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上一章   

16.实体

 

人都说3岁是一段年龄的代沟,但这个词用在王玖和王俊凯之间就产生了歧义,明明只是2岁的差距按理说改变不了一对姐弟的心智差距,但现实就是如此荒诞,心智理应成熟的姐姐却远没有弟弟来的沉稳。

应该说,王俊凯对于王玖来说,是个最不像弟弟的亲弟弟。

打小不爱撒娇,不善交流,更不愿同她玩过家家的幼年游戏。

似乎相比自己,这个呆板的弟弟更钟爱父亲书房内那套仿真人体骨骼,拆了装,装了拆,乐此不疲…

王玖不仅一次两次的怀疑王俊凯是不是从娘胎钻出来的时候挤伤了脑袋颅内神经错位,才变成这么个奇怪的物种,但亏得遗传了家族的优秀基因,在容貌上,他们王氏姐弟的确比别的孩子出众,尤其是王俊凯,在那个年代类似泛滥的青春文学小说中的男主面相不知祸害了多少根正苗红的小女孩…

 

医学,大抵是这两姐弟人生中最大的交界点,如果王俊凯是全心想往医疗方向走到底的类型,那王玖则是被他带偏的那种。

谁能打小忍受父母不在家,身为姐姐的自己要一天24小时盯着不老实的弟弟手动组装人体骨骼?

这一看就是好几年,王俊凯打小就钟爱医学,家里的阅读书基本都是从图书馆借来的各类医学书籍,闲着无聊的时候,王玖也会顺手拿一本看看,这看着看着,她也就此入了医学的魔道,爬不出来了。

 

王玖考入医学院的第二年,王俊凯也顺利进了医学大门,两人也就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她对王俊凯这个弟弟的角色是不满意的,毕竟一个不会对自己用尊称,性格孤僻,精神洁癖更是让她抓狂的亲弟弟,的确是挺糟心,但一场车祸之后,她却无比怀念那个少年老成的家伙,她用了半年才接受了那个铁打的弟弟有可能再也醒不来的事实,一年来,全家动用所有的办法,带着他出国治疗,结果效果平平,直达她找到了吴老先生又回国见到了王源。

 

很奇妙,王源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身体本能的散出些异常情感,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对这个白瘦的清俊男人产生如此强烈的熟悉感,也许,在他的身上她看到王俊凯的影子?

第一次,她想自己是喝多了,酒精把脑子糊了。

但第二次,观摩室外的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颤抖不已的双手。

 

锋利的刀刃游走,轻松避开繁杂的神经束支和细小血管,熟悉的内腕收式入刀法配上那人独有的清冷语调,一切的一切都混淆着王玖那稍显理智的大脑,从没有一个人的执刀手法会如此同他相似,如若不是两张截然不同的面容,她估计真的会将王源认成王俊凯。

一个年轻的新医,初上手术台就能如此淡然处世,面对紧急情况竟可以指挥全场人的节奏随他而动,加上那惊人的手术刀法,一切的一切,那些内心叠堆的思想在瞬间几乎让她无法呼吸,她不断的告诉自己手术台上的那个人不是他,但是这世界上…

为何会有手术相似到如此地步的人…

 

“王源!”

喊出这声的时候,前方顿在原地的身形缓缓转了过来,她彻底醒了…

男人清俊的面容上还残留着未散完的热气,杏眼尽是漠然,她本能地抹去眼角的一丝晶莹,抬脚走了上去。

 

‘你搞什么…’

王源连眨了两下眼,在感受到自己的灵魂一下被释放般重回躯体后,恍然般好笑地看向身侧早已从自己身体跑出来的另一个灵魂,‘你这临阵逃脱不太好吧?’

前几天还在说要借自己身体几天,结果一个王玖就把这话忘到西边去了,变脸比变天还要快,王源莫名觉得有些…好笑。

 

王俊凯面色不改的站在他身侧,偏蓝色通透的灵魂本体淡淡的有些发白,‘刚才的手术,估计她也在观摩室,看那个眼神,八成是把你认成我了。’那上梢桃眸紧盯着朝他们走来的王玖,眼底的冷冽也少了几分,‘我的习性她最了解不过,若是再附你的身,不到一分钟就会被认出。’

 

王源双手自然的放进白大褂袋口内,调整了自己原有的站姿,本沾满强不可犯的冷冽气场瞬间降下好几度,而后多了份淡然,他侧头看着王俊凯,‘这样行不行?’

