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29  

两年后

熙攘的就诊人群大清早就席卷了医院的各个角落,门诊外等待叫号的人流霸占了所有的安置椅,而一楼门诊旁的急诊大厅外三辆急救车正呼啸而至,忙碌的急救医生协同护士推着平车就冲了出去,抢救室内电话不断,从后半夜抢救到大清晨的杨兴抹了一把热汗,气喘吁吁地将刚处理完的两个有机磷农药中毒患者交接给楼上重症监护室,刚腾出的两个空床位还没放置到两分钟,120救护员老徐就又带了两个患者冲了进来,“老杨对不住啊对不住,附近医院的抢救室人都满了。”他喘着气,身上的荧光色急救服格外鲜艳,“一个溺水,一个跳楼,现在的孩子读书压力是越来越大了。”

 “咱们这儿从昨晚就已经爆满了,你这运气好,我刚收了两个上去,不然放在咱这儿没床就耽误病情了。”杨兴招来几个新实习的医生,协同自己将两个伤患搬上抢救车,随后几个忙完手头上工作的护士也上来进行抢救,溺水的是个15岁的女学生,身上的蓝白校服被河水泡的变了形,她从河里救出来时已经没了生命指征,抢救室外匆匆赶来的父母正哭的满脸泪痕,杨兴眯起眼,啧了一声,“现在的孩子承受能力太低。”他招了招手,还是让护士进行胸外按压和气管插管,面对这类已经在送来途中死亡的患者,他们必须在家属面前进行安慰性抢救,使他们的心理能好受一点。

青少年的自杀率逐年上升,心理防线也越来越低,学业和压力在他们还没出社会前,早就在所谓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面前变得越发脆弱不堪,养了十几年的孩子轻轻一跳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杨兴摇了摇头,这年头多少人想活下来,又有多少人轻易放弃生命。

 他很想知道,那些孩子在面临死亡吞噬的那一刻,会不会后悔自己不理智的自杀行为。 

反观溺水而亡的女学生,另一张床上跳楼寻死的16岁男学生运气倒是好了一点,他还有自主呼吸,只是伤的很重,听说是从学校教学楼8楼眼也不眨地往下跳,还好教学楼下有颗大槐树,他摔下去时先是挂到了树上最后再掉到地上,有了树的缓冲,还不至于让他当场死亡,只是脏器肯定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他一放上床就出现了室颤,好在杨兴反应灵敏,一下就跳上去给他做胸外按压,速度及时,护士协同性的搬来了除颤仪,一下就把那孩子从鬼门关处暂时性拉了回来,血压很低,即便开了两道静脉通路,那血压值却愈发降的更快,杨兴立马派人对他进行了脏器检测,一查,还真是脾脏破裂了。 

他揪了揪眉,二话不说直接下了命令,“准备急救手术,给王源打个电话,让他急诊手术台待命!” 

“诶?”刚来接班的护士长听到这话,嗔怪道,“我刚在电梯里看到小王下班了,他昨儿手术室也夜班,你换个人呗,不然他吃不消。”

“就让他做。”杨兴掀了掀眉,“那小子可比手术室那群窝囊废好用的多,这手术花不了他多少时间。”

 护士长被他这话呛着了,说道,“瞅瞅,你就喜欢这个得意门生!”

 “怎样?”杨兴骄傲地伸出一个大拇指,指了指自己,“我带出来的。”随后他一摆脸,大吼,“电话联系了没?!联系好了赶紧送手术室!”

刚来的年轻小护士被吓得不轻,拿着话筒几乎快要哭出来,“打了,王医生已经在回手术室的路上了!”

 …. 

浓重的消毒水味蹿满整个被空出的急诊手术室内,手术器械在最短时间内准备齐全,手术台上已经进入麻醉状态的男学生闭着眼,他的脾脏破裂大出血,血压极其不稳,手术室大门自动打开,随后一道绿色身影走了进来,他的身形挺拔,双手纤细修长,“情况如何?”

