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32

话音刚落,全场哗然。

这位曾一度被传早已于4年前一场车祸而身亡的天才医生,如今却突然空降,带着一身生人勿近的强大霸气点名要做王源的手术助手。

观看直播的医务人员都瞠目的倒吸了口凉气,而后放声尖叫起来, “我靠!王俊凯啊啊啊啊!”

“他竟然没死!天!”

“王源到底是什么人脉!连手术届大神都甘愿给他做助手!!”

“未免也太帅了啊!”

……

 

直播外尖叫声此起彼伏,直播现场更为激烈,尤其是S市手术室的那批人员,他们变得格外兴奋,大声呼叫着王俊凯的名字,如看到了真正的领军人物,死心塌地为他臣服,胡杰捂着肚子愣是忘记了痛感,他花了好几分钟才从王俊凯‘死而复生’的惊喜中反应过来,随后他望向王源,“你的后台太强了吧,王俊凯也给你请来了。”

“没有。”王源抬起头,目光很平静,他对上了不远处男人的视线,握着另一只乳胶手套的指节泛起一丝青白,那些尘封的记忆被全数打开,时间似乎回到了过去,那人离开时最后的拥抱,指尖逐渐泛凉,“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来的。”

 

“不可以!”成峰俨然没了原先绅士的模样,他气急败坏地走到王俊凯面前,而后将身上的工作胸牌放到他面前,得逞笑道, “你已经不算S市第一医院手术室的人了,4年,你消失了整整4年,我就算按照职工旷班都可以把你辞退,而且……”他压低嗓音,发出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话,“我告诉你,现在手术室拥有王牌执刀名称的人,是我,不,是,你。”

 

“是么?”王俊凯的目光从成峰身上移开,扫了眼手术台下的人,然后夺下成峰的工作牌走到仍未反应过来的马彪面前,周围的人都争相看了过来。

“马院长。”他淡淡开了口,“4年前,你是否在我出车祸后向全院表示如果我回来,手术室的职位便替我一直留着。”

也许是他眼里的震慑力实在太强,马彪下意识退了一步,他看了眼身后有些混乱的现场,只得承认道,“是…是有这么一说。”

“叔!”成峰着急地想要阻止他,但还是没赶上。

王俊凯转过身,直视他的眼睛,“成医生请自重,别忘了这场手术后,你和我,还有一些陈年旧事需要好好谈谈,当然……”他的目光突变锐利,周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场,“王源的事也要一并算在里面。”

“我…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成峰的心态完全崩塌,王俊凯如同梦靥般截住了他所有的退路,他因心虚而闪躲的眼神被马彪看到,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气势汹汹地抓住了自家侄子的手,低吼一声,“你给我出来!”

成峰一下就被他拽了出去。

 

王玖双手环胸地斜了眼那两气急败坏离去的背影,嘴角冷笑。

窝囊废。

 

“所以你们还比不比赛?”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已经变成了可有可无,手术进行到一半的名川千美终于不甘心发出了抱怨声,她的中文挺不错,全场听的清清楚楚,虽然观摩室在的群众再嘈杂也传不到手术室台上,但那骚动的人群因为突然进来的一个男人变的如此疯狂,她即便再有克制心不去看,也没了继续手术的心情,要知道,她觉得能引起全场骚动的人只有她自己,她才是全场人关注的焦点才对。

 

观摩室内的几个评委倒是因为她这句话也反应过来,忙拿起话筒让身后的所有群众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保持安静等等,病人还在手术麻醉状态,那可不能耽搁,带头的一个评委拿起内场传声筒对王俊凯道, “俊凯啊,既然你现在回来了,而且还是属于手术室,那你就做王源助手吧,咱们手术还要进行,比赛也要比。”

意思很明白,这场手术得赶紧进行。

 

王俊凯没说话,他朝手术台上王源的方向走去,“参与手术的所有人听我指令,回到你们该回到的岗位上,迅速进入手术状态。”那些站在原地的麻醉师护士们被他的气场震住,呆了片刻,见他笔直的长腿已经迈上了一格台阶,利落地反应过来迅速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坐在地上的胡杰还没起身就被突然出现的王玖拉了下去。

王俊凯捡起地上的乳胶手套,走到王源对面停了下来,他微微低头对上了那双漂亮的浅瞳,“怎么矮了?”

