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
每周2~3章不定时更新

医魂摆渡

42.

S市第一附属医院的医生总共去了十个,护士六个,加上各类紧急救援药物,随着大巴车朝灾区驶去,金州市地震严重到何种情况还是个谜,仅凭媒体报导或许只是灾区难情的冰山一角,毕竟6.2级的震感不是开玩笑的,人在自然灾害面前不过蝼蚁一枚,生与死不过几秒的分差。

王源前一晚受了风寒,咽喉痛的厉害,他灌了半瓶水硬生生将那股不适感压了下去,眼前他实在没有更多的时间用在自己身上,更何况是吃片消炎药,事情发生的突然,车上的其余医务人员都是上了白班或者夜班下来不及休息调整状态便急忙出发救援,所有人都明白,等到了灾区便没有更多的时间用来休息,所以便趁着这段还算空闲的时间抓紧时间休息,将身体的储备量尽量提升。...

医魂摆渡

41.

“我爷爷是个性格极端的传统商人,而我爸是独子,在很多受到限制的环境下成长,对于家族企业的继承他肩上的重担可想而知,每天的公事应酬甚至出差,一年到头轮流转活像个傀儡,直到我妈的出现,一个性格独颖的新时代女性…”王源勾起嘴角,似乎被拉入了无限的感慨中,“她是个医生,急诊科医生。”

王俊凯一怔,侧头看他。

“我知道你在诧异什么。”他随地捡起一块碎石挥臂朝海面扔去,“无非就是富家公子爱上了普通家境的女医生,随后遭到了我爷爷的极力抵抗,拿家产要挟我爸,甚至私下找我妈甩钱让她走。”海浪翻滚着,他平常尤为清亮的嗓音在深夜中越发显得清透入耳,甚至比平常更多了些柔软,一点点将坚硬外壳中的真实自我显...

医魂摆渡

40.

性感的黑色礼服裙摆在海风下摇曳展开,王玖张着双臂直扑过来,毫不顾及胸前的深沟春光,只听得那几声激动的笑声在风中飘散出去,王源胸口一痛,身子便不受控的被硬生生扑退几步,王玖环着他脖子,激动地扒着他来回摇晃,“你终于来啦!我都切完蛋糕了!”

王源被她晃得脑袋发涨,这才有些吃不消地将她从身上扒拉开,“路上有点堵车。”说完将护了一路的礼盒袋递过去,补充道,“生日快乐。”

“送我的吗?”王玖兴奋地接过去,立马在他默许点头后二话不说拆了袋子和包装,随后惊喜地大叫一声,小心翼翼捧起那盛满永生花的六棱玻璃盒爱不释手道,“好漂亮的永生花!我很喜欢!”

原先还怕这礼物她会不喜欢,现在想来还真是多想...

医魂摆渡

39. 

隔日周一,S市第一医院内部的OA系统被全员刷爆,消息推送首栏关于成峰医生的辞退通告将在线人数达到历史最高,大批吃瓜群众在不断揣测八卦的同时,通告栏在半小时后又上传了由王俊凯接管手术室的劲爆性通知,这波操作来的很是汹涌。

激动到恨不得普天同庆的大批医务人员仿佛看到希望的曙光,一整天都是干劲十足地活跃在自己的岗位上,成峰在职期间滥用职权,擅于压迫人力物力,尤以手术室内部员工长期存活在水深火热中,苦不堪言不说,工作状态日渐下降,他在任的几年间不知逼退了多少有志青年,而又助长了多少狐假虎威的酒囊饭袋,面对这次马彪六亲不认拔草除根的异常举动,那批常年在成峰背后搬弄是非的奸诈小人们...

医魂摆渡

38.

王源撕开三明治包装安静地咬了几口,奶酪火腿的鲜甜在舌尖扩散,他垂眸将吸管插入牛奶袋,就着三明治不动声响地解决着这顿来的比较晚的午饭。

车子驶入不远处的高架路段,正以匀速朝最新开发的东部新城方向驶去,王源瞥了眼身侧正扣下转向灯向右打方向盘的王俊凯,他脱了那件拉风的长版风衣,黑色毛衣随意套在他身上,漂亮的下颌曲线流畅勾勒出特征明显的喉结最后隐入微大的领口内,将最后一口牛奶吸完,他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把包装纸和空奶盒丢入真皮座椅旁的小型垃圾盒内,随后便有些疲惫的仰在椅背上,他一向乘车就犯困,尤其是在饱腹后表现的格外明显,车窗外的建筑风景一瞬而后,只隐隐听到几声雷鸣,王源抬起眼皮,这才看到...