 声音清亮,听不出任何情绪。 

“血压一直持续性下降,现在56/43。” 

无影灯下的男人带着口罩,只露出一双漂亮的浅瞳,神色凌厉,他走上手术台,对器械护士点了点头,“开始吧。”

资深护士立马将刀递了过去。

男人接了过来,妖异的手术刀在灯光下闪着夺目的光彩。 尖锐的刀刃划出利落的切口,漂亮的不像话,他的动作很快,剖开皮下组织时总是精彩的让人眼花缭乱,极少的出血量,腹腔被打开的那一刻,率先蹿入眼底的是满目的红,整个脾脏碎的四分五裂,男人接过止血钳一把夹住脾蒂,阻断了血管的循环,“碎的太严重,无法修补,实行脾脏切除。”

 脾脏破裂的无法进行修补,而且还在持续性出血,为了保全性命,摘除是现在唯一能实行的办法。 男人斜了眼墙上的钟表,加快了手中的速度,成熟的手术技巧让器械护士暗叹不已。

 …. 

半小时后,脾脏摘除术顺利完成。

 16岁少年脱离了危险,等待术后清醒转入病房。

 王源疲惫地撤了口罩,前晚做了一夜的急诊手术,早上刚下班枕头还没焐热就又被杨兴叫来做手术,他起身倒了杯温开水,边喝边往更衣室走,沿途走来几个上白班的手术医生,一看是他,便笑着和他打招呼,“王源,你不是下班了吗?怎么又换上手术服了?”

他点了点头,应了声“急诊手术。”后便自顾自地往前走了。

 那和他打招呼的年轻医生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冷笑道,“果然现在长得帅的都这么目中无人?”
同行的资深女医生斜了他一眼,不满道,“我看你来手术室没多久,背后说人的本事倒很厉害?你知不知道两年前,他一个人就承包了急诊室的所有急救手术?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么?就是他在你现在的这个年纪时,不仅精通全科手术而且轻松考过主治医生的职称。要不是他现在主要归属于急诊室,在手术室也只是兼任工作,不然,你信不信现在带你学习的是他?年轻人,狂妄自大的前提是你有足够的资本,踏实虚心才是你现在所欠缺的,接下来一周我就派你去急救手术室观摩他的所有手术,相信一周后你会认识到长得帅的就算目中无人,他的手术技巧足够证明他有多强大。”
年轻医生被说的无地自容,他的面色铁青,初入社会来的所有的优越感似乎到了这里,一下就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他一直不理解为什么手术室的医生都喜欢讨论王源这人,有些人很欣赏他,也有些人不喜欢他,而他恰巧只是觉得那人过于显人注意的容貌吸引了太多异性的目光,包括他心仪的女人也这样,出于嫉妒心理,他自然看王源这人就带上了偏见。
这下可好,被教训了。
之后还要去观摩这人手术一周,他有点不情不愿,却又不得拒绝。
但他绝对没有想到,一周后他对王源的改观会直接从敌对变成了深深崇敬,当然,也只是后话。

11月的秋季已经有些越发寒冷的趋向,王源裹着一件长款米色风衣外套,哆嗦着在速食店要了瓶热牛奶和一份三明治,店内已经开了暖气,他朝变冷的掌心呵了几口热气,然后在屋内找了个角落的位置,那上方正对空调,暖气喷涌,他吸了吸鼻子,自感舒适地拆了三明治的包装袋,左手掀开热牛奶的盖子,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途中有几个过来买食物的院内护士看到了角落的他,竟有些激动的躲起来,拿着手机偷偷拍了他好几张背影照,俨然一副狂热的粉丝模样,速食店的老板娘笑着摇了摇头,觉得现在的小姑娘一点矜持劲都没有,还搞偷拍。