熟悉的低沉嗓音在头顶处传来,清晰的不可思议,无影灯下男人的俊美被不断放大,他一身白大褂套在修长的身体上,挡住了后方的灯光,那人一点点褪去身上的冷漠,眼底染上的一层不易察觉笑意撞入王源的眼里,让人无处躲藏。

“你需要和我做个合理的解释。”王源不自然地别开视线,“不过得先完成手术。”说完便越过他重新取了副全新的乳胶手套折身准备手术。

王俊凯淡淡凝视着他的背影,动了动唇,“可以。”

 

一次性手术衣在洗手护士协助下迅速穿好,修长十指套上无菌手套,而后无影灯下体形修长的两人分别站于手术台两侧,犹如帝王和撒旦莅临般居高临下,两人周身流动的强大气场震慑住了全场,而同时直播间观看的人数在这时间段迅速暴涨,很多人听到王俊凯出现的消息都争相过来探一探真假,此时距离手术开始已经过了20分钟。

名川千美那处已经成功在颞顶处确定好区域正打钻准备开颅。

速度可想而知。

这场由于王俊凯的空降的手术较量,将整场手术的看点调到最高,观众在谈论时,自然会将王俊凯王源与日本的名川千美做个比较,更多的人觉得这场手术中存在感最弱的应该是王源,毕竟一个是手术界大名鼎鼎帝王般的男人,而另一个是日本医疗界号称天才女医的性感美女名川千美,相较在这两人光芒之下的王源至今为止似乎只是在交流会比赛中获得复赛第一的成绩。

和他们两位相比,实在无法持平对待。

更多的人似乎觉得,王源实在不值得王俊凯为他做助手,毕竟刚手术开始前他的团队频频出事足以看出那人的实际能力应该不高,他们实在理解不了王俊凯点名名要做其助手的原因,按理说,这场手术他就算一人出场,照样一个打十,毫不费力。

但很快,马上进入手术状态的王源在所有人质疑的视线下,下达了无可抗拒的命令,整个手术室传来他尤为从容不迫的清亮嗓音。

“颞浅动脉-大脑中动脉吻合术继续!”

任何进入手术状态都需抛弃任何杂念,专注手术,不得掺杂个人情感影响手术判断,他抬起头,对上了王俊凯锐利的视线,两人心照不宣地点了头。

无需过多交流便知你眼中想要传达的信息,那种曾经共体手术的感觉似乎还能再被感知,王源断没有想到,他同王俊凯的再次相遇竟是以手术的方式出现。

尽管掩饰的再好,但血管里那股因共同手术而变得尤为激烈的血液在翻腾着,王源不得不承认,他同那人即将开始的合作,是他两年来对手术台最为渴望的一次。

 

他垂下眼,迅速接过标记笔清晰的在患者头皮上标出颞浅动脉的走向,手术开始前三十分钟,他已经将患者的所有病例记录熟记于心,这两年来杨兴给他的后天培训已经完全让他独立强大起来。

王俊凯见他纤长的睫毛在灯下微微扑动,目光多停留了几秒,随后他不动声色地偏过头对器械护士示意准备好下一步所需的手术刀,那资历五年的年轻护士被他凌厉的双眼整的全身一抖,不敢开任何小差。

这头王源刚完成颞浅动脉的走向,王俊凯便过来协助做头皮切口,王源只见一道亮光从眼前闪过,那人格外修长的右手单执刀便在所有人的惊叹下划出了一条教科书式的漂亮弧形切口,这技术似乎比往年的记忆力里更让人震撼,受力均匀,未损伤任何皮下血管,似着寒冰般一下便将头皮切开,所有人这才反应过来,这位手术界帝王比以前更强了,他们惊叹于他的天资,臣服于他的技术。

