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28


王源醒来时已经是颅脑术后的第二天下午,他前阵都忙于王俊凯手术的各种进程探讨,加上前晚被突袭后带了一身伤,整个人都快消耗殆尽,最后又进行抢救手术,连续好几个小时,身体早就达到最大负荷,晕倒手术台上也是意料之内,这段时间,他付出的太多。

 

“王源,你感觉怎么样?”他睁开眼以后,首先看到的是一瓶高高挂起的盐水,随后便看到王玖突然凑近的脸,他有些迷茫地蹙起眉,“我怎么了?”

“还说呢,你晕在手术台上了。”王玖看了眼输液,随后端起床头柜上的一碗粥,边舀边说,“我让人煮了点粥,你喝一点,温度刚刚好。”

“王俊凯怎么样?”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立马挣扎地想要起来,王玖一看忙放下手中的碗,一把按住他,焦急道,“别乱动!你这输液呢!俊凯没事,手术很成功,现在还在观察中。”

一听那人没事,王源放下了悬着的心不再挣扎的要起来,“那他…”

“你现在最需要关心的是你自己。”王玖立马打断了他想要继续询问的念头,“你被打的全身都是青紫你没有感觉?还有你后背都是血痕,要不是林泽发现的早,你这后背怕是要化脓溃烂不可!”她越说越激动,声音渐渐转为哽咽,不一会眼睛就红了,王源看着她,从桌上抽下一张纸巾递了过去,“别哭了。”

他打小就不会安慰人,尤其是在哭的鼻涕眼泪一把流的女性面前。

“我不是哭。”王玖拿过纸巾狠狠擤了一把鼻涕,她的嗓音有些沙哑,抽抽噎噎道,“我是感动,真的,王源,谢谢你,谢谢你救了俊凯。”

在所有人放弃他的时候,只有你伸出双手,接受他,救活他。

不然,现在躺在病床上的,只是一副冰凉的身体罢了…

“这是我欠他的。”王源又抽了张纸巾递过去,他靠在床上有些苍白的面容上微微露出一些暖意,“说起来,我还得谢他。”

如果不是那人,大概他永远都不会爱上手术台。

永远都感受不到,手术刀带来的灵魂共鸣。

在当下这个黑色的医疗行业中,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方向,而不再是随波逐流。

 

王玖自然理解不了他话中的意思,她吸了吸鼻子,将装有热粥的碗递到他手上,“把它喝了,你这几天营养都跟不上身体消耗的,我还开了几袋营养液,今天你就乖乖把针打完,然后再睡一会,至于俊凯,你不用担心,等你身体恢复了就可以过去看他。”

一听还有好几袋营养液,王源不动声色地挑高了一侧眉,他看了看自己左手上的硕大留置针,太阳穴跳了跳,王玖这厉害的,普通的针不打,反而给他扎了最大流速的留置针,就是为了给他补营养液吗…

难怪…比一般针痛许多…

他头一偏,看了眼床旁治疗车上好几袋500ml的葡盐水,越发觉得头更痛了…

 

“王源,屁股针了解一下?新进了几针维生素,可以肌注,要不要给你打两针?”王玖也不知是从哪儿掏出的针剂,两眼放光的看向他,之前哭哭唧唧的摸样荡然无存。

王源拿着调羹的手一顿,沉默的看了她一眼,随后背过身去,埋头喝了口粥,“不要。”

拒绝的斩钉截铁,王玖瘪瘪嘴,一脸委屈的退下了。

这孩子,一点都不好玩了。

 

之后被强制性安排在房间内不准外出的王源自然睡了好几个回笼觉,徐州林泽还有吴老爷子等人也在不同时间段过来进行了最‘深切’的探望。

王源还是第一次发现,下了手术台的徐州还真挺活跃的,一张嘴竟然可以叽叽喳喳的停不下来,反观坐在一旁安静听他说话的林泽,反差实在太大。

徐州无非就是不断地向王源表达内心崇高的敬佩之情,然后渲染下当时手术紧急时王源的临床应变能力是如何如何厉害,总而言之,就是王源现在成了他内心当之无愧的手术台男神。

以至于林泽在看到徐州掏出手机一脸谄媚地朝王源要微信号时,他二话不说,一把拎起徐州的衣服后领,像抓小鸡崽似的把他拖出去了,出门前,他才转过身黑着脸朝王源说了声抱歉后便关上了门。