‘差不多。’对方收回目光,‘你就以你自己的方式和她说话。’

王源没说话,只是嘴角稍微向上扬了扬,随后便将视线转到对面。

 

王玖在仔细看清楚王源面容的时候,她的神色微滞,投向对方的目光不由变了些。

怎么…

不是这个感觉…

 

“有事?”王源淡然的开了口。

王玖一下反应过来,颇为热情的换上笑容,打了下招呼,“你好啊。”

“……”

“抱歉突然叫住你。”她有些尴尬地抓了下头发,“是这样,我想问你件事。”

基本猜到接下来的对话,王源清俊的脸上没有任何异样,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王玖,等她提出问题。

同样沉默的还有王俊凯,王玖的出现,他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上回在酒吧你说你敬佩我弟,你和他之前是不是认识?”王玖从来没有像现在那么紧张过,她看着王源,期待又怕失望。

“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王源沉稳地站在那里,眼底是不容置疑的眼神,“王俊凯的名声在这里谁不知道。”他顿了下,认真对上王玖的视线,“突然怎么问这个?”

“没…”王玖眼底的光瞬间暗了,“刚看了你的手术,差点把你认成那家伙了,我可能忙的脑子有些乱了。”她尽力用微笑掩饰着失落,这世上怎么可能有灵魂穿越的事…怪年轻时看了太多灵异小说,当时手术的时候,她还真的怀疑王俊凯的灵魂会不会重生了…

这个讲究科学,拒绝灵异的社会,怎么会有那么荒诞的事发生…

大概只是她,想的太多了…

 

“你需要休息下,脸色不是很好。”王源也不是傻子,双灵魂合体的副作用现在正上头,四肢酸涩的不行,他就算有时间可以陪王玖互扯但身体吃不消,还是早早断了这个话题好回家休息,他本来就不管事更别说安慰人了,而且还是个女的,今天的王玖和上回他在酒吧时见到时截然不同,那次的外向幽默,这次的内心细腻,不得不承认,亲情这种事,的确可以改变任何习性。

所以说,这种剪不断丝还在上头的事他王源最不想接触。

他只想好好休息。

 

很清楚搞清了事实,王玖也没必要悲观到外人面前露出这种不堪的表情,她不禁感慨自己这次算是丢脸丢到银河系了,望着王源有些淡漠的眼神,她竟衍生出些笑意,眼前的家伙年纪不大,但是那一脸的沉闷的确也是同王俊凯一致到了家,只是那相似的手法问题一直困扰着她,怎么会那般相似?她张了口刚想说什么,却在见到王源一脸刷墙似的冷漠脸后闭上了,算了,还是下次再找机会问吧,那家伙看起来也是个撬不出啥宝藏的呆子。

不能否认的,王源是年轻医生里面最有潜力的,能轻松将心脏手术做的那般行云流水,手术控场应变能力更是一流,难怪成峰刚才脸那么黑,把他当成眼中钉也是避免不了,毕竟,那家伙就是看不惯别人比他强,也许,王源再培养培养,可能…

 

王玖黯然的双眸慢慢又恢复了光亮,她猛地住在王源的胳膊,试探着问,“你现在有没有空?”

正被嗜睡因子占满脑容积的王源猛地回过神来,却见王玖望着自己的眼神像是燃了火焰似的,直觉的第三感很清楚的告诉他,来者不善,“我…”刚发的声还没出就被王玖的下一句话炸了个粉碎。

“要不要和我去个地方?就我们两个人。”她特地将最后几个字说的异常清晰,望向他的眼神还带着一丝兴奋。

这下,王源全身鸡皮疙瘩都起了,他的脸色有点青,看向王俊凯的视线还带着些崩溃,‘你姐是要干嘛…’

‘放心。’王俊凯浮在半空中,看好戏似的扫了他一眼,‘顶多吃了你。’

他的脸更黑了…

“我晚上还有事。”他很是头痛的表示拒绝,努力将自己的面部肌肉表现的比较正常,“下次再说吧。”

“什么下次啊,现在就要去。”

耳边就撺掇进这么一句话,下一刻王源就在大脑放空的状态下被王玖狠狠扯住白大褂的一角愣是拽着自己跑出了医院,然后就被推进辆扎眼的红色的士内,“师傅,荣安大道48号!”