王源浅色的眸瞳亮了亮,他接过血管钳,在王俊凯翻开皮瓣后立即在显微镜下找到颞浅动脉的切开断端迅速夹住,而后于耳廓上方,以腕部内收的方式漂亮地切开颞肌,妖异的刀刃在无影灯下闪现,两人无声的高效率默契配合迅速将手术进程提高了两个度,要知道光这几个步骤日本队的名川千美就花了十分之久,而他们仅仅才用了四分钟!在场所有人爆发出响亮的惊叹声,他们从未意料到王源的手术技巧竟与王俊凯不相上下!之前的各种嘲讽声都被他们自己咽了下去,现场打脸的滋味实在不好受,名川千美被观摩室外隐约传来的几声惊叹声引了过去,许是见王源那组手术速度显著增快,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些许慌乱,忙气急败坏地督促自己团队加快速度。

她名川千美绝不打失败的仗!

沈飞依靠在墙面上,他原先的笑意渐渐消失,看向的手术台上的眼神开始变得认真起来,他忍不住轻声低喃,“可真厉害啊。”

杨兴兴奋地扯了扯身旁的几个医务人员,忍不住骄傲道,“看到没,王俊凯和王源都是我带过的!”那几人如同见了瘟疫似的往旁边挪了挪位置,愣是觉得这人有些神神叨叨,这手术界的大神哪是会这人手下学习过的。

杨兴努了努嘴,一脸你们不信就算了。

 

完全将周遭的所有自动忽略掉,王源手上的进程一如之前顺利进展,王俊凯的双向协助在一定程度上帮了他很多,这样默契的配合即便是隔了两年,依旧不会生疏,他不得不认同自己心里所想的,王俊凯的确是他合作过以来最为合拍的搭档。

从很早开始,他们便是灵魂最契合的组合。

 

手术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放松。

在颞肌被完全打开后,王俊凯将电钻于耳廓上方开了孔,扩大骨窗口,王源紧接其上,利落地切开硬脑膜,而后在可见的基础上找到了大脑中动脉,两人不言而喻的默契配合越发贴合,速度即将赶超名川千美的团队。

王玖站在台下,她眼含笑意,也许两年前王源拒绝同自己去国外的决定是对的,这样厉害的两人在都在各自的领域上迅速成长,这些年王源变得越来越强大了,难怪一年前王俊凯那小兔崽子醒来的第一天就要求进行手术技巧锻炼,几年的身体虚弱不堪,他便进行高强度锻炼,不断的进食高蛋白粉以便将身体的最佳状态训练出来,王俊凯是怎么熬过来的,她最清楚不过,从早到晚的手术训练,从生疏到熟练再到出神入化,每日不间断的身体锻炼,像是为了完成什么事似的,拼命挑战自己,挑战极限,他将医生推断出需要三年才能恢复的预算生生推翻,愣是用了整整一年打破所有常规,她起初不理解这孩子为什么不让自己告诉王源醒来的消息,而是瞒着他私下强大自己,连这次回来都是因为看到了王源位列第一复赛成绩,像是会预测到成峰会暗中做什么手脚似的,连夜赶回国内,及时解救了王源,她突然想起来两年前的王源那般坚持的原因是什么,这样的无需言语的手术羁绊,在一定程度上各自推动了两人的成长。

她眼底的笑意扩散,禁不住深深感慨,能看到两人现在默契无间的手术还真是不容易。

 

手术进程过半,已经确定需要吻合的两根动脉,两人接下来的步骤就需要更为缜密了,首先得将血管动脉进行分离,在显微镜下王源将大脑中动脉分离出一段约为10mm的一段,随后将小分支用双极电凝后切断,使动脉与脑皮质分开,而同时王俊凯将颞浅动脉拉到此段大脑中动脉处,测定其长度,使其与大脑中动脉可以进行长度试合,随后王源剪去多余的颞浅动脉,剥去动脉3mm的外膜,使其动脉端切口整齐便于与吻合后,用无损伤微型动脉夹夹在分离出的大脑中动脉两端防止出血,一旁的王俊凯用刀片刀刃在中动脉璧上做了一长约3mm的切口,随后王源配合着用肝素钠将管腔内的血管冲洗完毕,接下来就是动脉吻合了。