那被拖着走的徐州瘪着嘴巴,一脸委屈的不得了。

王源眯了眯眼,收回了富有深意的眼神,他拿起几本王玖给他带来的闲书,有一页没一页的看了起来。

连着三天的精细调养下,他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王玖和吴显这几日来的比较少,似乎都在王俊凯处,手中的闲书实在没有什么看点,他想去王俊凯处看看那人的情况,似乎这么多天过去了,也没听到他醒来的消息,王源原本放下的心又被提了起来,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他看了眼即将挂完的最后一袋输液,按铃招来了看护护士,来者是照顾了他好几日的韩籍护士Lisa,她精通中文,身材高挑长得挺漂亮,“今天液体打的挺快。”她笑容甜美的撤去输液袋,随后拿出生理盐水进行留置针管道冲洗封管,“你这两天气色好多了,看来明天打完就可以拔针了。”

鼻尖窜入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水味,王源不动声色地拉开两人的距离,他斜了眼被打开的房门,试探道,“王俊凯这两天情况怎么样?”

Lisa封管的手微微一怔,明显身体僵了下,随后她又若无其事地抬头朝他一笑,“详细情况我也不知道呢,这几天我都负责你这块的看护。”她封好管,将东西收拾到治疗盘内,随后道,“晚餐想吃什么呢?我让人去做。”

王源点了点头,他拿起床边的闲书低头翻了几页,“和昨天一样吧,谢谢。”

“好的。”Lisa看了眼他清俊的侧脸,没有再多说什么,端起治疗盘对他说了句有需要按铃便出了门。

待门被严实关住,王源才放下手中的书,他起身跳下床走到门后,Lisa的举动很反常,王玖他们肯定瞒了他什么事,心下的担忧又高了一点,这扇门平常都不会上锁,但一般都会有人当值,他蹙了蹙眉,这下想出去就比较麻烦。

得想个办法。

 

晚餐时,徐州带着一大篮水果屁颠屁颠地过来探望,林泽没有来,他一人倒是乐的清闲,王源一见他进来,似乎想到了什么,挑起了一侧眉。

“源哥,吃饭呢嘛。”徐州笑嘻嘻地将水果篮放到床旁的桌上,拉过椅子往上一坐,“你这气色看起来比前两天好多了。”

“嗯。”王源舀了一口粥后放下调羹,看了看他,神色平静,“林泽没来?”

一听林泽,徐州的脸马上拉的老长,满脸嫌弃道,“哥,您可千万别提那家伙,我头疼,哎哟,头疼。”

他的表情很丰富,王源笑了笑,他突然觉得这人不去德云社可惜了。

徐州一见他笑,立马瞪大了眼珠,小手颠颠地捂住嘴巴,戏精上身,“哥,认识你这么久,平时看到你基本都是官方假笑,您这次笑的还真挺好看的。”

王源一愣,随即收了笑,徐州哎哎哎了几声,随后倍感失望的撅了撅嘴,“咋夸一下就不笑了。”他抓了果篮里的橙子,对他道,“我给你剥一个?”

“不用了。”王源收拾掉桌上的餐盒,“我和你说件事。”

徐州捏着橙子,一脸迷茫的看向他,“啥事儿哥?”

“实话实说,我需要你的帮忙。”

“我?帮忙?”

“是这样….”

 

半小时后,紧闭的房门被打开,正在当值的Lisa抬头扫了眼出来的徐州,笑了笑,“小州州,见到你男神了啊?”

站在远处的徐州背着她点了点头,Lisa以为他是害羞,笑着起身走过去,“诶你今儿个怎么这么安静啊,还真感冒了啊,带个口罩,来来,我帮你看看扁桃体有没有肿,可别被林泽那家伙传染了。”她纤细的手刚往他脸上的口罩伸去,房内的按铃就响了起来,Lisa一愣,“姐不和你闹了啊,你男神唤我了,应该是吃好饭了。”她收回手,踩着高跟鞋二话不说地便往房内走。

 

王源扯高了脸上的口罩,回头看了眼Lisa的背影,神色平静的往王俊凯的病房走。

不久口袋里的手机传来声震动,他掏出来一看,是徐州刚发来的微信,上面是一张假笑男孩的表情包,随后是一句——‘男神,说好了哦,下次我做你的器械护士,嘻嘻嘻嘻~’

王源斜了眼,似乎有点无奈地将手机放回了口袋内。

徐州的体型和他相仿,就是比他矮一点,但并不影响两人的体型相似度,王源带上口罩穿着他的衣服顺利到达王俊凯的专属病房外。

当前已经是晚上七点四十,紧闭的房门下延伸出一道昏黄的光线,他将耳朵贴在门上,里面似乎没有任何交谈声,他思忖了会,动作轻柔地开了门,昏黄的灯光随着一阵浓重的消毒水味扫入鼻尖,不远处的病床上有人安静的躺着,应该是王俊凯,他轻声地走了进去。

 

心电监护声一直安静的平稳走着,呼吸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撤下的,输液杆上的液体快要见底,而一旁的治疗盘上还有三袋药水等待接注,王俊凯安静的闭着眼,他头上的纱布还缠着,引流瓶还放在一侧,那场急救手术后,他这般看来越显得憔悴不堪,王源拿起桌上的瞳孔笔对他检查了下瞳孔,对光反射挺灵敏,随后他拿起治疗盘上的另一袋输液替换掉已经见底的输液袋,而后调节了下速度,做完这些,他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轻声道,“王俊凯?”