那方的骚动俨然没有引起王源的注意,他咬了口三明治,拿着手机查看和王玖聊天的微信界面,上面显示的消息内容还停留在2个月前,他蹙了蹙眉,这几个月他并没有收到王玖的实时反馈,自从王俊凯两年前被带去国外治疗后,王玖定期都会和他保持联系,把王俊凯的相关病情都简单和他汇报,但是从一年前开始,她的汇报从每周一次变成了一个月一次,再后来又变成了2个月一次,起初他也只是以为对方也许是太忙了也不好过多催促,毕竟这两年来王俊凯的治疗的确起了很大的疗效,那人的四肢反射能力大大增强,情况在不断好转,所以他也放心了不少,但是两个月一次的简短情况反馈实在让他等的有些烦躁,他仰头喝完了最后一口牛奶,随后关了手机界面,手里的半个三明治实在没了吃下去的念头,他起身便扔进了垃圾桶里,随后抬脚就出了店面,朝公寓楼走去。
一晚上没睡,他实在有点累。

电梯在17楼层停下,他拿出钥匙往自己的宿舍走,结果在转角处遇到几个穿着搬家公司工作服的员工正扛着一堆家具往自己宿舍对面的公寓房搬,他一愣,朝开着的公寓门内多看了几眼,这才注意屋内有个面生的年轻女子正在里面指挥员工摆放家具,她有点外国口音,声调不是特别准,王源心想大抵是今年新聘请的医生吧,医院还挺仗义,给了一间副高职位的医师才能住的高级公寓房,他收回视线没再多看,一面打着呵欠一面推开了房门,17楼的住客本来就不多,这下还搬来一个对门的,他也并不在意,反正只要不影响他睡觉就好。

屋内依旧空空荡荡,他脱下外套直挺挺地就往床上躺,紧绷了一夜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刚喝的热牛奶起了效果,他闭着眼扯过棉被往自己身上盖,很快,便陷入睡眠。

两年前他常处于失眠状态,恰巧是王俊凯被送出国治疗的那段时间,空荡的房间安静的很不像话,他起初有些不太适应一个人生活,明明每日忙到晚,三餐不定时,但却总是失眠到抓狂,他不知道为何从小习惯独自一人生活的自己会突然不适应那人不在身边,后来时间久了,他又开始习惯了这样一个人的生活,吃饭睡觉工作,还有和成峰做着各种拉锯战。

正如王玖所预料的那般,成峰的确采取了行动,这两年内那家伙的确在不同程度上对他进行了各种打压,但王源很聪明,他抓住了那人的心理,躲过了好几个阴谋,他之所以会选择在急诊和手术室两个科室进行双向任职的原因也很简单,本职上他完全归属于急诊科,听命于杨兴,而手术室只是他兼职的科室,手术室的成峰没有职权可以对他进行各种限制或者调岗。
当然,他也猜到了成峰在医院做不成的事定然会在户外进行,有可能会故技重施的再使一出车祸计划,所以他基本都不怎么出医院,天天呆在医院这块地段,该上班上班该下班就下班,完全没有给成峰任何下手的机会。
那人的如意算盘又落了一场空。

又是一个白天的补眠,王源醒来时已经晚上八点,他是被渴醒的,暖气开太高,身体的水分都快被蒸发完毕,匍匐着从被窝爬出来,他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光脚走进厨房,眯眼倒了一大杯白开,仰头喝到见底这才回血似地来了点精神,适逢床上的手机震了几声,是消息,他一下清醒过来跑回去看,不是王玖……
兴致缺缺地放下手机,他都懒得去看那些未读消息,一脚踏进卫生间,二话不说直接冲澡去了,晚上九点半他从医院食堂打包了份牛肉面回来,回来途中恰逢听到院内的几个医生正在讨论今年的学术交流会比赛的事,他一怔,这才反应过来,比往年晚了两个月的学术交流会又要开展了么,之前两年他都运气不好被杨兴拉出去去别院进修学习,压根连观摩的资格都没碰上,听说上几年的学术会都是由成峰代表医院出赛,前年,日本的神刀手坂田穗香子以精湛的手术技巧脱颖而出,上半场她发挥超常,成峰远落于她后,但下半场却出现了反转,她突然出现心悸胸闷症状,不得不中止比赛,后来经鉴定,说是她赛中太过紧张所致,而成峰正好顺位拿了第一。
王源一直觉得这事有蹊跷,坂田是位临床应变能力超群的女人,她绝不会在赛后段出现这种情况,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成峰在这场比赛中做了什么手脚。
这人,为了胜利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而去年,号称韩国魔鬼手许登成功站上决战赛,成峰因为在选拔赛前不小心弄伤了手,临时更换胡杰做替补上场,胡杰自从两年前的那场手术后,潜心训练自己的手术技巧,很显然这几年来他的技术显著提升,但他的运气终究差了几分,许登在技术缝合术上明显高他一筹,最后他以2分的趋势落于其后,那一年,韩国夺冠。