医魂摆渡

37.


五号缝合线准备完毕,男人刚毅的侧脸线条流畅的隐入口罩内,卷翘长睫下专注的视线透出绝对冷冽,带着乳胶手套的修长十指沾染上无可避免的创口鲜血,在血腥的空气中右手娴熟地携上持针钳一把夹住缝合弯针的尾端对那三道消毒完毕后的开创性伤口进行缝合,毫不拖泥带水,右腕灵活到了极致,头顶的探照灯将他整个人照亮,如神袛般让人挪不开视线,也不过是三道平约5至6公分的开放性创口,但在他的手下便俨然成为了教科书般精准的教案,缝合走线攀爬的平整,线条间距紧凑,一点点将那挫裂的两块破离组织缝合重新缝合,完美的令人惊叹,本在十米外瑟瑟围观的实习生们睁着不可思议的眼睛毫无所觉地将整个三床严实包围起来。

“好…好...

医魂摆渡

36.


三人刚出办公大楼没多久,韩睿便遣散了身后那批招摇的黑手党手下,“这么一帮人跟着,别到时候还以为我是来医闹的。”说完他还不忘捋了捋垂下的几丝额发,自我夸赞道,“我可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好群众。”

王源想起那扇被踹飞的办公室大门和成峰被打的鼻青眼肿的脸抽了抽眼皮,面无表情地往旁边挪了挪位置。

王俊凯用余光扫到了这幕,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穿过医院的食堂大楼,后方便是门诊大楼,也不过是上午9点,门诊周围的停车场空位已经所剩无几,前方众多汽车堵在一起,汽笛声响个不停,几个穿着制服的保安忙的焦头烂额,这头有人要进来,那边又有人要出去,公立医院的专家号难挂,有人凌晨5点...

医魂摆渡

35.

周围的空气好似一瞬便停止流动,遏制住他的呼吸,而那些不知名的情绪正不断冲破他所能承认的理解范围,涣散他的理智,一点点地从心底口盘然而出,绞的他喘不过气。
在感情方面,他一向淡漠。
从小到大,那被搁置的情感此刻好像恢复了电力似的,毫无征兆地亮了起来,顺拐着几丝外漏的电流,攀爬过他心脏的每一根神经,又麻又痛还陌生,格外不舒适。
脸颊极不正常的掩上一层热气,头一遭,他感受到了羞意两字是何意思。
真要命。
没敢多想,更不愿再向下探讨,向来做事武断的他头一回输了气势,立即抽回被抓住的右手,移开视线瓮声道,“今天的事,谢了。”
相较于他有些扭捏的异常神态,王俊凯便显然表现的格外自然,似乎压根就没察觉他俩刚才...

医魂摆渡

34.

那人就站在走廊之间,一半暗色光线被遮挡,看不出脸上的表情。

王源几乎是下意识地走了过去,直到在王俊凯一米外站定,他回过神来,这才慢半拍的警觉到自己过分听话了,提着纸袋的右手一紧,他皱了皱眉,“你怎么在这里。”

周围的气氛很诡异,王俊凯虽以往话少也不会主动开口,但直觉告诉他这人好像和以前有些细微的异常。

微弱光线下,那人毫无波澜的视线内似乎隐隐掩藏着什么,好像只差一个燃点就能迅速爆炸,感知到危险的王源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他盯着王俊凯轮廓完美的脸,打算先行撤离,“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说要便迅速地贴着走廊另一侧刚要掏钥匙开门。

“离沈飞远点。”王俊凯突然开口,声音中听不出...

医魂摆渡

33

手腕部传来的微凉触感让王源有一瞬的恍惚,这感觉似乎有些不太真实,眼前拉着他往前走的男人身形高大,肌肉匀称,完全同两年强病床那奄奄一息憔悴不堪的摸样判若两人,蓝色的更衣室大门被打开,里面没有开灯屋内一片漆黑,直到自己被一股重力拽进去,王源这才立即清醒过来,男人松开了手,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微弱光线下他依旧同几年前那般不苟言笑,俊美的五官既熟悉又有点陌生。

他想象过无数次的见面场景,却从未意料会以今日这种方式相遇。

荒诞而好笑。

“要我从哪里开始和你解释?”王俊凯看着他,终于开了口。

“为什么明明醒来了却一直同王玖瞒着我?”他抬头对上那人漂亮的桃眸,语气中隐隐带出一丝自己都察觉不到...

1 2 3 4 ————
©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