徐州两人焦急的咋咋呼呼声,“王源!王源!”

….

 


28章已出

 

评论(142)

热度(957)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