“听说了吧,今年的学术交流会扩大化了。”前方束着高马尾的女医生拎着一盒打包好的凉面,声音尖锐地扯了扯左边的男医生,“我们主任说现在全市的各家媒体都在报道这次的比赛,说是为了弘扬什么医学精神,咱们市的医学协会主席和其他几个市的主席开了好几天的会,最后一致决定将这次的学术交流会扩大化,邀请各市所有的三甲医院可以派2位手术室医生参与学术交流会的比赛,并且啊,他们向全市招收各类手术疾病困难患者,进行免费手术治疗用于比赛,啧啧,这可下了大手笔了。”
随行的男医生揉了揉她被风吹散的额发,笑道,“那的确得轰动全市了,早知道这样,我应该留在手术室这样就能参加比赛,打打知名度也好。”
“对啊,你知道吗,这个活动消息一出,就已经引来全市热议了,报名的人超级多。”女人激动地在原地跳了跳,有些惋惜的看向男医生,继续道, “你不去可惜了,比赛分笔试和手术赛,你读书的时候次次理论拿第一,我就不信你考不上,还有啊最后是以手术赛程来进行对决,最后决出的6位胜出者,排名前三的分别和来自韩国,日本以及新加坡医院的三位医生进行PK,排名后三的作为替补,如果主赛成员在术中出事或临时有事无法参与比赛,都可以进行替补上位,早知道当初就不让你转骨科了,这么好的平台可真便宜了手术室那群人了,听说头三的都有上万的医学基金可以拿,咱们这次可真是亏惨了。”
“你就做白日梦吧,我哪有那么厉害,你可不知道现在手术室厉害的人一堆,我也只是纸上功夫,我看我们啊还是到时候乖乖看手术直播,这次的交流会搞得那么热闹,咱们医院参赛人员给力的话,还是有机会炒一票知名度的。”男医生捏了捏女人气鼓鼓的脸蛋,揽着她朝电梯口走去。
“你讨厌死了!”
“是是是,我讨厌我讨厌。”
……


王源慢悠悠地跟在后头听的仔细,这次的交流会还真搞得挺隆重,到时候可以过去看看手术直播,各市的人才应该很多吧,突然他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手里还拎着一碗牛肉面,“糟……”他拧了拧眉,像是拎了个定时炸弹似的立马加快了脚步, “面要糊了……”

三天后,王源在结束两场急诊手术后收到了一条陌生短信,上面明晃晃的写着让他在本月16号上午携带身份证和推荐人的证明书到S市指定的地点进行笔试初赛,解释权归学术交流会官方协会所有。
他一怔,半响没反应过来。
等他脑袋清醒的捋清所有来龙去脉时,杨兴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收到笔试通知了没?”
“嗯。”王源捏着太阳穴,深感自己又被对方坑了,“你知道我不喜欢参加这类比赛的。”
“小年轻就是要多出去闯闯,多好的平台,你小子平时就是太爱低调,活得和拼命三郎一样。”杨兴翘着二郎腿,打着如意算盘的小眼睛闪闪发光,“推荐信我都给你写好了,到时候过来拿,你都不知道还好我去的早,不然人家名额到了上限你小子去了也是白搭。”
“不想参加。”
“不参加也得参加,你小子的那点技术不给别市看看,老子想想就不痛快,我和你说啊,这次去必须给我拿个前三回来,不然我给你排一个月夜班!”
明知自己拗不过这个固执的老顽童,王源头痛地抚了抚额,只得认命接受。

这老爷子最近总喜欢给他搞事情。
他突然觉得,这日子越发过的窝囊了。


TBC




评论(88)

热度(773)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