没有反应…

他蹙了蹙眉,又唤了一声,“王俊凯?”

但是回应他的只是绵长的呼吸声。

他一怔,有些担忧地伸出手,轻轻拍了拍那人瘦到凹陷的脸颊,“醒醒。”

依旧没有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

手术到现在,还是没有醒来过吗?

他抿着嘴眉头紧锁,刚想起身去找王玖,便听到门外传来几声交谈声,他一怔,起身躲入厚重的落地窗帘后,房门被打开交谈声一下清晰了很多,是王玖和吴显的声音,王源安静地躲在暗处屏息静听。

“你和王源说过这件事了吗?”吴显沧桑的声音传了过来。

“还没。”王玖叹了口气,“我怕他多想。”

王源皱起眉,似乎不明白他们的谈话内容。

“纸是包不住火的,你瞒着他是对他的不尊重。”吴显拍了拍她的肩膀,“手术很成功,但是就是醒不来,这不是他手术的问题。”

“可是你也看到了,他对俊凯的手术这么上心,今天Lisa和我说,他已经察觉到不正常了。我怕他把俊凯醒不来的事当做是自己的错。”王玖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老师你知道吗,从俊凯出事到你们遇到突袭,我一直怀疑这一系列的事都是有人在作祟,如果俊凯醒不来,在那个幕后黑手再次下手时,为了安全起见,我必须把他带出国,我爸妈和思齐已经请了几个复苏专家让我们回去,他现在颅内的肿瘤和血块已经被完全清理干净,相信苏醒的几率会大大提高。”

黑暗处的王源攥紧了拳头,他猜测的事还真发生了,王俊凯醒不来的事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

“但是王源呢?”吴显担忧地看向她,“你打算瞒着他把俊凯转移到国外?这样对他不公平。”

“不是的,老师,我打算带王源一同去。”

“什么?”

“他会在手术前被突袭,可见那个幕后黑手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而且有可能对他进行下一次突袭,为了保护他的安全,我打算带他一起出国,况且,俊凯的手术是他做的,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病情。”王玖坚定的说。

吴显似乎也认同她的想法,点了点头,“也不失为一个好想法。”

“我是想等王源身体好点时和他说的,主要怕他多想,到时候把俊凯醒不来的原因归到自己身上。”

“唉,我实在不知道,到底是谁要置俊凯于死地,这孩子以前虽然不爱说话,但也不至于和人产生矛盾。”

“嫉妒吧。”王玖眯起眼,似乎想到了什么,眼底泛出一丝厌恶,“我倒是怀疑一个人很久了,只是抓不到他的把柄。”

“谁?”

“成峰。”她冷哼一声,“俊凯没出事前这家伙就各种和他作对,为人奸诈嫉妒心又重,还有…”她的肩膀微微颤抖,“俊凯出事那天的颅脑手术就是他做的,我查了,原本是徐主任负责主刀,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主刀变成了他,很难怀疑,在那场手术中他是不是动了什么手脚。”

“的确疑点重重。”吴显皱了皱眉,“在这个黑色医疗行业,有多少人失去了原先的医心,金钱,地位,医患关系紧张,误入歪道的实在太多,那对于这个成峰你找到足够的证据了吗?”

王玖摇了摇头,眼底尽是不甘,“这个老狐狸隐藏的太深。”

“这个世道…”吴显倍感失望地摇了摇头,“医德尽失,医德尽失啊。”

这座白色巨塔再这样下去迟早要面临崩塌的结局…

“老师,这个医疗行业再也没有你那个年代来的干净了,现在我什么也不想,我只希望俊凯能早日醒过来,至于成峰,不愁没时间揭发他。”王玖走到床旁,余光扫到桌上的空输液袋微微一怔,她抬头看向输液架上新换的液体,嘟囔道,“奇怪…明明我没换过啊。”她偏过头,“吴老师,是你帮俊凯换的液体吗?”

那头自是摸不着头脑的吴显一怔,“没有啊,我一直和你说话来着。”

“什么?”王玖隐隐有些不安,一把关住输液,“我得去查监控,可别有内奸。”

“不用找了,是我。”厚重的窗帘后走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王玖一怔,半响没反应过来,“王源?”