霸道又野蛮的一塌糊涂。

额头上的青筋突的扎眼,王源恶狠狠的扫向正一脸看好戏的王俊凯,‘你这破档子事自己处理,把我拉进去算什么。’

王俊凯侧过头,看向他,目光平静得看不出丝毫破绽,‘今天帮你拔了一个刺,又给你上了手术实操课,还给你攒了名气,让你帮我应付我姐,有问题?’

王源觉得自己的人身自由被生生的压榨成了干,他恹恹的皱起眉,‘说不过你。’

王医师用强大的三寸铁舌向他证明,论辩论论压榨他是完全处于下风的。

 

“今天刚好我妈不在,就我们两个还好办事。”王玖笑着转向王源,“你说说话啊,别那么生疏啊。”

王源头皮发麻的将目光从王玖性感的粉唇一直滑到领口有些低的傲胸上最后又对上她视线,平静道,“你很漂亮,但不是我的款。”

“哈?”王玖眼睛眨了眨,突然明白了什么坏笑着凑过来,挑眉反道,“放心吧,我不介意就好。”

王源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被丢了个炸弹,轰的他头痛剧烈,他对这个女人是真的没辙了。

一旁看戏的王俊凯似乎很满意他现在的表情,冷漠的眼梢都隐隐透出些笑意来。

 

 

汽车行驶的很慢,王源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王玖本想多和他说些话,却意外发现他睡得深沉,脑袋向下垂着俊俏的侧颜透着疲倦,连司机打电话的声音都没有影响到他,看来最近很累?

王俊凯的视线从窗外转到车内,看了会王源直挺挺垂着脑袋睡觉的样子,白净的脖颈形成一道弯弧,墨色绒发被风吹的有些杂乱,处于副作用上来的某人依旧毫无所觉的沉睡着,还真是不怕颈椎过度增生,阳光下修长的手指指节微微弯曲,最终还是没动,他收回视线,十分平静的望向窗外,车子突然一个颠簸,王玖啊的一声脑袋砸到车窗,王源因为惯性猛地整个人失去重力般往前冲后又撞回位置上,在同一瞬间王俊凯下意识地伸手向他后背发出一股力…

 

“抱歉抱歉,我刚没看到路上有障碍物。”司机很是尴尬的朝王玖一个劲抱歉。

王玖的双眼还有点失神,她揉着脑门摆手呲牙说着没事的同时忙朝王源处查看,却见他像没事人似的靠在车上,脑袋轻轻贴着另一侧车门边上,她有些好奇的凑过去看,却见他睡的香沉…

“还真的很能睡啊…”一点事都没有,王玖有些好笑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师傅你速度可以稍微再快点。”

“好的好的!”

 

微沉的呼吸散出来,相互交叠的灵魂和实体,王俊凯低头看着自己右手臂位置王源的脑袋正透过他的灵魂稳稳的靠着,绒发在风中散出些发香,淡淡的栀子香,滚烫的呼吸在他透明的魂魄间喷散着,王源的脸不知是蹭的还是热的,泛着些粉色,微张的嘴正不断的在呼吸着,王俊凯的将视线转到自己抬在半空的手上,微蹙眉,那一瞬间他全身的力量竟然可以将对方抓住,难道…

王源无意识地微微蹭动,在座位上寻找着最舒服的姿势,王俊凯平静地看着他,压低着声音,带着蛊惑般的嗓音响了起来,“醒醒。”

没有回应。

“王源,醒醒。”

回答他的依旧只有绵长的呼吸声。

王俊凯沉思着,最后放弃了叫醒他的想法,而后,他也闭上了眼。

灵魂耗损比较大,他也需要休息。

红色的士在道路上缓慢的行驶着,靠近车窗一侧,阳光下淡蓝色透明灵魂稳稳承接着熟睡的男人…

互不接触,却相互交叠…

 

王源醒来的时候,车子还在路上,耳边的风吹得他有些发冷,他迷迷糊糊地用手背揉了揉眼睛,稍显艰辛地坐起来,脖子有些酸,王俊凯的声音冷不丁的从头顶传来,‘醒了?’

全身像是被道雷从头到脚劈了个遍,他怔然片刻,随即瞳孔一点点放大,猛地抬起头,下一秒王俊凯近乎完美的侧脸就闯入了他的整个视野。

‘你干嘛?’