王源同王俊凯对视了一眼,两人默契的点头,像是达成了什么协议似的,在所有人爆发出下一声惊叹前,突然对调手术位置,而后就像变魔术似的,迅速开始了全场最为精彩的手术缝合,王源接过器械护士准备好的单股尼龙线缝合,先在吻合口的两端缝合两针作为固定,王俊凯紧接其后在两针之间的中点前后壁各缝合一针,待整根动脉暂且固定后,两人各择两端动脉进行双向缝合,一针一出,灵活的线像是被赋予了生命般迅速攀爬到动脉之上,王源在结扎最后一针之前将颞浅动脉上的动脉夹松开,冲去管腔内的空气和血块,然后迅速结扎缝线,待动脉吻合完毕后,他先除去大脑中动脉上远侧的一个动脉夹,而王俊凯紧接其后再松开近侧的动脉夹,此时动脉开始充盈起来,待情况为稳定王源除去颞浅动脉上最后的动脉夹,大量血液涌入动脉,这条动脉变得更为饱满,并且恢复正常搏动,这根组合的动脉吻合的很是通畅。观摩室外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他们早已不能用任何言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有人倒吸了几口凉气,最后愣是只能发出来一声,“我…靠…”

这是何等的手术默契,无需任何指示就能承接对方下一步的指示,精彩的对换动脉缝合,征服了全场的观众,那头观看的名川千美手术的几波观众也被吸引了过来,美女随时都可以看,但精彩的手术也许一辈子只能见到那么几回,名川千美也停下了手中的操作,她惊愕的瞪大眼睛,似乎绝不承认会有如此厉害的双向配合,那两双灵活缝合的手密切又迅速的配合,衔接的天衣无缝,他们的技术显然在自己之上,她们团队的手术进程已经被赶超,她原先的高傲全然消失,徒留面色苍白毫无血色,场外观众的神情已经很清晰的告诉她,这场手术胜负已分。

朴植金表哥曾经在她出发前叮嘱过,S市第一医院的手术室有一名可怕的新医,技术超群,不是泛泛之辈,断不可掉以轻心。

现在想来,可怕的人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她回过神,立刻指示那几位也看呆的团队成员立马继续手术,毕竟是真真实实的病患,容不得一点马虎。

即便这场比赛,胜负已分。

动脉吻合成功后,只剩下最后的关颅骨,王俊凯同王源对硬脑膜进行间断缝合,最后只留下一个缺口方便颞浅动脉通过,以便达到血管供血的效果,接着对于骨片的复位,也需要留一个缺口给动脉通过,待硬脑膜缝合完毕后,王源开始了颞肌那块的肌肉缝合,他的动作很轻柔,但速度依旧不减,灵活的不可思议,王俊凯停了下来,他站在距离王源不远的手术台对面,望着那人专注手术的纤长睫毛,拿着持针钳的手紧了几分,随即又一点点松开,移开了视线。

 

待颅腔完全关闭,王源和王俊凯同时放下手中器械的那一瞬间,观摩室外大批人流从座位上站起,发出了惊天般的掌声。

尤其是观摩室最前排的评委们拍的最为激烈,精彩的手术就是可以让人甘愿为之臣服。

王源扯下口罩,在所有人的注目下转向王俊凯,漂亮的浅眸神色平静,“现在…给你时间向我充分解释今天的情况。”

“哦?”王俊凯左手还拿着刚拿下来的口罩,露出一抹极浅的笑意,“那就好好和你解释。”他停顿了数秒,迅速抓住了王源的手腕,微凉的手感在腕部传来,王源一怔,还没反应之际,下一秒便被王俊凯拉出了手术室。

全场哗然不已,王玖尴尬地跑到手术台上圆场,“好朋友几年没见叙叙旧叙叙旧,那边日本美女的手术还没结束,麻烦大家看看完。”

场下瞬间发出一堆哀怨的叹息声,似乎对于这样的解说完全不接受。

还想多看看那两个大神啊…

 

TBC

 

本来十点就能发了,结果电脑突然没电,后半截手术的记录全没了,又重新写,唉,心痛

评论(183)

热度(1063)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