那人扯掉口罩,露出清俊的面容,还真是他。

“你怎么跑出来的,还穿着徐州的衣服?”王玖突然想到了什么,好一出狸猫换太子,她蹙了蹙眉,“你刚全听到了?”

“嗯。”王源朝吴显礼貌的唤了声吴主任,对方似乎没有特别惊讶他的出现,只是笑着说小王还挺聪明,竟然可以忽悠徐州给自己做替身。

“你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好,跑来跑去也不怕磕着碰着。”王玖挪了把椅子给他,“坐一会吧。”

“我没事。”王源看向她,“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全部都听到了,如果出国是对他最好的选择,换成我也会让他去,你应该早点告诉我。”

王玖努了努嘴,“我这不是怕你多想。”

“他昏迷那么长时间,的确不那么容易就苏醒过来。”王源走到王俊凯床旁坐下来,“不过,我不会去国外。”

“你不去?”王玖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王源,你听我说,呆在这里你的危险就更高一分,成峰很有可能会再次对你下狠手。”

“所以我更有必要留在这里。”他坚定地看向她,“我要找到证据,况且我不能再让成峰玷污了手术室的名声。”

这是那人甘愿付出所有心血的地方,他决不能,再让那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你这又是何必。”王玖非常不理解他的想法,就在她试图再次说服王源时,吴显拉住了她的手,他摇了摇头,示意她尊重王源的想法。

王玖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走上前,“那你和我保证,在我们出国的这段时间内,你务必保护好你自己,成峰阴险狡诈,我担心他会对你下黑手。”

“他不会。”王源平静的望着王俊凯,眼底波澜不惊,“他还动不了我。”

王玖一怔,以为他在逞强,只得附和道,“希望如此。”

“你们什么时候出发。”

“预打算下周。”

“太晚了。”王源看向她,“这两天就出发吧,不要耽误病情。”

“可是你…”

“我没事,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况且请的假也快用完,得回去继续上班。”

“但是我…”

“玖儿,我也赞同小王的想法,不要耽误病情。”一旁的吴显从颅脑手术后便对王源大为改观,这孩子身上流露出来的天赋,是很多人都望之不及的高度。

“好吧。”面对双轮夹攻的王玖只得认命似的更改时间,她看了手机再次确认时间,“最快后天早上。”

“就那天吧。”王源眼也不眨的确定了时间,说实话,外国的医疗技术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好过国内,尤其是药物这块,王俊凯如果过去,复苏的几率是很高的,起码,与其在国内心惊胆战和成峰做拉锯战,还不如送到国外去,起码没有干扰因素,他的人身安全可以完全保证。

他必须在成峰下手前,平安送走王俊凯。

之后王玖对自己说了什么他都记不住了,只记得对方让他回去休息,他说他想再呆一会,再然后,房间里就只剩下他和王俊凯了。

床上的人睡得很熟,他很瘦,真的太瘦了,和印象中的灵魂形象相差的有点大。

王源靠在椅背上,只是很安静地坐着,他看着王俊凯露在被褥外的手,犹豫了会,最后他伸出手轻轻碰了碰那有些冰凉的手,他皱了皱眉,怎么这么凉。

他轻轻牵起那手,起身想给他放到被子里去,脑海里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笑了笑,“你这个人平时挺假正经,做的菜倒挺好吃,要是醒来了,得再给我做点菜补偿我。”

他拉开被子一角,刚要把手放进去,那瘫软无力的修长五指竟微微回握了他的手,王源一怔,眼睛一点点变大,“王俊凯?”

那人依旧安静的闭着眼。

他原本激动的心又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手指能动也算是个好兆头。”他牵着王俊凯的手不敢松手,那人潜意识里正回握着他的手,一点点的收缩,一点点的抓住他,他叹了口气,在无尽的黑夜里喃呢,“在国外要是苏醒了,记得回来,我等你。”

….

 

两天后,王源没有去送王玖一行人,那天他起了个大早,然后在医院附近的早餐店吃了饭,早上七点半,在他套上白色大褂步入手术室前,他收到了王玖安全上机前的信息,他垂下眼,英挺的五官精致又端正,修长手指快速地关了手机,随后在逆光中独自一人朝紧闭的手术室走去,纯白色大褂显得尤其耀眼,在那人还没回来之前,他必须保护他的战场。

决不许,任何人过来坏事。

他浅色的眸瞳神色凌厉,周遭气场强大。

什么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他,成为了一体。

大概。

是初见时的那一眼吧。

男人掩藏在口罩下的嘴角微微上翘,眼尾温柔。

….

 

 

——上部 完

29章已出


 

评论(113)

热度(866)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