王俊凯平静的低下头,与他对视,‘我有叫你起来,但你叫不醒。’

‘哦。’王源眨了下眼,明显感觉自己的全身僵硬,努力保持面部肌肉的灵活度,他起身尴尬地从王俊凯的灵魂上离开,挪到也正在熟睡状态中的王玖位置边上,立马背对他换了个姿势继续闭上眼,‘我再睡会。’清俊的面容头一回露出如此不正常的神色。

王俊凯坐在原位,一动不动注视着他的背影。

……

 

红色的士到达的时候,将近用了一个小时,王玖贴着车门睡得正香,一直装睡的王源叫醒了她,王俊凯和没事人随着他俩也下了车。

王玖还没大睡醒,打着哈欠塞了师傅张毛头便领着王源往一幢白色的复式别墅内走。

 

‘这是你家?’王源低声咳了两声,和往常一样同王俊凯说话,似乎在缓解之前的尴尬。

‘嗯。’对方淡淡直视着他,目光沉静如水,‘我不怎么过来,对了…’

“王源,你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呢?快进来。”

王玖的声音不适时的传了过来,王源很是无奈的答了声,“来了。”随后抬着脚步走了上去,‘你刚要说什么?’他偏头看了王俊凯一眼。

对方没说话,半响,道,‘没事,你等会也该知道了。’

等会?

王源被吊起来的胃口又落了口,他似乎越来越搞不懂眼前的家伙了。

 

 

“随便坐,不要客气。”

“嗯。”

纯欧式简单的室内装修,没有想象中奢华不已的装潢,却分外有格调,但如此素雅的装修却似乎与王玖的性格格格不入,王源低头看了眼自己还未脱下的白大褂,里面的绿色手术室工作服也没时间换下,尽管王玖示意他坐沙发,他也只是搬了把木制白椅坐,毕竟工作服上的细菌太多了。

王玖的眼睛闪了一下,笑道,“你和俊凯真的有些方面很像啊,特别是洁癖方面。”

侍者上了杯茶水放在他面前。

王源扫了眼站在自己身旁不说话的王俊凯,伸手端起茶杯喝了口,道,“直接进入正题吧。”他放下茶杯,看向王玖,“今天带我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

玩笑归玩笑,王源隐隐在猜测对方突然今天带自己来她家,并不是开玩笑那么简单。

“OK,那我也不绕弯子了。”王玖冲他笑了下,“有个人想让你见一下,在此之前,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再换件工作服。”说完,她指了指身后侍者手里的白大褂。

王源看着她,沉默了会后道,“行。”

 

无非是换件外套,花不了多少时间,崭新的白大褂上还有浓浓的消毒水味,王俊凯从进门的那一刻就没说过话,王源虽然感到奇怪但也不说破,毕竟他从不爱管闲事。

 

“好了?”

“嗯。”

王源看了眼王玖,见她也套了件白褂站在大厅转角的一楼楼梯口朝自己招手,“和我来吧。”

他没有说话,抬脚跟了上去,随同的还有沉默的王俊凯。

环形阶梯快走到终点,王玖的身影在二楼廊道最后一间紧闭的房门处停下了脚步,很熟悉的药水味正隐隐从鼻尖扫过,王源一怔,还没反应过来的同时,一个身穿白褂的中年人从那间房门内走了出来,他正低头在王玖耳边说着什么。

“好的,那麻烦你了。”

“没事。”中年人将手中的几张白纸交到王玖手里后复又进了那房间。

王玖收下了那几张白纸,随后转身冲他使了使眼色,“快过来。”

王源走了过去,鼻息之间的药水味变得越发浓郁,身旁王俊凯的目光变得若有所思,王玖有些失笑道,“来,和我进来。”

她伸手抓住了他的袖子,推开了半开的门,扑面而来的药水味,熟悉的心电监护声,刺亮的光一瞬间让王源睁不开眼睛,他眯着眼看到了数个身着白褂的医务人员,还有满桌配置好的药水,中央总控电脑正显示着波律不一的生命体征,人体适应光线的时间不过几秒,在他越发看清的时候,王玖拉着他朝一张白色大床走去,那里有个人插着气管安静的躺着,呼吸机的声响还在耳畔流窜,王源在一米不到的距离停下了脚步,看清了那人的面容,杏眼不可思议般的睁大,“这…”

他一愣,扭头看向身后的王俊凯。

 

 

——TBC

评论(100)

热度(817)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